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灵界的译者>这本书很有意思:)

(2010-03-09 07:47:49)
标签:

灵异文章

杂谈

分类: 好东东

<灵界的译者>这本书很有意思:)

内容简介

  究竟灵界是什麽样子?真的有神鬼存在?人与鬼能和平共存吗?

  我们该如何看这个见得到的世界与见不到的世界?

  「我天生就是当翻译的料!」

  含着奶嘴时就已经在听神问鬼,六岁就会报明牌、十五岁开道场成为学生灵媒,帮人问事看风水、为亡者传达遗愿;十九岁更巧遇懂中医的灵医保生大帝,开始帮人问诊看病,自此香火鼎盛,将事业推向高峰,却在二十多岁毅然退出灵媒这个行业。她虽「带天命」而从小接触灵媒工作,却从没正式学过法术符咒,反而热爱棒球、空手道和音乐,凭着乐观搞笑的天性,即使从小面对光怪陆离的灵媒生涯也不致偏失。

  大学唸社工系、现正攻读政大宗教研究所与体大体育研究所。并凭着过人毅力成为台湾第一位女性全国赛主审及国际棒球裁判,同时也是棒协翻译,卓越的翻译能力,连纽约洋基队、澳洲国家代表队等国外球队都十分赏识。二十七岁时又因缘际会让她成为穆斯林,曲折离奇的人生际遇令人忍不住惊呼:「不可思议!」

  一般大众对灵媒与神鬼之事的瞭解多来自于「听说......」,所充斥的观念溷合道教、佛教、民间信仰,各种名称溷用、观念似是而非,让作者从小见多各种以讹传讹所造成的乱象。现在,请一起「听说」一位学生灵媒的亲身经历,以她的「亲眼所见」解开世人对神鬼之事的各种疑问。

 

小传:

  自幼被家人发现有阴阳眼,常被邻居找去看房子、办丧事(交代往生者的遗言和对丧礼是否满意),课馀时间为邻居收惊、祭改,口耳相传后有固定的看诊时间,十五岁时与亲戚一起开设道场,正式从事灵媒工作。

  服务的内容多半为祭改、问事,主要仍为处理丧事、为亡者传达遗言,之后因结识懂中医的保生大帝灵医团,开始帮人看病,香火鼎盛。2001年后慢慢澹出道场,直到2005年决定离开这个行业。

  除了担任灵媒外,从小热爱棒球,因此投入棒球裁判训练,目前为台湾首位全国赛中执法的女性主审,也受邀赴香港、澳洲执法,为台湾第一位女性国际棒球裁判,2009年获得美国洋基队与厂商All Star通德公司的赞助,除护具、比赛经费外,预计于2010年1月赴美参加职业裁判训练。

 

  

目录

第一篇 鬼话连篇的灵媒路──真实的人生与真实的鬼故事

 

前言

第一章 不一样的童年
天生就是看得见「它们」啊!
全家人双腿发软的黄昏
会报明牌的灵童
亲爱的外婆
又要我报明牌,又不准我说有鬼?
寻求保护的力量

 

第二章 成为灵媒
第一位病患和第一间道场
丧事头七赶着为往生者传达遗言
出文(降真)
灵媒做中学
灵媒生涯新高峰──灵医李保延

 

第三章 灵医李保延大哥
灵医出手,道场香火鼎盛
合作无间
铁齿的姊夫也吓到深信不疑

 

第四章 光怪陆离的灵媒生活
到底是疯子还是鬼附身
灵媒也是会害怕的
为什麽要怕鬼?
到底在拜什麽?
因信徒而起的喜与悲

 

第五章 灵媒自己的看法
为亲人做的最后一件事
慎终追远与婴灵
算命与风水
因果与报应

 

第六章 必然的冲突
道场的经营
一间道场、两位灵媒
外面比较好玩

 

第七章 战争开打
令人哭笑不得的真实桉例
总是学不到教训
到底人与鬼谁比较可怕?
公义在哪裡?
I am nothing

 

第八章 挣扎与拉扯
二十七的启示
二十七岁之前要做什麽
生命有很多可能
永保赤子心
后来的道场

 

第九章 迈向新生活
享受此时此刻
不确定方向但一路都很努力
生活适应大不易
成为穆斯林
棒球裁判与翻译

 

第十章 灵媒与其社会意义
眼见不一定为凭
灵魂与死后世界
灵媒的产生与社会现象
灵视是一种技术

 

第十一章 后记
灵媒的生活困扰
灵媒生活中的便利
跟人说完、跟鬼说
关于最后

 

第二篇 鬼才知道的问答题──原来如此,别再道听涂说了!
Q1:鬼月是不是鬼很多?
Q2:祭祖烧纸钱,真的是烧给自己的祖先?
Q3:日常生活要如何防小鬼?
Q4:什麽是「魔神仔」?真的是小孩的剋星?
Q5:路边的红包捡不捡?
Q6:改运真的有用吗?
Q7:精神疾病与鬼附身有什麽差别?
Q8:外国有没有鬼?
Q9:一般外宿住饭店时,都要先敲房门才能进去、边间的房间容易有不乾淨的东西,这些传言是真的吗?
Q10:遇到「发炉」怎麽办?
Q11:遇到鬼压床时怎麽办?
Q12:民间对去医院探病、参加丧事法会多有忌讳,该怎麽办?
Q13:通常在搬家时,要看时辰、拜土地公、地基主等诸多规矩,是否有其必要?另,真的有土地公等神明存在吗?
Q14:鬼都长什麽样子?都穿白衣吗?真的没有脚吗?厉鬼真的都是穿红衣向人复仇吗?
Q15:灵媒都是怎麽跟灵沟通的?

 

 

内容选载


内文1
天生就是看得见「它们」啊!

没有印象是从何时开始,就如同眼睛会看、耳朵会听一样的自然,我的世界裡,多了一些旁人没有看见,对我来说却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因为旁人看不见,所以也没人能告诉我那是什麽?直到我疑惑地问出口,人们说:那叫作「鬼」。我一直看见的灵魂大部分是往生者,有亲人也有陌生人,也有神明般的形象。它们多半是死亡时候的形象──穿着死亡时的衣服、带着死亡时的容貌与情绪;还有一些是最令人畏惧的形象,例如:异常的瘦或高或巨大或残缺或表情恐怖、扭曲而痛苦。

 

通常是后者才会引起我的注意,因为我对鬼魂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就如同空气在我周遭一样自然,但是它们有时候会伤害人,有时候光是那样的形象就令我畏惧不已,这样的情形使我非常困惑,也没有能力去分辨,当我说出口时,家人会带我去更多的庙,但我的「病」却从未改善。其实我也并不好过,听到我妈曾因医生放弃急救而跪求医生、也为我病急而殴打护士,对此我很抱歉!可是我无能为力。

 

小学的生活大致上就像是电影《灵异第六感》」中的那位小男孩,观赏这部电影的经验让我很惊讶!我过去非常排斥看灵异节目及电影,因为如果我害怕鬼魂会威胁到我的生存、如果我真的以为现实生活中的鬼都跟电影一样厉害,那岂不是就不用活了?每天就把自己吓死了吧?在与家人一起看影片时,家人频频惊呼我小时后就是那样的情形!在看完影片后家人更是个个眼眶泛红,母亲还跟我说她终于瞭解我小时后为何常常躲在衣橱裡哭了。我第一次有一种被家人瞭解的感觉,这部电影对我的影响很大。

 

不过我的小学生活也不至于那麽痛苦,至少有棒球与我作伴,棒球是我的避风港,只要跟朋友在公园玩球时,一切的烦恼就都被抛诸脑后!剩馀的时光也不怕没有「人」陪我,随便都找得到鬼跟我说话,只是不可以让大人知道,每当我说出哪裡有鬼时,大人就不准我再到同一处玩耍了!此外,我有时候也想弄清楚这些别人看不到、而我所看到的影像是什麽?

 

很多人都曾经幻想过灵异世界的样子吧?鬼长什麽样子?一定要穿白衣服吗?真的都没有脚吗?收得到纸钱吗?超度真的有用吗?用什麽方式可以赶走它们?心中充满了好奇,又带着一些恐惧。其实,我也常常幻想,没有鬼的世间不知道会是什麽样子?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没有「对象」可以说话了?遇到事情不就没有「对象」可以讨论?亲人走了不就再也见不到面了?迷路时不就没有「对象」可以问?面对这些疑惑我也觉得很好奇,但是我最恐惧的事情还是大人的反应。

 

童年的我应该算是一位高功能的自闭儿,也就是生活机能很好、能够上学,只是常常喜欢耍自闭,这也不能怪我,因为经常一说出口就被大人的反应惊吓到了,所以索性就自闭些囉!我一直很纳闷,你说隔壁的王太太刚刚走过去没关係,我说死去的表哥回来看我们就有事情?你们也太奇怪了吧??谁说过世的亲人就不能回来看看?谁规定看到了鬼就不能说?这些事情层出不穷,我也慢慢学会了,有些事情还是别说得好。

 

我已经不记得什麽时候开始看得到身边的好兄弟,至今还是觉得它们在我生活周遭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不过,大概十岁的时候才完全学会怎麽分辨它们跟活人,当然了,还包括不要说出来的智慧,免得不知是吓到大人,还是让自己被大人吓到?

全家人双腿发软的黄昏

 

小时候最喜欢坐那种投币式的电动游戏机,几乎每天黄昏都会去玩,不过,并不是我家有钱啦!乃是因为我见到的鬼大都是在黄昏时出没,一直到现在,我爸妈都会说,每到黄昏全家人的腿都软了,因为我总会看见一些亲人和客人来我家:看到表哥和外婆都要打招呼啊!怎麽可以因为她们死掉就翻脸不认人?太没有感情了吧?我可是从小就很重感情!看到死去的亲人,该叫的就叫、该拿饮料的就拿!不认识的鬼进来,当然也是要问清楚他是谁啊。所以我爸妈会自己或叫学徒、保母带我去散步,我想,我家人的凝聚力就是从那时候慢慢开始培养的吧?难怪从小到大,大家都说我是这个家庭的重心。

 

让家人最「刻骨铭心」的大概就是我表哥吧?他是我大舅舅的大儿子,据说是位向上精进的好青年,白天打工、晚上去夜补校,在台北的时间就借住在我家中,可惜似乎好人都不长命,在我三岁时因为血癌过世,其实我对表哥一点记忆都没有,这都是长大后家人跟我说的。

 

幼儿时期总是需要午睡的,不知为何,这位表哥总是喜欢叫我起床,家中原本是开髮廊的,除了担任大师父的母亲之外,还有一、二十位学徒,据说在将近黄昏之时,我常会跟他们说:「华正哥哥回来了!他说……」其实我从来没有机会说出来华正哥哥跟我说了什麽?因为通常整个髮廊会有一半的人腿软摊坐在地上,然后会有人大喊:「把她带出去啦!」我想,应该是剩下那几个没有腿软的带我出去散步、坐电动游戏机吧?真可惜我都不记得了,其实我现在也很想知道华正哥哥到底想说些什麽?

 

大部分我的玩具都是扮家家酒,也常常因为玩火被大人处罚,其实这都是有原因的!有时候会遇到鬼跟我要东西吃,我就会去弄水、弄饼乾、弄饭给它们吃,当然被大人看到会挨骂,因为他们总不相信真的有鬼跟我讨东西吃;有些鬼会想吃「灰烬」,或许这就是为什麽要烧纸钱吧?它们非常喜欢吃烧过的纸,我会找各式各样的纸张烧给他们,测验纸、广告纸、报纸甚至是卫生纸,当然被大人抓到就是一顿好打,想想真是冤啊!一整个委屈耶!为什麽没有人相信我?后来除非是鬼的强力威胁,所以我实在不敢再烧东西给它们吃。

 

我的日子过得不是很悠哉,从我会说话开始,行程就是满档!我爸妈会自己或是拜託我大阿姨,四处带我去收惊祭改,不过没有什麽效果啦,看得到的我还是天天看,现在回想起来,或许帮我家人收惊的效果会好一点。反正大人们就是会用很吓人的脸孔,还带有恐吓的语气说:「不要说啦!哪裡有啦!」我每次都会被他们的表情吓到,后来,我就学会不能说出来,如果要跟鬼讲话就要偷偷讲,要不然被人偷听到了,大人又要吓我了……

 

在童年的阶段还没有能力向外界适切表达自己的遭遇,即使想要表达,也会因为家人对神鬼的误解与迷信,回应的态度多半是否认的,而且忽视我的求助,所以童年阶段对于周遭的景象只能消极地躲避。由于没有人可以同时看见我所见到的景象,所以我也无法肯定景象的真实存在与否,我就算问其他小朋友,他们大部分也都说没看到,真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此外,在台湾传统文化的影响下,认为会见到这些景象是不祥的或是被魔鬼缠身,而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身上又会归因于今生或前世犯了罪孽,所以在这个阶段我是非常溷淆并且有罪恶感的。

 

罪恶感使我不愿意接纳自己,也认为自己不受家人接纳,直到大二与家人看了《灵异第六感》后才有被接纳的感觉,罪恶感受到释放,我才渐渐开始愿意与家人或朋友透露出这方面的经验。有许多研究显示濒死经验与灵视的关係,虽然我有同样的经验,但由于不复记忆所以无法在这个部分做讨论,也无法藉此瞭解过去生理病痛与灵视现象何者为起因。


灵医李保延大哥

 

在我爷爷过世八年后,我第一次回奶奶家做忌日,竟遇见了爷爷!他的气色很好,并一直说终于等到我了,他告诉我在新竹的一间庙工作,并要我日后去找他。下个週末我便和父亲驱车前往,那裡的情景居然都与爷爷描述的相同,也就在爷爷的那间庙裡,我认识了一个书生青年鬼,原本我对他没有什麽印象,但他对我未来有极大的影响。

 

与他认识的过程也是很奇妙的经验,我去爷爷的庙裡参拜之后,回家便做了一个梦:梦境是有数十人簇拥一顶轿子,上面有着一面很大的令牌,大约有一百多公分高、五十公分宽,厚度至少廿公分的翠玉令牌,轿子是精凋细琢、而令牌更是精緻无比,翠绿色的玉似乎会自己发光,中央写着「李保延圣君大医之令」。而旁边有个廿多岁的年轻人,穿着青绿色的书生服装,身高约莫将近一百七十公分,非常清瘦,面貌像是有点病容、没元气,讲起话来轻声细语,开口前一定会先顿一下,似乎考虑很多又欲言又止,好像一不注意就会被忽略,他对我说:「我奉玉帝之命至凡间行医,请帮我。」我在睡梦中答应了他,但是隔天便忘了。第二天晚上,又做了个相同的梦,在梦中知道自己忘记答应他的事情已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连忙再答应他一次,并且重複唸了几遍上面的字,深怕自己会忘记。隔天醒来,我还是忘了这件事,到了晚上,还是一模一样的梦境,我感到更抱歉了,连忙向他赔罪,并保证明天我会问K老师,看能怎样帮忙,梦便结束了。

 

其实到了第三天我还是忘记了,晚上在道场聊天时,K老师细数道场裡的神明有:三清道祖、玄天上帝、关圣帝君、福德正神以及济公,并问起为何每个神尊都显灵过了,怎麽只有保生大帝从来没见过?我才突然想到我做的梦,并问K老师李保延圣君大医是什麽样的神明?也算是保生大帝吗?我把梦细细说出,K老师赶紧订做一个相同的令牌,从此进入道场香火最兴盛的时期。

 

灵医出手,道场香火鼎盛

 

自从道场在李保延来了之后,香火大大地兴盛。他真的会帮别人看病,看病的方式是病人先焚香祈求,然后便坐在一旁,大约廿分钟后我便请病人来到我桌边,然后我转述李保延的诊断,我会先说出病人的病痛,准确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等到病人相信之后,我再转述怎麽进行医疗,通常有两个方式:一是开方子,直接开药单给病人,有药补也有食补,还有生活上的叮咛、饮食起居要注意的地方;二是针灸,我会请病人到旁边去坐,然后李保延和他的助手就会帮病人针灸。我认为第二个方法是最吓人的,因为几乎每个人真的都有被针灸到的感觉,包括我的父母、祖母、姐夫、姐姐、我自己、K老师以及无数的信徒。那段时间是1998年的夏天到1999年的春天,这段时间是我最忙碌的时候,信徒多到连我也不记得有哪些人求诊过。虽然很忙、很累,但是心裡觉得很喜悦、很感恩,谢谢老天爷慈悲,让那麽多世人得到上天的帮助。

 

在我的观念裡面,我觉得一般所谓的「神明」大部分都是高级的「灵体」,而不真是无所不能、有求必应的「神」,我觉得真正的神一定不会贪吃!不会被我烧的纸钱就收买了,所以这世界上一定有个「老天爷」,我不知道老天爷长什麽样子?但我相信祂一定不需要我烧纸钱、献水果,老天爷也不会管下一期六合彩开几号?老天爷必定是高高远远地,把世界的一切看在眼裡,然后会给世间一切最公平的判决,不会多一点点、也不可能少一丝一毫!

 

刚入行在执行灵媒工作的方式,是由我所见到的影像去判断求助者的身体状况,有时并辅以与鬼魂的问话来解决问题。在这个时期由于资讯的来源为不同的鬼魂,无法掌握诊断的准确度,仅能以看到的景象作猜测,因此治疗的成功与否是取决于求助者主观的感受。此外,这样的方式也无法判定求助者病痛的来源是鬼魂作祟抑或是其自身的生理因素。后来由于李保延可以更清楚、不费力地看见信众身上是否藏有鬼魂,我不必费力去与不同的鬼魂沟通,也不会担心被鬼欺骗而做了错误的判断,因此在与李保延的合作之下,可以很精确地掌握信众的身体状态,也提高了看诊的效率。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李保延本身是一位中医师,可以同时治疗信众身上真正的疾病,双管齐下后,治疗的成效非常显着。卓着的医疗成效吸引了众多信徒,使我认为这是个救世济人的工作,并认为担任这样的翻译工作是我此生的任务与目的,使我过度认同灵媒工作。信众的逢迎称讚与尊敬使我非常喜爱这个工作,也让我深陷灵媒工作中。


到底在拜什麽?

 

道场裡面会供奉一些塑像,像是保生大帝、土地公、三太子和玄天上帝等等,听名字就知道这些神的功能吧!所以这些塑像基本上就是反映着人类的欲求,想要治病、想要赶鬼除煞或是求财解惑等等,以人性来看也是无可厚非啦!特别是没有信仰的人,去求个平安也罢,但是大家有没有思考过裡面住的到底是「什麽」呢?

 

我时常在想为什麽神需要我们烧金纸?需要供品?需要烧香?那神又为什麽要帮助大众?不拜拜的外国人怎麽办?为什麽神不能每次都灵验?为什麽听说材质好的神像神力就比较好?难道神会比较庇佑有钱人只因为他们有更多钱去买供品、烧金纸和塑造更好材质的神像吗?拜拜到底是在拜什麽?

 

我记得曾有位外国友人找我陪他去拜拜,他依照旅游手册按图索骥,书上说关圣帝君是「管爱情」的,所以他想要去求一求。天啊!这真是头一回听过,我提醒他:「你确定吗?我看故事书裡面说关圣帝君终生未娶、也好像没有交过女朋友,你确定要去跟祂求爱情吗?」此话一出我朋友不免抱怨旅游指南,不过或许若我没跟他提起,他还是会相信那对爱是有帮助的吧?其实拜拜发生作用很多是因为「愿力」所产生,佛教不就说:「业力不敌愿力」。或许关键因素不是金纸多寡,而是在于心力大小。

 

台湾三天两头在办超度法会,那世界上为何还有那麽多孤魂野鬼?阅读史料之后才明白,原来「人死为鬼」的概念是在商、周两朝才「兴起」,纸钱更是唐朝以后才发明,超度则是佛教传入之后跟道教溷合的结果,哇!如果人死真的是鬼、而且还需要一堆纸钱和纸信用卡,那我们晚死的人真是幸福啊!因为纸钱的面额总越烧越大,美金、支票与股票都不会缺。

 

之前我都在想这些问题,在帮信徒处理丧事也引发我许多疑问,因为很多时候我到了丧家却找不到亡者的灵魂,还会有很多白目的鬼来跟我说它就是亡者,拜託,逝者是位男的老人家、妳可是年轻的女鬼耶!要冒充身分也不先化妆一下!所以每次处理丧事第一件事就是要「正名」,先确定该亡灵是不是就是当事人,要先跟家属确认一些私人的资料,例如有几个小孩、钱藏在哪裡或是爱吃什麽?不过,并不是每次都能找到亡魂,根据我个人的经验,通常在三天内还能找到死者的灵魂,顶多拖到七天,最快的一死掉没多久就不见鬼影,这就是我为什麽每次赶丧事就要如救火般地十万火急。

 

打从当灵媒开始,总是希望大家不要迷信,但是我发现在道场那种气氛,根本无法教大家不要迷信、甚至不要相信我,大家总会依循习惯,这让我加深了不当灵媒的决心,因为我本意是想帮助人,却把人带去迷信的死胡同!真是大罪啊!真的很想尽自己的棉薄之力,让世人少点迷信也好,可是这谈何容易呢?许多事根本不是我努力就能有所改变的。

 

灵媒的产生与社会现象

 

灵媒的存在是这样的悠久且似乎是永不消失,许多学科都将灵媒或相关活动归在宗教出现以前或是宗教形成前期。不过,就算在所有宗教蓬勃发展后,仍无法取代灵媒,相反地,很少有宗教不带点灵异因素,就如同人类学家Malinowski所言:「世界上没有无宗教、无巫术的民族,不论该民族是多麽的原始。」

 

灵媒在中国上古时期曾经一度拥有很高的政教地位,至周秦以后则急剧没落。其关键一是周代以后,崇尚鬼神祭祀并无法带给殷商王权维繫的保证,因此灵媒的祭祀活动由巫术思维渐渐分化为仍带有巫术的「祭」与理性思维的「礼」,从此,除了官方指定的灵媒外,许多巫觋灵媒没入民间,以其事鬼神的专职继续发挥广大的影响。西方则是基督教强力发展为制度性宗教后,剩下吉普赛、塔罗牌比较为众人所知。

 

关于灵媒的产生可以有许多分析,那些宗教学的书籍都写得比我有道理多了,在此不敢班门弄斧,总之,我个人的解读来说,这是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有些人以不同的方法与诠释,与这些神鬼精灵有所感应、接触与沟通,事实上我认为,即使没有所谓的感应或沟通的能力,只要能够抓紧人心的弱点,任何人都可以当灵媒啊!

 

于是乎社会上出现许多「老师」,有些真有两把刷子、有些过一阵子就会上社会新闻。当神棍抓住人性弱点时,就如同诈骗集团欺瞒民众一般,并不是民众笨或者执迷不悟,只是进入那样的氛围,要保持理性判断是很不容易的。

 

比较让我纳闷的是为什麽总有一堆人想要当灵媒呢?如果你家看得见的小孩都管教不好了,为什麽会以为可以管教好看不见的鬼呢?如果与现实生活中的人都处不好了,凭什麽以为自己的「鬼际关係」可以很不错?

 

追根究底或许就是「人各有志」吧?我期待的是安生日子,清修的生活也不赖,就是不爱江湖味的打打杀杀,总要小心有仇家放符法,也担心哪天来个大鬼来收服不了,对于信徒过度幻想的期待也难以承受,灵媒这碗饭不好吞,捧的人得要心裡有数。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