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8 我所知道的反右运动

(2010-12-15 10:48:34)
标签:

杂谈

分类: 个人历史博文

 我所知道的反右运动

 

1957年5月1日,人民日报上刊载了执政党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开展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

 

这年我八岁,这年九月在麻柳镇中心小学就读二年级。八岁的孩子对这段历史没有啥印象,只依稀记得后来有老师离开了讲台,主要工作岗位转移到了厕所。后来知道街道的八组来了一户右派,大家称之为“王大学”,据说是被一所大学开除的大学生,他后来的职业是架牛车拉货。后来,读初中、高中、大专又陆继遇到一些右派教师。到麻柳中学读书,有扫厕所的右派教师。

 18 <wbr>我所知道的反右运动

再后来到达县高级中学(达高中)读书,一个称之为“小右派”的何泽林老师印象最深。他是我们的物理老师,据说也是读大学时被戴上了右派帽子。在未来到达高中之前,他在离我家不远的万家中学养猪。据说何泽林老师是大学里的学生会主席,为带头响应号召提意见,结果被戴上了右派帽子。当时,我们并不因为他是右派而不尊敬他,相反同学们暗地里倒很同情他,佩服他。据说他多才多艺,书教的好,小提琴拉得好。不知为什么,我从小对从事艺术的人以及有艺术特长的人总是敬佩的。后来成为我的妻子也是声乐专业毕业的音乐教师。何泽林老师最令同学们佩服的是“书教得好”,据高年级的同学说,他上课,如果把他讲的话一句句写下来就会是一篇逻辑严密的好文章。这些传闻使我这个讨厌理科的学生,居然试图把何老师的第一节课完整的记录下来,以验证这些传闻。但是因为没有撑握速记技巧,就半途而废了。80年全国的右派摘去了帽子,何老师到省重点“达一中”任教,最后做了校长。

 

文革后恢复高考,我作为七七级就读“达县师范院”中文系。这是一所刚刚建立的师范专科学校,师资匮乏。所以刚刚被解放揭帽的右派老师纷纷从深山老林、农村、最不被人看上眼的地方挖掘出来。最为著名的是外语系的一个张副教授。据说是住在我们地区最偏僻的万源县大山上。当我第一眼看到他时,完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老头。当然老伴也是农民,孩子一大串都是农民,他的行为举止都完全农民化了,路上碰到学生都表现出诚惶诚恐的谦恭。直接跟我们上课的右派老师是心理学兰雅思老师。据说反右之前在东北一个大学上心理学课。成了右派后被谴回原籍渠县做搬运工,我们第一眼看到他时,基本上没有了知识分子的气质,只有当他站在讲台上讲出我们陌生而新颖的心理学理论时,才渐渐逞现出夕日教师的影子。

 

我们街上的“王大学”在80年也被聘到一所小学任教,可是,他的话语系统已经被彻底改变了,站不稳讲台,不得已又回到牛车旁。

 

关于反右运动,从政府媒体、从网上及后来解密档案披露的材料,我有了一个较清晰的轮廓,形成自己的认知。在反右运动中我没有家人亲戚朋友被打成右派。从这一点来说,我对于反右运动的叙述是不带感情倾向的。

 

1957年5月1日,《人民日报》刊载执政党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后,全国人民在当地各单位领导的大力发动下积极行动起来——因为这正如此前所有运动一样,是拥护党热爱党的表现。同时,执政党保证“不揪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不秋后算帐”。所以,全国人民——主要是知识分子被执政党自我批评精神所感动,焕发出空前的爱党热情,共提出了三十七万二千三百四十五条意见、建议。

 

然而,毛不是唐太宗。他坐不住了,睡不着觉了,他要反击了。他感到了魏征式的知识分子的可怕,他要象秦始皇一样“坑儒”了。

 

据官方资料,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全中国抓出55万右派。大陆出版的《阳谋——反右运动始末》一书披露反右运动被扣上“右派分子”“中右分子”“极右分子”等各类帽子的共约120万人;香港《争鸣》杂志2006年1月报道称,根据解密,反右档案,右派分子超过317万。另有中右分子143万多人。另据资料称,1958年5月3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宣布:反右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定性为右派集团22071个,右倾集团17433个,反党集团4127个;定为右派分子3178470,列为中右1437562人;其中,党员右派分子278932人,高等院校教职工右派分子36428人,高等院校学生右派分子20745。四川省划右派分子44621人。在运动中,非正常死亡4117人。在右派分子中有后来的总理朱镕基,文化部长王蒙。 

 

右派意见,言论的一些主要观点是:最主要是罗隆基、章伯钧、储安平几次演讲组成的所谓“三大反动理论”: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组成共同委员会检查三反、五反,肃反工作的偏差;政协,人大要参与政府制定政策的过程,而不只是接受结果;不要每一个单位非要一个党员作头,事无钜细,都要看党员的脸色行事。其它为希望获得首部宪法中保障公民的民主自由权利等等。

18 <wbr>我所知道的反右运动

 

我们今天看起来这些言论要求很正常,完全符合宪法的。文革结束后,执政党提出“党政分开”“政企分开”“党要管党自己”等口号,正是当时一些意见的内容,而且现在知识分子、老百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继续有这些诉求。然而在毛时代却是摸了老虎屁股,触了龙须。结果是龙颜大怒,右派帽子满天飞,三百多万右派惨遭厄运,执政党对划为右派的按照罪行轻重作出处理:由重到轻依次为劳动教育、监督劳动、留用察看、撤职、降职降级、免于行政处分。其中有27万人失去公职。被处于前两类处罚的右派分子,被迫离开原来的工作单位,到边疆、农村监狱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由于超负荷劳动和不久之后的大饥荒,这些被发配的右派分子大量死亡。留在城市的右派分子则被处罚没有人愿意干的体力劳动,清扫厕所等,或者被歧视被管制的情况下继续原来的工作。个别人由于不堪侮辱自尽。在后来的各种运动中,右派被屡次冲击,二十年后活到1978年右派被平反时仅存十余万人。如果按照官方公布的右派人数,20年后,右派死亡80%。

 

右派家人从此也沦为贱民,升学,参工、参军、提干、甚至个人婚姻等到都受到严重影响,跌落到社会的最底层。 

 

从57年后,知识分子政治地位急剧下降,同时,经济地位也不断下降。据统计,从57年到78年的21年里,脑力劳动为主的行业实际工资下降13.3%。

 

反右运动以后,对中国社会产生非常恶劣的负面影响。

首先,它标志着抗美援朝结束之后几年内中国经济的快速和谐发展的结束,意识形态斗争的重要性从此压过了经济的发展。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成为以后二十年内的社会生活主旋律。知识分子再也不敢批评政府。至此以后,一部分学生形成了墙头草、随风倒的双重人格。民主党派在政治生活中不敢发声,这些政党一步一步愈发边缘化,所谓的参政议政只是空话。知识分子理想主义彻底幻灭,剩下的只是唯唯诺诺的“忠诚”和无知的狂热。

 

执政党没有了知识分子的反对声音,民主党派噤若寒蝉,因而使得毛不讲科学,毫无理智的大跃进等得以顺利推行,疯狂的文化大革命之火燃烧在中华大地。当年打击右派的先锋积极分子,在文革中同样尝到了被打击的滋味。文革结束,被打击的执政党干部在给自己人平反的同时,迫于压力和良心发现,给几百万右派分子平反。但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三百多万右派被平反之后,仅剩下九十多名“真右派”,作为当年协助毛、担任反右领导小组组长的邓仍然坚持这场运动只是扩大化,“真右派”只占原戴帽者的0.01899%,小学生也不能理解如此的逻辑!

 

其实,毛对知识分子很早就有成见。据毛曾经的秘书李锐说:“从早年开始,他就对知识分子特别是大知识分子带有很深的成见了,这同他的家庭环境和早年生活有关。1919年到北京时,他在北大图书馆当一小职工(月薪8元,属工人工资)时,曾受到当年学校教授和学生的冷遇。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中反映过这种心情:“我的职位低微,人家都不理我。”《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的原文中,就有将知识分子看作反革命或半反革命的论述。(据《炎黄春秋》李锐/文)。

 

文化大革命中,各知识分子被迫互相告密,互相揭发,不断地否定自己,以求取一点人身安全的残存空间。在强权面前,强度的体力折磨与改造面前,所有的自尊和信念一点一点地被瓦解掉,于是再无独立人格,再难撑起中国的脊梁。自此以后,一部分学者成了墙头草,随风倒的双重人格。他们紧跟“红太阳”,一步一趋。知识阶层的理想主义彻底幻灭,导致中国社会的深刻历史演变,中国知识精英的道德信仰——古老文明特征——被彻底改变。

 

“反右时期,上山下乡运动时期和文化大革命期间,这种民粹主义发展到巅峰,知识分子纷纷接受洗脑,从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全盘否定自己的知识体系与文化思想,在公共场合检讨脱离了人民,成为了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帮忙和帮闲,中国工人和农民被认为是最有知识、最有道德和最有实际能力的群体,知识分子成了被讽刺为牛鬼蛇神的政治贱民,应该到五七干校、牛棚、夹皮沟等地去接受工农兵再教育,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地层与知识分子的民粹主义》唐小兵  《南丰窗》2008年 第8期)

 

达县早在1951年就进行了“知识分子改造运动”,那时的知识分子主要是教师。据县志记载,在这次运动中,60—70%的教师作了自我检查过关,15—25%的教师经过了适当批评后再过关,13%的教师经过反复批评后再过关,2%的不能过关,被清理。

 

反右运动,是以毛为首的对知识分子、对民主党派的一次沉重打击,为中国后来的二十多年的政治走向奠定了基础,在经济建设方面(大跃进)疯狂的失去理性;在政治方面(文革)的个人集权、社会革命同样的疯狂和失去理性。没有了知识分子的建言,没有了民主党派的监督,中国像一辆撤掉刹车装置的高速列车,把全国老百姓拉到灾难深重的深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