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歪脖
李歪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43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府河街之星郎桥

(2011-11-29 09:18:39)
标签:

杂谈

有间旅馆对面,就是我楼下的隔壁,是另一家小店。正如爱因斯坦总结的那样: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店主总是要换的。刚开始的时候,是家烧饼店,后来换成卖公仔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公仔”是什么东西,也懒得进去看),再后来换成卖廉价首饰的,最后好像为了方便我抽烟,变成卖杂货的了,那我就时常去那儿买烟了。

有一次下去买了包烟,看天色还亮,就随处走走。小店就在路的拐角,这条路,往西过有间旅馆、裱画店、兰州拉面店和新奇眼镜店,连上一座小石桥,横跨府河,两头搭着解放路和步行街。往东呢,撞在一栋旧的公寓楼上,便折而往北,进入一个小区。我在旧公寓楼的墙壁上看见一块牌子,上面写有“星郎桥区”字样。原来这个小区叫星郎桥区,那么,那座小石桥大约就叫星郎桥了。听上去,背后似乎有个传说,多半还跟才子佳人升官发财有关。我刚到绍兴的头两个月,他们让我住在军分区招待所,那儿叫铁甲营;隔着一个街区的另一条路叫香粉弄。我时常买早点的一条街,叫司狱使前街,听着叫人头皮发麻。在绍兴,好像每一寸土都有个传说。当然还有人民路、胜利路、解放路之类的,也很历史,只是不堪回首罢了。

桥头树着顶遮阳伞,伞下支口油锅,老陆守着油锅卖油炸臭豆腐。那些臭豆腐看上去一块块垂头丧气,一锅油也是酱油色的。老陆四十多岁或者五十多岁或者六十多岁,方脸圆鼻,淡眉细眼,神态严厉而又腼腆。他的老母亲总是穿着花睡衣坐在旁边一张破败的藤椅上,偶尔也帮忙递给他一串臭豆腐。生意不是很好。我买过一串,什么味道也吃不出来。老陆用权威的口气说,这座桥就叫星郎桥,往北还有一座桥,叫大庆桥。老陆从他父亲辈起,在这儿住了七十年了,可信。豆腐在酱油里翻滚,没有香味,给人的感觉是,油的香味早已被豆腐榨干,而豆腐的香味又早已被油榨干。

星郎桥,是我每次失忆的终点。就跟大多数人一样,酒醒后会忘掉一些事。我总是忘记自己怎么出的酒馆,怎么回到府河街。只记得自己从星郎桥走过,夜色里掺杂着府河泛起的波光,而之前是朋友开车送回来的还是打的回来的,都忘掉了。接着倒头便睡,直到鸟和狗把我叫醒,再使劲回忆头天晚上的事。于是,记忆像个游手好闲的笨小孩,顺着来路往回走,走出房门,走下堆满杂物的楼道,走过花棚,走过老张家的鸟笼,走过油炸臭豆腐摊,停在星郎桥上,东张西望迷失了方向。我只好招呼小孩回来,把他提溜回头天下午,让他从单位出来,坐上车,来到酒馆。一群人觥筹交错吆五喝六再来一瓶。不知不觉那小孩又迷失了。酒馆和星郎桥的之间的距离我是怎么关山飞度的,终究没想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怀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怀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