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霞
李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412
  • 关注人气:5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刀刀衣水试验诗歌片言只语

(2011-05-23 08:18:15)
标签:

李霞诗评

杂谈

分类: 评论

如何将他们的说法排泄掉

——刀刀衣水试验诗歌片言只语

李 霞 

 

0

将他们的说法排泄掉,内心轻盈伟大。——刀刀说。

花暗了。骨头依然新鲜。——衣水说。

1

刀刀的器官主义,衣水的性感写作,已扛起了河南先锋诗歌写作的大旗,在全国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这对自我感觉良好但现代意识和探索精神一直缺失的河南诗坛来说,尤其显得难得和珍贵。

他们的共同点是注重自己的内视力,注重超现实感受,注重前沿性独特性,注重写作观念或方向,注重写作策略,注重表现形式尤其是语言,注重性感意识,注重想象力,注重细节具体现场鲜活,注重直觉体验。

2

刀刀说,“好的诗就是从器官开始,到性感结束的”,衣水说这个话,我觉得很有胆略,是否可以这么说,器官是好诗的内在量场,性感是好诗的外在气场。用眼看,用耳朵听,用鼻子闻,用身触,用心感受,综合所有感官获得的信息,以直接的、通灵的方法成为看到的物体、听到的声音、闻到的气味、触到的质感、感受到的平静与惊喜和悲哀与欢欣。我强调的就是要注重诗歌内部的问题,以及如何进入诗并表达出诗(可以是文字、符号、画面、行为等)。

3

直觉体验,能抓住它并善于运用它,你就拥有了灵感天启,你就走进了内心,走进了艺术,走进了现代,走进了诗歌;反之只能随着目光写作,靠经验、经历、回忆、知识写作。这是所有艺术现代与非现代的分水岭。

不少时候,奇特美妙的语句,不是想象或联想出来的,而是直觉送给我们的。我们要做的,只是把它们记录下来。这样的神来之笔,在他们的作品中随时可见。刀刀的《你的水性》,衣水的《美丽小乳房》,是极好的例证。这两首诗对心理的开掘程度,非一般人所能为,简直就是两篇心理分析报告,同样也是两篇有关男人潜意识的学术论文,且情趣俱佳,诗意电人。

4

他俩的不同点是,刀刀的长诗语言多隐喻象征,语词混沌拥挤;衣水语言多口语,语词显透明鲜活。隐喻与口语,因语言方式的明显不同,也形成了近20年来中国诗歌的两大阵营或两极,即民间写作与知识分子写作,不少场合,两种写作针锋相对,甚至搞得你死我活。他们两人不仅没有明确加入上述一方阵营,而且自拉大旗自己发展,这正是他们追求的自然和随欲。

5

刀刀说,隐喻其实不是我的目的,而且我也不刻意追求这个。我记不清哪个诗人说,诗歌追求的应该是比喻的能力,我觉得这个说法可以成立;诗歌在许多时候,表现出的新鲜感是很多人判断一首好诗的主要标准,这个新鲜感除了素材、形式之外,其中比喻或隐喻的部分承担了很多。但我对那种忌讳莫深的、驴唇不对马嘴的隐喻是反对的,隐喻要鲜活、澄明、巧妙才行。

但我对“隐喻”这个诗歌技巧的使用上,如马永波在《略谈刀刀诗歌的平面化特征》中所言,是“意不在此”,隐喻在我的文本中,大量地充当着坠饰的角色,给读者提供的是歧义、反讽、荒诞的可能,绝对不是为了象征。因为我写作的出发点就是,“不承担伦理、道德、救赎、前进的指向和基座”,在此前提下,比喻和象征是无效的,它只是以无效来对抗而已。

6

衣水说,我和刀刀在写作技术上的分别是非常大的。或许是源于对语言这种工具的不同认识吧。我一直坚持口语化写作,但有时候也出现反复。现在,我越来越注意到“口语”的巨大威力。这使我近来的写作出现疏朗化。因为我以为,口语本身的现场性体现着语言的生命力和涵盖力;口语的直接性体现着语言本身的锐利和力量;口语的想象力会使一切修辞黯然失色。尽管,诗歌就是比喻的说法也有一定的道理,但现代性的诗,越来越不需要比喻了。因为比喻本身的遮蔽性会使表达意图弯曲,从而不能优化地抵达。

7

衣水的魔幻意识和顽童心理非常难得,这也是衣水诗歌的两大杀手,在有关苹果、有关骨头、有关月亮、有关女人、有关火车的作品中都有充分表现。 

如《我在恐惧中玩自己的游戏》,衣水把自己像机器零件一样拆开,分别放到火车的各个车厢里,然后又把它们组装起来,还原本我,这个游戏充满了血腥,恐怖刺激非常,诗意也非常了。

8

刀刀仿佛拿着手术刀和显微镜在写诗,他有不凡的叙述和倾诉能力,器官主义的追求,叫作品不仅注重细节,而且善于抓捕细节,生动传神的细节,是所有艺术的绝活。刀刀还能对细节进行深加工,这也是一种对想象的想象、对挖掘的挖掘。 

《暗恋》表现的是一种心理反映,更是一种生理反映。慢镜头展示的一行行,就是一个个画面,一个个分解动作。这对读者有心理刺激也有视觉刺激,仿佛在看一段有声有色有动的视频。文字静态的艺术有了多媒体的效果,虚实动静互幻互动,诗歌就产生了魔力。

细节追求,使诗歌最大限度具体化。对具体的把握与呈现,是所有艺术对每个艺术家的考验与挑战。因为真实,会让一切虚假的东西无处藏身。

刀刀认为,诗是一种能量,越小的就越大,就像原子、中子、质子,无限小下去,到无内,就会成为无限大,到无外,就贯彻、覆盖我们短暂的、荒谬的一生。这种观点是对细节和具体的深化与升华,非常可贵。

在文本的操作上,刀刀提倡细节处的点睛,要极度细微,像那种微雕的东西;甚至,通灵地进入事物的内部,成为描摹的物体或事件本身,从内发出声音。但这还是表象,他追求的不仅仅是艺术作品的有血有肉有骨,还追求作品内在的精神向度和张力,企图形成“贯彻、覆盖我们短暂的、荒谬的一生”的力量。

9

先锋写作或前沿写作也是试验写作,试验的意义就是给写作带来越来越多的可能性、选择性,避免写作原地踏步或进入死胡同或进入沼泽地,避免人们审美疲劳、新鲜疲劳,试验是一切艺术创新的前夜,所以任何试验写作都应该让人肃然起敬。

10

激情和折腾往往是青春期的寄生虫,热劲过后,排泄过后,平静中的表演才能看清人的真面目。才气遇见思想者的同行才有可能走向大气。

一个写作者其可能性越多,离众人越远,潜力越大,希望也越大。

才二十多岁的诗人,

刀刀和衣水,

他俩,

应该是这样的写作者。

  作品见李霞新浪博客刀刀衣水诗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