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小北
陈小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72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20年五月的最后一天,我们没有错过五月天

(2020-05-31 22:34:14)

2020年五月的最后一天,我们没有错过五月天。


弹幕里说这是“五月天最好哭的一场演唱会”,真的是,在空无一人的台北体育场,上百万“五迷”陪五月天一起实现了特殊时期下的五月之约。


刚看到开场的时候我还跟朋友说,看见这五个曾经少年坐在狭小的录音棚里,让人想起青春里和兄弟一起玩儿乐队的日子。


然后他们唱完一首歌,起身走出室外,夜幕刚刚笼罩台北体育场,五月天登上舞台,像许多年前那样,灯光亮起,重返少年。


1997年3月29日,五月天在台湾七号公园的音乐节中第一次开唱,当时的现场观众谁也不会意识到,眼前这群技术生涩却洋溢着骄阳般热情的少年,将是此后二十余年里华语乐坛最成功的乐团。


这个设置真的太好哭了,从录音棚到体育场,五月天这段短短的路,走过了多少人的少年时光。


每次看TME Live的现场都超出期待,上次他们在舞台上栽了一棵树,这次无人的台北体育场每一个角落,都被五月天用来唱歌——他们在舞台上蹦蹦跳跳,在跑道的转弯处低吟浅唱,在看台上咆哮,同时还有数不清多少个机位在帮你捕捉五个人的每一个动作,超级舞台VVIP视角。


每一次你都无法不为TME Live的舞台称奇,每一次你都马上开始期待他们下一场的演出,因为真不知道他们下一次还会搞出什么花样来。


这真的是超越演唱会的体验,我上次这么近距离真切地看到五月天大概还要追溯到16年前。


2004年,五月天首次在北京最苛刻的摇滚乐迷面前演出。北京摇滚乐传奇livehouse“无名高地”的门口,有一天“五月天”三个字被随意地写在简陋的海报上,如果有学生证的话,你只需要20块钱就能看上他们一整晚的演出。

 

那天的“无名高地”只去了30多个观众,他们中的大部分还是为了在五月天前面登台的joyside乐队而去的。阿信赤手空拳地击退了四周蛰伏着的怀疑的目光,到今天依然没有多少人知道并记得那个晚上,一群北京城里最年轻、最朋克的乐迷们,在五月天的现场疯狂Pogo。


TME Live的直播快结束的时候我看见弹幕里有人说,“终于还是一个人看了五月天”,突然就特别伤感,阿信在舞台上唱着“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我们在五月的尾巴上重返的青春又要散场。


特别想几个爱五月天的朋友,找个时间约个倔强局,在@QQ音乐 @酷狗音乐 @酷我音乐 看场回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