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湖少主v
东湖少主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57,094
  • 关注人气:8,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操为何不把刘表放在眼里?

(2018-12-29 07:42:28)
标签:

刘表

刘备

曹操

郭嘉

三国

分类: 凹凸三国

    在《三国演义》中,荆州刘表号称“江夏八俊”之一。但就是这么一个远近闻名的人物,后来却得了一个“坐谈客”的称谓。

    当年,曹操与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时候,刘备就曾提起过刘表,说什么“名称‘八俊’,威震九州”之类的。对此,曹操没有片刻犹豫,直接一句“酒色之辈,算不得英雄”就将刘表给打发了,搞得刘备无所适从,紧张万分。

    后来,曹操与袁绍决战于官渡,因怕刘表乘虚进攻许昌,故而不敢轻举妄动。不料谋士郭嘉却说,刘表充其量就是一个“坐谈客”而已,不值得忧虑。

    英雄所见略同。对刘表的这些评价,刘备分明还是印象深刻,也是心头默许的,而真正让刘备有切身体会的,无疑还是后来到了刘表身边之后。或许就是病来乱投医,尽管刘备也知道刘表算不上真正的英雄,但出于对前途命运的考虑,最终还是投奔到了刘表的帐下。本想借助刘表的力量东山再起,成就大业,不料与刘表接触下来,却让刘备越来越感到悲观,越来越感到失望。无奈之下,只好另起炉灶,转战江南。那么,刘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才对刘表产生怀疑和失望的呢?我想主要还是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偏听“枕边风”。要说刘备刚到荆州的时候,刘表还是非常看重这位同宗兄弟的。当然,见刘表“待之甚厚”,刘备也十分高兴,很想帮助这位本家哥哥出把力,既可展示自己的才能,又能借鸡生蛋,实现抱负。因此,当听说江夏张虎、陈生图谋造反时,刘备自告奋勇,立即带领刘关张等手下前去平叛。尽管刘表初时“大惊失色”,但张虎、陈生终究碌碌之辈,叛乱很快就平息了。经此一战,大显身手,刘表对刘备更是刮目相看,依赖有加。时间长了,就对刘备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张鲁、孙权皆足以为虑。”也是刘备初来乍到,建功心切,听刘表说完,当即表示,只要派关、张、赵三员大将分头据守,可保万无一失。起初刘表很高兴,觉得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不料此举却引起了刘表妻弟蔡瑁的警觉,于是蔡瑁对姐姐蔡夫人说:“备为人忘恩失义,不可同守荆州。”蔡夫人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就赶紧在刘表耳边吹起了“枕边风”。开始的时候刘表还不以为然,但架不住蔡夫人日夜香风不断,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搞得刘表也没了主张,且“已狐疑”。从来世上最怕疑心,一旦心存疑虑,行为做事也就不那么自然,不那么洒脱了。要说这时,刘备也只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能力而已,并没有占据荆州的野心。但刘表的“狐疑”,却让寄人篱下的刘备感到了很大的压力,行为做事也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对刘表自然也就不再像以前那样坦诚相待、袒露胸襟了。后果当然就是:互不信任,互相猜忌。而刘表,也因为自己的偏听偏信和胸无定见,无形之中在身边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曹操为何不把刘表放在眼里?

    二是深信“世俗说”。要说刘表对刘备表现出来的疑虑尚属于自然反应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足以见得刘表的愚昧无知了。却说有一天,刘表偶然见刘备骑了一匹宝马,一问才知道,此马原是叛军张虎的坐骑,见此马雄健,刘表就想据为己有。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不好明说,于是就对着宝马连连称赞,问来问去。刘备当然知道刘表的心思,就当即把这匹马送给了刘表。但就在刘表骑马返回城中的时候,正好碰到手下蒯越,蒯越说:“此马眼下有泪槽,额边生白点,名为‘的卢马’也,骑则妨主。张虎为此马而亡,主公不可乘之。”刘表一听,浑身顿时不自在起来。第二天,就找了个理由把马还给了刘备。不仅如此,还让刘备离开荆州,到新野县驻扎。且不说蒯越是不是真的善于相马,即便是真会相马,仅仅因为张虎曾经骑过就说是妨主,显然是有些妄自推断、盲目联系了。照此说法,赤兔马最早属董卓,后来赐吕布,最后归关羽,岂不也都妨主了吗。如此一来,天下哪里还会有宝马可寻呢。对此,刘备表现得可圈可点,相当理智。当刘备骑着退回来的马出城的时候,刘表幕宾伊籍同样说了这样的话。刘备一听此言,立即答道:“凡人居世,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岂有因一马而能妨吾哉!”同样的一匹马,在不同的人眼中竟然有着不一样的观点,可见刘备和刘表的天壤之别。对于刘备的这番话,伊籍也是“服其高论”。事实证明,胜败祸福在于人的谋划,在于人的智慧,一匹马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由此可见,刘表不仅目光短浅,而且还有很深的世俗观念。

    三是偏安“一隅地”。刘表迷信且耳根软,在后来的日子里表现得更为透彻,或许是天性使然,怕老婆的毛病总也改变不了,最终断送了开创的基业。与其说这些事情反映了刘表的本来性情,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更是让人费解了。按说,当时天下大乱,各路诸侯都在扩展地盘,壮大实力。江东孙权虎视眈眈,张鲁在侧觊觎荆州,曹操连年北伐,横扫一方。对于这种局面,作为兵家必争之地的荆州显然是很危险的。但刘表此时既没有向外扩张的打算,也没有行之有效的防御办法,醉生梦死,哀叹连连。当曹操北征无暇南顾的时候,刘备从新野匆匆赶往荆州向刘表建议:“方今曹操尽起中国之兵北伐,许昌空虚,若以荆、襄之众,一举袭之,大事可就也。”要说刘备的提议还是有其道理的,尽管不一定如刘备所说的“大事可就”,至少牵制曹操,给以沉重打击并不是没有可能。但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刘表却说:“吾坐据九州足矣,安可别图!”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曹操平定北方回到许昌的时候,已经“日渐强盛”,并对荆州有了“吞并之心”。至此,刘表才如梦方醒,表现出了极大的悔意:“昔日不听君言,故失此大机会。”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既然战机已失,就应该吸取教训,及时补救,有所作为。反观刘表,除了唉声叹气,并没有任何的行动和改变。这就导致后来曹操大军一到,儿子刘琮迅疾献城投降,荆襄九郡尽归曹操。对此,刘表应付完全责任。

    四是临机“无决断”。要说刘表的无决断丧失了奔袭许昌的大好机会,对于内部的政治斗争同样表现出了难以置信的优柔寡断。其实,刘表除了要面对曹操的吞并企图之外,还要面对两大潜在的危险,这两大危险:一个是蔡氏姐弟的日益专权。刘表也知道蔡氏“皆掌军务,后必生乱。”对此刘表虽然忧虑,却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求助于刘备这个外人,可见刘表当时情势之危急,性情之懦弱。刘备倒是不客气,对刘表说:“若忧蔡氏权重,可徐徐而削之。”对此,刘表听完也就完了,并没有实际的行动,以至于后来长子刘琦被迫逃亡江夏,大权尽归蔡氏一族。刘表的另一个危险也很现实,那就是自己视若兄弟的刘备。本来在蔡氏姐弟的挑拨下,刘表已经对刘备产生了怀疑,也将刘备从荆州派到了新野,目的就是远离中心,防止出现问题。但刘表是个没主意的人,家里的事总也处理不好,因此隔三差五就要请刘备来替自己想想办法。有一次两人一起喝酒,刘表见刘备有些悲伤,出于安慰,就问起了当年青梅煮酒论英雄的事来,说:“操虽有四十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犹不敢在吾弟之先,何足虑也?”也是刘备瞧不起刘表,竟然乘着酒兴脱口而出:“备若有基本,何虑天下碌碌之辈耳!”此言一出,枭雄本色展露无遗,刘表不禁大惊失色。即便如此,刘表还是下不了除掉刘备的决心,当蔡瑁点起兵将要往新野擒刘备时,刘表沉默半天,说了一句“容别图之”,就再也没有下文了。后来,蔡瑁一再要杀刘备,都被刘备侥幸躲过。之所以不能成功,很大的原因就是刘表犹疑不决导致的。

    有此荆州之主,命运可想而知。即便曹操不来,荆州早晚也属他人。或刘备,或孙权,或张鲁,不一而论,只不过这些人的势力尚不足以与曹操抗衡,才让刘表有了片刻的喘息之机。但随着曹操平定北方,势力不断壮大,南征也就势在必行了。果然,曹军挥师南下,直逼荆州。最终,刘表病亡,刘琮开城投降,荆州轻易落于曹操之手。

    刘表的悲剧就在于,尚清谈,轻行动。坐拥荆襄九郡,却没有乾纲独断的气魄,内养其忧,外积其患,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虽兵精粮足又有什么用处呢?(2013年5月5日——5月7日写于山东枣庄。2018年12月29日整理)特别声明:本博为新浪网站注册博客,除新浪站内署名转载之外,其他纸质媒体或商业网站未经许可,一律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