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祉伊
陈祉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757
  • 关注人气:31,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可写之人,记可记之事

(2015-10-15 22:35:37)
标签:

佛学

班级

陈祉伊

初中

故事

分类: 心情随笔

写可写之人,记可记之事

2)——饥饿游戏快乐!

 

    王勃《滕王阁序》里的独白,也正好是我的独白:

    “伊,三尺微命,一介学渣。无路解题,等学霸之答案。”

    本人从小就为自己的理科伤透了心,再简单的数学题于我而言都不啻为嘲弄智商的利器。总而言之,我待数学如初恋,数学虐我千百遍是也。

    故长恨曰“非荣丰之宝树,接祖爷之芳邻。他日及格,叨陪鲤对;今兹捧袂,喜托龙门。”

    其实,我一直为自己长期滞留在学而思数学提高班而窃喜,但当教科书再次印着大大的“实验体系”遒劲地朝我飞来,我实在忍不住泪雨滂沱——暑假十二天的磨难、凄苦涌上心头。理所当然的内心,依然是崩溃的。

    我想拒绝,但无法拒绝。

    即使我知道有苏老师在,依然会有:“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时至今日,即使我依然是个小小的数学学渣,依然剖肝沥胆地解着含参不等式,绞尽脑汁地算着增收节支,却知道了如何穿越壮丽、危险和孤独,如何顽强地生活在风、沙、星辰之间,呼吸着天地间的温柔。

    就如同《饥饿游戏》所说:“自由是有代价的,愿好运永远伴随我。”

    ……

    你见过同时靠能力和颜值立于世的数学老师吗?

    坦白的说,在见到苏老师之前,我的回答肯定是一个白眼,附加一个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没有”。

    什么嘛!数学老师要什么颜值!既然选择了数学,就可以变相理解为放弃了颜值嘛。本来可以靠脸吃饭,偏又有如此之骇人的智商,简直是不知珍惜,暴殄天物。

    ——在我的世界观里,数学老师全都是一群奇怪的物种,介于人类和某种不知名的生物之间。也许有些是神经质的,比如荣丰老师;也许有些是玄之又玄的,比如祖爷。但无论如何他们的举手投足,都使我毫无来由地想到一次函数解析式。

    而面对他们,我也就需要调动出人类原始的警惕和恐惧,临深履薄且言辞安定。

    但苏老师却极瘦,极高,极时尚,极英俊(对不起宋老师)卷卷的黑发、宽边的眼镜、适时地挽起到脚踝的休闲裤、风格简约的服装搭配,加上一种成功人士必备的高冷,几乎没有正常人会把他和数学老师联系起来。

    况且他讲课讲得别有风范,当他同样以智商鄙视所有的初二学生和所有初二“难题”,时常声泪俱下地看着我们:“这么简单还会错!”分明一种受到惊吓甚至是“主权侵犯”的表情。

    我们等着。

    然后他就会喊出:“救命。”

    这两个字奇异的很!前字轻盈,后字则先下坠,有一种冲着虚空飘荡之感,然后话锋一转,体现出苏老师高超的文学功底和收放感情能力——直锥人心乃至人性!使你刹那间深刻地顿悟,却又在你痛心疾首时缥缈地回归虚无。

    我们依然坐在底下望着一片猩红的本子满脸黑线。

    哼唧,我依然还是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

    对,只有本子同样一片猩红,同样满脸黑线。

    ……

    我就知道我的数学学习之路不会是轻松的,因为只有在跟障碍较量时,才能发现自己的价值。

    很令人难过的是苏老师也这么想。

    我很希望数学能改变我,变成那种与本我完全相对、另自我恐惧的“数学学霸”。但如今成几何级数飙升的难易程度,使我经常崩溃却又立即被强迫痊愈。满纸荒唐言,实数运算渡出了一池乱七八糟的根号,含参不等式揽入了不该存在的解集。

    一把辛酸泪早已撒完了,我欲哭无泪。

    杀题还是被杀?我面临的,就是《饥饿游戏》一般简单粗暴的选择。

    而带给我们无边苦难的苏老师,却仿佛认为自己才是苦难深重的人,一声声痛彻肺腑的“救命”裹挟着怨念,时常在我们刷题时幽幽而来,幽幽而去。

    没有时间抬起头满脸黑线,但本子依然猩红一片。

   于是,丧心病狂的老师他开始把《饥饿游戏》付诸实施。并郑重地声称:“希望,它是唯一比恐惧更强烈的东西。”

    他开始垄断,开始实行惨绝人寰的高压政策,三个小时的课一结束,便全权扣留我们,“最后一道例题,做出来的回家,做不出来的放学别走。”时间十五分钟到四十五分钟不等。

    苦难深重的学生们便奋笔疾书,乃至六亲不认,互相厮杀较劲直到某人带着错误的答案和他的题一起毁灭,我们才如卸重负,心情舒畅了些。

    在列强环饲之下,卑微却坚定的我却自始至终坚信着,只要自己还有一息尚存,算出来的答案不管多么离谱,总会派上赎罪的用场的。

而这期间,苏老师手握红笔威风堂堂地穿行在交错的桌椅间,那目光,含着箭,够利够煞,瞪人、改题时含着所有喷薄而出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猛地射向“箭靶”,中了靶心,得分!人人敬我们苏老师胸中的那一股磅礴之势。

我默默地咽下一口血,低头看着自己惨遭蹂躏的书。

还好,截至目前,我依然能够在易燃易爆、需轻拿轻放的老师完全燃烧乃至爆炸之前,成功收拾书包,仓皇喊出“老师再见”,挥舞着终于作对的题风驰电掣地往家狂奔。

于是每次冲出教室门的一刹那,就是我又在老师手中抢回一条命的时刻。顿觉天高气爽,却爽然若失——啊,生活如此多娇!活着如此美好!

噫,说真的,真是吓死宝宝了。

而那些不幸留下的人……教科书在苏老师手中翻动,笔游走在白板上龙飞凤舞,“杀气”在他看似温文儒雅的脸上向外散发……不愧是自带特效的数学老师!我默默地脑补出惊天动地的电影剧情,将苏老师复制粘贴,又暗暗咽了口血。

……

成功更容易光顾历经艰辛后的心灵,一如泥泞的道路才能留下脚印。

我会奋斗,逆风飞扬,可能短暂,可能永恒。

人可以个个很美丽,数学成绩,本可以个个很美丽。

Happy Hunger Game~

(饥饿游戏快乐)

耳畔还是苏老师那一声渺远的——“救命。”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