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Kallen
Kallen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9,316
  • 关注人气:1,0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Kallen纯美恋爱系星座小说《壹夏》(上)

(2010-03-05 11:51:44)
标签:

星座

云顶

哥儿

壹夏

程明

瑞士

分类: 星座小说

Kallen纯美恋爱系星座小说《壹夏》(上)

北京冬天这一季显得格外漫长,算算看,前后持续了快五个月了。依稀嗅到了早春的气息,但乍暖还寒,仍料峭不已。Kallen还在外地出差,所以答疑下周才能恢复,还请提问题网友再耐心等待一下。但Kallen仍挂念着每周这个时候准时来精灵王国的各位朋友,因此这周和星座团队商量后,想与大家分享Kallen特别珍视的一些文字——星座小说。这也是Kallen星座最与众不同的地方之一——除了让星座知识实践化,还钟爱于将星座的意蕴以最美的方式呈现,而这最美的方式在Kallen看来,莫过于文字了。这些文字,跳脱了我们每日面对的烦扰,于纯美间,撩起我们或曾经或正在体验的悸动。今后Kallen将不定期地推出“星座小说”系列,希望大家能喜欢(*^__^*)

 

一、前尘

   

壹夏曾经想,等她老了,写自传的时候,第一句要这么写:当年的夏家,是个大家族……

 

为什么要等老的时候呢?因为写自传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名人,一种是老得可以做活化石的人瑞。壹夏这个年龄、这个工作、这个状况,除了中彩票,成为名人已经毫无希望。那么只好希望自己活得长一些、再长一些,作为历史见证的时候,把自己的故事也夹带私藏地写下来——然而当年的夏家,真是个大家族。

 

那个时候的壹夏,还不叫壹夏,她其实叫作夏一一。为什么叫作一一,有两个意思:一是因为她是夏家的长女长孙,二是因为妈妈姓一——真有这个姓氏?还真的有,听她妈妈说,她们祖上是鲜卑人。

 

也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壹夏妈妈的轮廓比别人要更深、更立体,有种英气勃发的美。壹夏长得很像妈妈,因此大家都说她是个小美女,她也因此而自矜。

 

后来她才知道,美丽这种东西,是要有所附丽的,好比花朵上的露珠,梅树上的积雪,一旦失去了适合的场所,反而是不美的好,零落成泥的感觉,比本来的泥土还要乌糟些。

 

但是,那都是后来的道理了,当初她是不明白这一切的。

 

夏家有钱了很多年,具体家里做什么,壹夏也不甚清楚,彷佛大伯做着房地产,叔叔经营连锁超市,而她们家,似乎是和什么证劵有关系的。

 

壹夏总是记得那年夏天——她们家败落的前一年。

 

是因为之后的对比让它显得更加奇幻莫测,还是因为爱情在当时就已经枉然?她其实说不清楚——有些事情,即使沉淀了那么多年,似乎也无法总结出真正的规律。

 

让我们再次回到那个夏天吧:那年壹夏十九岁,在瑞士读大一,还叫作夏一一。而在当时,她已经有了男朋友,那个男生,叫作程明。

 

说起来,程家和夏家息息相关,很多生意都一起做。程明自小就来夏家玩,壹夏的天地里充斥着程明——但这无关爱情。

 

程明的生日是“雨水”那个节气,因此他兼有水瓶的自恋和双鱼的优柔。这在女孩子身上可能是很好的特质,但在一个男生身上,就总显得落落寡欢和难以讨好。

 

当然,也可能是壹夏自己的问题——狮子座的女生很容易给人自我中心的感觉,而壹夏当时,又被宠坏了,对爱情有太多憧憬,不是程明这样的忧郁王子可以满足和迁就的。

 

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拖拖拉拉地谈着。父亲的谨慎心非常重,即使不为着自己的生意,也担心女儿被别有用心之徒骗了去。妈妈看着程明长大,觉得亲上加亲是个好主意——就算不是孙芸芸和廖镇汉,青梅竹马也是段佳话。而壹夏,虽然爱幻想,却不真傻,也知道琼瑶席绢的故事是拿来解闷的,并不真有这样的男人,在某个角落等着你。程明,也许是因为懒,他自视甚高目无下尘,活了二十一年也没遇到真命天女,虽然壹夏懒散点、木讷点、没什么风情,好歹教养和家世上过得去,带得出手,就筷子里面拔旗杆了。

 

关于这一切,壹夏心里,其实和明镜似的。看,这么小的年纪,却有颗如此世故的心,不是不苍凉的。所以即使后来夏家败落了,壹夏也能明白地活着,而且活的很好,和这种心态不是没有关系的。

 

二、假期

 

壹夏和程明上的是一所大学。父母选中它的原因,是那大学的确名气大,而另一方面,觉得壹夏和程明的事,一毕业就可以定下来,别生什么枝蔓才好。壹夏偶尔也有自己狮子座的小九九:她成绩不好,在国内升不到什么好大学。横竖家里有钱,去瑞士就当度假了,还可以提前体验羊胎素。要是万一程明甩了她,那也无所谓,贵族大学里帅哥多的是,谈一个赚一个。

 

人家说:哀兵必胜。抱着悲观心态的壹夏,却一直和程明好着,保持着相敬如宾的关系。如果没有大的变故,可能就这么一直下去,也许就结了婚也不一定——也许那时结了婚,现在的孩子都能上小学了。

 

程明虽然读的是金融,却有着浓郁的诗人气质。他大三了,在瑞士待了三年,大四或者实习,或者回家帮忙,这也许是他最无忧无虑的一个暑假,于是他格外珍惜。

 

其实平日里,程明也没亏待过自己,到底是富家子弟,什么没经过没见过?按《红楼梦》里写薛宝琴的话:“……四山五岳都逛遍了……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

 

可是这一次,就是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程明自己也说不清。彷佛是对自己少年的一个告别,特地要使自己难忘。

 

和别的男人不一样,程明最推崇的作家是张爱玲,最喜爱的影星是乐蒂,最爱听的歌是白光的《如果没有你》……这些气质在壹夏看来是阴柔,在别的女人眼中是抒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浓重的旧中国情怀。

 

在这个物质文明把所有城市的面貌都泯灭的世道,只有马来西亚还保留了一点三四十年代的风情,而且白光的墓也在那里,程明很想拜祭和瞻仰自己的偶像墓一番——这个心情,和后世那些文人,总对着苏小小或者董小宛的墓碑长吁短叹,是一个道理。

 

听到程明的提议,壹夏倒是无可无不可,她小时候去过大马几次,除了觉得树木多蚊子毒,辣椒太辣,酸柑太酸,也没旁的印象。要购物,不如去香港或东京;要看风景,不如去新加坡或泰国。当然,这一切只是她的腹诽,她没缺心眼儿到真说出来。

 

真制定了行程,还是浩浩荡荡一堆人——除了他们俩,还有程明的两个朋友:林戴维和宁戈。这两个大少爷又分别带了自己的女朋友,尤其是宁戈,离谱地带了一对姐妹花,想不招摇都难。

 

这两个人里,林戴维和壹夏比较熟悉。林家本就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商,这次去大马,不仅住他家,连私人包机都是他出。

 

虽然熟悉,但是壹夏并不喜欢林戴维。戴维具有一切天秤座的优点:大方、慷慨、好客、长袖善舞……但这些都是社交上的好品质;他也具有一切天秤座的缺点:自私、冷淡、古板、阶级感分明……整个人就像一块儿冰做的。秉承天秤座相貌,戴维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却比程明还自恋,天天恨不得镶镜子里。

 

壹夏曾经和他开玩笑:“戴维,是不是你想找人佩服一下的时候,就去照照镜子?”

 

林戴维礼貌而优雅地回答:“不,我也看看程明。”

 

林戴维也不喜欢壹夏。林戴维喜欢的女人,或清纯或妩媚,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就算流泪,也只能背后默默流,不要打扰他的日常生活。夏夏虽然家世不错,也略有姿色,但性格太过火爆,说话又快人快语,常常给人强势过头的印象,实在和“淑女”两个字沾不上边。之所以对壹夏还能保持几分虚伪的笑意,也不过是看在程明的面子上。

 

宁戈是混血儿,漂亮得有点阴阳怪气,喜欢的抽很烈的烟,和摆弄塔罗牌。每次壹夏看到他,都觉得很不舒服,估计宁戈也一样,所以从来不正眼看她。

 

后来才听说,宁戈是天蝎座的——狮子和天蝎如果做不成恋人,就几乎是对天敌。“怪不得每次我见他,都有种猫科动物扎毛的冲动呢,原来是本能!”壹夏抚胸恍然大悟。

 

那段时间很流行台湾版的《流星花园》,有女生把程明、林戴维、宁戈和一个当地的酒店大亨之子,并称F4。夏夏暗暗想呕吐,果然是“魅力产生于不了解”啊,在她眼里,这就是四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世家子弟罢了。当然,也可能是壹夏自身有问题,不讨和自身相匹配的公子哥儿的欢心。

 

三、云顶

 

林家安排得果然周到,刚下飞机,就见一行保镖,领头的反而是个身材矮小容貌婉约的女孩子,林戴维说是他父亲的私人助理。

 

一行人坐着房车向云顶行驶,宽阔安静的盘山路,一路上热烈地开着木槿和九重葛。从车窗望下去,烟雾缭绕间山下的街道河流、城市乡镇,熙来攘往的车辆行人都呈现出一番繁荣的景象。热带果然比内地风景好些,再粗陋的地方,有了花,怎样都好看。

 

“到了,诸位。”林戴维微笑着提醒大家,“老宅子有几个房间没收拾出来,先委屈你们住公寓——反正也是我家的产业。”过了一片扶疏有致的灌木丛,他们的车泊在一座高层公寓前,半弧形的石子路正对着就是剪绒般的瑞士短草和擦得锃亮的玻璃长廊。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俨然以这儿的主人自居,大模大样地在草毯上蹦来跳去。

那个私助在密码门上按了一串数字,玻璃门开启了。尽管壹夏觉得很没必要,但是还有浩浩荡荡的保镖和服务部人员,把他们护送进了各自的房间。

 

壹夏的房间不大,一室一厅而已,但是结构非常灵动。虽然是十楼,但是从大门到客厅中间还隔了一小间露台似的三面都是玻璃的房间,刚好可以摆一个鞋柜和一盆巴西木,透过玻璃墙还可以看见楼下的山景。厅前有一阁橡木质地、类似中国古代屏风的西式镂空半高隔断,镂空的格子里摆设着几样瓷器,使人不致把客厅一览无余。

 

壹夏是北方人,不能忍受这种近赤道的酷热天气,从楼下的太阳地里跑上来,即使是一小会儿,也还是沾上了上糨糊一样的粘汗。她顾不得收拾行李,先把身上的CHOLE小短裙和耳朵上TIFFANY耳坠脱下来,一股脑扔在沙发上,赤着脚找浴室。

 

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个房间是大房间里隔出来的,有个木门暗通款曲——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那边住的是程明,怪不得林戴维离开的时候,给壹夏留了一个暧昧又悠长的微笑。这个天秤男!壹夏耸耸肩,她不知道,给宁戈是怎么安排的,难道仿照中国老式的四合院,旁边还有东西两个耳房,来安置姨太太?

 

正想着呢,程明那边就敲了门。壹夏从行李里翻出一件大T恤,用夹子胡乱盘了头发来开门——其实木门是没锁的,程明这么做,全都是绅士派头。

 

对着壹夏洛丽塔似的香艳,程明彷佛全无感觉,只是看了看她胡乱堆的衣服,不禁皱了眉头——壹夏严重怀疑程明的星盘里很多行星都落在了处女,他有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洁癖。

 

两个人谈些有的没的,程明就陷入了深思,而壹夏也没打扰他,自顾自淋浴去了。出来的时候程明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了条子,一个小时候在LOBBY集合,一起去赌场看看。

 

壹夏家里教育非常规矩,不仅仅是赌博,连网游都不大有兴趣。她想程明也未必有兴趣,不过是不想驳了林戴维的面子——毕竟在大马,最有名的赌城就是云顶了。

 

壹夏习惯性的迟到十分钟下去,如她所料:林戴维和他那个女友,已经等在LOBBY了。宁戈只带了一个女孩下来,但不搭理对方,不离手地玩着自己的塔罗。只有程明迟迟不见人,也没人过问,心照不宣地齐齐等着。中间宁戈似笑非笑地看了壹夏一眼,想问什么,终究没有出口。

 

也许因为在星座对宫,壹夏完全明白宁戈那点花花肠子——他们都奇怪:程明和她的关系并不近,也未必互相了解,为啥还能在一起?是啊,她就是个粗心大意不解风情的狮子座,谁知道程明那水仙花一样的王子,在感时伤怀些啥。可是,他们就是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你不服气,还真不行!

 

倒是听程明略略说过宁戈的来历——其实宁戈祖上的出身很好,彷佛是当年的军阀世家,敛了不少财,逃去了美国。

 

可能因为杀戮太多作孽太甚,一直到宁戈父亲这辈,都是单传。宁戈的父亲明里暗里也有情妇二奶姨太太的,亲的热的生下来,统共都是些女孩儿。

 

宁戈的母亲是个吉普赛的灵媒,据说非常的妖娆,才在一起不久,就生下了宁戈。但是当年老爷子却勃然大怒——这个也能理解,明星模特的就算了,连跳大神的都往家里带,而且是外国人,这也太不像话了。但这吉普赛女子倒是有骨气的,带着未满月的宁戈只身出走,临了只留了一句诅咒。

 

咱中国人怎能怕外道的邪灵?但从这以后,宁戈父亲再怎么找,却总生不出孩子,而且身体越来越差。大家这才着了急,求神拜佛、遍寻名医、黄大仙白龙王也一起上了,统共没见个好——当然也没更恶化,就那么不死不活地拖着,直到宁戈十六岁那年,自己找上门来。

 

这样的独养孙子,家里还是非常重视的。而且父亲的病,随着他的回来,竟神奇地好了很多——大家更把宁戈凤凰一样地供着,倒也没问他回来的缘由和他母亲的去处。

 

宁戈也不聒噪,只是不愿意跟大家族姓,玩世不恭地笑着:“小时候妈妈喊我‘宁哥儿’,我以为自己姓‘宁’呢,以为了这么多年,别的姓再显赫,一时也接受不来。”别人犹可,宁戈的父亲心虚而难过,这是一句私语——宁戈母亲怀孕的时候,父亲戏谑:要是女孩小名就叫“宁馨儿”,要是男孩就是“宁哥儿”,意喻在父母的珍爱下,吉祥如意平安长大,但是他到底没看顾住“宁哥儿”,让他颠沛流离于红尘沧桑。于是遂了宁戈的意,还是叫做宁哥儿,只是把“哥儿”改作“戈”,阳刚一些。

 

宁戈一直落拓不羁,又对占卜格外灵异和有心得,虽然是唯一的男孙,还是多少被大家看不惯。直到家族的公司发生了几件大事,倒被他事先一一了中,才在隔阂的同时,多了点敬畏。

 

宁戈幼经磨难,对这些人情世故完全了然于胸,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仅在酒色一途,就要比一般人去得劲放得开玩得透彻——这个壹夏倒是相信,看他这次带两个女孩就知道了。

 

但是壹夏奇怪的是,平日也不见他有什么轻浮举止,反而对那副塔罗扑克不离不弃的——那是他妈妈的遗物吧!每个人都有一段伤心事,写出来都是一部书,奈何壹夏对天蝎男毫无兴趣,也没有欲望进一步探索下去。

 

正胡思乱想间,程明下楼了。壹夏抬眼看去,不由叹了气——程明一件白色圣罗兰长袖衬衣,带着银质的万宝龙袖口,银色的窄框平光镜,悠悠闲闲地下得楼来,对众人的久等毫无歉意。程明永远是西服、衬衣两着换,无论多冷多热,而且领带一丝不苟。休闲的时候不带领带,但是袖口一定少不了。这和壹夏磨边做旧的牛仔布短打扮,真是风马牛不相及。

 

林戴维和程明走在前头,不知在讨论什么问题,中间隔着宁戈,壹夏和姐妹花中的一个落在最后。林戴维那个影子似的女友,好像小学时的路队长:一会儿以女主人自居,喋喋不休地向宁戈和壹夏介绍这里的风景物产;一会儿以女仆自居,问林戴维累不累渴不渴要不要先去安排些什么;一会儿又以主母自居,对宁戈的女友夹枪带棒奚落两句,突然接到戴维一个警告的眼风,吓得立即噤声不语。

 

宁戈看戏似的看着这一切,壹夏倒是得空端详了半天林戴维的女友——其实林戴维有不少女友,但是公开承认的,却只有这么一个。这真不是个好看的女子:脸颊太胖而身材太瘪,眼睛太小而嘴巴太大,虽然剪了个规整昂贵的波波头,只愈发衬托头型像个正放的鸭梨。据说林戴维承认她的原因,是因为两家生意往来颇为密切——壹夏不禁暗笑:林戴维真是用自己的精神和肉体,来双重维护家族利益和门第之见。

 

宁戈每次看到这女孩,就用似笑非笑不怀好意的桃花眼一遍遍扫着戴维——和林戴维的择偶观不一样,宁戈的女友都是野路子,虽然漂亮,但都多少有点来路不正的风尘气。与之相应的,每次林戴维看到宁戈的女友,嘴上不说,总是下意识地掸掸衣服,彷佛怕什么污垢沾在上面。那么程明的壹夏可能是这里最衬头的,但是她又有着大小姐般的骄纵和冷淡,虽然她自己绝不愿意承认这点。

 

可见世事古难全。

 

四、偶遇

 

真到了赌场,这三个男人倒玩得个起劲:这赌场本就是林家的,自不待言;宁戈出身风尘,不会倒还奇了,难得他总押总中,也不知是有人在旁放水,还是他把通灵的能力也用到了赌博中。最让人没想到的,是一向儒雅斯文的程明,对着牌九、轮盘和21点非常热衷,而且手势纯熟老练,一看就是个中高手。

 

到底是男人啊,壹夏感叹一句。

 

她对着老虎机完全是为了打发时间,林戴维给的筹码还没投完,就觉得无聊,不禁想出来走走。

 

及至出了门,壹夏才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幸亏穿了棉布T恤、牛仔短裙、草编的遮阳帽和凉鞋。要穿得像程明一样齐整,估计这会儿就蒸发成气体了。最让壹夏得意的是,衣裙和鞋帽都是故意磨边做旧的,就算汗流浃背起来,也不显得特别狼狈和烂踏踏。

 

壹夏看看天空,这样的天空是国内很少见的——晴朗得好象宁戈带来的两个女朋友,毫无心机地展露着灿烂的笑容,有一大陀云懒洋洋地蜷缩着,那漠然又疲乏的表情与宁戈倒是同一个版本——壹夏自顾自地笑起来。

 

周遭的楼不高,可以看见道路两旁的椰子树和凤尾竹,酒店后的花园里,遮不住的九重葛开出类似杜鹃一嘟噜一嘟噜紫红色的花。那种虾子黄的天堂鸟花,一下子迸出好几个头,也许不是天堂鸟,谁知道!一只侧翼带嫩黄羽毛红嘴黑鸟站在一根细小的榕树枝上精明地梳理羽翅。这到底是乌鸦还是八哥?壹夏反复思量。乌鸦还是八哥?八哥?乌鸦?像乌鸦的八哥?这样寻思得多了,嘴里也跟着念了出来。但也许两者都不是呢?此时这个快乐的小家伙正探着脑袋仔细查看周围有无可吃的东西。

 

“怎么?里面不好玩?”第一个发现壹夏走出来的,竟然是林戴维。壹夏当然不会想当然地认为林戴维扭转了思想,对她暗生情愫,只是感叹天秤男就是比一般男人在社交场合细心罢了。于是礼貌地欠身,“哪里是觉得不好玩?只是我人太OUT,什么都不会,待在里面也是闷,想看看外面的风景。”

 

“到底是世家女,就是教养好。”林戴维半真半假地恭维道,不知从哪儿召唤了个保镖过来,“虽然附近都是我家的产业,但你一个女孩子,又不认得路,还是让人陪比较安全。”

 

壹夏不过是想看看野眼,实在不习惯这种阵仗,不由婉拒。奈何天秤座执拗起来非常吓人,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互相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正在这个时候,那保镖彷佛发现了什么,在林戴维耳边说了几句,林戴维立即福临心至地指着远远一个男孩,吩咐道:“你过来一下。”

 

那男孩刚在日头里走过来,皮肤还带着阳光棕,见到戴维有点愕然,有些不情愿地叫了声“少爷”。

 

林戴维显然很受用这一声,但还是虚伪地打了个哈哈:“阿伟,你爷爷早就不在我们家做事,你不用按老规矩叫我。”整理了一下衣角,居高临下地微笑,“怎么,还在做暑期工?”

 

那个男孩不卑不亢地回答:“少爷言重了,虽然我们不在少爷家供职,礼节还是不能废的。我不是阿伟,我是阿东。赌场生意好,小费也给得高,又是少爷家的地盘,所以我还是来这里走暑期工。”

 

林戴维点点头,似乎很赞许这番话,又指指壹夏:“我倒是搞错了,你是阿伟的弟弟,你们兄弟确实太像了,不好分辨。这个小姐是我很尊贵的客人,她想四处走走,又不愿带保镖。我想以你的能力,照顾她应该没问题吧?你们随兴走走,注意安全,晚饭前记得回来,别误了家宴。”踌躇一下,他又道,“至于这段时间的工钱嘛,和鱼虾蟹的摇骰一样,你看如何?”

 

阿东微微一笑:“少爷太客气了,帮你带客人,是我的荣幸,怎么还能算工钱?放心吧,我会让小姐毫发无损地参观云顶的景致。”

 

林戴维挑挑眉毛,一副“算你会说话”的样子,还是耐心道:“无论怎样,都不能让你白忙,你弟弟还在卖冰糕么?这样,”他转向旁边的保镖,“把今天的冰糕都买下来,反正晚上也要做甜点和夜宵。”

 

那个阿东本来还想说什么,思忖了一番,只道:“那谢谢少爷了。”

 

林戴维彷佛终于卸下个包袱,遂转向壹夏:“你好好逛逛,这里的景致非常好,我去了这么多地方,都觉得不如云顶。程明你不用担心,交给我吧,晚宴上见。”(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