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湖少主v
东湖少主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57,094
  • 关注人气:8,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大清极品皇后的情色艳事

(2013-12-20 09:53:12)
标签:

皇太极

洪承畴

美人计

巫山云雨

历史文化

分类: 穿堂风

    1636年,皇太极在沈阳称帝,建立了大清国。

    此时此刻,明朝军队一面与农民起义军苦战,一面在东北与清军周旋。明崇祯十四年,清兵攻打锦州,前方告危,明朝廷派蓟辽总督洪承畴率十三万人前去支援。面对强大的敌人,洪承畴采取了步步为营的策略,最终大败清军。但不久,洪承畴战略方针就受到了朝臣们的一再非议,到最后连崇祯皇帝也坐不住了。于是,洪承畴被迫改变作战方针,由稳扎稳打变主动出击,最后与清军硬拼,结果兵败被俘。

    要说这洪承畴原是中原才士,不仅文武兼备,而且对中国形势和风俗掌故更是了然于胸、十分清楚。这样一个具有深远影响的代表性人物,皇太极当然不会轻易错过。却说皇太极,虽然已经建立了大清国,却早就有吞并中原、一统华夏的雄心。但清兵久居关外,对中原的风俗人情不甚了解,因此给进军中原带来了很大的障碍。于是,皇太极就想利用洪承畴的特殊地位做通往中原的“开路先锋”。有了这样的想法,皇太极便派出说客前去劝降。

    洪承畴本是耿介名士,深明大义,面对劝降的来使,洪承畴始终不为所动。为了表达誓死效忠大明王朝的决心,洪承畴最后竟然以绝食明志。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珍惜。皇太极见洪承畴忠义可嘉,誓死不降,就越是想争取到他。于是特下手谕,凡是能说服洪承畴归降者定受重赏。结果,告示发出去很久,却没有一个人能劝说成功。就在无计可施的时候,这时洪承畴身边的一个唤作金升的随从主动向皇太极献计,说我家主人赋性耿直,越是相逼,他就越是强硬刚烈。但主人有一个爱好,那就是特别喜欢女人,如果用美人相劝,或许可以成功。

    最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皇太极一听大喜,只要有爱好就不难,于是下令全国,多方搜罗绝色美女。结果到最后,美女倒是进献了不少,可没有一个能让洪承畴为之动心的。洪承畴依然是绝食等死,搞得皇太极非常尬尴。但皇太极还是心有不甘,再三思考究竟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这天,皇太极像往常一样回宫休息,皇后博尔济吉特氏见皇太极无精打采的样子很是奇怪,就问道:“国主打败明朝军队,中外震惊,为何反而长吁短叹起来呢。”

    皇太极(太宗)此时正在烦恼,见皇后相问,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女流,哪里知道国家大事。”皇后也不生气,“是不是中原还未征服呢?”皇太极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你真是聪明,一下便说中了我的心事。只是要征服中原,必须要明朝将领洪承畴为前驱。无奈此人心似铁石,什么办法都用了,就是不肯投降。”

    “怎么,还有这样的傻瓜?”皇后说,“威逼不来,就以利诱,实在不行就用美色诱惑,这世上哪有油盐不进的人呢。”太宗一听连忙摇头:“难难难!什么办法都用过了,他却越来越强硬。就算是用美人计都不行,他根本就看不上我国的美女。”

    皇后一听这话,顿时有些意外。皱着眉沉思了好一会,突然两颊泛起晕红,并频频以眼角示意太宗,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太宗一见皇后面带桃花,欲言又止,就疑惑的问:“难道爱卿有什么奇谋吗?”见太宗相问,皇后并不做声,只是两眼水汪汪的盯着太宗看。看着这眼神,再想起皇后刚才的表情,太宗似乎猜出了几分,一把将皇后拥到怀中,在耳边低声说道:“如果有利于国家,我不惜一切……”

    见皇太极默认了,皇后就在太宗耳边说出了一条计策。原来,当皇后听说洪承畴看不上本国美女的时候,心中就已经起了醋意,心想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这么傲气,自己还真得去会他一会。听皇后说要亲自去以美色引诱洪承畴,皇太极不禁生气的说道:“不行,不行。我贵为一国之主,岂可戴着绿帽子上朝?”见太宗生气,皇后并不着急,先是双手温柔地亲抚着太宗的脸,然后温柔的说道:“国主请勿动怒,我这样做无非就是为国家罢了,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说完,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再说话。

    皇太极到底是个聪明人,想了一会,最后长叹一声说道:“为了国家前途,为了能早日入主中原,这事还是由你去做吧!但切记,一定要秘密前往,小心行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皇后胸有成竹的说:“国主请放心,我一定会小心谨慎!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等到黄昏时候,皇后先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然后携上一个药壶就秘密出宫了。一路走来,就到了关押洪承畴的禁闭室。远远望去,只见洪承畴闭目危坐,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皇后见此,内心十分好笑,心想:一会就让你领教本宫的手段。于是,慢慢走近前,娇滴滴的问道:“难道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洪将军吗?”此语一出,宛如出谷黄莺,让洪承畴顿时为之一振。

    要说洪承畴确实是一个特别构造的英雄,什么棍棒刀锯、珠宝钞票,毫不动摇,唯独对声喉婉转、吹气如兰的美女特别敏感,不知不觉就把眼张开了。咦!怎么眼前还有这样一个美人儿?但此时洪承畴虽有心动,却仍然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抖了抖衣襟正色问道:“你是什么人?谁叫你来的?有什么事?”

    面对洪承畴的一连三问,皇后并不惊慌,先上前深深施了一个礼,然后说道:“洪将军,我乃是一介女流,又不会吃人,你惊慌什么?我知道将军你是忠心耿耿,绝食明志。大不了就是以死殉国,还有什么可怕的?”说完,还不忘嫣然一笑,媚眼频频。

    经此一问一答,洪承畴的钢铁之气慢慢开始下降了,说道:“我不是怕死,只是你来得太过突然。”“你不要多问,我也是一片好心,想帮助你脱离苦海的!”皇后既庄重又妩媚的说道。“什么,你来拯救我?是想劝我投降吗。告诉你,我心如铁石,请闭嘴,赶紧回去吧!”洪承畴又装起威武来了。

    面对洪承畴的冷血铁面,皇后并不介意,继续说道:“将军,你不要轻视我,我虽是女子,却颇识大义,对将军这种英勇行为、殉节精神衷心钦佩,此时又岂能夺将军之志呢!”洪承畴一听,有些疑惑地问:“那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呢?”“唉,将军!我不是说过嘛,我是来救将军的。”她的话里既充满同情,又惹人怜爱,“将军不是等死么?不知将军想过没有,人在绝绝食的时候起码要经过七八日才能气绝。未死之前,必会饿火中烧,心绪潮涌,头晕眼花,各种苦楚更胜于上吊投河。我本是佛门信徒,从来以慈悲为怀,怎么忍心让将军受此痛苦呢?所以,为了将军没有痛苦的死去,我特意煎好了一副毒药来敬献将军。想来将军现在所求不外乎一死,绝食死和服毒死又有什么不同的呢?”

    说到这里,又不忘来上一句:“将军如怕死则已,若不怕死,请饮了这毒酒,不就能减少死前的痛苦了吗?”说完捧壶走了过去。

    洪承畴经他这么一捧一跌、一怜一媚的摇荡下,已经有些身不由己,连呼:“好好好,我饮,我饮,死且不怕,何怕毒药!”立即接过壶来张口狂饮,不料流急气促,呛得咳嗽起来,结果弄得是药沫飞溅,喷的美人衣襟尽湿。洪承畴也是有身份的人,自觉此举孟浪,连忙向她道歉。她若无其事,谈笑自如,一边拿出香帕慢慢擦拭,一边向洪承畴翻媚眼,说:“看样子将军的阳寿还未尽哩!”洪承畴一听更是过意不去,“哪里哪里,我立志一死,不死不休!”再次拿起药壶来,倒水一样倒进了肚里。

     “将军可谓英勇之至,竟能视死如归,英雄英雄,钦佩钦佩。”她说,“不过,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诉将军,你现在既已为国殉节,但身丧异域,离家万里,丢下家人,哭望天涯,深闺少妇,对着浮云发呆,春秋风月,枕边弹泪,情何以堪?多情如将军,岂能闭眼不顾,不念旧情呢?”

    就这几句话,直接让红洪承畴酸楚万分,勾起了心事。但想到毒药已经下肚,死期定然不远,顿时泪如泉涌,长叹一声:“事到临头,还有什么可说,什么可顾?唉,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啊!”

    见洪承畴如此表情,皇后知道他已经心动了,于是复上前用温柔之语撩拨他:“决志殉国,将军可谓忠贞不二,无愧臣节了。但在我看来,却是笨的可以。”“什么,照你这么说,难道变节投降,反倒是英雄好汉?”

    “将军,不是我说你,你身为国家栋梁,明朝对你希望正殷,这样轻易死掉,虽说得了个虚誉,究竟对国家对民族又有何补益呢?如果这要换做我的话,我定会忍一时之辱,渐图恢复,所谓忍辱负重,候机报君,方不负明帝重托,百姓仰望,断不会如此这般轻生,效匹夫之所为!不过,人各有志,也勉强不得。”见洪承畴默不做声,她接着说道:“我的话说得太多了,请不要见怪!将军已经服了毒,我不应该使垂死之人再增加痛苦!”

    她一边说,一边媚眼乱飞,腰身婀娜摇摆,使出浑身解数,极尽撩人之能事。洪承畴虽然说是等死,但血脉却格外通畅,此时既醉其美貌,又服其见识,心中不禁忐忑不安。过了一会,洪承畴就觉得牙齿发酸,心跳加速,莫名的情欲之火瞬间冲上眉梢。

    看火候差不多了,她欲擒故纵又说道:“将军死后,有什么话要转告家人否?我两人既然在此相遇,想来也算是缘分,送佛送到西,我无论如何也有此传递的责任!”洪承畴一听,眼泪又流出来了。于是她再次掏出香帕,挺起饱满的胸脯就靠了上去。这一靠不要紧,那喷薄欲出的浑圆双峰一下子就顶到了洪承畴的面前,一边起伏摇荡,一边替他擦拭眼泪:“将军,不要伤心,看把衣服都弄湿了。唉,我实在是舍不得将军这样离开啊。”

    此时,伴随着莺歌燕语,一阵脂粉香气也从四面袭击而来。见眼前美色娇态,洪承畴的心再次被撩拨起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抚摸起她的手臂来。刚一上手,洪承畴顿觉肤如凝脂,顺丝柔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声“你——”未出口,早已情势难禁。于是,一手搂腰,一手顺着柔滑的手臂伸进皇后的前胸抚摸起来……

    见洪承畴双眼冒火,两手越发不安分,皇后也被搅得心旌动摇,“唔——,我,将军!你都弄疼我了。”虽如此说,身子却半推半就,并不退后。到了此时,皇后嘴里吐出的是火,身上喷出的还是火,“唉,可惜将军已经服下了毒药!”

    洪承畴此时已是欲火中烧,把死完全置于脑后,哪里还管别的,一把将她搂抱在怀中,胡子拉碴地顶在了皇后白嫩的玉颈上,一顿狂吻之后急促地说:“只要毒药迟发一刻钟,就是死在牡丹花下也值了。”见洪承畴一副色中饿鬼、欲火难耐的样子,她不禁“扑哧”一笑,用芊芊玉指在他额头上一戳,说:“傻瓜!服毒的人只要洗洗胃就没事了!”

    “怎么洗,你快说,我都依你!”洪承畴依旧气喘吁吁。“就、就是……”皇后边说边把自己的衣衫解开,里面露出了贴身的粉红色肚兜,一对洁白坚挺的乳房颤巍巍映入了洪承畴的眼前,若隐若现,呼之欲出。见洪承畴只顾呆呆地看着,皇后脸一红,又轻轻把手伸向了洪承畴的腰间。这一下,洪承畴顿时就崩溃了,直觉的浑身上下燥热难耐,从头顶麻到了脚后跟,“那你就赶紧给我洗胃吧!”

    虽说是带着任务来的,但此时皇后被洪承畴连搂带抱、反复抚摸之下,也已是春心萌动,不能自持了。

    再也没有了矜持,再也没有了羞涩,剩下的全是对异性的渴望,皇后双手顺势抱紧洪承畴的脖子,一下就扎进了老洪的怀中。很快,两人脱衣解带,缠作一团。于是,青苔石上,权作翡翠之床,罗衣绣带,暂作鸳鸯之帐。你来我往,上下翻腾,直教两人欲死欲仙,欲罢不能。洛浦腾云巫山雨,此时无声胜有声!

    一夜激战缠绵之后,这位曾受万民敬仰的大明经略使就主动前去参见清太宗了。

    原来,洪承畴当时所饮的“毒药”,不过是长白山特产的老山人参汁,又掺了皇宫的催情春药。(东湖少主2013年12月16日——18日写于山东枣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