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霞
李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554
  • 关注人气:5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离开了我的身体

(2014-03-05 08:28:25)
标签:

李霞作品

分类: 评论

 

——读刘小云诗集《初恋》

李霞

 

现今诗作,表达方式基本以叙述或叙事为主,刘小云诗集《初恋》以写景为主,景与情与理与趣自然融和,凸现东方美学趣味,为复活诗中禅意,作出了难得的探索。

 

草木之词

 

根和枝叶

两种反向的探寻

向下或向上

 

草木之词》是平凡日常中的非凡发现,表现简单之极,可谓极简主义,只有316字,但内涵意韵的空间无限无尽。更可贵的是,诗自然天成,没有一点做作之态,情理趣意,有如瀑布四周的雾气花香少女甚至彩虹,你说有就有,你说美就美,你说绝就绝,你看不见或没看见说没有就没有,什么也不说也无所谓。说这是一首优秀的现代禅诗也一点不夸张,因为它超然,因为它觉悟,因为它简淡,因为它客观,因为它玄机。遗憾的是在刘小云诗集《初恋》中,此类诗我也只发现这一首。

 

夏夜

 

月色的轻纱掩住水面的动荡

星星跌落成萤

 

蛙鸣上升,夜鸟低低的

我听见翅膀和水草的“呼啦”

 

坐在河边,微微的凉风略带花香

我离开了我的身体

 

乡间小路

 

没有星星

没有月光

乡间的夜多么的黑呀

他走着走着

走失了身体走成了

夜色

 

这两首诗放在一起读,可以互相发现,互相补充,互相延伸。物我两忘,物我合一,物我不分,与天地参,是一种东方哲学与美学的至境,也是禅定的至境,但如何达到或发现此境,谁也说不清说不明。在夏夜,“坐在河边,微微的凉风略带花香∕我离开了我的身体”;在乡间小路,“他走着走着∕走失了身体走成了∕夜色”,这一“离”一“走”,就进入溶入了禅境,但我们去“离”,我们去“走”,绝不会轻易就入禅入定了。这是禅之神妙,更是艺术之神妙。

 

山行随记4

 

秋后的深潭

静得像一面镜子

最终,被一片发黄的落叶

砸碎了

 

静,是禅境必经之路,也是必修之路。然而,一次小小的意外,一次无意的打击,一次躲不开的相遇,就可能改变了这一切。但是,如果你随机一闭目,它也许也就过去如旧了或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禅意是汉诗回家的最好选择,也是汉诗远行的最好选择,因为只有如此,汉诗才能在西化物化俗化肉化的熏染中,脱身而出,独自不败,任意笑傲。

公元6世纪佛走出印度,与中国本土的老庄儒学结合,形成了独特的中国式的佛教——禅宗。它不承认任何的权威偶像,没有教规,也没有圣典,是一种非宗教的宗教。

佛,即觉悟,即智慧。禅,“诸法无我,明心见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对生命境界的提升,是对大自然和神秘宇宙的直觉感应,它用暗示的非逻辑的方式以有限示无限。

传说佛祖释迦牟尼在灵山会上说法,有人呈献了一朵鲜花给他。他便手拈这朵鲜花,看着众人,久久地一语不发。这时众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有摩诃迦叶心有所悟,脸上显现出会心的微笑来。于是,佛祖便将这“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道传给了他。禅,就这样在“拈花微笑”中产生了。同时,诗也再生了。

禅是难言的,无言的,也不是不言的。诗就是禅之言。禅与诗的结合,形成了禅诗。晋代以来一千多年间,谢灵运、陶渊明、白居易、王维、孟浩然、苏轼等历代诗人,都留下了不少传世禅诗。现代禅诗在日本、美国和我国台湾都留下了印痕。

美国著名的垮掉派诗人加里·斯奈德, 在大学期间就翻译中国诗僧寒山子的诗,并在1956年东渡日本,居住十几年,还出家3年,专习禅宗,回国后和他的日本妻子一起隐居于加里福尼亚北部山区。他的诗在“返归自然”的主张下,将禅的精神融进诗中,力图将历史与自然景象容纳到内心,从而使诗歌更接近于事物的本色,以对抗其所处时代的失衡、紊乱及愚昧无知,他以质朴简练的语言和富有智慧的洞察力,在美国当代诗坛上独树一帜。

在台湾,已形成一个写作现代禅诗的诗人群,有不少这方面的诗集和评论出版。洛夫、周梦蝶是代表。中国大陆孔孚、顾城、车前子、大仙、梁健的一些作品表达了对禅的理解和体验;欧阳江河、臧棣、舒婷的一些作品臻于无意为禅而禅意自浓的境界;南北等近年致力于现代禅诗的探讨和写作,并创办了现代禅诗探索论坛,已形成一个新的现代禅诗写作群体。

现今不少才情超凡的诗人,总也挣脱不了世俗、欲望、名利、浮躁的折磨与诱惑,写了大量发泄、虚妄、做作、口水、应景、无聊的文字垃圾,主要原因在于心灵没有净化,更谈不上转化与升华了。

现代禅诗对接母体东方神秘文化,洗涤现代物欲浮躁,开启心智创造美感,实现诗意人生,是汉诗复兴的啼更鸡。

从诗可知,刘小云读了不少古典诗词,在诗中运用了许多古典诗词意象,但古典语境早已远离现代生活,照搬使用导致消化不良,应该提高警惕了。只有像盐化于水,有味无形,溶于一体,才是真正的吸收。

诗人刘小云与我素不相识,马年春节前几天给我电子信箱里发来了他的作品,我读了,有了感悟,有了文字,此缘值得珍惜。

2014-2-12于郑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