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周刊
生活周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3,746
  • 关注人气:49,8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阴谋论”里的三国小人物

(2013-04-03 09:28:16)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化

image

image

  马伯庸

  作家,1980年生于内蒙古,先定居北京,在外企工作。热爱历史与写作,擅写段子,尤爱三国。2010年曾获人民出版社主办的人民文学奖。著有《三国机密》《古董局中局》《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三国配角演义》。

  马伯庸,人称“马亲王”,正宗的80后作家(不早不晚,正好1980年出生),写过许多好玩的文章、几本好玩的书、无数好玩的段子,微博坐拥上百万粉丝,插科打诨、嬉笑怒骂。他更是讲历史的高手,尤其是三国,讲得与众不同、风生水起。这不,继《风起陇西》《三国机密》后,他新近推出了《三国配角演义》——自来,人们关注刘备、曹操、诸葛亮等大人物,马亲王却慧眼识“配角”,乐此不疲地剖析被大历史遮蔽的小人物。

  文 唐骋华 图 受访者提供资料

  关于马伯庸,有不少江湖传言,这源自他复杂的经历:生于内蒙古,在桂林长大,到上海求学,曾留学新西兰,现居北京工作,上北下南、四海内外,他都待过。马伯庸还有一个特点:父母皆为高级工程师,而他,居然“数学没及格过”。这事儿无法解释,机灵如他,也只好归结于“奇怪的遗传”。

  昵称“马亲王”的来历,据说是他一贯运气超好,遂得“祥瑞亲王”的雅号。但亲王的嘴近似球王贝利,有乌鸦之嫌,所以朋友提到他,每每要补一句“祥瑞御免”(注意,是“免”,不是“兔”),以防万一。

  以上半真半假,就像马伯庸的历史小说。是小说,也是历史,不可不信亦不可全信。

  马伯庸1998年开始上网,属于最早在论坛码字的那批人。他的兴趣范围如网络那般无边无际,写过杂文、评论、历史普及、幽默小品、中短篇小说,涵盖科幻、奇幻、历史、推理、灵异等领域。剑走偏锋是他的特长,什么机器猫的“斗争哲学”、葫芦娃的“冷酷仙境”,奇思妙想,噱头十足。

  2005年马伯庸向长篇小说进军,推出《风起陇西》。在这部以三国为背景的谍战小说中,他将真实史料与推理悬疑相结合,描绘出另一个三国。之后,马伯庸又陆续出版《三国机密》《帝国最后的荣耀》(与汗青合著)、《古董局中局》《三国配角演义》等,三国是重点,视野则更开阔。他自称写的是“历史可能性小说”,用“阴谋论”揭开历史更多的面相。

  姓马,所以最关注马谡

  生活周刊:你热爱三国,之前也写了不少关于三国的作品,这次,为什么选择“三国配角”?

  马伯庸:严格来说,不是“这次”,我一直都以三国的配角或小人物为主角来创作故事。为什么呢?三国的故事大家听得太多了,那些英雄的事迹也都太耳熟能详了,三国题材的创作,需要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入手,从小人物的视角去看待那段历史。

  生活周刊:书里涉及了多少配角,马谡似乎篇幅比较多?

  马伯庸:我比较关注马谡,因为我也姓马,其他配角也写了许多,有的人在史书上地位挺重要,只是老百姓不知道,比如《官渡杀人事件》的主角任峻。有些人甚至在史书上只留下淡淡的一笔,比如《白帝城之夜》的主角杨洪。他们和三国英雄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发挥着自己独有的作用,值得关注。了解他们,才能真正了解三国。

  生活周刊:这么说,三国的配角里你最喜欢的应该是马谡?

  马伯庸:是马谡。不光是因为他姓马,而是他的经历特别能够体现出命运的跌宕。曾经有那么一瞬间,马谡这个小人物把历史大势掌握在了手中,然后又从手中滑落。魏蜀两国的国运以及他自己,都因为抉择而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小说创作者的角度去审视,马谡的人生格外具有悲剧魅力。

  生活周刊:书名里有“演义”二字,那么新书是否也跟《三国机密》一样,属于“历史小说”?

  马伯庸:准确地说,应该叫做历史可能性小说。它基于历史,但又不拘泥于历史,用一根虚构的丝线将真实史料串联在一起,编织出一个似是而非的故事,用想象力去填补历史之间的缝隙。简单来说,这些故事并不是真实发生的,但它们是可能发生的。

  挖细节,抖出三国的侧面

  生活周刊:研究三国的人非常多,学者、民间都有,给人以“饱和”之感,你为什么选这个领域,而且写了那么多本。如何能做到另辟蹊径的?

  马伯庸:我从小就喜欢看三国,这么多年来一直没中断过。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看得多了,慢慢对三国就熟了。不过市面上对三国的研究偏科现象严重,大家都一窝蜂地去钻研那些三国大英雄的生平,研究里面蕴藏的管理学、人生哲学之类的。再好的话,说上几十遍也就烦了。三国也一样,几个研究的重点,比如曹操、比如刘备、比如诸葛亮,已经被研究太多次,没什么新鲜东西了。我觉得可以独辟蹊径,深入挖掘一下长期被大家忽略的三国侧面,应该也是一样精彩。

  生活周刊:三国的基本史料有哪些?马伯庸:三国史料不多,基础的只有陈寿《三国志》和裴松之的注,前后关联的《后汉书》《晋书》,再加上诸如《华阳国志》《世说新语》《水经注》《三曹集》等散碎材料,加上近年来的考古成果,比如走马楼吴简,也就这么多了。

  生活周刊:这些史料人人在读,你却能读出不一样的东西,方法上,有什么特别?

  马伯庸:我读的方法是挖细节,格外留意史书上的细枝末节,很容易被忽略的一句话或一件小事,如果联系到特定环境,就能品出特别的味道,甚至会牵扯出一大串故事。比如曹操在官渡曾经遭遇过刺杀,史书上轻描淡写,就几句话。但我们仔细想想,这可是针对一位军事统帅的刺杀,动机是什么?是谁最有可能在背后指使?他们是如何混入大军之中并突破重重保护的?刺杀的结果是如何影响局势的?抓住这次刺杀的几句文字不放,考证推理,就能勾勒出官渡之战背后一段鲜为人知的秘辛。

  “阴谋论”,呈现历史的可能性

  生活周刊:你笔下的三国的特点是什么?

  马伯庸:特点是“阴谋论”。我相信,每一件事,都有它的动机;每一句话,都有它的企图。这些“动机”和“企图”并不会被史书呈现,但我们仍可以通过蛛丝马迹和逻辑推理,努力将其还原。这和拼图很像,你手里有许多貌似彼此没关联的史料,如何把它拼成完整的图案,是一件艰苦而有趣的工作。我重申一次,这些阴谋论不是真实发生的,它只是历史的一种可能性。

  生活周刊:如何看待“老不看三国”这句话,如果年轻人读三国,你有什么建议?

  马伯庸:这是一种偏见。三国是老少咸宜的,关键看读法。有句话,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意思是说,每个人审视历史,都是从当代的观点和思想出发。读三国也是如此,要带着现代人的眼光去看待那段历史,才算有意义。

  生活周刊:你目前的状态是怎样的,白天还是要上班吗?对写作持怎样一种态度?

  马伯庸:对,我有自己的本职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创作。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业余爱好,是一种放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