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顾2018年

(2019-01-09 10:36:42)
2018年已经过去,回顾我的2018年,有哪些得失,有哪些值得记忆的事,有哪些值得吸取的教训。
        2018年在我在冷轧设备科长职务第五个年头,相对于我的一些同行,这在新金已算比较长了,也是我11年设备科长最长的一个单位,之前我已经在两个炼钢厂干了6年科长。回顾我的冷轧生涯前两年可谓是最忙的时候,新厂本来事情多一点,再加上要完善设备管理体系,配合新项目开工。整个13后半年-15年,可谓马不停蹄,不过也很充实,思想一刻不得闲。特别15年,我们还开始尝试TPM管理,从刚接触理念到转化成具体实施的方法和流程,花费了太多的心血。设备管理逐渐正向正规和可控,事故率大大降低,这一点在同行里,都算是先进指标。
        16年郝总上任总经理,总体的设备管理理念并没有大的变化,郝总对设备管理方法比较认可。下半年武安遭遇100年难见的大洪水,工厂被淹。全公司同心协力在两个月内完成了清淤,修复的工作,9月份复产。设备科期间组织拆解,修复,回装1000多台电机,三家修复单位,修复回来后,零装错。出具了采购的3千多万备件的技术资料,整理了财产保险理赔的几万张材料和表格。并利用难得的机会将没有检修过的设备,统统检修了一次,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正是通过这次检修发现了许多大的隐患,其中包括大电机。我们这次检修电机找的是本钢机修,检修过程不可谓不仔细,只是未发现转子铜条裂缝(请记住这个,未来两年,不得不频繁检修,最终罚款走人)刚复产15天,S2电机放炮,经哈电拆解检查铜条疲劳断裂。这个故障在发现前不会有一点征兆,原因无外乎是电机功率配置小,长期超负荷生产造成的。电机大修制作需要10个月时间,而我们无法等,只能采取保守方法,将铜条焊接后使用,即使如此,也浪费了1个月时间。就这样,两个月抢险所有的功劳全部被抹杀。最终清泥的生产部门人人分得了奖金,设备部门承担了考核。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小气愤。16年前半年开始,我们开始将连退线改造成镀锌线,最初的郝总的想法是将这条线动起来,最少把折旧费可以挣回来。这期间我,贾主任,小祁负也了很多心血。年终时,项目完成。本来定位就是彩涂基板,销售部门提出用六价铬不行,需要改三价铬(后来我咨询了专家,彩涂板只能用六价铬)由于没有订单,只能改三价铬。终于在17年3月份改完。投产。还是没有订单,后又尝试做家电板。可惜装备不行,无法生产。我影像最深的就是,那无数个彻夜不眠的检修时刻,不容易。想想手下那些兄弟都是好样的。16年太难忘了,特别是救灾的经历,为我曾经成为救灾大军的一员而骄傲。
  17年是我们把连退线又改成了无花线一直到18年投产。这期间花费了我们无数的努力,也对无花线有了更深的了解完全有别于有花线的标准。仅仅是找到合格辊子的供应商,我们就北上,南下跑了三趟。去年这个时候,我正和贾主任,杨海强在衡水催辊子。18年最终生产出了合格的家电板。我们也在又一次的应聘中出局,没什么好说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一下如此。
 18年最大的转折是桂总任总经理。对设备管理提出了新要求。完全的点检制,否定了全员维修制。这对我是一个最大的挑战。
首先在体系未建立起来之前,把产线维修工从8个人改为5个人。一个班长,四个维修。随后成立了机修车间,由我兼任。这对我是很大挑战。原来生产维修都由车间管理,优点是检修,维护可以形成合力,这是几年的经验教训得到的。设备科整体协调,支持。现在设备科兼管机修后就和生产部门两回事,再说什么都有点袒护维修的意思。协调起来,矛盾重重。尽管如此,我们也克服黑困难,在小祁和一帮弟兄的支持下,我们先是组织镀一进行了5次检修,处理了大批问题。即将走 向正规之时,应聘来了,小祁被撤换。二哥接任,一切制度,流程被打回原点,我无能为力。只能选择退出。我不知道的是,我在应聘中也属于被淘汰的,尹总,彦波帮了我,但这都是暂时的。现在想想,我可以从温总的态度中看出来,但是我得承认察言观色不是我的强项。我申请从机修车间退出,领导批准了,本来这也可以是我的一个退路,但我不想,看不到希望,让人厌倦。就算帮二哥一把吧。
18年重大项目很多,基本都是设备科在牵头做,本是责无旁贷。只是问题出在上级,有点不敢担责,请示不是,不请示不是。有点本来职责不在却想插手负责,令出无数口。工作慢慢变成了套路,我想这也许和我应聘结果有关,虽然还在苟延残喘但有心的人已经把你当障碍或都当小丑看待。但我问心无愧,让不让干我都尽了我最大的努力,经我手的项目一没有耽误事,二没有质量问题。进入9月份工作越来越难以开展,无数人已经准备对设备科这块他们认为是鸡大腿而我让为是鸡肋的肉下手。一切从12时结束,老板在现场宣布我被免职,明面理由是大电机又一次被烧(第三次,17年没有拿下我,已经是仁慈,虽然我不认为这是我的责任,相反是我在推进大电机的检修和管理标准化)实则是对冷轧利润没有达到预期的指责。不管怎么说吧,在冷轧5年零一个月后,下课了。
应变不足,进取心丧失,不能完全理解领导的管理,我终于走到了头。
每一次挫折都是这个新阶段的开始,这没有什么。不过是又一个04年,06年,11年,13年。路还长,慢慢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