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Kallen星座小说:当双子遇见双子

(2010-08-13 13:17:12)
标签:

kallen

星座小说

双子

爱恋

分类: 星座小说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Kallen的精灵王国在新浪安家一周年啦!

    星座之于Kallen,从小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沟通工具,除了自己实践外,一有机会,都会和身边的朋友分享,能够将自己多年来对星座的感悟心得与许多网友分享,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荣幸的事。

    在此,想特别感谢新浪星座频道给予Kallen的支持和帮助,谢谢李主编、李朋妹妹、常涛妹妹、胡涛弟弟,和你们认识是特别棒的缘分。

    此外,最最感谢的是曾经来到、正在来到精灵王国的你们,大家的阅读、评论和留言,是Kallen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Kallen觉得好抱歉,总会不时因为繁忙工作而没能及时回答各位网友的问题,Kallen以后会努力加油。希望明年后年大后年的今天,还能有你们的陪伴。

    今天的生日礼物送给大家一篇星座小说——当双子遇上双子(*^__^*)

Kallen星座小说:当双子遇见双子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肿瘤医院的走廊上,非常好看的少年。

我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少年?这样的少年在现实生活里也很少见,如今出现在重症病房里,简直就像电视剧。

我对他点点头,他微微一笑,有点脸红,虽然是炎夏,仍然感觉有清凉的风拂过面颊。   

我来医院是探望生病的表弟。

表弟刚做完锁穿手术,躺在病床上,睁着两只大眼睛,像无助的小动物。姨妈坐在床边,边为他削苹果,边暗自啜泣。

表弟的病需要大量喝骨髓汤,姑妈家在外地,很多事情都不方便,所以我日日褒了汤拎过来。

我放下汤罐和果篮,表弟小声招呼:“谢谢萱萱姐!”

我俯身摸摸他的头发,“疼么?”

他摇摇头,从耳朵上卸下MPS,露出可爱的虎牙,“不疼,打了麻药。”又指着汤罐,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这次还喝这么多啊?好油腻的,我都咽不下去了……”

姑妈半是嗔怪半是心疼地瞪了他一眼,“什么油腻?我想喝还喝不着呢,你这孩子就是挑嘴!”又握着我的手,“这段时间多亏你了,夏萱!”

表弟到底还是孩子,我拍拍他的脸:“敢说我手艺不好,下回抓一把盐,咸死你!”

表弟吐吐舌头。   

 

可能是化疗开始起反应,表弟喝了两口就开始皱眉头,姑妈左求右劝,他艰难地咽下一小点,就开始反胃。

姑妈急忙道歉,将剩下的汤折在饭盆里,说晚上再喝,说的时候眼泪又要下来了。

我胸口有些酸楚,借口去热水房洗汤罐,暂时避开这对母子。

热水房里已经有另外一个人——刚才在走廊上没看清楚,此时近在咫尺,才发觉他简直好看得离谱。

这哪里是真人,分明就是漫画上的美少年。男生都长得那么好看,简直让我没有活路。

他也在洗碗,但是洗得心不在焉。水哗哗地流着,反复冲刷着他的饭盆,他的目光投在窗户外,那一片遥远的银杏叶。

“麻烦,我可以用一下么?”我等了半晌,看他没有反应,只好打扰他的深思。

他被吓了一跳,有礼貌地让开身子,但是并没有离开,拎着湿漉漉的饭盆,继续在窗边发呆。   

不知道是否母性情结发作,我实在不忍心看这样的美少年伤怀,于是装作无意地问:“你住院多久了?”

他腼腆地笑笑,仿佛回过神来,“刚刚进来不多久。”

我轻轻“哦”一声,又禁不住多问一句:“你多大了。”

他犹豫一下,才说:“十七。”

 

我不敢问他的病症,在肿瘤病区里,还要问什么呢?只得做出一副肯定的样子,“会好的!你这么年轻,一切都会好的!

如此敷衍的话,居然让这个少年感动不已,他杏仁般的美目闪烁着银河璀璨——他缓缓说:“谢谢姐姐!”

姐姐?我心里想,我不是姐姐,我是阿姨,我比你大11岁呢!

其实我还想再安慰他两句,可是我一回头,阳光刚好刺在我眼睛上,我一时居然忘了要说什么。他的面容晶莹夺目,让这破败陈旧的热水房突然拥有了自己的颜色,似乎所有的阳光都是自他身上经过,再折射到我的肌肤上一般。

我有一刹那的呼吸停滞。   

表弟的病床在大间,晚上经常睡不好觉。我于是动用我所有可以动用的关系,将他换到只有三个人的小间。

表弟如今是熊猫一样的保护动物,姑妈又上了年纪,我就成了唯一的“壮丁”。大包小包背过去,只听见一个声音:“姐姐,我来帮你。”

我一转头,正看见那个美丽的少年,他琉璃一样的目光正清澈地注视着我——我几乎失手扔了手中的盆,不禁心里暗暗笑话自己:蒋夏萱,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在犯花痴啊!

我嘴里客气地推辞着,可还是还是被他抢过表弟的行李,并利落地安置在衣架和隔层里。

突然想起他也是病人,不由抱歉地叫出来,跑过去阻拦他。

他仿佛看出我的心思,微微一笑,“姐姐,我这两天是查血常规和心电图,还没有开始正式治疗。”

我如释重负地点点头,又不好意思地说:“那样,也不能累到,我自己来吧,反正不是太重的。”

临走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看他的病牌:宋煜凯,男,17岁,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以后来医院,我会带两个汤罐:一个给表弟,一个给宋煜凯。

吃完饭去刷碗,他尾随我出来,“姐姐,我来洗吧,这不是重活,我可以干的。”

我刚要说“不用”,他立即说:“女孩子总用洗涤剂,手会变粗的。

我不好说什么,只得递给他。可那么一瞬间,我突然脸红了——因为我居然在想:为什么在我小的时候,没遇到这么好的男孩子?

“姐姐是姓夏么?”他问我。水声和阳光交错在一起,他的手指纤细修长,人家说有这样手指的男子,心灵也敏感脆弱。

“不啊,”我有点恍惚,“为什么呢?”

“我听见旁边的阿姨喊你‘夏萱’……”他小声说,有些羞赧的样子。

我笑了笑,“我姓蒋,蒋夏萱——我的家乡,一到夏天,漫山遍野都是萱草,所以爷爷给起名叫‘夏萱’——‘合欢蠲忿,萱草忘忧’的‘夏萱’。”

他仿佛听得入了神,“‘合欢蠲忿,萱草忘忧’,说得真好,姐姐是一株忘忧草啊!”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男生这样夸过我,心底轻轻一颤。

他紧接着说:“姐姐出生在夏季,萱草开花的时分,那么,是双子座了?”

我愣了一下,点头说是。   

比起其他病房,我们这一间总是特别安静,宋煜凯的母亲是个非常安静的妇人,可以看出年轻时代有夺目的美貌,可现在也老得厉害,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姑母也只是发呆,默默对着自己生病的儿子。宋煜凯是个沉默的孩子,而表弟,一有时间就在无线上网,或者打游戏。

所以这个病房,只有我进来的时候,才有一点点声音。

宋煜凯经常拿一支铅笔,在一些纸的背面随手画些漫画,画完了便揉皱,投进门边的纸篓。我抢过来看,是很漂亮的漫画,不由问道:“你学过画的?”

“没有,”他脸又红了——真是爱脸红的孩子,“看的漫画多了,自己学着画的——可是总也画不好。”

“画得很好呀!”我吃惊道,“你非常有天分呢!”顿了一下我又郑重道,“小凯,出院以后,你要好好培训一下,也许会成为第二个宫崎峻或者臼井仪人呢!”

“谢谢姐姐的鼓励,”他轻声说,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出院以后我会好好学的——如果可以出院的话。”

这样沉重的话题我无法接下去,我不可以大声喊叫:“喂,别说这么丧气的话!”也不可以虚伪地安慰:“会好的,一定会好的。”甚至无法视若无睹地转移话题。

 

沉默了良久,我突然说:“小凯,你读过《圣经》么?有一篇叫《德训记》,上面说:不要使你的心灵沉陷在忧愁里,也不要因为无谓的思虑而自寻苦恼。心中喜乐是人的生命,是圣德的无尽宝藏;人心愉悦,可以长寿。对你的灵魂要有爱情,又要悦乐天主,克制自己,以上主的圣德,安慰你的心,使忧愁远离你……”

他的眼睛像晨星一样亮起来,又迅速黯淡下去,沉声说:“夏萱姐姐,你的意思是,上帝始终不曾抛弃我们,是么?可是我为什么感受不到呢?他让我来一遭,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我望着他的眼睛,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坚定更坚定,“小凯,他从从来不曾抛弃甚至离开我们——他一直都在我们左右啊!你也许可以成为钢琴家、成为漫画家,甚至科学家、运动员,可是这些就能体现你的意义么?上帝让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是我们尽最大努力让周围人喜悦快乐——你看你的妈妈,他多么爱你,有你这么一个善良英俊的儿子,她一定非常幸福,这难道不是你到来的意义么?”

宋煜凯凝视了我很久,紧紧抓住我的手,我本想躲开,可是想:“他还是个孩子呢!”反而轻轻回握他,让他感觉我掌心的温暖。   

次日来到医院,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往日不曾有的喧笑声,不由疑心自己一走错了门。

倒是宋煜凯眼尖,挥臂招呼道:“夏萱姐姐!”又指着自己床边的四五个男孩说:“这是我的同学和篮球队友。”

小男孩们长得虎头虎脑,仿佛带来了外面夏天的空气,他们捧了只篮球,拿给宋煜凯,上面有篮球队的集体签名。

床边的凳子上,还坐了两个女孩子,清秀干净的长相,目光追随着宋煜凯的一举一动,我心里不禁暗笑:才这么小,就已经有了FANS。

中午开饭时间到了,孩子们纷纷告辞,我替宋煜凯将他们送至电梯口。

回来的时候,看见宋煜凯正呆呆对着那只篮球,仿佛有心事的样子,不禁笑着打岔:“小凯,在想念自己的篮球生涯啊?”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有一点,这次他们打对抗赛,输了呢,还埋怨我不上场。”

小孩子的角度,很难理解这么险恶的病症,不过,这样也好。

“对了姐姐,”宋煜凯突然从枕下拿出一张纸,“昨天你走后,我为你画了像呢!”

“真的?”我激动起来,还从来没有男孩子为我画过像呢,“快拿来给我。”

 

宋煜凯故作深沉,“可是姐姐——”

“什么‘可是’啊——”我抢过来,一下子傻了眼,上面没有我的画像,倒是有他自己——是个漫画美少年呢!

“这哪里是我啊?”我泄气道,“快把我的拿出来。”

“这就是了啊!”他摊摊手,很无辜的样子。

“这分明是你自己啊!”我有点生气了,不喜欢人家这么捉弄我。

“你和我在一起啊!”他促狭地笑起来,顺手指了指那个男孩子手里的一珠花,“喏,这就是你,姐姐,夏日的萱草。”

“我——”这个小鬼,连恶作剧都这么可爱。

“那么,小凯是什么星座呢?”我想起了上次的话题,这个聪明的孩子,准确地猜中了我的星座。

他张了张嘴,促狭地一笑,“下个月这个时候,我告诉姐姐——秘密至少要保存一个月。”   

可是我没有这样的机会——不久表弟出院了,我也没有机会和借口去医院探望宋煜凯。

虽然我时时会想念他,可是这么一个美貌的小男孩子,得了如此险恶的病症,我能做些什么呢?

我什么也不能做,但是下班回家,我会对着那副漫画,发很久的呆,那副画被我裱在镜框里,命名作:花儿与少年。   

再遇到宋煜凯的时候,是取表弟的复查单子,那时候姑妈已经回去,这些小事情,都是我来代劳。

他的头发剪得很短,神色也憔悴了很多,穿着浅蓝色病号服。即使这一切都加在一起,也不能掩饰他是是一个美少年的事实——我这才知道:美原来是一种光华,无论外在如何改变,都不可以被埋没掉。

“夏萱姐姐,”他对我微笑,长而微卷的睫毛如同蝴蝶翅膀,在面颊处留在美丽的阴影,“很久没见你了。”

我连忙走上前,“小凯,你怎么样?最近也不知道忙些什么,都没过来看你,真对不起!”其实我不用向他道歉的——这真是一个美丽到让人心软的少年。

 

就在他要回答我的时候,护士走过来,“宋煜凯,快点回房间,要注射了。”小护士非常年轻,因此对宋煜凯也很温柔。我在心里暗暗好笑:长得帅就是占便宜。

但是宋煜凯依然握着我的手,我也觉得就这样走掉实在无情,于是说:“我到你病房坐坐如何?可惜今天没带汤呢!”

宋煜凯的床头放着个大大的花篮,花篮下面有本《圣经》——我非常感动,没想到他真在读。

我低头的时候,宋煜凯轻轻从花篮里取下一枝铃兰,递到我手边。

我微微一怔,只听他说:“我一直想找到解忧的萱草,但是没找到。这次同学们送花篮过来,有美丽的铃兰,我问过他们,铃兰的花语是:重来的幸福。我再想,如果能再见到姐姐,一定是件幸福的事情,但是我很害怕你在铃兰凋谢后还没有来,于是日日对着它祈祷。如今你来了,我觉得它很灵,想送你给,还有我希望的幸福……”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只让我觉得辛酸,但是又很开心。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只得低声说:“小凯,谢谢!”   

后来的一个月,几乎每天我都会过来,带着我煲好的汤——对这个美少年,我能做的,不过也只是这么多。

这是宋煜凯化疗的第三个疗程,他出现了明显的症状,疲惫、脱发、呕吐,甚至吐血。

我紧紧握着他的手,克制自己不在他面前哭出来。

他要我读《圣经》给他听,于是我读:他是耶和华我们的神,全地都有他的判断。他带领百姓欢乐而出,带领选民欢呼前往……

 

他的药足足有9个袋子,那么多的药输进他的体内,我感同身受地难过,于是我又读:你们要赞美耶和华,在撒冷有他的帐幕,在锡安有他的居所……

那么药快速地渗进去,他脸上有痛苦的表情,我放下《圣经》轻轻问他:“小凯,要不要吃个芒果?”

他摇摇头拒绝,望了望《圣经》,示意我继续,于是我咬着嘴唇,勉强让自己声音平静:神自古以来为我的王,在地上施行拯救。不要将你班鸠的性命交给野兽,不要永远忘记你困苦人的性命……

可是读着读着我已经泪留满面,倒是宋煜凯轻声安慰我:“没关系,姐姐,国产的药物反应是比较大。”

“那么国外的呢?为什么不用国外的?”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心只想让这个孩子减轻点痛苦。

“国外的——”他顿一顿,“非常贵。我不想让我妈妈太有压力,如果我不能带足够的欢乐给她,至少不想让她那么艰难……”

“小凯——”我无语,他的懂事,让我难过。   

我小的时候作文非常好,于是经常被送到区里后者市里,参加中小学生作文竞赛,而且每次都能获一等奖。

可是我只失手过一次,那是个美丽的女孩子,苍白纤弱,有木棉纸一样的皮肤和西子湖一样的眼睛。

她的作文是讲述她在肿瘤医院的故事——他们说,她得的,就是恶性肿瘤,俗称“癌”。

我一向不服气任何人,可是面对那么美丽的女孩子,却生着这么重的病,偷偷要来了她的文章看,看着看着我也感动起来:说的是她的病友,也是个美丽的女孩子,美丽但是冷漠,在医院里还惦记着钢琴比赛的事情,不和任何小病友说话。后来她打听到了女孩子的生日,发动所有小病友集体制作了一张卡片给她,并祝她成为钢琴大师,女孩子感动了,小声说:“可是南艺的老师说我的手指不够力度,也许不会有大的发展……”她连忙说:“看,这是个有意义的生日,就像贝多芬的生日,所以,你一定会成功的。”女孩子笑了起来,但是,这却是她最后一个生日,三日后,红色的抢救灯直亮了一夜,那个女孩子没出来……

我经常觉得我的人生里有些箴言和预示,可我是凡夫俗子,在事情真正降临前,什么也发现不了。

那篇文章感动了我,或者是那个女孩子的身世令我震撼,总之,我记住了“恶性肿瘤”这个词,虽然大学没有学医,但是,却利用一切可能的情况去了解。

 

至今,我的床头还放着一本英文版的《肿瘤临床医疗学》,上任男友和上上任男友都觉得我的爱好很变态。

但这个爱好给我带来了直接好处:当表弟的病情被确诊时,我是最镇定的一个,并专业地提供了很多饮食和生活的建议。

但我不知道命运的玩笑其实远不止此,它让我遇到了宋煜凯——这个美丽如铃兰的男孩子。 

因为表弟的病,我和护士长已经很熟了,于是不太困难地拿到了宋煜凯的病历,知道了他的生日——原来他也是夏天出生的孩子啊,和我一样的双子座,怪不得有着阳光般的微笑的心态。

下班以后,我特意去一家很好的银饰店挑了条项链,男式的,黑玛瑙的十字架和银质的铃兰花。

并没有等到宋煜凯的生日,我次日就拿给了他——对于重症的恶性肿瘤病人,时间是不能够等待的。

他很开心,“太贵重了,姐姐。”

可是这个并不贵重,比起他天使一样的笑容和雪莲一样的灵魂,没有什么东西是贵重的。

我说:“十字架是上帝救赎我们的象征,铃兰是重来的幸福——我们一起祈祷吧,会有真正的幸福。”

他开心的笑起来,紧紧握着我的手,脸上有反常的红晕。   

不久我被派到外地去出差,因为不过几天,我没有向宋煜凯告别。

但是采购商那边出了很多问题,一一解决之后,已经半个月过去了。

我想打电话过去,才想起并没有宋煜凯的手机——我们太以为很多事情理所当然,等真正发觉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没有路通向耶路撒冷。

我想打电话给护士站然后转,又想起她们一定没这样的好耐心。

我想托公司的同事代我去看望,又怕他们问东问西——所以,我最终什么也没有做。   

等我回到家,第一件事不是回公司,而是赶赴肿瘤医院。

但是他的床空了,我的心一惊,几乎站不稳脚步,而眼泪就在一刹那涌出来。

“夏萱,是你!”一个熟悉的声音招呼我。

我急忙拭掉眼泪回头,正是宋煜凯的妈妈。“阿姨,”我保持礼貌的笑容,“小凯呢?”

“他正在检查心电图,马上进仓移植骨髓。”她这样说的时候,嘴唇微微发抖。

我知道这个手术风险有多大,急忙走上去,握住他的手,“会好的,只要移植了,就一定会好的。”

他妈妈张了张嘴,可能想说:“谢谢!”或者“借你吉言!”又或者……

但是她什么也没说。   

我赶到心电图室的时候,正听见宋煜凯和医生的对话。

医生大约为了缓解他的紧张情绪,问他:“你带这个链子,是信仰上帝么?”

然后我听见他低沉但是坚定的声音,“是的,我是信仰的——圣经上说:信上帝者得永生。”

医生说:“但是我不知道用什么方式信仰呢。”

他轻轻说,声音里有圣洁的力量,“你企求,便得到;你敲门,门便打开……”

那个医生仿佛也被他的话所感动,小声说:“有的时候我会为很微小甚至很自我的事情祈祷,这样也可以么?”

“没关系,神是很宽容的。”我听到宋煜凯的声音,仿佛可以看见他唇边的微笑。   

做完检查出来,他看见了我,仿佛吃了一惊,但又在意料之中地笑了。

他说:“我知道夏萱姐姐一定会来,因为铃兰是重来的幸福。”

我很感动,轻轻拥抱他一下,他比我高,此时低垂着脸,长长的睫毛下,眼睛清澈,幽深得夜空一样。

我小心翼翼地拥抱他,像对易碎的玻璃娃娃。不知为什么,我感到深深暗暗的悲伤,只是一时无法判断,这悲伤是来自我,还是来自他。

然后护士推来架床,我只能松开他。他没有说话,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护士说:“除了衣服,其余东西都留在外面吧。”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右手放在胸前,紧紧握着那枚十字架。

护士只好作罢,我偷偷凑进他的耳朵,小声开玩笑:“长得帅就是占便宜。”

他也笑了,善良美好一如月华。

  

我们等了很久,我和他的妈妈,在手术室外。

我一直在默默祈祷,而他的妈妈,连祈祷的力量也没有。

手术室的红灯一直亮着。

我说过,我的生命中是有箴言存在的,整整七个小时,红灯没有灭过。

然后,仿佛过了整整一个世纪,宋煜凯的主治医生走出来,“对不起,我们尽了力。”

年纪小的几个护士已经眼含热泪。

宋煜凯的妈妈甚至没有嚎啕,只是默默地蹲下了身,好像人胃极痛极痛的样子。

我跟着蹲了下去,轻轻抚摩她的背,希望她可以好过一点。   

要过好久我才明白,那个铃兰一样的男孩子,已经不存在了。

他有美丽的手指,我一度以为他是弹钢琴的;他有聪慧的心灵,我想他会成为宫崎峻;他很喜欢篮球,也许会成为灌篮高手;他和我一样是双子座,他能一下子说出人的星座……

但是,他什么都来不及做,那么短暂。

我想起他的画,他说:“我一直想找到解忧的萱草,但是没找到。这次同学们送花篮过来,有美丽的铃兰,我问过他们,铃兰的花语是:重来的幸福。我再想,如果能再见到姐姐,一定是件幸福的事情,但是我很害怕你在铃兰凋谢后还没有来,于是日日对着它祈祷。如今你来了,我觉得它很灵,想送你给,还有我希望的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