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球球爸爸
球球爸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280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记芜湖一中许家澍老师

(2014-09-17 07:52:18)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里那些事
芜湖一中老校区素描之十一
2011-12-12 21:12:26A-A+
芜湖一中老校区素描之十一
芜湖一中人
在芜湖一中,在教学上对我影响最深的是许家澍老师。许家澍是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学养很好。一米八几的个头,修长而挺拔;头发自然卷曲,目眶深凹,鼻梁挺拔:是个标准的帅哥。可惜平时不苟言笑,一副可敬而不可亲的样子。
1987年,我第一次带高中,正好和许家澍老师同课头。说老实话,一开始我并不是太喜欢许老师。我天生多血质,那时又年轻,交朋友追求的是“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寻知己要的是“我亦坦荡人,拂衣可同调”。像许家澍这类严肃恭谨不苟言笑的冷君子我当时觉得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没想到你不招惹他,他却要招惹你。高一年级的第一次教学检查,每个教师按照惯例都要上一堂公开课,我因为是第一次带高中,准备得还是比较充分的。记得讲的是一篇说明文——《南州六月荔枝丹》(作者是贾祖璋),教学设计、课堂组织都很好,说明文的教学重点也抓住了,学生也调动的很好,课堂气氛非常活跃。上完课全组老师,包括蔡澄清校长评价都很高。没想到在评课就要结束的时候,许家澍却满脸严肃的说:“小饶这堂课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但是,一个语文老师一定要有扎实的基本功,不可忽略任何细节。比如你在黑板上写‘举例子’的‘举’字,笔画就不对,‘举’字上面部首的正确写法应该是两点一撇,而你却写成了一竖两点,这不符合汉字书写规范。”我一听,心里不禁暗自嘀咕:这不是吹毛求疵吗?
从此我也就用挑剔的眼光来看许家澍,一直看到高三。唉!这个许家澍真是个一丝不苟的家伙,不仅是对别人“吹毛求疵”,对自己更是“吹毛求疵”。教书都教了二十多年了,高中语文教材也滚了好几遍,但是每次备课都是“老革命”不断遇到新问题,总是能找出那么多难点疑点来折磨自己。与他共事真是累得慌,三天两头都有教学上的问题和你探讨,还从不摆老教师的架子,一副不耻下问的样子,教你拒绝不得。你想想,我那时才第一次带高中啊!才疏学浅,教学经验不足。他就那样天天和我探讨,逼着我天天去查资料,看书。那时又没有网络,你说查资料有多难?但是凭良心说,正是这种艰难而自虐的探讨让我改掉了原来教书和做学问时粗率和肤浅的毛病,以前那种盲目的自信开始动摇,备课时也变得战战兢兢,如临大敌。也就在自虐性的探讨中,我慢慢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两个水火不相容的性格开始互相吸引,没有饮宴酬酢,没有投桃报李,没有金兰之契,甚至连一次推心置腹的深谈也没有,只在严谨的教学探讨中保持一份相互的尊重和默契。
许家澍老师的课堂教学,思路清晰,语言洗练,板书工整,在引导学生探究问题时点拨到位、举重若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非常善于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组织兴趣小组,引导学生课外阅读,鼓励学生办报,推荐学生作品到各种报刊发表……我从他那里学到许多东西,这对于我以后的语文教学形成深远的影响。
许家澍是芜湖一中老一辈语文教师中难得的人才,无论是师德还是教学能力都堪称第一流。1989年,刚刚入党不久的许家澍老师出于知识分子的良心参加了那场稍有良知的人都会参加的游行。结果受此事牵连,许家澍老师在1993年申报特级教师未获批准。芜湖市居然把全市唯一一个语文特级教师的名额给了教研室一位话都说不清的教研主任,许家澍非常气愤,就自荐来竞争这个特级教师的名额。后来,许家澍在三中上了一堂考评课,我去听了,那堂课上的真好。可是最后结果还是那个没上考评课的教研主任当了特级教师。从那以后,我就觉得,在中国,有时,所谓的特级教师的称号,不过是个虚名罢了。
但这件事对许家澍的打击还是很大的,因为他在教学上那么认真,那样执着,本该属于他的荣誉却旁落在一个近乎草莽式的庸人身上,你说他内心能平衡吗?
许家澍在文革期间下放到宣城乡村中学教书,有一次去义务献血,由于乡村医疗所管理混乱,针头没有消毒,交叉感染,使他患了乙肝。自荐评特级教师失败后,许家澍心情不太好,加上他又是非常认真的人,教学上一丝不苟。1994年冬天,许家澍老师因又累又郁闷而导致旧病复发。发病时,他正在教高三,因为怕耽搁了那一届两个毕业班的学生,他就硬扛着,直到后来发展到内出血,才到医院治疗。我们后来到医院去看他时,从医生那里获知他已是肝癌晚期。躺在病床上的他简直瘦脱了形,说话的声音也很微弱。看着他那形骸羸脱的摸样,我们强忍着眼泪劝他好好养病。他在那种情况下念念不忘的还是高三的学生,为他生病耽误的课担心,说等输完血后,身体好一点就回去上课。后来,他在北京当医生的大儿子就把他转到北京医院去治疗,但是纵然是华陀再世也不能妙手回春了。到1995年春天,他的家人从北京捧回来的是他的骨灰盒。许家澍要回到高三课堂的愿望就像他要争取的特级教师称号的愿望一样,永远不可实现了。
但是,许家澍老师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永远活在他教过的学生的心中。他才是芜湖一中真正的“特级教师”!
许家澍弥留之际,叫他的儿子把他历年来订阅的《语文教学》全部赠送给我。这些杂志每年十二期,装订的整整齐齐,总共厚厚的十大本。翻开这些旧杂志,有许家澍划的红线和做的眉批。每看到这些遗留的笔迹,我的眼前就会凸显出当年那个一丝不苟“吹毛求疵”者的形象。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