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球球爸爸
球球爸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643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北京符号

(2006-06-07 17:39:27)
标签:

杂谈

分类: 行万里路

新北京符号

编码:018
刊登媒体:百姓TAXI
刊登日期: 2006-01-17
一个城市的建筑正在诠释一个城市的思想
新北京符号
当我们用时间的鹰眼透视现代文明的锋芒,我们看到,中关村广场,一个古老都城的现代灵魂向我们走来!
中关村广场,环绕在科技光环下的时代地标,正散发着淡淡幽蓝的深沉与睿智;反射着银灰光泽的知性与敏捷;激荡着火样热情的升腾之势。
科技的进步提升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速度,她不仅让展望世界的眼光更加开阔,更像是为人类生存的空间安上了一条高速运转的纽带,传输着世界每一个角落变化的讯息。
美国的斯坦福大学创造了硅谷的神话,马里兰大学创造了城市现代商务中心区的典范一一纵览21世纪环球新兴的商务中心区无一不是以科技和教育为先导,进而构成了与商业、金融、服务、管理一体化的城市领袖。

一个熟悉的北京正离我们远去!
北京城过去的符号是城门和四合院,谁来代言北京的今天与明天呢?
北京城正在激变中,没人能描绘出北京的版图,她的发展大大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昨日窗前慵懒的阳光,立刻便要被明日矗立起来的高楼所遮挡。世界顶尖建筑师也纷纷把这里当作他们的游乐场,他们将平生最恢弘的作品留给了北京。
毕竟,北京不是平遥,不是丽江,不是一个享尽欢娱后,便可不着痕迹离开的游乐场。在这个生命的有机体里,成千上万的人要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一个勤奋与效率的新北京正破壳而出。
一个城市的建筑诠释着一个城市的思想,
北京这一系列奇诡的建筑物勾勒出了北京激动人心的未来。

胡同·四合院——艰难的转身
历史的凝练造就了北京城:富丽宏伟、规划严整却又遍地珠玑。除了故宫和天坛,更多的是京味儿的胡同——四合院。四合院兴于元,盛于明清,东西南北四面房屋合围成口字形,安逸幽静的中心是种植树木花草的庭院。精美考究的大宅门有一道道垂花门;普通的民居四合院虽没有游廊抄手,却也有着“天棚、鱼缸、石榴树”的自得与怡然。
北京有句老话:“有名的胡同三百六,无名的胡同赛牛毛”,经过拆改,如今京城还有1400多条胡同。胡同有宽有窄,有长有短,宽的如铁狮子胡同,对开的轿车谁碰不着谁;窄的如钱市胡同,最窄只有40厘米,迎面走必得侧身而过。有耳朵眼胡同、针鼻儿胡同、猪尾巴胡同、耳挖勺胡同、灌肠胡同、一溜儿胡同……用地道的北京话念出来,好听又形象。

中国硅谷惊现时尚地标
一条弥漫异域风情的商业步行街与20万平米的购物中心在中关村广场即将开业。
中关村广场,总投资150亿人民币,总建设面积150万平米,是北京市政府倾力打造的中关村核心商务区。规划中的空中走廊将连通20栋甲级写字楼,10万商务人士轻松游弋于工作与消费的乐趣中。
这里将成为时尚消费前沿,20万平米的购物中心为中关村广场更添精彩之笔,各类金融服务机构、五星级酒店、高档公寓、会展中心、网络数据中心分布其间,环绕在科技光环下的中关村广场,在商务、商业、金融、服务、管理一体化方面,是一个能够与法国拉德芳斯广场与德国波茨坦广场比肩的具有世界水平的城市广场。
从中关村广场东南开口处进去,那里有个大型的音乐喷泉系统。据北科建集团的人介绍,这个喷泉可以做多种海浪造型,可以喷出几十米高的水柱、水幕,在水幕上可以用激光打出电影来。夏天的时候,这里人很多,晚上在广场上喝啤酒听音乐的人群,使中关村广场变成了不夜城。从阶梯状的喷泉往里看,一座如拱桥般的巨大玻璃幕墙建筑横贯广场的上空,周边还林立着数十栋造型非常独特的大厦。广场左侧,与周围的玻璃幕墙建筑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一老四合院,这原来是海淀镇的关帝庙。从关帝庙旁边进去,那里是条300米长的步行街,步行街一侧,还有几个入口可以进入一片建筑内,那里呈十字状,形成两条室内的步行街。
北科建集团的人说,这步行街的业态,会有点像上海的新天地,里面有餐饮、酒吧、家居装饰、珠宝、精品专卖店等,多为现在一线的时尚品牌。
时下的季节,北京的天气已经非常寒冷,除了步行街里有不少人在忙呼,那些甲级写字楼之间的马路上车来车往外,整个中关村广场基本上看不到有多少人。带我们去兜广场的人说,人都在那些大楼里上班,还有的人都在下面呢!
喷泉广场那儿有一大片玻璃地坪,这玻璃地坪竟然是下面家乐福亚洲旗舰店一块天棚。从旁边的一个很大的入口坐电动扶梯下去,轰然的热闹声迎面冲来,那里头店铺鳞次栉比,人山人海。原来中关村广场下面竟然还有一个足有20万平方米的地下商城。
从上海人的角度看中关村广场,就会拿上海的哪个地方与它比较,但很难,数来数去,上海确实没有一处地方与它相像;问北京人中关村广场相当于上海的什么地方,他会说,像陆家嘴,像新天地,像五角场,像张江。
中关村广场的建筑可以和陆家嘴比较,都非常现代,但陆家嘴没有中关村广场那样的人气和时尚生活;和新天地比较,新天地不过是个以石库门为主题的商圈,而中关村广场完全是一座非常现代的城市广场;五角场依托的高校人群远远不如中关村广场的多、广、高,中关村广场周边来自全国各地的、海归的高端人才以数十万计,高校、科研院所数以百计;这些人才创立的新兴产业,与张江高科园区似乎仿佛,但张江仅仅是个园区,夜晚是冷寂的,那里工作的人似乎并不在那里生活,更没有一流的文化、娱乐、商业消费。
中关村广场是一座城市,那里具备了一个城市的多样性和生活的混合性。
要说中关村广场像北京吧,它在北京,自然与北京有关联,但它与传统的北京完全不同,建筑不同,城市格局不同,生活状态不同,还有就是人的不同。来到中关村,不要以为来到了北京,那是一个新的北京,那里聚集着各种来自他乡的高端人才,聚集着来自他乡的数量庞大的从事新兴产业的人群,他们集合在中关村,在北京形成了一个新兴城市的聚合。


国际顶极品牌的旗舰根据地
□ 意大利生活概念馆,第一次进入中国,囊括意大利时装、皮具、珠宝、红酒、美食等国际品牌共同演绎意大利生活方式体验厅。
□ 宝马展示店,缔造新旺销纪录。
□ 法国家乐福亚洲旗舰店,2004年底销售额位居全国前三位。
□ Nike、 Addidas、哈根达斯、谢瑞麟等品牌旗舰店落户于此,并拥有劳力士,伯爵,欧米茄,浪琴等18家国际品牌专卖店。

国际顶极智力集成的精品
□ 国际风范的广场:中关村广场广泛吸取了美国城市中心区、法国拉德芳斯广场、德国波茨坦广场、日本新宿、香港中环广场等国际知名广场的建设理念和成功经验。
□ 商业形态设计:国际商业建筑设计专家英国BENOY公司担纲设计。该公司同时是北京华贸中心水世界商城、香港APM购物中心以及国内外多个大型休闲购物场所的设计者。
□ 国际文化共同奉献:意大利咖啡、比利时巧克力、瑞士名表,蕉叶餐厅(东南亚)、锦绣华天(湘粤菜)、汉来西餐厅(意大利)、排扒浪骑(日本)、寿福城(韩国)、哈根达斯(美国)、大食代美食广场(新加坡)等。

时尚前线品牌抢滩
□ 国际钟表珠宝品牌入驻:劳力士,伯爵,欧米茄,浪琴,谢瑞麟、ENZO等。
□ 国际知名品牌。如:Lacoste、ONLY/VERO MODA/JACK JONES、贝纳通。
□ 时尚服装服饰:翠贝卡、Jessica/colour18/oxygen、easy shop、Azona/AO2/、欧时力、Eve.NY、淑女屋、德国odbo、Betu、Zariah、ebase、Kentex/Keco、Bambini、I.P zone、Baleno Attitude、红科、百丽、美丽宝、真美诗、纳薇、KUHLE、等服装服饰店相继入驻。

体贴细致的生活消遣
□ 生活服务:慧聪书院、思考乐书局、爱眼眼镜、SPA、芙蓉工坊、养生堂、佰草集、薇薇新娘、米兰春天、天福茗茶。
□ 餐饮美食:新加坡面包新语、米斯特比萨、大食代、呷哺呷哺涮火锅、排扒浪骑、温家面、索蕾、沙沙、广州蕉叶、寿福城。
主力店整体入驻
□ 名店运动城。香港最大的运动休闲品牌经营者——香港南华体育会主席卢润森先生,倾力打造约2万平米的运动休闲品牌中心,位居全国首位。耐克、Addidas、锐步将在这里开设中国旗舰店,还有其他高档运动和休闲品牌。
□ 韩国好丽友影城。韩国好丽友影城配备8个厅,1700个座位。秉承 100年全球影院运营经验,MEGABOX将以其高品质、现代感、专业化的精髓理念开创北京电影娱乐消费新纪元。
□ 香港最新业态百货店津乐汇(LAVITA),尽显青春时尚。
□ 法国家乐福亚洲旗舰店——中关村店落户。
□ 中关村广场步行街与欧洲管理集团管理的4万多平米五星级酒店配套商业区域紧邻,商业繁华尽现。


新世界级地标诞生
   新北京三大怪
鸟巢·瘸腿板凳·水煮蛋
“瘸腿板凳”指的则是CCTV大楼。目前还看不到形状,只好做一番纸上浏览,却也已吃惊不小。它彻底颠覆掉了我等升斗小民对于“楼”的粗浅认识,好好的大楼居然在半空中被激烈地扭折成了“之”字形,一截大约足有80米的三角形建筑空间,就这样斜剌剌地挂在空中,无所依靠,便如一只瘸了腿的板凳,仿佛随时会有坠地的危险。
    而建成的CCTV大楼也不再是“闲人免入”,特别安排的游客路线,一路沿着建筑最惊险的路线走过,看演播室里的即时动静,看脚底下悬空着的万丈深渊,估计便要成为成年人的“迪斯尼”。
    看到了CCTV大楼的效果图,这才相信,原来建筑的身上也会产生强烈的戏剧感,CCTV大楼不发一言,却把一个“扭曲的灵魂”演绎得揪人心肺。2008年,它在北京的CBD落成,周围均是高档写字楼,展示了西方人从未实现过的现代化城市即景。而这座“瘸腿板凳”的诞生,又添加了一重魔幻的色彩。
    “水煮蛋”指的是国家大剧院。如今“外壳”已经合缝,日后再怎么捣腾也只是做做内部文章。这座全中国最高级别的艺术殿堂,便基本在世人眼前展露无遗了。
  亲眼见到这枚“活蛋”,那种视觉上的刺激,绝对比看照片要强烈100倍。这么个外表光滑、坚硬的硕大蛋状建筑物,完全可以满足一切幼年时对UFO的想象:单纯而无丝毫累赘的外形,冰冷而无感情的气质,应该是高科技的成果;开车绕其一周,费时10分钟的硕大体量,更是人间少有;最要命的是,环顾国家大剧院的四周,无论是人民大会堂,还是天安门广场,均能互相呼应,惟有这只外星“水煮蛋”横空落在周正得一塌糊涂的建筑群中,那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最震慑人心。
  看“水煮蛋”还须登高远望,站在景山的至高点向下望去,那只光不溜丢的巨蛋甚至折射着太阳的光芒。那灰头土脸的北京城,一下子变得光彩照人。
  “鸟巢”指的是国家主体育场。修修停停,命运多舛,可见是一极难伺候的吸金大户。仅为了是否能让天棚开启,便已吵死了人。鸟儿衔枝造窝靠的是一己之力,而这座“鸟巢”则费时费力费财,然而在设计上的想象力与厚重度较之一系列奥运会的平面设计产品实在高妙太多。
  “鸟巢”被摆在硕大的奥林匹克公园内,绿意葱葱丛中,一只褐色的禽类巢穴安身其间,不知道会否真的招来珍禽栖身。这情形似乎只在《魔兽争霸》之类的电脑游戏中才得一见。

  说这3座建筑是怪物,是北京人的揶揄。爱的人爱煞,恨的人恨死。如果沙尘暴来袭,恐怕“水煮蛋”要变成“皮蛋”;如果CCTV大楼盖起来,恐怕天安门也要失了光彩;如果填充“鸟巢”的若有“败絮”,恐怕不是建筑师赫尔佐格一个人丢脸的事。
  面对新北京这3只大怪物的时候,不得不佩服北京的胆识与想象力。这些洋建筑师尽管早已处在了世界的最顶端,却从未把他们最奇幻的想象以如此磅礴的气势展现在世人眼前。北京相当慷慨地把大家大业交给这些即便在西方也属前卫的建筑师来料理。若无胆识,在一片甚嚣尘上的叫骂与欢呼中,如何自我坚持;若无想象力,又如何会将这些海市蜃楼般幻像变成现实。这一系列奇诡的建筑物勾勒出了北京激动人心的未来。连有着“世界现代建筑博览会”的柏林都要自愧弗如。

三里屯将成世界的夜
有很多人舍不得这条街。他们自发的在这里聚会、拍照,在已经没有电的酒吧里徘徊和高歌,然而旧三里屯使命已毕。从1995年到2005年,这条声色浮华的小街的确承载过无数过往的灵魂。
就像最初,一位叫居岚的女海归,头一个在三里屯南街擂响了酒吧的战鼓,开创了名为“咖啡咖啡”的南街处女店。这之后,隐蔽的树、芥末坊、明大、乡谣……各种样貌的酒吧纷纷崛起,三里屯南街顿时成了愤青的重镇、怨青的摇篮、文青的家园。每天都有大拨的人马飘荡在满是汽车尾气和烤肉串气息的空气中,边听地下乐队奇异的乐声,边开怀痛饮。谁都不记得这里曾是北京的东郊——小买卖人的天下,更曾被八国联军占领。历史,总是刷新得那么快,一如今天它的被拆。
然而,就在几个月前,这里还完全是另一种模样。就像香港的兰桂坊、上海的衡山路,因地处使馆区、“老外”数量庞大而逐步“发迹”起来的三里屯酒吧街,充满着异国情调,越夜越美丽。然而它没有上海新天地那种要命的、让人不敢乱来的精致,也不如衡山路那样隐秘和优雅,而北京酒吧是可爱的,而三里屯酒吧则是将这种可爱发挥到极致的地方。无论你是大牌、大腕,还是头天来这还住在地下室里的穷学生,你都可以在这里放肆自己,可以哭、可以笑,可以随便喝醉,人不像人,谁也不会当个事儿。因为首都给太多异乡人提供了造梦机会,就像《如果·爱》中的金城武和周讯,今天吃碗面还当享受的人,明天或许就开上了大奔。没人知道将来的事儿,所以一到晚上这里总是人山人海,有时你都找不到位置。那种才俊云集、呼啸街头的纸醉金迷场面一度令你觉得,只有在三里屯,才有北京的夜。
再好的酒,总有喝完的一天。历史终将改变一切,以前的夜夜笙歌场所,今后将是高档的公寓。这在许多“新北京人”眼里,是件好事。一位经常来往京沪两地的、从事餐饮和广告行业的徐先生就告诉我,北京因足够空旷、博大,所以动辄就可以建设划时代的巨作。
所以,未来的巴黎城肯定大气。它充满启发性的设计是由一群著名国际空间设计大师原创而来的杰作。主建筑师隈研吾的作品以奢华著称,并擅长光和影的微妙平衡。他最近的作品包括LVMH的日本总部,Suntory在东京的新办公大楼和2004年的Kodak公寓。由此,你已经可以想象出未来新三里屯的贵气了,
但还不仅仅是巴黎城,北京人这次是下决心要做出让上海人甚至全世界人民都大吃一惊的建筑来。在原三里屯北区随意抛出几个设计来,都已让人觉得耀眼又心动。比如被称为“时尚前线”的北区北座,表面将由“运动屏幕”或“风筝”构成。那如同织布机般同时建立的形式和结构,就像时尚随着季节所改变那样,不停改变其建筑外观。设计师们形容,当步行者通过这座建筑时,他们将经历到有如万花筒般的光和影、颜色以及展示性视觉的感受。
此外,在看看北区西座的设计:通过一条沿着凸起处的短缝线连接,一个和建筑表面分隔开的蓝色不锈钢滤网将建筑前后面统统包围着。晚上,当LED灯点亮凸出的釉彩区域的同时,那些充满各式各样广告的灯箱看起来仿佛是在那蓝色滤网上漂浮着……说实话,光是把这段话读顺溜已让人很是眼花缭乱了。
所以我们由衷的相信,未来的新三里屯将不再是弥漫着啤酒味和异乡人孤独的小街道,当然更不会是新天地、是恒隆广场以及你所见过的任何可参照的建筑,新的三里屯,它会彻底脱胎换骨,成为一个具有魔幻色彩的时尚地标。

纽约的苏荷没了 北京的789火了
“798一天逛不完。”这些被艺术家们占据的厂房一间连一间,一个大院又比邻另一个大院,要把798里那些画家工作室、画廊、咖啡馆、书店都看全,一天还真是不够,一不小心,便要在如蛛网般的厂区里迷失方向。
尽管上海苏州河边的老仓库的兴起较之798还略早一些,而其发展也更像纽约的Soho区。然而这里主人好似入住大饭店,多要在房门外高高挂起”请勿打扰”。而798里的艺术家工作室则大多可以自由参观。虽然城中大大小小的当代艺术展览也没歇着,可大伙就爱到这里来玩,好似游逛动物园,这里不像传统美术馆。一片雪白的墙上,艺术品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显得神圣不可侵犯,大气也不敢出。而在798,面对那些奇形怪状的画完全可以边捧着苞米花,边指指戳戳。对大多数北京人来说,开车到这里来玩,还能吃到正宗的西餐,喝到香浓的咖啡。当代艺术从未这样贴近过群众。
上世纪60年代开始走红的美国Soho区,是最早将旧工业厂房拿出来为艺术家所用的区域,从此全世界都开始流行Loft这个概念。
Loft在很不与时俱进的”金山词霸”里,还指阁楼。而其实如今更多指工厂、仓库或其他工业空间。纽约Soho区是南休斯顿(SouthofHouston)的缩写,曾是纽约的轻工业基地。当代艺术的中心自从战后从巴黎“迁都”到纽约,传统的小画室早已无法容纳下前卫艺术家们的越来越大的画面尺寸,而此时,轻工业也开始渐趋式微,那些豁大的厂房成了无主之地,正好被艺术家侵占,有的拿来做画室,有的拿来做乐队排练厅。Soho渐渐成了纽约艺术家密集的区域,而在当时的城市规划中,工业区与居住区严格分开,艺术家们吃喝拉撒都在这些厂房里,自然纯属“违法行为”。如果碰上房管局来检查,艺术家们便连忙把床、冰箱、洗浴设备统统藏起来。艺术家与政府玩猫捉老鼠的游戏长达10多年,才正式被承认。
浮出水面的Soho区,鸡窝里不断飞出了金凤凰,连带那些阿猫阿狗都一同荣耀了起来。于是这里开始物价房租飞涨。现在,动辄Prada入主Soho,找了的设计师竟是央视大楼的建筑师库哈斯。艺术家们渐渐离开了这个被商业腐蚀掉的区域,另找自己的新家去也。
无论是上海的苏州河仓库,还是北京的798,均是纽约Soho区,或曰Loft生活方式的中国翻版。而整个Soho区的商业化过程,在798仅用了3年时间便已完成。最早在这里落户的艺术家有不少也已经离开,先前曾以超低价格长期租赁厂房的艺术家,索性做起了二房东,不用做画倒也可以过得衣食无忧。如今展现在游客面前的红砖厂房绝大多数已被国外知名画廊以及设计公司所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