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霞
李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412
  • 关注人气:5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吴元成诗歌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11-20 10:18:54)
分类: 评论

2013-11-19在吴元成诗歌研讨会上的发言

 

李霞 :《嚎叫与谈说》《目击》两本诗集,代表了吴元成诗歌写作的高峰。其中的作品,大都写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基本上是口语,借用反讽荒诞等后现代表现手法,抒写了现在都市生活的剧变与尴尬,《老鼠们正过艰难岁月》《天桥》《鸟不语》《方向》等现在读来仍是非常优秀的作品,也正是这些作品奠定了他在全国先锋诗人中的地位。但此后,人们期待的又一个高峰仍没到来。也许元成的写作要进行适当的调整,如在言与志的关系中,要更重视语言的原创性鲜活性单纯性;在主观与客观的关系中,要更注重主观性,多发掘内心的矿藏;在感性与理性的关系中,要更注重直觉的捕捉与灵感的培养。

 

吴元成,网名三脚猫、南水北调、天天本报讯等。大河网、新浪网、新华网、红网等有个人博客,大河诗歌论坛版主。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秘书长。

19621024生于河南省淅川县盛湾镇分水岭村。幼年曾长于湖北省荆门市乡下。1982年由民师考入河南大学汉语言文学系,开始诗歌写作。1986年讴歌屈原的长诗《编钟》获优秀毕业论文。后到郑州从事新闻出版业,现供职河南法制报社。先后有作品入选《1986-1988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河南新文学大系》、《河南文苑英华·诗歌卷》、《青年诗选》、《河南诗歌年选》等。有新闻《长天落霞》入选大学新闻教材,诗歌《让我们去大漠》入选中学生诗歌读本《新诗选读》。出版诗集《嚎叫与谈说》(1986年,中原青年诗丛)、《目击》(1999年,作家出版社)、长诗《人·鬼·神》(2004年,人民日报出版社)、《行走》(2009年,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报告文学与新闻作品选《新闻实践与探索》(2003年,中州古籍出版社)。长篇小说《移民》之部分章节在大河网和《牡丹》发表。有电视剧剧本《西楚霸王》(未拍摄)和电视专题片剧本《中岳嵩山》(合作)、《春胜天下》、《风雅颂》等。

 

倒立世界

不能和你们相比,我没有

走南闯北的福气

只是把别进你虔诚里的

偶像当作玩具并予遗弃

而我也曾见过一些胳膊

举过头顶又放下去,见过一些

哭中的大笑,笑中的哭泣

见过一些腿站得很直

另一些却被迫去寻找土地

见过好多纸帽子绿帽子

在某一个季节风吹来之后

倏然飞去

白日做梦。梦想

一条红带子勒断呼吸

在山峰和云朵调笑的时候

我已泛舟而过

脚踏彼岸。发现

又一条河流

横断今天。而世界

端端正正地

(1985年,原载198610月“两报”大展专号,收入《1986-1988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

 

 

 

老鼠们正过艰难岁月

最近这一段风声很紧

老鼠们正过艰难岁月

脑肥肠满的家伙

快乐得跟猫叫春一样

日子越发没法过了

黑夜布下了可口可乐的陷阱

他们必须立刻行动

要么迁往火星

要么转入地道战

把嫁女的喜事儿

也往后挪挪

1986年,收入诗集《目击》)

 

孔子

孔子最先住在曲阜

家境还是比较穷

后来住在马车里

随弟子们出游

或敬若上宾

也吃过闭门羹

过了几年流浪日子

后来就一直叹气

一边叹气一边在竹板上刻些文字

再后来哪儿也不去了

一直住在儒家里

候着他的学生

(1986年,后载《禅露》2001年秋卷)

 

天桥

它搭在城市的肩膀之上

它就是城市的肩膀

那么多男男女女

在城市的肩上爬来爬去

它对此一无所知

它就是城市的半个嘴巴

电车和的士碾光了嘴里的牙

它有时反胃。上下班时

呕吐出挤挤撞撞的 人流

它对此仍然一无所知

这就是桥,钢筋水泥的两条腿

紧紧地钉死城市

让我们饱受胯下之辱

1988年,收入诗集《目击》)

 

 

 

鸟不语

最先醒来的人不动声色

刚割出的双眼皮微微肿胀

谁能撩开城市的睫毛

床像方方正正的篆刻

菊凋在秋天

雪落在冬季

梧桐高枝上

鸟无语而眠

偶然有东西打在弹性的雾上

浓雾里

扫帚走过街道的声音

从四点持续到六点

(1990年,载于《大河》诗刊1991年期)

杜甫草堂

如果给诗人落实政策

最好先给杜甫同志三室一厅

最早的杜甫同志

最早的茅屋

都为秋风吹得支离破碎

如今铜的杜甫同志依然很瘦

依然忧国忧民

我们胖了吗?多么渴望

瘦如杜甫同志

也好写出让后人感慨系之的诗篇

我们也穿过巴峡穿过巫峡

下过襄阳到过洛阳

但终于不是死在船上

而是床上

1990年,载于《星星》诗刊1991年期)

 

喧嚣的商在大地之上游走

黄沙之下

化石的羊骨坚挺

贝壳演绎成龙

遗址的牌子立在风雨中

真正的商

正虚空于三角公园的方鼎里

 

商不可能逃离宫商角徵羽

高山流水

从汤开始,从河开始

如汤汤的河水渐渐地流逝

渐渐地迷失于时空

 

因为火你成为熵

因为土你成为墒

因为酒你成为觞

因为色你成为殇

(夭折于庄严的事业和浪漫的爱情)

因为刀你为刀所伤

因为刀币你为财富所伤

因为商你为商所伤

你很小的一分子

商成了一个很大的分子

除以更大的商母

或者小于一

或者被除掉

这就是商量的结果

1991年,载于1991年《发现》民刊)

 

方向

方向盘找不到方向

汽车找不到车库

轮胎如UFO飘满白夜

 

道路找不到路基

路基找不到大地

UFO盘旋后飞起

 

碎裂的车窗玻璃遮住了阳光

汽油的暴风雨

浇灌下来

 

仰头看天

脸上深刻车辙

(1996年,收入诗集《目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仿,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仿,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