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歪脖
李歪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49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府河街之有间旅馆

(2011-08-03 16:12:24)
标签:

杂谈

鲁迅在《野草·秋夜》里提到他家后院,说“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另一株也是枣树”,挺捉弄人的。我住的这个地方,窗外有间旅馆,名字也叫“有间旅馆”。每次探头向外,就会看见这四个斗大的红字,让我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猜想旅馆老板的名字会不会就叫“有间”。我有个朋友,他爹给他取名叫“有权”;但谁会取“有间”这样的名字呢?“无间”倒是有的,《无间道》什么的。可是如果取名叫“无间旅馆”,就不用做生意了。

也说不定哦,没准生意更好了呢。

有间旅馆跟我的窗户就隔了一条街,如果没有窗帘,我都能看见这家旅馆二楼客房里的家俱。把我们隔开的这条街又小又短,东头通向一个住宅小区,西头就是连接解放路的小石桥。所以,小街其实也就是夹在两幢房子间的一个两头开放的天井。有间旅馆占据了对面那幢房子最里边的一个门面,另外还有三家,一家是书画装裱店,另一家是兰州拉面店。还有一家是眼镜店,取了个名字叫“新奇”。可不是嘛,戴了他家的眼镜,肯定看什么都新奇。

旅馆、字画店、拉面店和眼镜店,挤在一起,蛮搭的,或者说怎么看都和谐,都代表了并且满足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想想,你如此幸运地生在中国,除了这些,你还需要什么呢?至少对我来说,那个眼镜店就很奢侈,我都不好意思跟它做邻居。

时常有背包客来有间旅馆投宿,一个个打扮得跟高贵的流浪汉似的。街灯亮起来后,“天井”里会支起吃饭桌子,有时候一桌,有时候两桌,我也分不清哪些人在吃,看上去既有背包客也有老板的家人。放在桌子正中央的,通常是一大盆酸菜鱼之类的炖菜,四周众星拱月般散放几盘小菜。解放路上的汽车声稀少下来后,字画店和眼镜店打烊了,有间旅馆和兰州拉面店还开着。旅馆是通宵服务,兰州拉面店则到十点后也关门了。我睡得比较早,拉面店关门时,我差不多已经睡着了,却依稀还能听见卷闸门拉下的巨大声响。这是新一轮狂欢的序曲,预告有间旅馆门前的第二轮吃喝——夜宵隆重开幕。他们说话的声音在我垂死的梦中就像海潮,平静、喧哗,再平静、再喧哗,周而复始。随着黑夜向更黑处进发,他们的话语也变得更为响亮和清晰。我记不住他们谈话的内容,但记住了他们的声音,仿佛一枚不锈钢钥匙掉在空旷大厅的大理石地面上,变成一串串水珠,不厌其烦地飞溅在我的大脑皮层上。我一点也不觉得烦。我有大把大把的睡眠时间:十点钟入睡,一直可以睡到第二天早晨七点半,九个多小时呢。我巴不得他们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梦中拉回来。我实在不需要那么多的睡眠。

    没把我吵醒的是那些夜行客,黑衣短靠,胸怀利刃;行动敏捷,目光如炬。他们像猫一样弓着背从房顶和墙角掠过,衣襟带起的微风中透出些许低调的人文情怀,犹如茉莉花香,在暗夜里芬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