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霞
李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554
  • 关注人气:5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崇真”与“尚非”——诗反内核再论

(2016-07-15 10:37:30)
分类: 说我

崇真尚非”——诗反内核再论

                          走召

 

朦胧诗,崇高。非非,崇原。知识分子写作,崇灵。民间写作,崇人。下半身,崇下。垃圾派,崇低。崇真,诗人之崇。这是李霞先生中提出的崇真说[1]

  崇真说虽已提出,但其内核是什么,具体该怎样实践,还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当然,就我个人,真,本是诗反理论之反弊反蔽的旨归,即我反复提到的去伪存真、去蔽返真和返朴归真”[2];而李霞先生的一个字,确实提的妙。不错,光提真还不够;还得,不,这个真字,就难以凸显和树立。 

  那么真是什么?垃圾派不真么?事实上,垃圾派很真,真到令人震撼,让绝大多数的诗人和读者,到了不敢正视的程度。诗反写作,绕不过垃圾派、废话诗;正如当初,垃圾派和废话诗的诞生,绕不过下半身和非非主义。这世上没有石头里跳出的孙猴子,任何艺术和事物的产生,总有其渊源和传承。诗反派发起之时,就和垃圾派元老们有过交锋。诗反派的很多成员,认为有要反垃圾,要在诗反写作中,剔除垃圾写作的元素;正如当初垃圾派有人提出要剔除下半身的元素一样。这个剔除,在流派树立之初,确有一定的意义,因为要有方向的标志性和差异性。不过,经过近一年的摸索,我现在的看法是:刻意的剔除将会导致艺术的倒退和狭隘。艺术需要传承和拓展,而不是为了门户之见,把本可越走越宽的路,走进越来越窄的死胡同。 

  我所认为的崇真,就是将路越走越宽意义上的崇真。垃圾派通过崇低而真,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垃圾派的命名和崇低的第一原则,并不能全面地统领崇真的诗写向度。例如,政治社会题材,只有崇低、颠覆、解构的写法吗?当然不是。它还有很多写法。正面出击,喊出正声、正气,也是重要的写法,甚至是当前更为紧缺、更需树立的写法。因此,崇真说的提出,解决了崇低之单一、狭窄的瓶颈。

  反观当前的社会形势和艺术现状,最难做到的,其实是一个真。不管崇高、崇人,还是崇低,只要真,就是禁忌。冲击禁忌,不正是先锋诗写的使命? 

  在中国,说真话难。现在,说真话,似乎越来越难了。历史并非总是前进,有时还是在开倒车。近一年来,诗派发出的诗稿、获奖诗人作品,以及本人的系列理论和评论,屡遭屏蔽和封杀。其实它们写了些啥?不过为这个时代,讲了些真话,动了些真情,作了些艺术的探索罢了。这给后人的惊奇,将不是内容的惊世骇俗,而是,本是一些真实的、本然的、性情的、艺术的东西,在一个号称伟大的新世纪新时代,竟然会遭到如此待见!可见,这世道,崇真,实难。 

  艺术,本来自生存和生活,进而丰饶和提升之;失了真,不是隔靴搔痒,就是自欺欺人;甚至,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很不幸,我们面对的,就是一个普遍失真的时代。政治斗争和商业竞争中,谁真,就是谁傻二愣子;文艺领域,谁真,谁面对社会和生活,真诚地思考,诚实地写作,谁就成了被排斥和打压的另类与“F。下半身、垃圾派面临的是这个现实;现在,我们面对的形势,甚至更为严峻。所以,这一个字,不无悲壮和无奈的意味:当说黑是黑、说白是白就成了敏感“F,我们,也只能尽量地,在有限的空间,去接近它、触碰它、指涉它。

  令人忌讳的真,我首先将之概括为社会之真,以及构成其现状的历史和文化。这个真实,去面对它,反映它,推进它,本是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和应尽的义务。诗人,首先是作为人和公民而生存,写作,本是作为人之生存的一部分;所以,任何人——何况诗人,都应有这个担当和职责;任何的放弃和推卸,放弃和推卸的,不是诗,而是人;人且不人,诗何贵之?所以,诗反派,强调作为人而诗,可以非诗,不能非人。诗,要有人气;人气,首先得说人话,说真话;不然,就是屁话、鬼话、畜话。还有人爱说神话,而我看,成了神的一个都没有,成神不成,成了畜和鬼的倒是不少。

  我将社会之真定位为崇真写作的标志和引领,因为其最关切生存,在这个时代,也最难能可贵;但社会之真,并非真之全部。诗反不是打倒和剔除前人的成果,而是适当地继承和拓展之。面对存在的忧患与多面,诗人们,还可写出性命之真和性情之真。 

 何谓性命之真和性情之真,我在《崇真尚非”——走召诗反综述》[3]一文中有了初步探讨。性命之真,指人的存在之大端:生、老、病、死,与生俱来的生存忧患;性情者,为人性、人情。古人说:但见性情,不睹文字;当今,但见文字,不睹性情,实在太多了;在失真的时代,诗人们已经习惯了用文字、知识和技艺来遮蔽性情,虚矫、做作,不忍卒读。 

 内容上的三真,诗反写作已经内容明确,方向鲜明,但作为艺术,还是远远不够的。艺术之为艺术,尤其作为先锋拓展的艺术,不仅在于表达什么,更在于怎么表达。诗反写作面对垃圾派和语言诗派的丰富资源,在艺术的拓展方面遇到了很大的挑战。对此,我的观点还是:继承之,吸收之,拓展之。对语言诗派的语言优势和垃圾派的各类形式探索,我们应融汇贯通,作出自己的建树。具体方向,我将其概况为非诗为诗

 非诗为诗,近阅垃圾理论,看到诗人赵造也曾提过[4],但未看到更深入的推进;其提法,其实是一种诗学规律的提炼,因为任何先锋诗潮崛起之初,都会被保守势力贬低为非诗,直至其树立起来,才被认为是诗,甚至被推为经典。这对诗人的判断和魄力,是很大的挑战。绝大多数诗人只能在既定的被广泛认可的框架内从事写作,不敢轻涉险境。然而,前人写,你能写,他也能写,你的价值在哪里呢?因此,绝大部分的常规写作者,从诗歌史的意义来说,所做的,都是无用功。这就是先锋的旗帜总是受到推崇和争夺的原因。

 垃圾派和废话诗,在主流诗界,现在都还是非的,所以,其先锋性仍然存在;只是程度渐渐减弱。诗反写作如何反而动之?除了倡导人之为人真之为真的诗核之真,在怎么写的层面,如何非?对此,我们提出了四非:非原创非(反)文体非(反)界域非(反)主流。四非中,前二者,最具实验性,后二者,主要是补充之、丰富之、立体之。

 非原创诗和非(反)文体诗,诗人赵思运作了突出的探索。详见本人《论赵思运的非诗为诗[5]一文。二非的空间和规模都还有待扩展。尤其非(反)文体诗,仅微小说诗一体,就是一个还在深入探索的路子;新闻诗、公文诗、广告诗等,更有广阔的实验空间。非(反)界域的摄影诗、图像诗、行为诗、电影诗、诗音乐等,更是薄弱,每一个方向,要充分树立和拿出经典,还有太远太远的距离。 

  以此而言,诗反之三反:反(弊)、反诗(非诗为诗)、(反主流),其内核,实际可概括为两个词:崇真尚非

 总之,诗反没有止境,永远在路上,说易,行难;非大智、大勇,实不可为、不敢为、为不好。但风险与机遇并存,艺术的尊严和荣耀,最终也会为这些勇于冒险和探索的人所荣膺。

   [1] 李霞:《诗主义》,李霞个人微信公众号。
   [2]“
诗反为老象(张嘉谚)先生20163月提出,《诗反运动纲要》为笔者吸纳诗反同仁意见后执笔。文章数易其稿,目前仍在研讨完善中;相关渊源和论述分别见笔者(署名委鬼走召,即走召):《“F动主义诗学论纲》,201514日《诗歌周刊》第142期;《“F动主义诗学讨论稿之一》,201586日《诗歌周刊》第173期;《“F动主义诗学理论纲领与阐释》,2015927日《诗歌周刊》第179期;《走召“F语录(1—10)》,2016118日《诗歌周刊》第182期等文。
   [3]
该文暂未发表,见走召委鬼走召的博客中国专栏。

   [4]赵造提出了非诗化的具体方法:除了在创作内容上不断开拓外,创作手法上也要大胆引入一些非诗的因素,小说的,戏剧的,散文的,国画的,舞蹈的等等,来丰富诗歌的表现力,从而把旁人认为不是诗的弄成诗 皮旦:垃圾派纪要[第三版],《垃圾派网刊》,地址:http://www.yanruyu.com/jhy/author/46807.shtml 

   [5]走召(署名委鬼走召):在《论赵思运的非诗为诗201658日《诗歌周刊》第210 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