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粤语真的差点成了国语吗

(2009-08-18 15:26:15)
标签:

粤语

国语

文化

在广东尤其在广府地区,喜欢粤语、关心粤语的人们可能多听说过“粤语差点成为国语”的故事。这个故事比较早地出现在叶曙明的《其实你不懂广东人》一书中:

“在粤语文化圈里,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当年,帝制倾覆,共和初肇,在中华民国国会里,要求奉粤语为中国‘国语’的呼声很高,支持的票数,已然过半。但孙中山逐一去说服粤籍议员,劝他们放弃粤语,改投北京话一票。最后,凭着孙中山的人望,粤语仅以3票之差,败给了北京话。”

后来,叶曙明这本书中的多数章节被转载于网络上。于是,这个故事也随之在社会上流传甚广。除了网友在讨论粤语问题时将之作为“史证”外,学界中相信这一故事的也有人在。比如,从事历史研究的学者易中天,在《大话方言》中对这个故事进行了类似的叙述。

那么,这个故事讲的是真实的历史吗?

如所周知,确定国语是清末民初的一件大事。如果粤语真的差点成了国语,在史书中至少在语言史籍中是不应该被忽略的。甚为可惜的是,叶曙明未对这一故事的来源做任何注明。事实上,关于这个故事,除了只能算得上是文人论道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从学术的角度提及过。而且,据笔者查阅有关史料,在民初国会所讨论的问题中,找不出曾讨论过国语问题的蛛丝马迹。由此可见,这个所谓“粤语差点成为国语”的故事只不过是有人杜撰出来的。

当然,粤语作为国语的候选方言,在民间机构性质的国语研究会的讨论中确曾被提出过。据蔡元培当时的记述,语言学界之所以有人提出粤语,是由于粤语的声调比北方方言多,较好地保存了古汉语诸多成分。不过,在这一类机构的讨论中先后被提出作为国语候选方言的不只粤语,还有河南话、南京话以及汉口话。但是,这些讨论基本上属于清议,甚至还有些意气之争的成分。

事实上,从晚清到民国,人们对于以北京话为基础的北方方言作为国语并不存在多大的争议,存在分歧的主要是在国音标准上面。至于粤语是否具有成为国语的资格,国语运动和国语教育的重要领导人胡适曾说得很清楚:“粤语也有绝妙的《粤讴》,苏州话也有‘苏州白’小说。但这两种方言通行的区域太小,故必不能成为国语。”因此,在胡适看来,粤语成为国语不是差一点点,而是差得太远。

不过,在上个世纪20年代,粤语曾一度成了“准国语”却是有据可查的。

1926年,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二大”上,会议正式语言是粤语而不是当时的国语。在大会上,广东籍代表吴永生提出:“大会中许多广东同志都是不懂各省方言的,本席在代表团时屡经提出要翻译粤语,何香凝同志亦曾说过,但未见实行。现请主席团以后对于各项重要报告及决议,都要翻译粤语。”当天,会议主席邓泽如即请陈其瑗将北方省籍代表于树德等人的报告译成粤语。在此后的会议中,凡“北方人”以国语发言,一律由广东籍代表翻译成粤语。

如果说粤语差点成了国语,这一次倒是勉强可以算得上。但是,这与上述传说的故事无关。而且需要指出的是,粤语的这种辉煌地位也是稍纵即逝。在当月召开的广东全省教育工作会议上,会议代表通过举手表决,议定在下一次会议上将不再允许用粤语正式发言。现在看来,国民党二大时的语言问题其实只是一个特例,这与当时国民党内部的革命正统之争密切相关。很显然,在那个时期的广东,粤语所流行的范围比现在要小得多。

有学者说过这样一句话,“文人可以潇洒,学者必须虔诚。”本来,这只是“粤语文化圈”内流行的一个故事,而不是“粤语研究圈”内的学术论题,本不必太过较真。但饶有兴味的是,这个子虚乌有的“粤语差点成为国语”的故事,经从一、二位学者专家口中说出,它就真的成为史实了。史学家顾颉刚认为,我们所看到的古史其实是后人“层累造史”的结果。依此看来,这应算得上是一个极其精当的例子。

其实,笔者非常喜欢粤语,尤其喜欢听、唱粤语歌曲。从个人的角度来讲,很期望粤语作为岭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长久地保存、流传下去。但是,我们不能为了说明粤语的价值和地位而伪造历史,去传播伪史。因此,笔者提出这个问题,目的只是把真相陈述出来,以免人们被这个杜撰的故事所误导。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