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个孩子与四个孩子事隔三年的死亡事件

(2015-06-11 10:03:47)
标签:

杂谈

《五个少儿的生与死》,财新2012年11月26日报道节选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11-23/100464475.html?p0#page2


    “第一个垃圾箱,装有一半垃圾。83岁的拾荒老人孙庆英拣出两个矿泉水瓶。第二个垃圾箱,没什么可挑拣。第三个垃圾箱,盖子是合上的。老人用小锄头打开盖子,一股热气扑面扑来。

  垃圾桶里没有垃圾,却有五个孩子,整齐地躺着,一个抱着一个,“像是睡着了”。孩子们身旁有一些燃烧过的枯木,一个破砂锅,冒出淡蓝色的烟。老人用锄头挨个碰孩子们的小手,没有反应。她大叫,“死了人了!”附近的居民纷纷围了过来。

  有人报了警。法医到来后确认,五名孩子均已死亡。这个绿底白盖的垃圾箱,从孩子们临时的家,变成他们的“棺材”,直接被运走。

  这是11月16日早上8时30分的贵州省毕节市。阴冷的雾气还没有完全散去,五个孩子被发现死在流仓桥街道办事处附近的垃圾箱里。

  事后,警方确认,五个孩子来自距离毕节市区20多公里外的七星关区海子街镇擦枪岩村,他们在垃圾箱内生火导致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11月19日,事发后第三天夜间,毕节市政府公布了五名死亡孩子的具体信息。他们家住七星关区海子街镇擦枪岩村,分别是陶中井(12岁)、陶中红(11岁)、陶中林(13岁)、陶冲(12岁)、陶波(9岁)。

  在百度地图上测量,从垃圾桶到擦枪岩村,直线距离约为20公里。从擦枪岩村到海子街镇,直线距离约为10公里。

  然而擦枪岩村位于大山深处,通往外界的道路狭窄崎岖。财新记者沿着五个孩子出山的路线逆行进山,路上的泥泞没及脚踝。短短10公里,即便是面包车一路颠簸,也需近一个小时。村民们平时出山,多半都是步行,成年人大约需要两小时,才能走到镇上。不少村民一般只有两双鞋,一双水胶鞋,一双解放鞋。只有晴天,才会换上解放鞋。

  这里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旱地多,水田少。联合国的有关机构曾经将这里划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之一。当地村民称,旱地只能用来种玉米,碰到灾年,收成还不够一家的口粮,“家家户户都必须出去打工,不然一定会饿死”。

  财新记者进村时,遇到了陶家的一个儿媳妇。她正在屋外用一个大盆煮猪食,一并拿了些土豆埋在火堆里烤。土豆拌盐巴,就是他们的午饭。

  陶家这五个孩子的父辈共有五兄弟,学历均不超过小学二年级。而孩子们的这一辈,男孩共有12个,加上女孩,一共有20多个,“具体数字我都不清楚”。这个妇女说,大多数孩子都没有上户口,属于“黑户”,“上一个户口要1000块钱,我们上不起”。

  陶中林是老二陶进友的第六个孩子,陶进友夫妻均在家务农;陶中井和陶中红是老四陶学元的儿子,平日里与80岁的祖母同住,而陶学元夫妻目前均在深圳捡垃圾;陶冲和陶波是老五陶元伍的儿子,陶元伍和老婆离婚了,现在也在深圳捡垃圾。陶元伍前妻时不时回村里,给孩子们做饭吃。陶家的老大陶进财,实际上成为这些孩子的监护人.

  陶中林的二姐陶中会今年24岁,刚从打工的地方深圳回来。她打开一间土坯房的房门。这是老二陶进友家的房子,约20平方米,没有窗户,地面凹凸不平。

  靠墙的位置是一张宽约一米二的床,是陶中林的大哥和嫂子的床。靠里的一张床不到一米宽,陶中林和他三岁的侄女平日里就挤在那睡觉。房间里还烧着煤火,用来做饭。“人最多的时候,这个房子里要睡十多个人。只是我们都在外面打工,平日没住这。”陶中会说。她自己没读过书,也不识字,“几个小的都读了书,但都不超过小学三年级”。

  陶中林读到了小学三年级,在陶进友家的几个孩子中,“算是文化程度高的”。陶中会说,父母和孩子们的关系“还可以”,也曾经督促陶中林好好读书,“如果不识字,将来出去打工会吃亏,找不到钱。”这是陶进友教育孩子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老五陶元伍的房子在老二家隔壁,家徒四壁。几乎同样大小的屋子,里面摆着两张床,一张床上铺着一些稻草,没有被褥,另一张床只有木板。家里还摆着一个柜子,此外再无他物。房间里散发着强烈的霉味。陶家人称,陶冲和陶波以前就住这里,“但现在这样子像是很久没住人了,他们住哪里也不清楚”。

  这里是苗寨。村里干部介绍说,全寨95户,其中93户是苗族,共有2000多人。当地人均收入每年不到1500元。陶学元和陶元伍在深圳捡垃圾,每月能挣到1000多元。陶姓是村里的大姓。计划生育政策在这里得不到严格执行,往往一户人家有三四个孩子甚至更多。

  村民告诉财新记者,在这里一定要生儿子。村里没有自来水,要走两里的山路,才有一口水井,去晚了往往就没有水了。“男孩子力气大,女孩子挑不了多少水。”

  村子里的“黑户”女孩子,绝大部分和陶中会一样,没上过学。财新记者见到的那位陶家儿媳妇,也是本村的,“17岁结婚,22岁生孩子,然后就出去打工了。这在我们这里算是很晚的”。村民们介绍,在当地,大部分女人都是18岁就生完孩子,然后出去打工。

   《贵州市流浪儿童问题研究》一文介绍,从“五普”资料推算,毕节地区7岁-16岁少年儿童的数量居全省之首。2000年人口普查0-4岁组和5-9岁组儿童,至今已经成长为8-12岁组和13-17岁组的少年儿童,这正是流浪儿童年龄分布的主要阶段。”


《贵州4名留守儿童疑在家农药中毒身亡,父亲在外打工联系不上》

 摘自2015年6月10日,澎湃新闻报道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40413


    “6月10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9日晚11点半,该区田坎乡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

       10日下午,田坎乡知情村民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中毒身亡的4名儿童,1男3女,是留守在家无大人照顾的四兄妹,9日晚一起喝农药自杀,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才5岁。

       田坎乡村民张仕贵是4名死亡儿童的大爷爷(注:孩子爷爷的哥哥),他对澎湃新闻表示,9日晚11点多,有村民来跟他说,4个孩子在家中自杀了。他赶到现场后,看到4个孩子已经躺在地上,嘴边有呕吐物,旁边有一个空的农药瓶。村民们当即报警,后4个孩子被警方接走。张仕贵不确定当时孩子是否死亡。

       多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4个孩子是一家的,父亲叫张方启,今年正月外出打工,母亲在3年前“被人拐跑”,爷爷奶奶已经过世,外公外婆虽然在世,但是年纪大了,无法照顾孩子,因此4个孩子独自留守在家中。

       据张仕贵介绍,1个月前,4个孩子因为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家里唯一的食物是孩子父亲去年种的玉米。平时,四个孩子将玉米磨成玉米面,不用筛子筛干净,就凑合吃了,“因为太穷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