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周刊
生活周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6,852
  • 关注人气:49,8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该原谅他吗?

(2011-03-25 10:32:33)
标签:

阿哲

美国

浪子回头金不换

了断

来电提醒

情感

分类: 情感

image

    这样的身份,完全没什么吸引力啊!

  最早觉得阿哲不对劲,还是在两年前。那时候我正怀着女儿,四个多月,有一次他去洗澡,我拿着他的iPhone玩游戏,突然来了条短信说“我好想你”。显示的发件人没有名字,只是一连串数字,我后来问阿哲认不认识这个号码,他想了半天,回答说可能发错了吧!怎么会有人想他?已婚人士,即将是孩子她爸——这样的身份,完全没什么吸引力啊!我没有多想。我一直都很信任阿哲,我们结婚两年,刚买了房子,宝宝不久后出世,生活安定顺利,好像没有什么理由不满足。
  我曾被告诫我说,怀孕的时候要密切注意丈夫的动向,不过如果不是原则性过错,眼开眼闭也就算了。我惟一一次在怀孕期发飙,是在他那次彻夜不归之后。阿哲的工作地点离市中心很远,平时坐班车上下班,除非特殊情况,比如要约见客户什么的,不然很少自己开车。那天说好是回家吃饭的,但是临到吃饭前,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9点要跟美国的同事开电话会议,不能回来。我记得那天下很大的雨。阿哲的公司是美企,经常需要会议沟通。因为恶劣的天气,他怕路上堵车,赶不回来,而会议很要紧,不可以耽搁。
  阿哲以前也有过因为工作夜不归宿过,他的公司那么远,有时候加班到深夜,再回家来太折腾,不如将就着在公司休息室里睡一晚。那个时候我七个多月,已经开始休产假了,我妈长住在我这里打点一切,即使阿哲不回来,我也不会没人照顾。

  发誓这是第一次,不会再有下次。

  说来也巧,第二天一早,七点多,家里的电话铃突然响了。我婆婆心急火燎,说公公中风,让阿哲赶紧去。我一时间也束手无策,连忙给他打电话,没料想居然是来电提醒。我一心想着要找到他,就想他在办公室啊,打办公室电话就一定能找到他的。可让我大感意外的是,接电话的是阿哲的同事,我说找阿哲,他居然说阿哲还没来上班呢!我一下子呆住了。
  后来阿哲打电话来解释,说自己已经赶到医院了。他去买早饭了,那同事并不知道他晚上睡在这里……东拉西扯地说了很多,还找来别的同事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样做,越发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那次我们冷战,我一气之下搬回娘家,甚至说出了离婚一个人将孩子抚养长大的话。最后,阿哲终于承认自己当天去了酒吧找一夜情,他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求我原谅,发誓这是第一次,不会再有下次。
  在我知道真相的那天晚上,宝宝在肚子里一直踢我,好像在帮着这个犯了错的爸爸说好话。我后来还是跟阿哲回了家,从那之后到我做完月子,他对我真的尽心尽责,来看我的那些姐妹们无一不羡慕我嫁了个体贴入微的好老公。阿哲也很疼宝宝,托朋友从美国一箱一箱地买回奶粉和纸尿布,一下班就往家里赶。晚上起夜喂奶,他比我还勤快。

  疼痛揪心,却要拼命假装淡定。

  休了半年产假之后,我复工了。其实上班最大的好处不是说赚了多少钱,靠正儿八经上班发财的梦想永远成不了现实,而是我终于又和社会接轨了,在办公室里和同事们聊八卦,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我忘记是说到什么话题,好像是劈腿之类的吧,然后牵扯到有同事说自己的某个朋友,在手机运营公司工作,可以查到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只要提供身份证复印件即可。于是,我很愚昧地做了我生命中可能是最最错误的决定,我说,不如我也查查我老公吧!
  那段时间阿哲的表现很好,所以我的初衷只是查着玩的,根本没想到会抓到什么把柄,更不要说查到劣迹斑斑了,然而结果却让我差点发了疯。就是那个号码,因为它太好记了,末尾的4个数字是阿哲的生日,触目惊心的。每天都是两三通电话,十几条短信,就在我生小孩那天都没有消停。我忍住愤怒打过去。
  “你好,我是阿哲的太太。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说出这句的时候我疼痛揪心,却要拼命假装淡定。

  我觉得恶心,真的。

  “我和阿哲已经在一起一年了,没错,从你怀孕的时候开始……我在等着他离婚呢……反正我还年轻,等得起。”这个女人比我想象中要厉害得多。听到这样的回答,换作任何人都会无言以对吧!更何况,我本身不是太强势的角色。她23岁,大学刚毕业,未毕业的时候就认识了阿哲,“你或许想见见我,或者可以来我家里坐坐,你会看到这里有许多你熟悉的东西。”我最终没敢和她见面,怕自己不堪重荷。她的那些轻描淡写的炫耀在我心里深深扎下了根,我甚至没有办法命令它们消失清空。
  要是没有小孩,他早就不要你了。
  他说你很乏味,尤其床事,完全没有感觉。
  你不知道,我们在一起有多和谐。
  你大概智商不高吧,太好骗了!
  ……
  我觉得我再也不想见到阿哲了,我觉得恶心,真的。我完全不能接受这样赤裸裸的背叛,受到第三者理直气壮的凌辱。到底是我自己还是他,毁掉了我们的婚姻?

  该了断的了断,该决定的决定,不拖拉。

  当我再一次和阿哲见面,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我原本以为,我们只有在法庭上才会碰到。他是来挽回的,两个月,足够整理思绪,该了断的了断,该决定的决定,不拖拉。
  阿哲叫他小芸,她曾经是他们部门的实习生,在我怀孕的时候,她勾引他,两人发生了关系。第一次,就是阿哲借口视频会议而夜不归宿那次。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他为她租了公寓,在公司附近,一有空就去看她。她毕业后没有立马找工作,只是靠着他给的零花钱,悠闲度日。阿哲说,这个女生身上有一股霸气,很像他中学时代暗恋的一个女生,不是弱弱的需要保护的那种,而是乖戾跋扈,外表坚强,但内心隐藏着可爱……
  我试图去理解,当阿哲告诉我原委的时候,谁都希望可以圆了情窦初开时的美梦。然而不管怎么样,那都只是个梦,终究要回到现实。阿哲说他需要我,需要宝宝,需要这个他亲手建立起来的家。以示忏悔,他已经换了手机号码,如果我要求,他甚至可以换掉工作。可是原谅,真的可以这样简单吗?有人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也有人言之凿凿,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不想女儿从小就没有爸爸,可也不想自己28岁就跳进坟墓。我该怎么办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