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祉伊
陈祉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757
  • 关注人气:31,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可写之人,记可记之事

(2015-10-30 23:09:02)
标签:

班级

陈祉伊

初中生

校园

故事

分类: 心情随笔

写可写之人,记可记之事

3)——副科“三体”运动·此处应鬼畜

 

    如果仅仅按照在副科上写过作业与否,来评判学生的人格、精神、素养、成就。

    那么我可以面无愧色地大声回答你: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学生,对,从来不是!

    哈哈哈哈!你能把我怎样?

    从初一开始,我便主观放弃了音乐、美术、电脑、口语、思品、形体、晨会班务……并将其升华为本人专属的刷题课:即无论是作业还是教辅、理科还是文科,只要有幸与此种课程相逢,我便自动屏蔽一切外来干扰,同时降低旺盛的呼吸作用,调动发达的神经系统应对一切大脑皮层上的刺激。

    “我不知道,我没听讲。”

    我已经彻底沦落到将这些话理直气壮地挂在嘴边了。

    特别是美术课!至今还让人心头激动,一边听着高老师痛斥中国应试教育,一边附和着沉痛的点头。“这真是为中国的灭亡奠定了基础,”王天翼总会义正言辞地翻着历史书,而此刻徐某也总是致力于与英语的战斗……我紧捏着美术书,以便在老师下来巡视时快速地做认真浏览状。

    往往是他讲得越深刻,我写作业越敏捷。“光知道学习,你们还会干什么?”嗯,我放下笔,深思熟虑状点头;“一定要全面发展啊!”不错不错,又解出两道数学题。

    消灭人类“暴政”,副科属于作业!

    对,还有思品课!曹老师虽说在一班人气爆表,可我依然有足够的胆量,做到整节思品课不抬头看一次黑板——宦海沉浮,又不是没有过被罚站的经历:于是我的身影便时不时“光荣”地伫立着,似乎在眺望着某种并不存在的曙光……其实脑中盘旋着世界地理,并怡然自乐。

    一直忘我到老师让我坐下时,乃大惊。

    但不得不强调,一个学期刷下来,我的副科成绩都是“优”。

    好一个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那是,我好歹也算是个“人格健全”的“实验人”吧。

    也真不枉我期末思品考试奋笔疾书,还有一个电脑渣滓在例行刷完作业后,呕心沥血焦头烂额地编写一个乱七八糟、最后竟然还能运行起来以娱智障儿童的程序。

    因为我傲娇,不肯与那些上副科都认真听讲的人“同流合污”,便在各种纷繁的作业上寄托自己“高洁傲岸”的情操,“清丽脱俗”的思想,“安贫乐道”的生活情趣。

    我渴望着因此“香远益清,”因为我已经“亭亭净植”了多次。

    噫,噫,噫,同予者何人?

    ……

    然而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文明”在诡谲莫测的副科“三体”运动中灭亡了,很不幸,该文明只仅仅进化到了变种人(划去)——初一层次。

    而文明的种子却不会继续了。

    ……

    我素不是一个追求学霸、追求成绩的人,我只是一个“怀念着自己的过去同时又畅想着自己未来”的人。

    才怪!我才不是人!

    我,身兼各种非人类身份——驾驭得了脑波强化器、挥得了雷神之锤;擅长各种精神分裂、脑洞炸裂、剧情带入、多重伪人格;专业发作强迫症、密集恐惧症、考前脑残症十三年。

    这些无药可治的病症中,较为典型的发作状态之一,就是:不让我尽可能多得刷完作业,还不如让我死。

    所以说现在的副科老师们,都开始争先恐后地想要我的命!      

    但我下定决心继续延续我的“光辉传统。”

    这不仅仅是写作业那么简单了,这关乎到我的精神,是对规律的渴望,还是对混沌的屈服?

    ……

    音乐课从天堂沦为了噩梦。老师强迫我们赏析、演唱各种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老歌,并似乎还渐渐显露出需要考试的端倪;电脑老师换成了学校某领导,吓得我天天对着Photoshop愁眉苦脸,一次次为自己的智商担忧——

    更何况所有老师对于课堂上写作业之一丧心病狂的行为,坚定地站在统一战线上,始终秉持着“一收二抢三汇报家长”的暴政原则。

    忘不了第一次见到新美术老师时,她就对我们提出了一个再古怪不过的要求——“预习。”天啦噜,美术课预习?在瞬间的、没什么必要的惊讶后,我就已经下定决心反抗。然后我听到同其余新换的各副科老师一样,她开始逻辑缜密地阐述她的课堂纪律,一大坨乱七八糟的我也没怎么记住,只听到一句话尖刀班插进我的位听神经——

    严禁写作业,禁写作业,写作业,作业,业……

    夭寿了!我已经听到这句话太多次了!

    用冰人的话说,我“怎么总是对世界充满仇恨呢?”

    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

    可想而知,我选择了屈服,而且是屈服得五体投地。

    于是我一边想着作业和习题,一边含着眼泪。

    同时认认真真地上课听讲,不时还记一些笔记,标注一些表情记号。

    说实话,要是我想写,老师们拦不住我,发现不了我——将作业立在电脑屏幕上、资料夹在课本里——我也不是没试过。

    但口语老师长得过分赏心悦目,我放弃了;陶艺课满手满脸都是泥水混合物,我放弃了。只有思品课和影视课,才是乱纪元中短暂的恒纪元——我借此快速地发展我的文明,然后再次休眠。

    文明的种子还是在的,作业永生。

    此处应鬼畜。

    消灭人类“暴政”,副科属于作业!

    不多说了,不多说了,我还要预习美术。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