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谦
李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556
  • 关注人气:2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不投胎的老水鬼(百花悬念故事)

(2013-05-28 22:24:24)

                          水鬼也多情

                                                          文/李谦

                      水鬼救人

    又到春暖花开,关东大地的嫩江水府因为被举报有贪腐现象,新派来了一个江龙王统领水域,新龙王到任之后最先查的是回龙湾水神舞弊一案。匿名举报者反应,水神的住房严重超标。他辖下的一个名叫冷大英的水鬼,不但抗旨从不参加水府例会,而且在回龙湾超期服役八年之久!

  水鬼最大特色是只要有新鬼替代就可以投胎转世。而这回龙湾虽然闭塞,风景却极其优美,经常有城里人驾车来此野浴,哪一年淹死的人也不下五七个,怎么会有八年没找到替死鬼的老水鬼呢?江龙王在水晶宫居住了千万载,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怪事儿。

  天还没亮,江龙王就微服来到回龙湾水域,远远先看到眼前一片金碧辉煌,那水神的宫殿果然美轮美奂,比江龙王的宫殿还要豪华!江龙王怒从心头起,一头闯进水神府邸,开门见山问这是咋回事?

  回龙湾水神情知来者不善,赶紧跪倒回话:“回大王!这套住宅……是小神辖区内唯一的水鬼冷大英孝敬的。那冷大英的家人怕他在地下受委屈,花重金建了一座豪华府邸焚毁后送到地府,后来冷大英又转送给了小神……”

  可不是吗,廊檐门楣上,到处刻着“水府冷宅”四个字,看来这冷大英出身豪门,家人十分钟爱他。江龙王冷冷地问:“那冷大英既然拿豪宅贿赂你,你给他什么回报了?”

  水神犹豫一下,哭丧着鬼脸低声回答:“他……他求小神把这回龙湾每年入冬封江推迟半月,春上开江提前半月……”

  这罪名可就不轻了!要知道上苍自有定数,雨雪冰雹的数量都不得差一厘一毫,私自开江一个月,罪犯天条!江龙王吩咐水神叫冷大英来对质,可水神摇摇头说:“大王,那冷大英忙得很,日夜守着回龙湾几十里水域不眠不休,我轻易见不到他。他的洞府就在江心村附近,要不我陪同您去看看?”

  江龙王拒绝了水神的陪同,一摆尾巴游了出去,没费力气就找到了冷大英的住处。还没等接近,就一连打了几个寒战,那不过是江底淤泥中的一个阴寒污秽的泥窟,大小也就够一个水鬼钻进去的!

    江龙王满心疑惑,这冷大英让出了连片豪宅,自己却住在这样的洞窟,为了什么?岸边传来一阵喧哗,他睁开龙睛,看到远远的公路边停着几辆轿车,几个富态的中年人每人揽着一个窈窕美女钻进了江里晨游,这些人嬉戏着打闹着,可江龙王一眼看出,其中一个大高个儿今日该当葬身水府。

    果然,大高个儿游了一会腿就开始抽筋,他一边高喊救命一边使劲扯住身边的女伴,可他太重了,那女伴哪儿拖得动他!俩人撕扯了一会女的使劲挣脱了他拼命游走。其他伙伴也根本不敢过来救人,眼睁睁看着同伴挣扎着沉到了江里,那些人惊慌失措地往岸边游去。

    眼看大高个儿魂归地府,一个瘦骨嶙峋的身影猛然从水底窜了出来,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向岸边游去,那瘦子的速度快得惊人,转眼就把人推向了江岸。岸上的人七手八脚拖上了同伴,忙着打电话的,倒拎起人控水的,做人工呼吸和按压的,乱作一团,那瘦子早已经默默沉到了水下。

    岸边响起一片欢呼,看来那大高个儿有救。江龙王越看越奇,他冷眼旁观,早看清了那救人者的形貌,正是一个多年老水鬼,如果所料不错,这就是那冷大英了。

                  水鬼推船

  老水鬼冷大英伏在水底喘息片刻,就飞快地游向江心村。江心村四面环水,村口一棵大槐树旁就是渡口,渡口,有十来个背着书包的小学生叽叽喳喳上了一艘破旧的小木船,一个瘦弱的农妇解缆开船,驶进了江里。这时,急匆匆赶过来的冷大英悄无声息地游上前去,举起那瘦骨嶙峋的鬼臂,托起了木船尾部一用力,那农妇轻轻一点船桨,木船就箭一样划远了!

  江龙王远远跟在后面,看那冷大英把木船推送到对岸,孩子们下了船后,有几个要到江心村的乘客又上了木船,那冷大英又推着小船回到了村里。渡口水岸已经有十几个要到对岸赶集的农民在等候,船装得满满的,农妇又划着船出发了。就这样,农妇一趟趟忙着运送乘客,那冷大英也不间歇地在水下一趟趟推着船。

  中午时分,渡口安静下来。农妇进到渡口旁一间破旧的木屋,很快烟囱上升起一缕炊烟。冷大英趴在水底闭目养神,他浑身颤抖,隔着江水都能看见他额头滚落的汗珠,似乎已经耗尽了力气。就这样歇息了一个时辰左右,对岸开始有回村的农人喊船,农妇急急忙忙摇着小船到对岸接人,冷大英也继续出力推船,这一忙就到了天黑。

    天黑透了,农妇把木船系在岸边一棵大槐树下,开始回到木屋里做饭喂猪。隔着木屋的窗户能看见一对十来岁的双胞胎男孩在写作业,写着写着就嬉闹起来,农妇一边呵斥着一边端出了热腾腾的饭菜,吃完饭做完家务又开始在灯下指导孩子们写作业。冷大英趴在水下贪婪地看着屋子里的一切,直到夜深,那小屋的灯光熄灭了,冷大英也潜回水下回到了泥窟睡觉。

    就这样,江龙王偷偷跟了他三天,冷大英雷打不动地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第三天的深夜,冷大英回到他那仅容一人出入的泥窟门口,江龙王冷冷地等在那里,冷大英一眼认出是新来的江龙王,急忙跪倒磕头。

    江龙王冷笑了一声说道:“我才知道为什么回龙湾八年没有一个替死鬼,原来是你在暗中做好鬼好事!说吧,你是不是违反水府规定,跟那个船娘有了人鬼私情,才留恋不去的?”

  冷大英吓得簌簌发抖,好半天才颤抖着说出一句:“龙王千岁,我跟这船娘绝无私情!她……她是我阳世的结发妻呀!”

  原来冷大英就是这江心村的村民,跟妻子殷红靠一艘木船摆渡维持生计。八年前他们夫妻救起了两个落水青年,可眼看瘦弱的殷红支撑不住,冷大英尽了全力推她上岸,自己却不幸淹死。他在水下听着妻子和一岁多的孩子们日夜啼哭,心如刀绞。几天以后,殷红驾着小船开始了艰难的生活,可她身体原本就不是很壮实,又刚刚遭受了极大的打击,驾起船来十分吃力。就是从那时起,冷大英在水底默默帮着妻子推船,这一推,就是八年。

  江龙王的脸色柔和多了:“是这样……那这些年,那些原本应该淹死在这回龙湾的人,都是你救的?”

  冷大英点点头:“其实我淹死不到一个月就有一个替死鬼落水,可我担心投胎以后,变成了别人家的儿女,就再也不记得自己的老婆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就救起了那个人……这八年我天天守在这回龙湾水下,不敢离开一步,一是为了推船,更主要的,我必须时刻盯住那些落水的人,不能让他们淹死!”

  江龙王又问道:“那你贿赂水神的豪宅,换来一个月的开江,也是为了妻子?”

  冷大英磕头如捣蒜:“回大王,小鬼知罪!殷红怕我在水府遭罪,花了不少钱请城里的设计师扎了全套的豪宅别墅,给我焚化。可我活着时封江期能去城里打工,还能勉强维持一家温饱。我死了以后,殷红要照顾孩子出不去,也没有什么男人肯娶他们娘仨。我给他们母子算了一笔账,如果每年多驾船一个月,赚来的钱就正好够她们吃饱肚子……”

  听到这里,江龙王就算是铁石心肠,也不由得心里酸楚。虽然他贵为龙王,可也知道民间底层的苦难。他告别了冷大英,心里早想好了怎么处置这件腐败案,那水神自然是要革职查问的,这冷大英虽然犯了行贿罪,可八年来救起的人命起码也有几十条了,就算他功过相抵吧!

    江龙王处事严明,雷厉风行,嫩江水域一片清明,再也听不见喊冤的声音了。那冷大英依然不来水府报到,龙王也不去责怪他。

    几个月以后,龙王惦记那苦命的一家四口,想去看看他们,他摆驾来到了回龙湾的江心村,远远的就听到一阵阵人声喧嚷,还夹杂着惨厉的哭声。他吃了一惊,游了过去才看清,原来从江心村到对岸公路,正在架一座大桥!

                             水鬼不投胎

    大桥刚开始打桩,工人们干得热火朝天。

    江心村的水边站着几个城里人,其中一个正是上次冷大英救起的那大高个儿,他在跟其他人撩着江水赞叹水质。那水底痛哭的是冷大英,岸边哭泣的则是殷红,她带着俩孩子在冷大英的坟前一边烧纸钱一边哭诉。

    江龙王听明白了,敢情那大高个儿是个亿万富翁,他早听说回龙湾景色幽僻绝美,最奇的是这一段水域淹不死人!算命的说什么这儿有真龙护驾,大老板动了心,亲自试过以后更加深信不疑,回城以后经过一系列运作,决定在江心村建桥开发旅游区!

  江龙王心里一宽:“那你哭什么?大桥开通,你老婆就不用那么辛苦驾船了,你也可以投胎转世,脱离这水底的苦楚了!”

  冷大英的哭声更大了:“大王,我老婆只会驾船,家里又没有多少土地,大桥开通,你让她们母子拿什么活命!”

  江龙王一愣,不由得老脸通红,看来自己的确是不知稼穑艰难,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呢?冷大英忽然停止了哭泣,把脸一抹,狠狠地说:“我冷大英做人做鬼都一直在做好事,这次我要干一回坏事了!”

  江龙王还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他已经飞快地游向了那眉飞色舞的大高个儿,一双瘦骨嶙峋的鬼臂狠狠抓住了大高个儿的脚,当即就拖他进了深水区!

  江龙王一愣明白过来,他这是要斩草除根!只要淹死大高个儿,他的计划肯定要落空,殷红也就不会失业了!岸边的人惊慌失措,高喊救命。江龙王正准备去救人,不远处的殷红已经听到了喊声,她连鞋都来不及脱,就一头扎进了江里,抓着大高个儿就往岸边游。这时那冷大英也不再往水下拉人,而是推着他送上了水面。

  大高个儿被推送上岸,殷红和其他人拎起他控水,忙乱了一会儿,终于他翻着白眼咕噜了句谢谢,看来是没事了。殷红起身要走,大高个儿坐起来喊住她:“别走……摆渡的,你指着船吃饭,大桥开通,你不是就没饭碗了?”

  殷红黯然点头,高个儿一拍手说:“太好了!”

  看着他喜笑颜开的样子,殷红的眼泪又掉下来,那高个儿笑道:“别急,我造桥是想在你们这儿建一个生态旅游度假村,还要建一个特色江滨浴场。虽然都说这回龙湾淹不死人,不过我这两次……也够吓人的!你水性这么棒,我想请你给我做救生员,薪水嘛,起码能顶你几条船!我得回报你的救命之恩啊!”

  殷红愣了一下却没道谢,而是奔着岸边的坟茔跑过去,跪在坟前喊起来:“孩儿他爸,你听见了吗?不用发愁了,修了桥孩子们也养得活了!”

  水底下的冷大英轻声说:“我听见了,孩儿他妈!其实我并不是想淹死他,我就知道你会出手救人的!”

  一旁的江龙王被这一连串的变故惊得好容易才回过神,感慨地说:“这回,你也别做水鬼了,我举荐你去做回龙湾的水神,再也不用守着江心村遭罪了!”

  冷大英摇摇头:“不。水神事务繁杂,到处巡视,我忙不来。以后船是不用推了,可做救生员的活也很危险,如果有人游水淹死了,不还是我老婆的失职吗?到时候老板开除她怎么办?”

  江龙王呆呆地看着冷大英:“那你想要怎么样?永远守在江心村,当一个永不投胎转世的老水鬼?”

    冷大英默默点头,一转身游进了自己的泥窟。

    (共计:4108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