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Kallen星座小说:年轻时代的残忍

(2010-06-25 14:59:33)
标签:

kallen

星座

小说

恋爱

西班牙

金融

卡地亚

分类: 星座小说

大家看到的这幅画是西班牙画家毕加索的名画《镜子前的少女》,画风是典型的现代抽象主义风格。毕加索的作品没有惯常的统一、稳定,形式纷繁,或激越或狂躁,或真诚或做作,或亲切或可恶,整体变化多端,充满多种可能性可塑性。唯一不变的,或许是那份自由。Kallen之所以选这幅画,是直觉与这篇星座小说《年轻时代的残忍》的主题有些契合。至于契合之处,看看大家能读出来吗。大家周末愉快哦,谢谢每个周末的你们来到这里分享Kallen的文字。

 

Kallen星座小说:年轻时代的残忍

莫葳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美女。

其实,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是美女。

莫葳上中学的时候,父亲很赚了一些钱。象大多数当年家世好的人一样,父亲送她到欧洲读中学,并报考当地的大学。

莫葳在欧洲得到了第二次发育,因为天天喝牛奶、吃牛肉,加之强大的运动量,简直变了一个样子。

当年,她只有19岁,谁会说一个19岁、健康红润、白羊座的女孩子不美丽呢?她眼睛灵活、睫毛浓密、有运动员一样的肩和发育良好的胸——象春天里一只活泼可爱的小鹿。她爱唱爱笑,性格爽朗,同学的洋小子都对她暧昧有加。

 

莫葳的专业是金融,当时的一个洋专业——因为爸爸太土,一定要在她身上大雪前耻。大一实习的时候,她非常幸运地被分到一家知名基金的公司。那里是香港上市企业,所以高管都很年轻,而且以香港人居多。

莫葳的主管是个面貌清秀的中年男子,有专业人士特有的自觉和骄傲。他那年38,足足是莫葳年龄的两倍。38岁可能是一个男子最好的年龄,而且他做对冲基金,有优渥的经济条件和上流的社交圈子。但是年轻,对任何一个已不再真正年轻的人,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他迷恋上了莫葳。那是迷恋吧——如果我不想随便辱没“爱”这个字。

 

莫葳有青春、有活力、有不用上妆也吹弹可破的好肌肤——而这些,都是他没有的。人们,是会迷恋和自己相似的人,还是和自己相反的人呢?这真是个迷思。

他对莫葳的痴迷简直不加掩饰,导致的结果是有目共睹。即使在会议上莫葳不经大脑,说PPT文件不如WORD具体,他也会抚掌称妙。而莫葳,也是有些心机的——小女孩子的心计,对人对己都不会有太大的伤害。她自然知道他喜欢自己,然而她也洋洋得意。

莫葳年幼的时候,并不是个美女,她太羡慕做为美女的特权,羡慕了这么些年。梦想终于有了实现的一天,她简直比一个闭关练功的小和尚更渴望十丈红尘。他代表着这个世俗社会的成功法则:别墅、跑车、游艇、私人飞机,还有美丽的太太和可爱的孩子。这样一个人的追求,仿佛是整个欧洲社会对她的仰慕,她情不自禁地陶醉了。

他当然不是善男信女,他也是有情妇的,而且就在本公司,是29岁的LILY。LILY是公司的人事主管,香港女人,并不美丽,但气质很好,有优雅的姿态和温柔的声线。她甫进公司不比莫葳大多少,他事事指点她,给她造就了暗恋他的机会。而他,也并不避讳。象无数偷情情正浓的男女那样,他许诺会娶她,要为她离婚。纵然知道这句话的水分,她还是等了下去。

 

路有很多条,人们只能自己选择。人们在选择的瞬间都满怀憧憬——听上去有点宿命论,但事实如此。每天的呼吸、每日的目光,循还往复的日日夜夜,自然而然,一成不变。然而,并非所有的人都会如此。当LILY意识到这一点时,似乎已经完全合情合理。她的出现就是为了等着他,在这陌生的国家和城市。

LILY对自己的忧虑、期望和怀疑,都来源于他,时间久了,LILY会误会他是一尊神,和他的结婚,就可以解决许多现实的问题——虽然我们知道,现实不是这样的。

可是,人性的纠结与复杂,甚至出乎上帝的预料。LILY很喜欢莫葳,莫葳来的那天,她最喜欢的茉莉花开了。一股极其浓烈的香气,向LILY扑来,这香气好像一整个春天的花朵沉淀凝结出来的精华,玛瑙琥珀般滴溜溜鲜艳浓烈,可也只有刹那,全部消散,而莫葳就定格在这香气中。

 

LILY对莫葳的耐心,超过了任何一个人。莫葳坐在自己的座位上,LILY帮她修改文件。平凡无奇的办公室,铺设暗蓝的地毯,窗外绿荫浓重,微风中树叶一直在沙沙作响。莫葳坐在电脑旁,荧光屏映在她如水的面颊上,淡绿的春衫,柔软的长发。LILY想,一个姐姐看着自己妹妹时的心情,一定就是这样。可谁知道,真相是怎么样的?

LILY被摊牌那天,是个雨天,他们坐在高尚的法餐厅。LILY盯着外面的大雨,直到天色渐暗——黑夜确确实实是到来了,但是颜色似乎压根没什么变化。LILY反反复复看着自己的双手,非常美丽的双手,似乎要从这里弄清楚人世的法则和涵义。因为工作的需要,LILY多少对星座有所研究,可是那一刹那,她完全糊涂了。

其实如果LILY恢复工作时的精明,她就应该明白,他想和她分手很久了,莫葳不过是个借口。长久地、无结果地耽误一个女人的青春,是令男人负疚的。而男人,不能责怪自己时,只好责怪他人。LILY做了牺牲品,而莫葳做了祭品。至于他的太太,那可能是橱窗陈列品。

 

LILY向莫葳道别,她觉得这也许是个机会,和以前的工作和感情彻底画个句号。莫葳看着LILY,强作镇定,但其实是心虚的。LILY的被弃,和莫葳有直接联系,我再次强调,莫葳只是个小女孩子,而且刚刚成长为美女,象那种刚出生的小鲨鱼,拿一切可以放到嘴里的生物为食。她太急于证实自己的魅力,不惜侵害自己最亲近的人——这就是年轻时代的残忍。

LILY请莫葳喝咖啡,莫葳手指都颤抖了,生怕LILY会把玻璃杯敲碎,扎进自己的喉管里,但同时,她又为这种想法而兴奋,他为了她,抛弃了她——想想都令人振奋。莫葳受西方教育,崇尚生存者游戏,她喜欢和一堆人PK,自己是唯一的幸存者——虽然她不知道她最终获得的是什么。

LILY什么也没说,一直在静静喝咖啡,倒是莫葳沉不住气,大胆问LILY,“你觉得我美么?”

LILY点点头,“你是美的,其实,你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但也许这就是你与众不同的地方——你脸上最美的地方,是眼睛。我时常猜想,《聊斋》里的狐仙花妖,都有这样一双眼睛吧,才能在轻轻一瞥间,将富家公子、落魄书生的心魂全部摄去……”

莫葳又惭愧又意外又惊喜,但是LILY紧接着说:“年轻都是残忍的,你不是真以为他会为你离婚吧?”

莫葳到底伶牙俐齿,不甘这样被人压倒,因为争辩道:“LILY姐,我和你不一样。他的话,我当笑话听,你却在当承诺听!”

 

LILY愣了一下,缓缓点头,有风度地微笑,说:“你是对的,受教了。”

LILY离去的时候,莫葳突然落泪了。她想冲过去,她想拉住她,她想道歉……但是,她什么也没做。

为了纪念LILY,莫葳开始研究星座,可是她遗憾的是,她永远都没机会知道LILY的星座了。

和他的恋爱,象无数个年轻的错误一样,被大家纠正了。她后来和学校里的男孩子恋爱,自然是不成功的,于是又谈、又散,三起三落后,她终于也修成了正果。结婚后才说起来,他的先生不仅是邻校的学长,还曾经在一起打过篮球,真是千里因缘一线牵。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嫁给他,可能是哥哥的推荐、父母的眼光和两家的认可。莫葳反正也没经验,只觉得他人可靠,值得尊重。

 

就这样过去了很多年,他们有了两个孩子,莫葳也不工作了,在家里专心相夫教子。先生选得很好,她的半辈子,过得波澜不惊。莫葳不再美丽了,她的美丽是花上的露、水里的波、光里的晕,随着岁月的磨损,慢慢没有了,什么也没剩下。

同学有事相托,顺便带来了自己的妹妹。那天谈些什么大抵忘记了,只记得那个小女孩子,好象是跳芭蕾的,有修长的腿和纤细的身影。自那个女孩子进来,丈夫的眼神就不曾离开过——他一直喜欢跳芭蕾的女孩子,他的第一任女友就是芭蕾舞娘。可是那个女孩子离开了他,芭蕾是个虚荣的职业。

现在他有钱了,不过身边的人却是莫葳。而莫葳,显然不是他的女神。

莫葳觉得这是报应,她似乎一直等着这一天,仿佛一个杀人犯在等待判决,她几乎是眼睁睁看着丈夫的变化,但她从来没想过阻止——也阻止不了。

直到有些不不像话,她决定要做个姿态,否则对父母孩子都没法交待。那天,她约了女孩子在咖啡厅,女孩子脖子上戴着卡地亚的项链,之前她向丈夫要求过,丈夫说俗气,没有买——但现在,就戴在这个女孩子的脖子上。诚然她是不俗的,戴什么都好看。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女孩子开口了,突兀地问:“我美么?”

莫葳觉得耳熟,艰难地点点头,说:“美的,美得很经典。”

女孩子得意地笑了,“大家都这么说。”紧接着又说,“他说他会离婚,为我。”

莫葳艰难地咽了口唾液,“我想他不会,因为——”

“我知道,”女孩子骄傲地说,“我只是比较一下,我们俩谁比较有魅力——他可不会承诺你和我分手。”

太阳渐渐转移,正午的刺目光线,仿佛未来倾泻而下,狰狞地压在屋内两个人的身上。周围一片安静。只有她身后的窗外,枝叶一直不安地在风中起伏。

 

年轻真是残忍的,莫葳突然忘记了自己所为何来,她甚至想问问这个女孩子的星座,想看看如何去解决和面对。后来想想,真可笑。

她安静地喝完咖啡,结了帐,起身向屋外走,那个小女孩,有点惶恐不安,可是最终什么也没说,倔强地喝完自己的咖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