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首尔 我被韩国大妈围攻了!

(2017-04-06 14:51:41)
标签:

杂谈

​​

凤凰记者霍伟伟首尔采访手记

朴槿惠的“闺蜜门”韩剧,过去半年大家都看得有点累,没多少人关心这档子事了。直到今年3月10日,终于给出了第一季的结局:朴槿惠被弹劾!

我最担心的就是朴槿惠支持者可能会闹事,甚至出现死伤的情况。朴槿惠的支持者本身的结构比较复杂,有传统的保守派支持者,也有念恋朴槿惠父亲朴正熙的人,也有对朝鲜有仇恨的人…最关键的是,这些保守人士都是一些比较激进的人士,过去我们在电视画面中经常看到的烧金正恩头像的就是这些人。


朴槿惠支持者在冲突中死亡


不出所料,到3月10日中午12点前后就传出有朴槿惠支持者在与警察的冲突中死亡。我们到宪法法院现场的时候,朴槿惠支持者已经散去,但是场面依然混乱,地上还留下不少血迹,警车被砸的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地上到处都是玻璃渣。这是我在过去这么多年的韩国采访经历所没有的。不过这只是开始,更艰难的采访还在后边。

从今年年初,我就听说朴槿惠的支持者非常仇恨记者。确实,在弹劾朴槿惠的过程中,媒体发挥了极大作用。从最开始爆料崔顺实女儿郑维罗特招入学梨花女子大学、崔顺实成立傀儡财团,到崔顺实干政丑闻都是媒体一次次独家调查的结果。朴槿惠的支持者不可能不恨媒体。但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开始动手殴打媒体。


我们被朴槿惠支持者围攻


3月11日是朴槿惠被罢免总统职务后的第二天,我第一次被围攻了。这一天是过去100多天时间里,朴槿惠支持者和反对者例行进行抗议的日子。当天中午我要去朴槿惠私宅外做直播连线,我们到太极旗集会时已经是三点多,发现朴槿惠的支持者并不是太多,不像过去一些大型集会的时候人挤人的景象。但事实证明我错了,仅仅是这些人就已经让采访非常困难。他们每个人都会走过来问:你们是哪家媒体的?支持还是反对弹劾?你们是不是要说我们坏话?

我们摄影师侯有运并不懂韩语,但是这些老头老太太们都很固执地不停地问,我就不得不从已经定好的直播位置下来,跟那些爷爷奶奶们解释,甚至有时离直播连线还有几十秒的时候,我都还在跟阿姨们解释我们是从哪里来,我们只会做现场报道,不会要求罢免朴槿惠。


首遭围攻:只问了一句为何拿星条旗?

太极旗集会除了有韩国的国旗太极旗之外,还有美国的星条旗也很扎眼。已经听说这些支持者很激动、有殴打记者的倾向,我没敢直接拿着麦克风去采访他们为何拿星条旗。

当时,一个50多岁的阿姨结束了对我们的“盘问”后,坐在离我直播不远的一个花坛附近,在摄像师走到远处去拍画面的时候,我把麦克风放进包里,终于鼓足勇气走上前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拿美国国旗来参加集会?

没有想到,我捅到了马蜂窝,话音落下不到1秒,阿姨蹭地一下就蹦起来了。一边蹦起来还一边喊:我拿美国国旗怎么了?美国支持我们,你有什么话可说的?你们中国人最坏!你们这些中国人是我们的敌人……根本没有给我回话的机会,一连串的问句和极其不礼貌的用语就朝我喷过来。阿姨一个人我还有信心能应付的过去,但是阿姨一喊,周围几十个人忽然蜂拥而至,开始了各种盘问。我只好让他们一句句说,我说什么都没有用,脑子里在想如果他们要动手我该怎么办?还手是不可能,有太多七八十岁的老人。不能动手,而人又太多了似乎也跑不出他们的示威人群。我只能等他们说的差不多,再一个个回话,让他们平复心情。好在来了一位现场维持秩序的大爷,之前曾经在香港工作过两年,听到我说我们是来自香港的电视台之后站到了我的阵营,帮我一点点从围攻中解救出来。


再遭围攻: 记者都是坏人


3月12日第二次遭遇围攻,朴槿惠那天返回私宅。我们是下午2点前后,准备去私宅采访。因为当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新闻,我们准备去朴槿惠私宅周边看看。但到了后就傻眼了,沿路都是朴槿惠支持者。离私宅还有几百米,就已经走不动了。

朴槿惠支持者又开始盘问:哪里来?干什么?支持谁?忽然遇到一个情绪激动的人士,不管怎么说就一句话:记者都是坏人,今天朴槿惠不回来,你们不准靠近私宅!我们不得寻求警察的帮助,警察在看了我们的证件后,将我们护送进了采访区。

前一天去朴槿惠私宅时,媒体还有三个采访拍摄区,当我们12日到了之后发现,采访区只剩下一个了,其它地方都被示威人士占领了。韩国媒体架设在朴槿惠私宅对面楼上的设备也被示威人士拆除了。他们不断地谩骂记者,挨个点名韩国电视台。警方在记者采访区拉起人墙和铁马,示威人士还不至于殴打记者。朴槿惠返回私宅后,韩国媒体在警方的保护下逐渐离开,现场只有一些摄像、摄影记者和少有的几名文字记者在彻夜留守。


在脏话谩骂中做了一次直播连线


香港时间9点、首尔时间10点,是凤凰卫视的新闻时事直通车,大事件发生当然要头条要连线。我本以为支持者逐渐离开,现场气氛已经缓和。但是没想到,当我们灯光打亮,开始直播时。谩骂韩国媒体的各种脏话全部朝向现场唯一亮灯的地方袭来。我跟主持人卢琛在开场之前还在沟通,要讲一讲朴槿惠私宅内外的情况分别是怎样。当所有谩骂袭来的时候,我不得不考虑人身安全,脑子里又在想着如何应对即将出现的人身攻击。当摄像师给我连线要结束的信号时,我发现我还没来得及讲一讲朴槿惠私宅里晚上10点灯光依然亮着。我经历了一次最不完整的连线,也是最脏的一次“连线”。

虽然去韩国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但是这次算是采访环境最差的一次。

也让我了解到韩国的另一群人:充满仇恨和报复心的人。


图/文:霍伟伟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