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祉伊
陈祉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494
  • 关注人气:31,2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可写之人,记可记之事

(2015-10-06 22:41:39)
标签:

陈祉伊

初中

教育

班级

故事

分类: 心情随笔

写可写之人,记可记之事

1)——Enchanted我已着迷,我已澎湃

 

    我第一次僵硬在空旷的初一(1)班教室里,手中紧攥着的是一沓墨绿色的通知。

    只因为《告家长书》的左上角,王老师铅笔写就的字迹遒劲不减——“初二(1)班”。

    像是突然借别人的手,强吞下了一盏烈酒,且这烈酒中蕴满了远比酒烈的故事。且这故事啊,一半慰了风尘,一半亮了回忆。

    而如今啊,如果你不离,我就不弃,我就细话君听。

    而脑中回荡起熟悉旋律:

    This night is sparkling, don't you let it go?(今夜星光闪烁,怎能如斯回首?)

    我第二次僵硬在操场上,身旁的老同学嘁喳依旧,龙校长的陈词也慷慨依旧。我的目光却紧锁在离国旗最近的那排弯曲的队伍上,点点的红领巾飘扬出的绛色刺痛了我的眼。

    曾记否?我虽平庸,亦不曾到过中流击水,更不必说浪遏飞舟,但书生意气毕竟有过,挥斥方遒的梦再大也做过。一年前,我从南山的小学走进实验,身旁不再又熟悉的他们,理想也已谈不上稚嫩,心里住着的那首歌谣曾一度戛然,不知该以怎样的旋律继续荡漾。

    我分明看到了自己,站在奔向未来的起点默默地观望着过去。我不知道怀揣着对昨日的怀念走向生活的人,是不是一如白马走进了芦花?我只知道一年了,一年内所做的太多决定如一圈圈的涟漪,被我不断地投入我流向我未来的河流里——我爱的人曾经说过:“太多的涟漪会改变河流的流向。”也好,因为我的未来,也许并不是定数吧。

    我不知到我是怎样融入你们的,甚至觉得如今这种共为肱骨的关系,怎么想也都是一场开始不久、同样不久就要落幕的梦。

    也许只是我不知道,那种可以肆意挥霍的时光,就叫青春,叫韶华。

    我们的人生轨迹,难道真的无外乎正比例函数图表、反比例函数图表、一次函数图表?虽然总有人热衷于教我们如何遵循着所谓“正确”的引导,可世界上真有如此的“标准答案”?那些约定俗成的“正确”一定是我们最终改变的方式吗?去他的“平淡是真”吧!愿我们都幸运地经历过饱经焦虑、迷茫、孤独、寂寞,四处碰壁却欲扬先抑的成长。

    一如我,我的等待,我的希望。

    于是我融入了你们,如同刻意封冻的一滴水,终于在微醺的暖风吹拂下甘愿落入溪流。谢谢——徐逸雯,王天翼,学习之乐一如你们不会褪色的笑靥;谢谢——林宏杰,米冠宇,对漫威狂热的爱消散了所有的隔阂;谢谢——陈嘉颖,郇越,以及你们的魔性、鬼畜、崩坏;谢谢——蔡柯,刘光耀,还有研习课上的谁是“嗝”手,出言不逊却可雅俗共赏的放肆言谈。

    还有那所有的所有,我却说不出,说不出待我弦断音垮,许你们放歌纵马。因为我不敢轻易承诺,也许最先说出承诺的人,总是最先离开吧:

    All I can say it was enchanting to meet you.(我的零零碎碎的词字,只能拼凑出‘见到你们,荣幸之至)

    生活一半总是回忆,一半也该是向前,如同那天,手中镌刻满初二(1)班的通知,在台风即将来袭前的潮湿阵风吹卷下凌乱,纷纷扬扬的墨绿色如雪似地飒飒飘满了空旷的教室……

    也如同那一天,艳丽的骄阳下人声鼎沸,我又想起那不会改变的、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时光,而初一的他们缄默地走向我一路的步伐……

    There I was again tonight.

    Forcing laughter, faking smiles.

    Same old tired, lonely place.

    (今晚,今晚我又在,被逼无奈,伪装着笑得无害,孤单的地带,相似的疲态。)

    我说:“走吧,走吧。”

    于是清洁完后水渍未干的地面留下了我模糊的脚印。

    我说:“走吧,走吧。”

    操场上旺盛的茵茵没有留下我模糊的脚印。

    为什么我要悲伤呢,我说不清。

    也许是因为鲜衣怒马后就是急景流年,急景流年后便是弱水之隔,弱水之隔后便是天各一方吧。

    也许是三年的时光本就短暂,在一次次小考大考叠加而成的压力下年华流逝的是否更悄无声息?

    也许是我爱上了你们,愈发觉得不舍吧。

    也许是我想多了,看,年华正好,我们未老。

    我们还有能力去用力拼搏、用力喜欢、用力争夺、用力爱。

    我们还有能力去邂逅更好的一切。

    而逝去的,就珍藏吧,珍藏在最珍贵的地方。

    不要那么悲伤,在忽晴忽雨的江湖里,祝我们有梦为马,随处可栖。

    初一,你们。

    天下知应吾爱,世间唯有君知。

    Shifting eyes and vacancy.

    Vanished when I saw your face.

    All I can say it was enchanting to meet you.

    (流转的眼波,内在的空白,在见到你们的脸后便消散在九霄云外,倾其所有,我只能说:见你们,我已着迷,我已澎湃。)

    我只能说,我只能说:见你们,我已着迷,我已澎湃。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