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祉伊
陈祉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854
  • 关注人气:31,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时回首,背西风

(2016-05-07 22:16:58)
标签:

班级

陈祉伊

实验

校园

中学

分类: 诗歌散文

一时回首,背西风

    当车拐进另一条尘土飞扬的路,路的尽头极应景地衬着一道并不高大的铁门时——似乎有一只铁钳似的手搅进了我的记忆,拽出育新的一幕幕片段:“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就是那一首歌!沉淀成如今我拥有的全部的育新。

    而我依然只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我依然只请愿——还有会流泪的眼睛。

枫叶荻花秋瑟瑟

    我“坐姿端正”在碎石密布的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静静地射向圆圈中央,一面做工粗糙的红色旗帜平躺在那里,而海边遒劲的风越过营地的围墙,将它吹成各种各样滑稽的姿势。

    滑稽。

    一群同学半蹲半跪地围着旗帜,一笔一划地添加着什么。白板笔艰难地摩挲在粗劣的布料上。没有人说话,但那种安静是迫于教官的一本正经的,是一种貌合神离、心不在焉的安静。

    这都是什么鬼!

    当我最终抬头看着被连长高举、迎风颤抖的“连旗”时,没有感动自然是在意料之中,更奇怪的是也没有自豪。脑海中回荡着连名、口号、连歌,口中也嘶吼着连名、口号、连歌——仅此足矣了,但也仅此而已吧。我似乎只是为了少给教官一个骂人的理由罢了,内心除了紧张和疲乏,就是厌倦。扪心自问,当时的胸中没有任何崇高的精神,更没有出于、或是为了达到任何崇高的目的。

    只是单纯的觉得连旗太渺小,承载不了复杂的情感,自然也不配承载我们的敬意和心血。它只是一面旗,一面我们嬉皮笑脸随意创造的旗,我们可以轻轻松松地创造它,更有权利去忽略,去视而不见。

    尽力就好,因为它是一面旗,也因为它仅仅是一面旗。

    “我才不要你们尽力而为,我要的是你们竭尽全力!”但总教官却总是声嘶力竭地握着话筒站在主席台上,低沉的声线意义不明地重复着一句话。那一句话的力量可能足以声震寰宇,却独独震动不了我。

    可笑,他说连旗是魂?

    一个夜晚我为此辗转难眠,眼前却只有那面旗弱不禁风地扭动在旗杆上的画面。

    是啊,他说连旗是魂。

    而魂是什么?

落月摇情满江树

    “看!这是一连的第一个队形……”

    “说的什么!停!”

    我低下头,双手紧紧地捏住写着队列解说词的纸。我没有勇气抬头看一眼教官,他那双眼睛里此刻一定有火,含着刀光剑影,够利够煞。

    天!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样解说——将感情用惊天动地的嗓音撕裂成空白,只剩下各种诡异的重音。然后要用对世界充满仇恨的音色、响度、乃至音调喊出所谓的解说词——机智的我虽然利用了各种各样朗朗上口的辞藻,用较为气势磅礴的排比句式相互堆叠,却无论如何喊不出某种气势,领悟不到某种精髓。

    我要怎么说我已经尽力?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教官满意?绝望不断不断的交替,还有什么回首的余地?

    ……因此我几乎失声的声音和内心都是崩溃的。

    只因为总教官说过,连旗是魂,而今天队列评比的倒数两个班级要被降“魂”。

    我知道,要唱出自己想要的歌要吞下许多痛苦;要喊出自己的话要吞下许多屈辱;要成就自己的梦想也要吞下许多遗憾。我也知道,这个世界绝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友善,更不会体贴善良。相反的,哪怕是没有力量的人,如果他不去拼尽全力,不去试图从考验中站起来的话,那么无情的现实和失败总会一天会成为盘旋的秃鹫,一边等待一边啃食着我们因软弱而坏死的部分。

    这似乎能说得通吧——我们也许可以输掉一切,更可以负担得起输掉这些的痛苦和耻辱,但唯独不能输掉的,就是灵魂。如果说现实中令人不齿的胜利总是用各式的卑躬屈膝换来的,那也不妨,让他们看看我们野蛮的激情和骄傲的失败。

    如同总教官的话:“不怕你们被降了连旗,就怕你们真的被打败。”

    是的,封疆万里心如铁,铸一寸河山一寸血——情真,情切。

    尽管此时此刻,连旗和我心中的魂依然相差甚远。

    ……

    时至今日,我依然在怀念周三晚上的气氛,那是一种每个人只要身处其中,都会忍不住对着连旗大声嚎啕的气氛,都会无所顾忌地涕泪横流的气氛,都会发自肺腑的热血沸腾的气氛。

    灯光昏暗的主席台前,矗立着八个连队缄默的队伍,连旗无声地招展着,每一次的舒张都似乎绕进了心底。我们像想要证明什么似得站得笔直,听到心脏疯了似的跳得飞快,全身的神经紧绷着,如同大战在即。

    我解释不清,为什么周五的结营仪式都没有那种氛围,那一刻燃烧在我们周围的、缠绕在我们身上的就是魂吗?就是魂那种无形无声的力量,挑起了我们内心深处最令人惊骇、恐惧、乃至退让的强悍吗?是魂让我们相亲相融,甚至无声的相知吧。魂似乎就是一朵凤凰花,平日守口如瓶,一旦盛开,则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灿如一片低飞的云。

    也许是,我分明看到了魂——每个人的灵魂,每个班的班魂。

    “报告教官,一连集合完毕,请!指!示!”

    我觉得我不仅仅是声带振动发声,而是声带带动整个身体振动发声,“看!”声波巨大的能量使身体向后趔趄,四肢及其配合却无助地夸张颤抖着,向斜下方伸直的右手努力地紧绷,却还是控制不住的瑟缩。从嗓子间接传到全身的疼痛只在刹那间延续了一瞬,立刻又顺着极短的反射弧一头冲进线粒体里,转化为嘶吼所需的能量。我早已忘了我的声音,更不想知道那一刻的频率和分贝,只知道眼前只有一连绛色的连旗,身旁只有挺直了脊梁神色严肃的战友。只感到越发浓重的血腥味从振动的咽喉处弥漫开来,滞留的唇齿间。   

    “队形变换二!开!始!”

    “一班必胜!一班胜!一班必胜!一班胜!”

    最后一次统一的跺脚拍手,在连长气吞万里如虎的吼声中戛然终止。于是时光也在这一刻终止,生命也在这一刻沸腾,再看不见眼前的硝烟,只能听到愤怒的呐喊。

    “看着一连的展示,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就是班魂!”总教官刚毅黝黑的面颊上清晰的没有喜怒,却把“班魂”两个字咬得特别重,重得好像一记蓄力的拳,狠狠地砸在心尖上!

    痛到滴血。但同时感动到抽搐。

    痛到滴血!又同时幸福到迷幻。

    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的突然爆发啊!真实、沉默、尖锐到刺骨!整个世界如同泡在沧浪里,水是夜色一样的黑,而夜色的血在这个世界里铺天盖地的弥漫开。

    因为有希望让我们并肩战斗,有胜利让我们紧紧相拥。

    于是眼泪模糊了视线,我一边挥着手跺着脚,一边用带着哭腔的嘶哑声线喊着一二一。

    我没有哭啊,只是莫名地觉得那时连长高擎的连旗,在灯光的投射下是那么耀眼,旗杆上反射的光斑直锥视网膜,躲都躲不掉,还有还有!那光啊,毫无缘由就亮得人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这真的是我们的魂!那质地粗糙的红色布料上,不应该还是分明的空无一物吗?为什么如今那些图案和字迹一下就会触到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为什么要哭呢?

    我不知道。

    也许是看到了班魂,也许是融入了班魂。

    可是,每个人看起来都在笑,教官也在笑呢。

此时无声胜有声

    烈日,灼心。

    同学们井然有序地爬行在浮桥上,我抬头仰望着呈鱼鳞状散开的蓝色天穹上的云絮,双手撑住汗水浸透的肩膀上那块僵硬的木板。

    加油……王老师……

    这是一个并不困难的项目,除了肩膀时有时无的酸痛一阵外,没有虐点;除了朋友们被自己撑托着缓慢爬过时,微微颔首送来的一句“谢谢”,没有泪点。而此时他们红彤彤的面颊上都挂着汗水,也都挂着微笑——各个都伸直脖子用力地抬头望着正在浮桥上爬行的班主任。

    王老师终于跨下了最后一块木板,于是一班各种破音失声的欢呼和尖叫,变本加厉地此起彼伏。

    总教官捏着话筒默默地杵在主席台上,听着班主任各种声嘶力竭的致辞,还有各种歇斯底里的动员口号。

    我不知道王老师会说些什么,能做的,就是扛着木板尽可能端正地站着。

     我只知道老师的话很短,也许只有两句。我也只知道然后王老师沉默了、一连沉默了、会场沉默了。接着从心底油然渗出一股蓬勃的力量,藤蔓一样缠绕得我几欲窒息。

    “你们长大了,能把老师扛在肩上了。”

    是啊,握紧手中坚定、却又可能飘散的勇气,深埋心头上秉持、却又模糊的毅力。我们爱的他们永远在最近的未来,是我们眼中最斑斓的灿烂,守着生命中总会到来的一处万花盛开,而我们肩上担负的,怎么可能仅仅是期待?我们势必将逆着光照亮所有的黑暗,宛如希望,足以闪耀时代。

    是啊,我们在成长,总有一天能扛起的将不仅仅是老师,也许是理想,是祖国。

    也许父辈的凯歌,必将伴随着我们的足迹,唱响天涯。

    ……

    我看到同学们鱼贯从成功墙头走下,一双双奋力伸直的手紧紧抓住正在挣扎攀援的队友。人梯红肿的肩膀颤抖着,一次次承载着不啻千钧的重量。每一双手都无声地向上高举。每一双眼睛里都充满了酸涩的灰尘和泪,闪着凝固的钢铁一样沉稳、难以读懂和揣摩的光。还有连长压低沙哑的音色拼着命调配指挥。

    正如总教官说的——你以为你为这个团队付出了?但是还不够!比起你向这个团队索求的,远远不够!

    我们也许从没有认清过付出和收获之间微妙的联系,只要付出就会有回报,只要努力别人就一定会看到我的付出——各式各样幼稚的思想伴随了我们太久。而生命怎么可能这样单纯?每个人到了捍卫自己利益的时候,还是会面无愧色地把比自己努力的多得多、付出的多得多的人贬低;每个人都可以自动忽略自身应该承受的、能把人逼疯的负罪感而将别人的努力揽到自己的身上。人对回报总有着野兽一样的疯狂,而人在面对回报时,人性的伪善总是比人性的本恶更令人胆寒。

    然而这就是生命,这就是所谓的付出和收获!

    哪怕你真的不是尽力而为,你真的全力以赴——付出依然只能是永远的必然,而收获只能是偶然。

    但可能真的只有经历过这些的人,才有资格找得到魂。

    你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你能否看到,那曾与我同行,又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碍石潇湘无限路

    我们的连名是——精英连!

    我们的口号是——精英一连,勇往直前!

    我们的连歌是——团结就是力量!

    一连,有勇夺第一的信心和决心;实验,是热爱母校的壮志和心意。一连,是团结,奋斗,拼搏,勇气的代名词;实验,是热情,积极,梦想,坚毅的集合体。

    一连必将是实验的精英,一连必将所向披靡!

    什么时候能再吼出这些沉淀了灵魂的音节?我不知道。

    只愿行人莫问当年事,哪怕故国东来渭水流。

    请相信,你一定要坚强,我们还有梦想,一刻都不曾遗忘;请相信,你纯真的模样,你给我的力量,变成明天的希望。

    你看,我都在勇敢的微笑,你看,我都在勇敢的,去回首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至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至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