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祉伊
陈祉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0,911
  • 关注人气:31,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可写之人,记可记之事(4)——纵然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2015-12-29 23:00:43)
标签:

班级

陈祉伊

初中生

故事

校园

分类: 心情随笔

写可写之人,记可记之事

4)——纵然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我一直在紧张。

    但所有人奔忙着100米、800米、200米,没有人理我。

    欲哭无泪。

    只剩下一年一度、只有运动会时才会“碰巧”遭遇的寒流带着恢弘豪迈的气势,遒劲地抽在我的脸上。我看到又冷又湿的红色跑道上紧锣密鼓地拉满了横幅、警戒线,残影一样冲过一批又一批面目憎狞的风一样的年轻人。

    不免回想起多少年前——那时的运动会总还是有太阳的,秋季干爽的风吹过小学窄小但青葱的绿茵场,吹起了酒香一样醇厚的、令人微醺的记忆里的甘和苦——接着便沉淀出夕阳下的奔跑啊,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于是搂紧了怀里的水壶,继续低着头独自一人默默无闻,却十分尽职尽责、全心全意地紧张着。

    然后就是一连串意义不明的荧光数字如同被“智子”投影一般打在我酸涩的视网膜上——

    400……400……00……0

    ……

    他们说,我是自己走到检录处的,甚至于还面带微笑地换了钉鞋、拿着选手号自得其乐。

    净瞎说什么大实话!

    只记得护膝下的韧带隐隐作痛,短裤被风吹卷着裹在僵冷的腿上又麻又痒。记得体育老师喷吐着雄壮的气势催逼着我们被检录时,老爸依然锲而不舍地传授着迷乱的所谓战术。记得那时的天空中久久徘徊着惆怅的积雨云,它们沉默着,在会场上投下昏暗的压抑,压抑到连惆怅的风都不敢肆意呼吸。当它们总算从绵绵的絮状,团成了铅灰色的不规则立体时,便总会适时地渗透下几滴冷到骨子里的雨,雨滴夹杂着风中狂躁且暴怒地四处飞溅,专冲着人内心深处唯一的火焰砸落——冷、沉重、清晰。

    我开始安慰自己,安慰的样式别出心裁,独特到令人唏嘘——当我说到自己都觉得十分有道理时,我通常就赢了。

从小学二年级我就开始报400啦——脑子里率先炸出了这样一句话,七年了,这七年的四百米,好像倒也……没跑出过哪怕一点点名堂来。我不知道我每年上场为的是什么,又靠的是什么。勇气?我没那么无畏;刚毅?我没那么高尚;我不是来一雪前耻的,我没有那个资本;更不是来稳夺第一的,我付出的从来不够。

每当我问自己诸如此类的问题,总会把自己问疯。

那就先别管它每件事的核心动力和源泉目标吧,没有人会热衷于深层剖析自己内心深处隐秘的一面,人性看似复杂,实则单纯到可笑。成败不至于那么重,我开心就好。

我开心就好。

    输也要输得潇潇洒洒嘛,毕竟也算是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过了。

    愿我的眼里总有光芒,活出自己想要的模样。

    ……

    我站在六道上来回蹿跳,看着锦绣的跑道湿漉漉地在我面前铺开。

    人真是奇怪哈,真到了上场的那一刻,越是什么都应该顾忌了,越是脑中光芒四射一片空白。

    好轻的一声发令,而我的起跑可能纯属条件反射——感受到钉鞋承载着前倾的中心,步幅逐渐拉大,某种轻盈到不真实的感觉是多次训练所没有的——便在一定程度上颇为这次起跑而深深鼓励。

    但事后,我爸揪着我的领子痛心疾首地叹惋:“你的起跑慢得和散步一样!”我妈揪着我的领子痛心疾首地叹惋:“你为什么拼命用力向上跳?”

    然后他们扔下一句话——好好跑步!好好学力!好好学物理!

    真真的惊死宝矣。

    于是之后我便为此愁眉苦脸、潦倒落魄地凌乱在跳远场地旁,冻僵的鼻涕还没有熔化到自由流淌的程度,一边胡乱地抓着自己的外套,一边委屈的想要大叫——而胸前白纸红字别着一个大大的“二”。

    而我妈却颇为那巨大的“二”而心中窃喜。

    (羞涩地颜面狂奔)

    但那都是可爱的后话。

    同样的,我至今不觉得自己的起跑有任何方面、任何程度上的问题。

    因此,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轻松愉快地沦为垫底的,只知道我的护膝掉了!一坨诡异的蓝色颠颠地从膝盖处开始滚动,滚动到脚踝中随着空气一起一伏。

    所以之后我步履维艰的每一步,都伴随着这东西的扭动飘扬。

    真有意思!感动得我不要不要的。

    因此,我更不知道我是怎样从最后变成第三的,也许总是有些东西在等着我去独自夯实,也许总是有什么目标我需要强迫自己去完成。当我气喘如牛地驰骋在最后的直道上,只感觉到身后的压力无时无刻逼迫着我,而那些夹道的、不算震耳、转瞬消弭在风中的加油,也许是心中的震撼已经代替了感动。

    但我也感动。

    我拼搏过了,我没有成功,但更谈不上失败。

    谁说这纷扰的纠葛和切身的体味就不是成长?岁月静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这翻腾涉浪的过程中,沉淀积攒了什么?带走赋予了什么?拿得起,自然要学会放得下——只有勇者才能在逆境中微笑,才能用内心的朝阳烧燎眼眶中未干的氤氲。一路走来,天穹没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铿锵的步履将镌刻于每一份醒目的回忆,提醒我们——人生何尝不是一场400?一场重视经过而并非结果的400?要明白,世界不会改变,希望依然坚定,辉煌就在前方——因为暂时的挫折只是一个插曲,一个不算优美却摄人心魄的必要插曲。

    在那个阴冷的黄昏中,我记得我上气不接下气地一声声强调:“跑得好爽。”

    然后我提起护膝,一步一趔趄地走向跳远场地。

    我们总是甘于承认自己的失败,也许是因为我们善于忽略自己的成功吧。也许我的紧张,来源于某种恐惧,而我如今才发现,我恐惧的,不是时间不是比赛,更不是与强者为敌,而是自己看不到自己的进步,将它弃于洪流或对它置之不理。

    ……

    我最后一次从沙坑中站起来,粘稠沉重的阴云又覆盖了清澈高远的天穹,急骤的冷雨如穹庐把持不住的泪滴,紧密且沉重地,相连着从铺天盖地的乌云中倾巢而下。

    黏连在皮肤上的沙子潮湿、粗糙、尖锐。

    我们紧紧围住裁判,一张成绩记录表传递在每一双冰冷的手中,雨从发梢上坠落,铅笔写就的印记随之湿润,模糊,最后消散,释然。

    与决赛无缘。

    ……

    哈哈哈哈好耶好耶!

    于是我兴奋地飞快冲向场边穿裤子、套衣服、拖钉鞋、倒沙子。一层一层的毛衣囫囵地往外套里塞,塞得充满了成就感。

    有没有一点小失落?有,但是不多,真的不多,一点点。

    真正的、巨大且赤裸裸的失落,是当我兴致勃勃地打开水壶准备猛灌一气热水憋出一身夸张的温度时,发现没有一滴水,为几乎成为冰雕的我敞开心扉。

    ……

    结束了,都结束了。

    我已经理解啦,这些能肆意挥霍的时光,就是再也追不回的时光,不管笔下的文字能将它们刻画得多么生动,它们都不可能再一次生动地跃然出记忆。

    我也知道,能笑得没心没肺的人,自然也能沉默到无声无息。

    沙坑里我的足迹已经被抹平,一颗扎进跑道的塔钉也难觅踪影。

    不会有人知道,更不可能记得,有五个人曾在4×100米的前一天,缄默地僵立在冬日暮色中刺骨的雨幕里。偌大的操场鼓动着诡谲的风,无情的寒冷穿透了外套。多少次冲刺时脚步陷进阴冷的积水中溅起水花,模糊了太多难以着笔的情感。

    是啊,是啊——我的幼稚,我的固执,都已成为历史。

    但何况一切才刚刚开始嘛。

    纵然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我站在另一条时间轴上,观望着那天雨幕中的我。

    ……我没有回头,我泪雨滂沱……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