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周刊
生活周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6,852
  • 关注人气:49,8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本报记者对话李少红 从黛玉身上看到了80后

(2010-09-14 15:27:20)
标签:

李少红

《红楼梦》

黛玉

怡红院

剧本

文化

分类: 焦点

image 

  正如一些红学家所言,拍《红楼梦》的确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更何况,李少红接手的还是一个烂摊子。客观来说,李少红的实力不是一部《红楼梦》就能完全磨灭的,但她的一世英名还是终于遭遇了“晚节不保”。尽管如此,且让我们来听听,李少红心中的红楼中人,是何模样。
  
  文 毛予倩 制图 应毅

  没想到质疑声这样大

  生活周刊:其实,当时接下《红楼梦》这个摊子,应该就做好了可能被比较、被质疑的准备了吧?
  李少红:其实这个戏,一开始我是不想接的,一方面是考虑到当时这个剧组建组各个方面有很多难处,当中的矛盾太多了,第二个,是《红楼梦》这种题材的东西拍摄周期肯定长,我就有点儿犹豫。其实,当年谢铁骊拍《红楼梦》电影的时候他就找过我。当时我一直给他做执行导演,那时候他就找我,想拍《红楼梦》,我算了一下,觉得要啃下这个戏肯定得要三四年这么长时间。那时候拍戏的节奏还有周期都比现在长,我当时正处在要当副导演还要实习,之前的三四年,我也跟着几部戏,正面临着独立闯天下的时候,所以我那时候很犹豫,又怕对谢导不公平,他那么信任我。但我觉得我个人使命不是一辈子想当副导演,特别矛盾。当时好几次下决心想说这句话,脸皮薄说不出来。后来还是谢导帮我挑破窗户纸,说如果想自己拍戏就不必跟着他,但是前面找演员能不能帮忙,当时我心里如释重负一样,可能这种心结也让我转了几年转回来,这次轮到我去选择的时候下意识想到时间的问题,我深知这个戏要下工夫的,所以要是时间太长的话,对我来讲确实有压力。
  生活周刊:这个压力主要是投资方的压力,还是来自于您自己?
  李少红:都有吧,因为我自己手上也准备着别的电影,别的计划也都启动,因为现在都是商业的运作。对于投资人来讲也有这个问题,他们也有资金回收,现在什么都以经济为杠杆,他都要考虑到这么大的投资你多长时间回收,你按照艺术规律还是按照市场规律,这是他们要考虑。再一个很可能是这个戏非常特殊,因为前面搞了一个选秀,选了很多人,这个耗时已经2年,他们已经长两岁,如果今年不能拍他们就长3岁,再拖就4岁了,可能是黛玉阿姨了,就是各方面的因素希望我们尽快。所以到我们这一站的时候,你筹备时间已经很短了,数来数去我不可能再有筹备一年的时间,这是很现实的。
  生活周刊:尽管这样还是接了,但是出来的效果各方面似乎好像声音挺大的。
  李少红:我当时预计到了,拍这样一个作品,肯定要受到质疑,不仅是书迷的质疑,还有那些老版电视迷的质疑,我是做好心理建设的,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声音会这么大,大得几乎好像我这个戏就没好的地方了,全是错的,我们当中做的努力也没有被看到。

  《红楼梦》绝不是正襟危坐

  生活周刊:您所说的“努力”是指什么?
  李少红:新版《红楼梦》我们找了一个20人的顾问团队。首席顾问是红学泰斗冯其庸老先生,还有三位——红学家张庆善、孙玉民、沈治钧一直在我旁边,从红学文本上为拍摄把握方向。文学统筹郑万隆老师,在剧作和文学性上把关。九位编剧是在近二十名备选的写作者中挑选出来的,分工完成五十集剧本。选用团队主要是考虑效率,当时要求我们尽早开机,但是剧本需要一个字一个字地码,一集剧本小一万字,一个人就算飞快两天写一集,五十集也要一百天,将近四个月才能完成。可这是《红楼梦》,结果我们九个人码了十个月,每人平均要写六七集,平均每集修改五到十遍,所以没那么简单。再有,找年轻人操刀更直接的理由是需要精力和体力超强才能完成任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五十集剧本确实是个体力活,其中任何一个人倒下都要有另一个人顶上去。这是一场攻坚战,并不是看到成品之后,有些人想象的那么容易。
  生活周刊:但事实上,对您的诟病,不仅仅是在《红楼梦》本身,有一部分是来自于这部戏出来以后,听到一部分不太看好的声音,您给出了您不喜欢红楼梦这样的说法,观众觉得您是一个《红楼梦》的门外汉,凭什么拍这部戏,是这样吗?
  李少红:面对史学家和红学家,我确实是个红盲。但对文艺创作者来说,更需要的是悟性,需要的是视觉手段和方法,是艺术感觉,是怎么能把一部文学作品从平面变成立体的讲述。我理解的《红楼梦》是亦正亦邪的,绝不正襟危坐。正如曹雪芹在第一回中,借石头之口,对空空道人所说:“我这一段故事,也不愿世人称奇道妙,也不定要世人喜悦检读,只愿他们当那醉淫饱卧之时,或避事去愁之际,把此一玩,岂不省了些寿命筋力?就比那谋虚逐妄,却也省了口舌是非之害,腿脚奔忙之苦。再者,亦令世人换新眼目,不比那些胡牵乱扯,忽离忽遇,满纸才人淑女、子建文君红娘小玉等通共熟套之旧稿。”它的妙处就在于,多大的事都能放进家长里短里说。“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妙就妙在什么都说了,又好像都没说,因此才需“谁解其中味”。

  红楼梦有当今时代的特性

  生活周刊:那么,其实,您对《红楼梦》有自己的看法和见解?
  李少红:这是当然,可能我的理解和别人不太一样,但我拍这部戏,对《红楼梦》里的人物,都有自己的理解,你可以不认同,我也没有非要谁认同。我从前不喜欢林黛玉,但这次在红学家的指导下重读,我有了不同的认识。她身上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和80后一代很像。首先她也是独生子女,这一点在那个时代可非常少有。在那个时代没有兄弟姐妹的家庭很畸形,奠定了她和社会的一种特殊关系。所以黛玉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孤傲气质,来自她的成长环境,不懂如何和外界打交道。她超凡脱俗,叛逆,敏感,感性,但又非常脆弱,像一尊瓷器,精致而易碎。她和宝玉都属于太真实,内心却又非常孤独脆弱,和现代人一样有强烈的不安全感。世界文明越发达,生活越丰富,越觉得心灵孤独。宝玉身边有二十个丫鬟,十个小厮,备受宠爱,他却永远感觉得不到爱,永远觉得自己“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他和黛玉一样永远充满对爱的渴望,这是他们共通的默契。他们没有宝钗,袭人生存能力那么强。还有晴雯,每次改到她临死的情节,我都会为她哭泣。她让宝玉脱下小袄自己穿上,说躺在棺材里就如还在怡红院里一样。太让人心酸了。她和黛玉同属于那种很容易被世人误解的类型。天生丽质是她犯下的最无辜的错误,理想主义的人生永远是悲剧。我还非常喜欢贾母,她集富贵威严感情于一身,是我想象中的大家长的形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