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周刊
生活周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3,746
  • 关注人气:49,8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代唱将的炼歌术

(2011-09-15 09:58:08)
标签:

杂谈

分类: 娱乐
    音乐圈有乱象,新生代、热天王、老一辈们在这股世态炎凉的风景里,要么转投他处,要么苦苦挣扎于贫困线上,于是,耳目所及的演唱会竟然不时响起乐坛30年的大合奏,仔细听来,原来每一个时代,果然都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腔调,歌里的情绪更是大不相同。

  文 毛予倩 图 资料

image 

  老将不老——敢怒敢言
  谱自己的曲,窥大众的情绪

  去KTV,老歌虽然不是大热,却每每是掐点出现,几乎没有漏网的时刻,听到频率最高的几首歌是《童年》《鹿港小镇》《凡人歌》和《最近比较烦》,有趣的是都跟罗大佑和李宗盛有关。平日里,倒是没有发觉这些歌的好处,以为只不过是因为口口相传红得很,偶有一次,听到制作人黄国伦说起,才发现,原来,那些都是时代的印记:“那个年代的歌手,他们是有‘气’的,不只是简单地唱歌,也针砭时弊,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那些歌唱起来还是那么爽,因为他唱到了你心里。”没错,“爽”之一字,不正是每次唱这些歌的感受吗?不期待、不淡定,那一辈的歌手,怕是当下小愤青们的雏形。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个例子,那个时候,罗大佑唱《鹿港小镇》,被禁播封杀了很长一段时间,究其原因,是因为那句歌词“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原因是,大伙都齐头并进地奔着小康而去,却有人嫌弃起了“霓虹灯”。这首歌后来仍然流传甚广,因为越来越有大众的共鸣,在这个越来越讲求低碳的21世纪,这句歌词听来,是否格外清新顺耳?
  敢怒敢言、把歌曲作为抒发情绪的利器,是老资格的歌手们的专长,所以,他们吊儿郎当,却能盛极一时,至今,只要他们开嗓,就没有卖得不好的,罗大佑已经在这一年证明了这一点,接下来的9月24日,另一位老资格的歌手姜育恒也要在上海大舞台见证自己的不老,那一首《跟往事干杯》,又何尝不是大众的心声?谱自己的曲,窥大众的情绪,这样的歌,现在已然缺失了,只有那个年代留下的歌唱印象。

  对话姜育恒
  好歌要像好电影

  生活周刊:当年你们那一些资深的男歌手,罗大佑、李宗盛,写歌唱歌都是很有那个时代的风貌的,里面有很多时代关怀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歌里很难见到了?
  姜育恒:那个时候的歌手关心的东西比较多,不一定就是简单的感情,大佑和宗盛也会写很多针对当时生存环境的歌,所以,像大佑,他的歌甚至还被禁播过。一首好歌就应该像是一部好的电影,情节上一定要有铺陈、高潮和张力;要用文学的手法,为听者塑造一个美好的意境,而非靠瞬间冲击,刺激人们的耳膜。现在的一首歌往往一开口就是我爱你,这怎么会有戏剧性、故事性?如果要说我爱你,就要讲清楚我爱你什么,让别人知道我爱你有多深。
  生活周刊:现在技术进步了,那种瞬间冲击就更容易了,但是唱Live就有问题,这是不是歌手的致命伤?
  姜育恒:对于很多年轻的歌手来说,现在的技术很好,可以两个字两个字唱。从这个角度来讲任何人都可以来,反正都是假的,机器做出来任何人都可以来唱,但是,你现场唱给我听啊!我们现在录音还是照着原来传统的方式来录音,当然后期也会补,但是我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因为80%、90%已经做成,剩下的我们靠一些技术来处理、解决。现在很多歌手才完成20%,他就开始用机器来解决了,怎么听,他唱不准可以用机器调到准,这怎么唱现场,这叫会唱歌吗,这叫职业吗?
  生活周刊:但是,那些不足以支撑现场的偶像歌手仍然层出不穷,他们也绝不会像当年的前辈一样,用唱歌来关怀时代?
  姜育恒:现在受到非法下载和盗版的困扰,唱片公司都没有了获利的空间,所以能存活的只有十几二十岁的年轻偶像。当然,我们那一辈歌手还有一个东西可能是一样的,就是再困难的音乐环境,我们依然可以继续。所以,尽管唱片公司方面有所限制,但其实我最近几年都没有停止过发专辑,基本上是每年会有一张,现在就正在筹备新专辑,预计下半年与大家见面,明年也有一张专辑的计划,相信喜欢我音乐的人不会介意新旧之分的。

  天王当红——西为中用
  借别人的窝,下自己的蛋

  还记得近十年的R&B和嘻哈狂潮吗?如今真正称得上天王的那些个三十而立的歌手,几乎都是近十年,靠着西洋化风格浓重的R&B和嘻哈红起来的,王力宏在1995年出道时,还被定义为情歌王子,可惜《情敌贝多芬》这样的专辑显然已经不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了,只是旁人还没有发现,直到王力宏转投Sony,出了《公转自转》这张专辑,王力宏自己操刀的部分,让他一跃来到了众人的视线里,彼时,R&B和嘻哈对于华语乐坛还是多么小众的东西。
  之后,当周杰伦、王力宏、陶喆在乐坛呈现王对王的三足鼎立之势时,大家才意识到借鸡生蛋的生意是这么好赚。于是,一大拨跟在身后的本土化R&B小生姑娘们纷纷出炉,最后能够成名而出的,几乎没有。
  除却天王,天后们也很聪明地“借别人的窝,下自己的蛋”,蔡依林、S.H.E、孙燕姿、王心凌都出过一些翻唱的曲目,在她们初出茅庐的当口,的确是一把不小的助力,迅速将她们从新人堆里推到了台前,此后,翻唱一招似乎屡试不爽,想出道的个人和团体,纷纷借着翻唱的由头出现,只是能越过前辈的,几乎没有。
  掐指算来,就是要投机取巧,也要看个时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未必就一定成功,但当所有人都要吃螃蟹的时候,螃蟹都改成家养的了,再想做天王天后,拾人牙慧是决计不行的。

  对话周杰伦
  做有一点点怪的音乐

  生活周刊:你的风格之后有很多人在模仿,但是成功的只有你?
  周杰伦:我想说这是一种潮流的影响,每人的特色与音质的缘故,所以就有很多人不适合这样做,就像是外国人唱民谣一样,但是因为市场的喜好,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想要往里头钻。
  生活周刊:其实,你做的本土化的音乐,也是借鸡生蛋,壳子是西洋的,结的果却是很本土化的?
  周杰伦:我做的音乐有趣,没那么多情情爱爱的,有一点点怪。我在台湾地区长大,甚至都没出去过。小时候,我最早学的是古典钢琴,后来听了很多国外的R&B音乐,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音乐,自己也试着去写歌,写给朋友和喜欢的人。其实我更欣赏台湾最早做R&B的两位前辈,庾澄庆和杜德伟,他们的音乐对我也有很大的影响。
  生活周刊:对国外音乐也会有一些参考吧?
  周杰伦:我通常会看一些国外歌曲与音乐录像带,或是看一下电影,接触一些现实生活中较碰不上的题材,但是,如果写不出来的话,干脆就不要写,硬做出来的东西,会很难看。

  新人求变——只做自己
  唱自己的歌,说自己的话

  新生代的歌手们总是被特立独行包裹着,想要杀出重围,走什么舞曲、R&B、Rap路线已经不足以撕扯开歌迷们坚硬的心房,尤其是这个时代,歌手们光靠讨好已经没有办法获得歌迷的认同,于是,便有了这样的情况:新生代们纷纷反其道而行之,他们特立独行,不弯腰折膝取悦歌迷,反而挺起了脊梁,“做自己”成了这一轮歌者最大的共同点。
  他们中的一些,要么变成了阳光宅男,只唱歌不娱乐的林宥嘉、有着阅读障碍的省话一哥萧敬腾,甚至是有着优渥背景的方大同,他们果真特立独行,问十句答一句的宅男个性,却能写出让人激荡的个性歌曲,他们要的就是别人的不了解,关上心门,粉丝们才会使劲往里窥探。另一些则有着特殊的背景,因为出了车祸而闭门习乐的卢广仲、幼年摔倒导致右耳只能听见70分贝以上声音的潘裕文,这旁人未必经历过的坎坷经历,也变成了歌里的点子,唱起来,个人化的味道更浓。80后、90后的歌者们,令人喜爱的,恐怕就是这种自我,他们“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却吸引了一大批歌迷企图从中寻找另一番共鸣。

  对话潘裕文
  更多个性,更多混搭

  生活周刊:大家都知道你有过一些比较特殊的经历,因而会有与众不同的个人体验,你觉得自己的个性最突出的是什么?
  潘裕文:我的话很少,应该算是不太会说话,但是我喜欢唱歌,站在台上的时候,觉得台下的观众都是为我而来,听我唱歌就是听我说话,我们这些新生代多少都有一些自己的个性化的东西,可能我喜欢唱歌,但我不喜欢当艺人,这也是我个性的一部分。
  生活周刊:作为新生代歌手的一个代表,你觉得这一拨歌手有什么样共同的特点?
  潘裕文:现在资讯很发达,透过网络可以接受世界各地不同的资讯,音乐有融汇跟混搭才会创造出不同的音乐风格和文化,所以,现在歌手可能更个性化一些,大家所在意的东西都不一样,很新鲜,也很有趣。像我比赛时大多是唱抒情歌,但本身也很喜欢Ladygaga,都有很多丰富的音乐和混搭。
  生活周刊:新生代歌手都面临一个问题,他们自由发挥个性的同时,也被迅速消费着?
  潘裕文:时代在进步,数字音乐逐渐取代CD也是不可避免的,但大家还是会从不同的渠道去消费音乐。因此做音乐人的人要更用心地去做音乐,被大家接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