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歪脖
李歪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43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府河街之《霍乱时期的爱情》

(2011-08-26 11:13:15)
标签:

杂谈

看完电影,想起楼下的鸟。

电影一开始,屏幕下方打出一行简体汉字:“此中文字幕献给伟大的加西亚·马尔克斯”。网上有一帮令人尊敬的中西方文化传播者兼销赃犯,用字幕的方式,将大量外国影片介绍给中国观众。这些优秀片子你在正规渠道是看不到的,因为祖国不允许。嗯,不管你承认不承认。那帮义务销赃犯对马尔克斯的尊崇深合我意,而他们干得最出色的地方,就是用字幕代替了对白。将中文字幕献给马尔克斯,更令我肃然起敬。

然后是乌尔比诺大夫的那只举世闻名的鹦鹉,站在几枚南美洲宽大的树叶后面,圆眼睛贼溜溜地盯着你。乌尔比诺大夫爬上梯子,想把它抓下来。女仆在阳台上用西班牙语朝他喊:“快下来,你会摔死的!”这个乌鸦嘴!大夫果然摔下梯子,死掉了。

在府河街,那些盗版电影时不时把我拖到后半夜,早上醒来就成为一件艰难的事,除非有鸟叫。我还是走运的,每天早晨都有鸟和狗的叫声把我唤醒。

我的对门是另一个天井,四周全是花店,中间夹了个宠物医院,狗叫来自那儿的病人。也有健康狗在天井里行走,大大小小黑黄白花,兴之所致就叫两声。这个跟人是一样的,高兴了哼几句,哼得好的成了明星,哼得不怎么样的可以去卡拉OK。鸟叫则来自楼下。我的楼下是个茶叶店,店主姓张。老张在茶叶店后门的雨蓬下挂了两个鸟笼,分头关着一大一小两匹鸟。小的那匹长得像麻雀,我也懒得问,就把它当麻雀了。大的哪匹我问过老张,他说是“聊哥”,或者是“鹩哥”,反正就这两个音,具体哪两个字,我也懒得问。即便问清楚了,也不能改变我在鸟类学方面的白痴兼中共党员状态。每次从老张的后门经过,都感到这头“绅士一般具有种种高贵美德”的扁毛畜牲会用西班牙语、法语和拉丁语轮番冲我大声嚷道:

“自由党万岁,扯蛋的自由党万岁!”

    可惜这个牛逼的细节电影没有反映。再忠实于原著的电影,也无法走遍长篇小说的各个“房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