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周刊
生活周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3,746
  • 关注人气:49,8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一燕:身体里住着另一个自己

(2013-05-16 12:33:52)
标签:

娱乐

分类: 娱乐

image

image

    五年前,江一燕就一不小心成为陆川口中“未来的伟大女演员”——因为,她在生活中的平淡如水,却都能变成激情化在电影里。于是,一旦确定自己要突破一直以来的“小清新”形象,她就能完全接近角色、了解角色,不管是侠女、女囚还是歌女,即使是做一枚赤裸裸的花瓶,她也仍旧用自己的方式,安静地散着“江小爬”的光和热。

    文 王婳 图 资料

    看一台戏会有不同的声音。一个演员的成长也是。当认知你的人渐渐多了,不同的声音会此起彼伏。但不管是了解,不了解,喜欢或不喜欢,我的心只会因此更强壮,而不会因此变得不喜欢自己。

    要么畏畏缩缩要么勇往直前

    一个月前的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当晚,当“最佳女配角”奖项揭晓时,记者室内响起一片唏嘘声。在这之前,媒体几乎一边倒地认为江一燕将凭借《消失的子弹》中女囚这一角色获此奖项。好在,对于和奖项擦肩而过,小江看得很平淡。面对媒体们的争相追问,她非常坦然:“入围我就很开心,其实,我是来负责冷艳的。”好吧,的确如此:金像奖的红毯上,作为唯一一位来自内地的女明星,江一燕当之无愧地成为媒体争相追逐的宠儿,一袭高级定制绿色雪纺长裙仿佛将人们带入一片“绿野仙踪”,上身是颇具叛逆的金属感,形成鲜明对比,有媒体称,应该颁“最佳着装奖”给她。

    这些赞美,对于江一燕来说,是“改变”路上的能量补给器,她比以前更大胆地尝试颠覆自己形象的东西。曾经,在大家眼中,小江身上有一种大多数女演员普遍缺乏的“清新”气质,这种无关做作的清新也一度让她觉得,这是上天赐予她的礼物,所以就该把这样的风格进行到底。早前,她特意将自己嘴角一颗和辛迪·克劳馥相同位置的黑痣点掉了,为的就是不让它妨碍自己塑造角色:“我其实并不讨厌这颗痣。上学的时候,其他班级的同学说起江一燕,就知道是那个嘴角有痣的女孩。我觉得挺好,这也算是我的特色。不过开始演戏之后发现,痣对我的影响是在塑造角色方面,对演员来说,每换一个角色,就希望换一种形象,不让观众混淆,所以它对我来说是一个太过于高调的标志。”

    很多年后,谁都没有再问过江一燕,她有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四大名捕》和《消失的子弹》后,人们静静地观察着这个有着温柔甜美外表的女生发挥着她所谓的“很有主见的改变”。于是,一套套颇具个性的造型大片呈现在观众们的眼前:头发全部向后梳的“大光明”、“双面安生”、甚至类似埃及艳后的夸张造型……作为ECCO“Walk IN Style行走风尚”2013春夏发布会暨五十周年庆典的特邀嘉宾,她一袭淡粉色的连衣裙配以夸张的烈焰红唇,一出场便艳惊四座,反倒让原本是头号女主角的秦岚有一些黯然失色了。这个曾经“淡如菊”的姑娘也算彻彻底底地高调了一把。她说,以前总觉得自己很文艺,就像言情小说中的女主角。但是公司劝她:很多事情,如果你不尝试,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所以,追求完美的处女座和自己较上了劲,“我以前没有化过浓妆,对烈焰红唇什么的一点概念都没有。但是造型师和我建议过很多次,我后来觉得,好像在镜子里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所以现在我就给自己两条路,要么畏畏缩缩,什么都不干;要么就勇往直前。反正,绝对不能做中不溜秋的事儿和人。”

    即便只有一抹惊鸿也好

    这样还远远不够呢!

    在选择角色方面,崇尚慢生活的江一燕则更加快马加鞭起来。

    如果说《消失的子弹》中女囚的形象有几个小细节和《南京!南京》中的妓女小江有些类似的话,《四大名捕》中飞檐走壁的侠女总算是让观众,也让江一燕自己看见了存在她身体里那些从来没有被挖掘的能量。当初接下这部戏,绝对不是因为江一燕是武侠迷,她也没有做过女侠梦,她私底下更是害怕玩刺激性的游戏。但是,到了片场,导演随口问了一句:你要不要自己试试看?就勾起了她的兴趣和好奇,“我是完美主义者,一旦接下来了,高空威亚动作都尽量不用替身,90%靠自己完成。”

    吴秀波刚到《四大名捕》片场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影在头上飞檐走壁,他忍不住感叹:还是替身演员飞得好啊!工作人员告诉他:那不是替身,是江一燕。

    和吴秀波一样,人们记住了这个擅暗器、轻功,会隐形术,野心勃勃的女捕头。这一次尝试,也让江一燕收获了人生哲理:“任何事情都有多面性,人们生活在世界上也都有身不由己的部分。人是丰富的,不能以某一面去定义一个人。一个人有太多欲望,可外表越强大、张扬的人,内心就越脆弱。”

    于是,在最近热映的侦探悬疑电影《同谋》中,江一燕再一次尝试一个多面性的角色:同时诠释了青春邻家女和风情歌姬两种形象。虽然在一向以男人戏为主的港片中,她也没能逃开“最美花瓶”的宿命,但戏中有一场江一燕饰演的芷慧用马来语表演现场LIVE秀的戏成为整部电影中最重要的串联部分。这场戏,对于歌手出道的小江来说,本来不在话下,但是要用从未接触过的马来语演绎,她刚开始时有些忐忑:“最初,我也完全不知道会怎么去拍,总想着不至于让我真的用马来语唱吧,我根本不会哎。”拍摄当天,郭富城和张家辉两个主角都不见了,江一燕一个人站在舞台上试唱,才唱到一半,现场便响起了群众演员的叫好声,角落里还传出很响的口哨声,原来,是郭富城坐在台下当起了她的超级粉丝。

    虽然,这个拍摄的过程很辛苦,因为和现场乐队配合的问题,拍了好几天才让彭顺导演满意,而最后上映前这一段又因为时间问题而被剪掉了,但小江却觉得这是她从影以来最享受的表演。“我羡慕芷慧的状态,她是黑帮老大的养女,但她并没有因为这个身份想改变自己。因为她爱唱歌,知道自己想要的,那就去坚持。如果觉得别人好,就想着要变成别人,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虽然总是号称自己不喜欢在事业上争第一,但是,在《消失的子弹》和《同谋》两部电影的尝试之后,江一燕已经在去年一年同时接到了五个以上的香港导演片约。“在以前我早就疯掉了。我是一天只能干一件事情的人。但是现在,我的思维有了变化。不是野心大了,而是脚步快起来了。最近的工作速度真是比我平时的生活快100倍,可我没有撂挑子,因为我学会了调节内心,慢的时间为我积累了能量和爆发力。”

    至于,人们心中一直存在着的那个白棉布裙子、光脚穿球鞋、在炎热夏天的树影下开心起舞的影子,生活中的江一燕,也一个都没有落下,“我现在越来越知道,千万不要角色里普通,生活里大牌,这是最可悲的。”这句话很利落,再一次向大家证明:电影中的小江,生活中的小江,是完全两种状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