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吾血吾土(三)——国殇墓园【上】碧血千秋

转载 2016-04-05 22:14:15

吾血吾土(三)——国殇墓园【上】碧血千秋

我站在国殇园前,明艳的菊晃成金黄色,赤裸裸地刺痛了我的眼。

我曾经清晰地体会过这个不需媒介、一下便镌刻到你骨血里的词!在那静谧到令人疯狂的山野!

那里沉睡着国殇!那种碎裂四散、随着你的呼吸一次次被温热,然后又继续冷凝的国殇。

……

——我并不知道所谓中缅边境是那样一种肃杀、荒凉、又不乏绝美的景象。

车寂寥地爬行过最后一处边检哨所,孤独的守卫持着他的枪,最终还是只剩刚强的剪影,留在没有枯草覆盖的土路上。

身旁没有了高张翠幄,难以言喻的苍凉就如同一种姿态——潮汐亲吻倾颓堤坝的姿态;晚风扫过枯黄平原的姿态;坍塌的云岩寺中凝固了的钟乳的姿态……萦萦的蔓草和砂石填充的恶土,使大地空落落地似乎失去了什么。

但夹道的高山上泾渭冷酷分明的界标!又那么分明地昭示着,并没有人真的忘记过这里。

于是便在痛苦与钻心短暂地衔接时清醒地明白——就在这方罪恶的土地下面,掩藏着难以言喻的关于大地的记忆的机密!只是被太过质朴枯燥的时间融化、锻造、重铸、最终浇灌成了此时此刻这另一处“陌生”的风景。

——孤单的人声惊人地陷入长久的缄默,然后以一种平常的语调清晰地告诉我们:几个月前,多少多少从缅甸落下的炮火,曾凌辱过这片焦土。

他的情感那么平静,静得像在告诫我们,太阳总是从东方升起一样。

波澜不惊的话语,却骤然激起了全车人最本能的、此起彼伏的震惊!他做错了什么似地转着那顶跳动着黄色毛球的湛蓝草帽,一个劲儿地安抚我们,腼腆地笑着一再强调“没事儿”。

可笑!

多少人只是单纯到为自己的安危下意识地抗议?我却也只是单纯到,为了一种整个民族正逐渐泯灭的气节扼腕!

可叹!

……就如同一座从砌造之初就被贴上了爆破标签的摩天楼宇——但我的血脉——不,是任何有骨气有傲骨的中国人的血脉!都曾经被迫牵强地,在伪军昂起的铁蹄下、在血色遍染的江山社稷上、在那些敢在区区弹丸之地号称“大日本帝国”的倭种,终于撕毁了所有伪善的信条,刺刀和流火击碎了清王朝日薄西山的贵族梦、而当时的东亚病夫们还依然懵懂又难以置信地,观望“洋鬼子”是如何敢不屈膝降尊而玷污中华的领土时——被迫流过它!贴近它,抚摸它,甚至仰视它!

更何况它的命运——在那个“全员玉碎”的时代里,就等同于所有,所有为张问德傲笔下的“大中华民国独立自由”而奋身抗战的父辈们的命运!是整个民族脊梁的提炼和升华——是我们的写照。

我也许不记得,但我的灵魂,如此咆哮欢呼着深谙且熟知!

——就是在那样的黄昏啊,大地上满是细密如荒草般蓬勃生长的阳光,那最后不知为何,却还是终被淡化成记忆中的匆匆过客的力量,于是便在人烟阒然的边境草甸上,突然将我紧摄,然后带着血淋淋地愤恨,击穿!

嗯,就在这片如饥似渴地榨干了多少骨血的荒谬大地上!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回望,孤城,苍烟合,我硬是固执地攀附着车窗,硬是固执地一直瞩目着那孤独的守卫,固执地凝视着他依然倚着他的枪,望着他的祖国——同时站立在另一方涂炭的、曾经的国土上。

我记得他面无表情。

就那样看千篇一律的、孤独而冰冷、而热血沸腾的风景。

……

我那时心慌到颤抖,却只知道满目所及,是国殇!仅仅是所谓空泛的“国殇”!

却不知道这仅仅是这份刚强地横亘在历史中、尖利滚烫如鲠在喉的、凝固的血液似的、已故的激昂,正设法向我走进——只是为了将我带入遍体鳞伤的尘封的门径!

只是希望将原始的信仰再度为我、为我的笔展开吧……因为它害怕没有人记得它——它站在世界的另一方;害怕没有人看见它对这个时代意味深长的微笑——它带着泪却笑而无声。

于是庄严地,它把自己沉甸甸地沉淀在“国殇”里。

而此时墓园火山石幽暗的色调下,宏观的抗日阵亡将士碑上,蝇头小楷镌刻的、密匝的、腐朽的人名,似乎只是拼凑出了一句空灵的话——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

当“汉奸”已升华为一种极尽的文化和艺术、并已成山崩海啸之势,在沦亡为伪满洲国的东三省和中原大地蛮横地肆虐时!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脊梁即将在帝国主义的淫威下折断¬——一群由少数民族和热血男儿鱼龙混杂着拼凑起来的刚强队伍,却自始至终周转在印度、缅甸和中国要命的咽喉——边陲云南。

他们可以说什么也没有,但有一腔几乎可以将人燃烧的沸腾热血!他们早早地把国的命运系上了家的命运,又转而将其坚韧又无言地系在自己的命运上。于是他们有力的心脏便搏动在“国不国矣”的胸腔中。

于是?于是!于是——七八次翻越险恶的高黎贡山、“手铐加鸡毛信”!硬是以人力在狂放的怒江峡谷中开凿出了那条唯一可供物资流通的血脉——滇缅公路;在印度歼灭大批日军,硬是让战场上处处碰壁的英军,热泪盈眶地挥手高呼“中国万岁!”;美军飞虎队108名飞行员有多少葬身在这片异国的焦土上,至今仍然不得而知,但驰行在险象环生的“驼峰航线”上空投物资的战机从没安静过它们的轰鸣——真实的历史事件总是赤裸到让人瞠目,因为它们那么孤独、那么危险、那么壮烈。

腾冲是云南的心脏,云南是中国西南的心脏,中国是亚洲的心脏。而正是在这样一座小城,人民牺牲掉了它所有历朝历代积攒而来的荣华清闲、山清水秀,合力将这个异端的天堂推入熊熊的地狱!——但他们不后悔!

所有的房屋全部爆破,每一片树叶上平均有两个弹孔……而当中国的远征军靠着仅剩的、凝结在脊梁和血管里的毅力,将属于父辈的战场以血染的风采,真的是一寸一寸的在腾冲的街巷中推进时,岁月便雍然在贴身肉搏的远征军和日军身后,无情又多情地,关闭了腾冲这个地狱边城的城门!于是我们心如刀绞般都骤然醒悟——哈!原来历史,是那么喜欢开怀大笑的。

堆砌下来、铭刻下来的一切全都不要了,数万吨炸药顷刻间将松山、龙陵夷为平地的时候,可想而知,战士们眼中是野兽般的愤怒!而这些愤怒是颗粒状的——颗粒状的怒火裹挟在灰烬里,就那样狰狞地闪耀着熬过了一代又一代的春秋。

所以我们依仗着那些愤怒,成就了一场令后人依然汗颜到心惊肉跳的“焦土”战役!我们成就了日军天皇所谓被迫“玉碎”的神话!

而龙陵战役、松山战役!馆内的蜡像那么真实地还原了那段铁水和血肉浇筑成的憎恨!也许是五味杂陈的泪水模糊了我的目光,我却分明看到那些冰冷的士兵眼中,蕴含着国家栋梁才会有的坚毅目光,那目光激越地告诉我们——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自己的国家献身!

我也无法继续读出多么多么高尚的革命胸怀、爱国主义。我只能捕捉到那些没和硝烟一起散去的气息,那些气息只有一个尖锐但实际的名词——愤怒。

就是愤怒,高洁的愤怒!

……抗战过后,全民族的胜利换来了短暂的和平与民主,内战的阴云排成絮状,有条不紊地静候在神州大地上。但焦土上的腾冲民众自发地将他们满目疮痍的家弃之于不顾!真的是不顾。

不建家园,不建!我们建墓园!

我至今无法想象那是一种怎样高尚又自然的气节——也许他们见证了太多,那一个个活着不想死的士兵都是中国大地上屹立的英雄,他们无法将这些鲜血四溢的场面从记忆中真正的放下……又或者说,没有英雄,人人都是英雄。

那片成全了玉碎也已经自己玉碎的土地上,真的是妇孺皆兵,全民都已升华成英雄。没有人想过这座由他们自己奔走四方筹集战死者资料的国殇墓园,会为世人所称的“抗日战争”的大蓝图添上最后一笔!他们?他们对我们滔滔不绝的所谓蓝图一无所知!但他们却亲身经历了恐惧、屠缪、以及陌生、血腥!这已经注定使他们成为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样子!

他们比我们伟大,他们忠于现实。

我们却在试图背叛!

于是他们坚信自己看到和听到的——又脏又累精疲力尽的士兵、梦中的鲜花与不住口的咒骂——所有这些组成的焦土抗战……

当然,还有数不尽的坟茔。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

我又站在国殇园前,明艳的菊晃成金黄色,赤裸裸地刺痛了我的眼。同时刺痛的,还有一个国家难以抹平的创口。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魂?

魂归兮!魂归来兮!

我已经知道你们了,我也第一次认清了四个足以顶天立地的字——

那是——碧血千秋。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闄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75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