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球球爸爸
球球爸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401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玫瑰香

(2017-06-23 21:41:40)
标签:

杂谈

人生

育儿

葡萄

四合院

分类: 杂文
(重贴我在08年9月写的小品文)

多年以后,又吃到了玫瑰香葡萄。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很多年没有机会品尝这个味道了,今秋第一颗葡萄,吃的便是玫瑰香,那入口的味道首先是香,充盈的馥郁花香,顺味蕾爬到鼻子里,拨弄着嗅觉神经,产生出无比美好的电波,传给大脑。随后甘甜的汁水流出来,让人津液顿生,皮薄,籽实饱满,让人吃一颗,想两颗。我爱吃的葡萄──玫瑰香!

喜欢着个味道,可不是一天两天,但是似乎这种葡萄的产量不高,保存难,故而比不过市场上的深紫色胖大的巨丰、如水滴一样晶莹剔透的马奶子或者小而蜜甜的无子露(新疆无核白)。然而,对玫瑰香的爱在这个秋天非常突然地从记忆深处跳出来,好似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流年》当中用绵延的篇幅、跌宕的激情描写那块落入茶杯的小马德莱纳蛋糕如何用香气召唤起他记忆深处无限的童年时代的回忆,浮光掠影,物是人非,普鲁斯特略带忧伤的笔触,倾吐着对过去的依恋。今天的葡萄情结,似也有这异曲同工之妙。

小时候吃这种葡萄,没有现在摊贩卖的甜,因为那葡萄是自家院子里的葡萄藤结下的果实。秋天来到,满院葡萄叶的绿荫下,挂着一串串葡萄,这些葡萄从还是青青绿绿的时候,就已经钩起我们这些小朋友的口水,在大人的制止下,耐心等待由青到红,由红变紫。最恨小麻雀的光临,这些小动物毫无秩序意识,全然不顾大人的劝告,将色泽稍上乘的、形状大而圆的葡萄一一啄开吃掉。我们无计可施,因为即便与它们争嘴,也无法吃到,因为大多数的小葡萄,都还没有成熟。那首老歌唱道: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意思是说,蜗牛爬得慢,出发早,在葡萄没有成熟的时候就上路,等到了枝头,葡萄也就可以吃了。小孩子的心里都像有只蜗牛,每天愈渐攀向枝头,直到成功登顶的那一天。

吃葡萄的时节大约在中秋前后,由于是自己家种,用途又是消暑纳凉,便不怎么特地施肥,纯天然,故而没有现在卖的糖份高,虽然不太甜,但是香气却一点都不打折扣。全家人老老少少一起分享秋天的果实,也是一个小小的节日,那时侯的家庭聚会,和现在食品广告中大家庭全家团员的镜头不相上下。经常还能在一串葡萄的尾巴上看到及其青小的葡萄珠,实在馋嘴了,吃光了甜的,也斗胆吃一个绿的,少不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被酸出来了。用现在人的眼光看,一定是不知不觉中,补充了优质的维生素C。

樱桃好吃树难栽,葡萄也不例外。老北京四合院里的四季分明,葡萄也是景致中不可缺少的成员,为了侍弄它,要花去不少的人力。开春,土地化冻,要在节气以前把葡萄藤从土中挖出来,盘到架子上,砌台子、培土、浇水,好一通忙活,终于,这干干的枝桠开始苏醒,恢复了一点绿意。随后,一场场雨浇下来,叶子像变戏法一样冒出来,迅速遮满了庭院,于是就再也不怕夏天当午太阳的毒晒,傍晚也有了纳凉的好去处,即便是下雨,也有悉悉索索的报信声,小鸟有了游戏的场所,蟋蟀也有了唱歌的地方。从老藤吐绿,到收获葡萄,再到黄叶满地,最后,在上冻以前,仍要把葡萄藤盘好,埋入土内过冬,免得被北风吹干,被大雪冻死。葡萄藤像一个家庭成员,没有人会在春天忘记叫醒它,也没有人会在深秋忘记把它送回土地里。年复一年,日子过得不是那么紧张,四季的歌曲唱得是那么和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了四合院,没有了四季,住进了明亮宽敞舒适的楼房,有了卫生间、淋浴、厨房,白天不再需要遮挡阳光,晚上不再需要纳凉,四季都在电视机前度过⋯⋯葡萄藤和四合院的景致一道成为了都市的过去,它曾经是古代城市中农业传统的象征,天人合一中天意的信史,中国园林文化遗产中活着的元素,它曾经是我的童年,今天已经成为了回忆,那个一定还属于我外公的回忆,却成了我依稀难变的、普鲁斯特式的记忆,需要多年以后一颗玫瑰香葡萄的香气提醒我这些记忆依然存在我大脑的某个角落,没有随葡萄藤而消失,让麻木的脚趾动一动,感觉到根还扎在泥土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