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活周刊
生活周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6,406
  • 关注人气:49,8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难兄难弟难堪的口水

(2010-08-06 10:37:24)
标签:

难兄难弟

账目

抽屉

《资本论》

波波

娱乐

分类: 娱乐

image

  自从被周立波指桑骂槐地说着“自诩自己是清口教父,其实阴暗得像情夫”之后,关栋天便一纸诉状,把波波告上法庭,硬生生的让波波脸色憋出了姹紫嫣红。原来,年初那场看似已经风平浪静的战争正在日渐升级,变成要淹死人的口水大战。

  文 毛予倩 图/资料

  从今年年初开始,周立波的曝光率大大增加,如今,几乎上海每一周召开的发布会里,至少有一场的出席名单里就有周立波的名字,有时甚至更多,嘉宾、主持,包括话剧《资本论》的笑点顾问,各种巧列名目的头衔纷至沓来,各种鼓动荷包的油水也载沉载浮,似乎是到了一种“我为财狂”的疯癫程度。但波波的被采访率显然和“大哥”在一起的时候下降了许多个百分点,折旧率与曝光率原来是成正比的,然而,正是应了那一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波波的麻烦来了。

  剪不断理还乱的财政问题

  自从《我为财狂》之后,众人都知道,波波是个对理财“思路很清爽”的角色,不然话剧中心8月推出的《资本论》也不会拉上他来做这个笑点顾问,毕竟那是一出经济题材的舞台剧,自己没有点斤两,“笑点”大概也只能贻笑大方了。相形之下,作为大哥的关栋天和他的代沟那真是一个又一个,在波波经济头脑极速运转、并且将他衍生为创作课题一部分的时候,关爷还在遵照了老一辈人的思想:情分大过天。于是乎,在他一手一脚又捧出了“玫瑰金口”的当口,他还是固执地选择了不签合同:“跟我合作过的人都知道的,我从来不签合同的,跟京剧院合作我也从来没签过合同,以后,我也不会签合同。”
  于是,问题就出现了。
  2007年9月,关爷和波波口头约定各自出资100万元,共同投资上海君德商贸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上海楠昊投资有限公司),由关栋天为周立波代垫其应承担的100万元出资款,并由上海君德商贸有限公司通过案外人,对中国南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A股进行投资,以获投资收益。诉状上称,为图方便,双方当时约定关栋天出资的100万元所对应的股权由周立波代持。随即,关栋天便将200万元汇入上海君德商贸有限公司的账号。2009年8月和9月,周立波先后向关栋天归还了代垫的出资款100万元,但当初周立波为关栋天“代持”的股权却一直没有归还给关本人。
  随着两人关系恶化,公司股权的归属也产生了问题。关栋天今年7月对上海楠昊投资有限公司的工商档案调查后意外发现,在该公司2008年资产负债表中,双方共同投资的200万元分两部分记载,其中人民币148.1万元记为周立波对该公司的出资,折合持股比例14.81%,剩余的51.9万元却记载在多余的实收资本项下。这意味着关栋天当初出资的100万元已然化为泡影。
  后知后觉的关爷在今年7月查账时,才发现,当年他和波波情投意合时,共同投资的公司,其账目悄然发生了变化,而波波给予记者的回应是不作回应,“目前不准备发表意见,谢谢关心”,并且表示“我现在没有接到传票,也不清楚关栋天的主张。如果他的确有这样的主张,那就请拿出证据,我没有什么要说,一切都可以交给法庭去解决。法律是公正的,会给出一个公正的说法”,相比彼时的“鱼翅泡饭”的狠话:“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是我一贯的秉性,也是业内对我为人的共识。十年前的一碗泡饭,总不能天天鲍鱼鱼翅伺候吧?终有一天会有心没力的呀!这个世界上没有应该,只有应知!”波波此番的沉默是金,更让这场理财纠纷“剪不断,理还乱”。

  压在抽屉里的“秘密”

  这一场官司,关爷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因为没有合同,这一场战役似乎只能通过艰难的取证过程去完成,犹记得“海派清口”的另一位发起人孙徐春的话:“你说我们上海人说做兄弟了,不太会说要怎么去写合同。但是海派清口这个产业做得这么大,当时也没想到的,尤其没有想到短短的两三年时间会做这么大,而且做大了之后会有这么多的隐患。所以我说契约精神,如果在做一个投资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契约,或者有一个机制,先把这个机制做好,现在的情况就会好一些,这次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们也从中得到一些启发。”
  “人家问我到底是单飞,还是拗断、还是分手;我说这更像是一张到期的存折吧。这就是一张到期的存折。”波波这样说的时候,显然没有想到这张到期的存折过了许久,还要反问他追讨利息吧。当时,波波撂下狠话,说自己的抽屉里还有很多秘密没讲,当时关爷以“这么多年了,我和别的朋友在一起,聊点什么,做点什么,从来不对波波设防,完全零距离。我的家他可以随时来,我和爱人在不在家他都能来,饿了有得吃,渴了有得喝,困了有得睡,所以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给他盖过多少次被子。而这些年来,他搜集保留了些什么,我也不清楚。”显然,比起波波的软磨硬泡,关爷的手段更加雷霆,7月初,他知晓账目有问题,7月中旬,他便向法院提起了诉讼,不知道这一场大戏的最后,波波会用什么样的抽屉炸弹回击。
  不用怀疑波波手里没有筹码,就连孙徐春也很“看好”这一点,就他所知,关爷心里也很清楚,他这一次上诉是落了下乘的,而且,他也没打算要回那笔钱,因为没有物证,账目又是波波在操作的,除了他和少数的人证以外,关爷几乎没有多大优势。孙徐春的这番言论不难看出,波波如此淡定的应对不是全然没有底气,而孙徐春也显然知道,“他(关爷)告的就是一口气”。但同样地,孙徐春作为“当局者”之一,也不无忧虑:“我就觉得他们分手就分手了,这样告上法庭更加难堪。到时候法庭辩论起来,更多难看的东西要被翻出来,更多事情要说出来了呀。”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在开庭审理的那一天也许就会开诚布公了,波波抽屉里究竟有什么“秘密”届时大约也可以揭晓一二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