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叶斌
黄叶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636
  • 关注人气:5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首温馨动人的亲情赞歌

(2011-04-25 16:17:45)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学评论

一首温馨动人的亲情赞歌一首温馨动人的亲情赞歌

——简评董玉洁小小说《我想你们》



 亲情、爱情和友情,是人类精神生活的主体,也是文学作品的永恒主题。董玉洁的小小说《我想你们》,就是一首耐人寻味的亲情赞歌。

 这篇小小说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一位在城里读书的少年因“惦记”爹妈,冒着风雨连夜赶往40多里外的家中,从而引起了母子之间的情感冲突。回家的理由是“我想你们”,而回家的起因却来源于四个方面:爹妈的交待——学会惦记人;三叔的提醒一抽空回去看爹妈一眼;班主任的教诲——人,应该懂得以某种方式表达对亲人的感情;小说的煽动——一名俄罗斯少年冒雨夜行30俄里回家看父母。尽管在回家途中的遐想是那么激动人心,相信因“我”的到来爹妈一定会“幸福得手足无措的”,可到家的意外场景,却形象生动地表达出了两代人之间的情感冲突——既是甜蜜的,也是“酸溜溜的”;既是幸福的,也是担心害怕的。由此,我们看到了描写人类情感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的统一。作者以白描手法,通过母亲先后六次询问“出啥事啦”,将父母的担忧、惊恐、猜疑、惶惑和不解立体地凸现于读者面前,将舐犊之情的神圣母爱艺术地再现,令人在感染、感动之余陷入深思和回味之中。

《我想你们》一文以三个矛盾冲突来构思小说框架,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一是思想动机与表现方式的矛盾。作品主人公“我”想学会惦记人,这种朴素的思想情感是无可厚非的,也是应该大力倡导的。但是,“我”选择的表达方式却有悖常理——在风雨交加的夜晚以“浑身湿透”的面貌出现在父母面前,仅能以“我想你们”的理由而让父辈信服吗?!二是主观想像与事态发展的矛盾。“我”认为从城里回乡下一趟,定会使“爹妈狠狠地幸福上一顿”,可是结局却适得其反——见到“我”时,爹妈没有常理中的激动欣喜,而是“满脸满眼的惊恐”,“嗓子眼儿发颤”的问话,以及爹雨夜去学校探问情况的举动。这种主观意愿与客观效果的矛盾,实质上是以亲情的牵挂为表现,反映出传统文化理念与现代思想意识之间的一种碰撞、交融和沟通。三是后生孝心与父辈爱心的矛盾。以回家看看体现孝心,以担心关切表达爱心,这是亲情交响乐中最温馨动人的乐章。但小说中“我”的孝心不仅不被父母所理解所接受,反而使父辈的爱心以更沉重更深刻的形式展示——在惊恐中接纳儿子进门,在担忧中追问儿子回家的理由,在不眠之夜中给一家人增添身心负担和精神压力。这是一种痛苦的快乐,还是一种幸福的忧伤?!

 

总之,《我想你们》一文以娓娓而谈的叙述集中揭示了人间亲情的社会主题,以不落俗套的构思,巧妙表达了作者人文关怀的理念,以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的情节,给读者以品味、联想和思索的魅力。难怪这篇小说已被全国十余种报刊登载或转载,我们希望能读到更多类似的精品佳作。

 

【附】

 

                                                  我 想 你 们

                                                                                          董玉洁

    下了晚自习,我独自躺在寝室里读小说。是这本小说催发了今晚的一切。
    当初离家门时爹妈就交代:到城里读书,也学点惦记。你这孩子,打小就不晓得惦记人。三叔把我送进这所中学时也提醒:抽空回去看你爹妈一眼,两老不容易呢。今天课堂上班主任又讲:人,应该懂得以某种方式表达对亲人的感情。我手头这本小说也正讲述着这样一则故事:一名俄罗斯少年只身骑匹枣红矮马冒雨夜行三十俄里回家,仅仅为了对父母说一句“我爱你们”,父母幸福得快晕过去了。
    我的心像上足了劲的发条,激动得微微发颤:何不也把爹妈狠狠地幸福上一顿呢?我可不是那种只想不做的人。我从床上跳起来推上自行车就往四十多里外的家里奔。
    风呼啦呼啦地拨打着树枝。天上乌云怒走,月亮明明灭灭恍恍惚惚。最好来场倾盆大雨吧,这样更显出我的心情,老师说这叫反衬。不一会儿,一场不小的雨应召而来。股股雨水顺着脸颊淌到下巴尖儿上汇成一挂小水链儿往地上牵。不时一个极亮的闪,像城里的电焊,照亮了一簇簇披发劲舞的树,但没有雷,真是再好不过了。
    回到家里啥也不说,就一句:“我想你们、惦记你们!”可不能说“我爱你们”,那不符合国情,太难以出口了,爹妈也不习惯。当爹妈明白我是如此地惦记他们时,他们会激动得一副什么样的神情呢? 他们会用什么样的眼神来打量他们这长大了、学会了惦记人的儿子呢?他们会幸福得手足无措的,妈只会拿手在围裙上的那块灰补丁上蹭来蹭去。
    在雨中跋涉了三个多小时,终于站在了村头。有段泥泞路,骑不过去,我便扛着车往前蹚。稀泥柔柔的、润润的在脚底蠕动,一下就涨满了脚丫儿,围住了腿肚儿。
    小村里没有一星灯火,人们早已沉入梦乡。一个闪,明晃晃地望见几处低矮的屋子默默地卧在雨中山坡上,像是被谁随手遗忘在那儿的。
    但我,惦记着你们。
    站在家门口,雨水掺和着汗水,我早已浑身透湿。
    敲门时,我的手有些抖。
    爹妈警惕地问:“谁?谁?”
    “我!”
    “出事啦!”妈嗓子眼儿发颤,“栓子,出啥事啦?”
    听得见磕磕碰碰摸火柴的声音。
    从门缝里我瞅见两位老人连外套都顾不上披便赳起身,妈举着铁盒掰成的油灯,爹手忙脚乱地拨门闩。
    “出事啦?出啥事啦?”妈连声急问,满脸满眼的惊恐。
    “没、没啥事,回来、我……想……看看你们。”想好的话临出口又变了。
    “没啥事?看我们?没啥事这么大雨深更半夜你大老远赶回来?我们有啥好看的?到底出啥事啦?”妈摸了摸我的额头,又抹了把我脸上的水。
    爹蹙着眉,不言语,使劲地瞅我的眼睛,想瞅出个名堂来。
    “真的,真的没啥事。”
    爹从门后摸过一条干毛巾递给妈,妈将毛巾递给我:“深更半夜的、一个人骑自行车、好几十里山路、那么大的雨……”爹妈都不会骑车,总担心两个轮子站不住。
    妈忙着给我找干衣服,接着又给我煎了几个荷包蛋。
    妈瞅着我吃鸡蛋,凑过来悄悄地说:“是不是又在学校里惹祸啦?有啥事跟妈说,妈不跟你爹说,妈晓得你爹脾气不好,妈不跟他说。”
    “妈,真的啥事也没。”我咬着鸡蛋,嘴里涨满了暖暖的蛋黄。
    收拾完了,我在床上躺下。迷迷糊糊刚要入梦,妈推开了房门:“栓子,到底出啥事啦?你照直里说,你爹说他不骂你!”
    “妈,没事,真的啥事也没有,就想回来看看你们。”
    妈退出去,掩上门。两老又嘀咕了好一阵。
    躺在床上,我开始觉得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第二天清晨,雨仍下得很大。我打定主意,起床第一句话就对他们说:“我在城里想你们!”
    可起了床,没见着爹。问妈,妈说:“你爹夜里就走了,去你们学校看到底出了啥事。你这孩子,有事也不说!”
    此时,我已无话可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