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的福气

(2014-05-10 08:47:44)
标签:

母亲节

母亲

福气

信仰

圣经

分类: 随感
母亲的福气

母亲的福气


母亲已经年近80,平日里天天忙碌伺候我们,做饭,收拾家,经营她的菜园子。我在农村长大,对家人一般不说感谢的话。倒是我妻子有点洋派,嘴边常说“谢谢娘”。母亲节又到了,有机会安静下来感念母亲的辛劳。


母亲3岁丧母。自从有继母以后,就照顾继母所生的弟弟妹妹。“从十一二岁起,就当头牛使了”,母亲回忆说。入冬后,人们都呆在家里,继母差她去摘棉花,每天下来,她都背回家三、四十斤棉花。北方的冬天寒风刺骨,她身上没什么保暖的衣服,脸被吹的干巴粗燥,带着一道道血丝。她说那个年代哪有护肤霜擦啊。


在母亲16岁时,继母就把她嫁出去了。没有相亲,她出嫁那天才第一次看见我父亲。


当母亲把她小时候的事情讲给我女儿听时,女儿那时10来岁,说:奶奶,你就是Cinderella  (灰姑娘),哪天我回中国,我要去问她为什么对我奶奶那么mean (不好)。奶奶说:回去你也不能不礼貌,她那么大岁数了,怪可怜的。我在老家时每年都看她一趟,给她带点好吃的。女儿说:奶奶你说什么?你还对她这么好?母亲就是这么一个人,记在她心里的,永远都是别人的好处。


我们家有点儿像电影《活着》的故事,祖上很富有,我爷爷好赌懒做,家境没落了。我奶奶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小脚女人,跟着爷爷经历了卖地、卖房、最后搬到了一个小陋室的艰难。这时解放了,土改时我们家划为下中农。家境好的堂叔伯家划为地主,堂兄弟们别说上学当兵,连找对象都难。我奶奶那时感慨地说:瞧,你爷爷还真把这家遭塌对了!今天想起来,这是恩典!


奶奶知道母亲在娘家没人疼爱,待母亲很好。但奶奶老规矩很多,对儿媳妇的要求还是按老理儿。母亲进了远家的门,就得从头学各种规矩。从做饭、针线,到说话办事,都很严。父亲是少有的老封建,脾气坏,限制母亲出门。母亲整天在家里,没完没了地料理家务,唯一出门走动的,就是每年清明节回娘家扫墓。母亲做一手好饭,一手好针线,乡亲们都找她裁剪衣服。


我父亲89年去世时,母亲56岁。街坊们知道她不容易,都劝她学打牌,散散心,但她推却说,已经习惯不出门了。那时我侄女刚上小学,正在学拼音,母亲就跟着孙女学。后来孙女烦了,说:奶奶,你别老问我了,我教你查字典吧。从此母亲有了字典这个拐杖。大概在1995年,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信,是母亲亲手写的,一笔一画工整得很,我十分惊讶。因为我知道她从小没上过一天学,不认字,更不会写字。


1997年,母亲第一次来美国。那时从村里到乡里,管事儿的人都不清楚护照怎么个办法,大家都羡慕她。到美国后,我和太太商量好,我们自己先不急着向她讲福音,只要活出好样子来,带她去教会和团契,让弟兄姐妹多讲给她听。母亲性情腼腆,很少说话,不愿去人多热闹的地方。说来是主的安排,没多久,台湾王建煊到洛杉矶灵粮堂开布道会,我们带着母亲去。那天晚上教会满满的,太太带着母亲坐在过道里加添的椅子上。王建煊讲得很精彩,呼召的时候,母亲在座位上站起来决志信主。我们那天晚上都激动得睡不着觉。


后来,教会里一个很爱主的台湾姐妹,每周带母亲读经祷告,布置一周的作业,连出门度假都打电话到我们家,检查母亲的灵修进度。


母亲受洗那天,妻子怕母亲对公众讲话不习惯,就陪着母亲站上台作见证。母亲说: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在50多岁后,我一心只想学认字,原来是上帝早有预备,让我学会认字,读圣经。


母亲住满一年回国,团契聚会中,大家请母亲说几句。母亲说:我不会说什么,给你们背一首诗篇吧。我已记不清哪一篇,很长的一篇,背下来一字一句一个磕巴都没打,大家都很吃惊。那时母亲能背50首诗篇。


之后母亲来来往往,每次住一年。除了腰和膝盖有些毛病,上楼、弯腰和爬台阶比较吃力,她的头脑一样清晰,记忆力也不差,不仅背诗篇,新约也背了很多。前几天听她说,早饭后出去走路,一直走到菜市场,再往回走,来回正好背完约翰福音前七章。


我们家迎来送往很多,尤其过去的六、七年里,我们这个小镇上,不断从国内来一些电脑工程师,妻子就带领这个年轻人的团契。妻子非常好客,常常一个电话告诉母亲今晚来多少人吃饭,母亲就拿出她的一手好饭菜,有名的大饼和北方菜,于是大家热热闹闹一晚上,一边吃,一边传福音。太太常说,让娘受累了,母亲总是说,我做不了别的,服事大伙儿就是服事主。我们周围的人,大概都吃过母亲烙的大饼,也有很多人吃过她包的饺子。很多弟兄姐妹们都跟着我和妻子一起,管母亲叫“娘”,常开玩笑说:娘啊,你开个远家大饼饺子店,肯定生意好!


有些国内长辈来到美国,语言不通,又没有串门聊天的,会感到寂寞,可母亲总是说她的时间不够用。她早上六点起来就跪着祷告。说来真是神奇,母亲膝盖不好,走路只能走平路,平时不能弯腰,但唯有一大早就伏在床边跪着祷告近一个小时,天天如此,居然没有问题。她的祷告单子很长,姐妹会里的姐妹们,不管是否已经回国,弟兄姐妹的下一代,凡是请她祷告的,她都一个不漏为他们祷告。太太也常常将她知道的需要祷告的弟兄姐妹告诉母亲,请她代祷。我们看见她身上有神的同在,恩典满满围绕着她,让她在晚年享受上帝丰盛的爱。


祷告完后就是准备早餐,为每人打一大杯蔬菜水果汁,蒸红薯和鸡蛋,加上自己做的全麦馒头。馒头里有七八种粗粮,掺上南瓜子、葡萄干。


等我们上班走后,母亲出去走路,回来在后院里收拾她的菜园子。我们家在距旧金山一个多小时的乡下。从冬天到夏天,我们总能吃到母亲种的新鲜蔬菜。加州天暖,冬天可以种萝卜缨子,夏天有西红柿黄瓜豆角。


得空时,母亲还喜欢做她的针线活,衲鞋底,做各式各样的拖鞋,有时去探亲访友,最大的礼物莫过于母亲带上自己亲手做的拖鞋了。


当然,母亲最喜欢的,是每天安静读圣经的时间。她极享受这段时间。她也读弟兄姐妹的见证,经常落泪,赞美主耶稣的恩典和大能。在许多事上,母亲这样一个单纯的农民,一生没上过学的家庭妇女,她的信心比我们都大,她的心比我们都安静。母亲为自己在晚年能有这样丰富的生活感恩不尽,常常对亲朋好友们说:信主的人多么有福啊!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