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乘桴子
乘桴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465
  • 关注人气:9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贯隼”,还是“贯準”?

(2018-12-30 10:44:40)
标签:

贯準

贯隼

周必大

佩文韵府

四库全书

分类: 鲁鱼校语

“贯隼”,还是“贯準”?

——校勘学摭谈第五十

 

校勘周必大文集,在《省斋文稿》卷一七,有一则题为《跋向子諲家邵康节戒子孙文》的跋文,跋文不长,移录如下:

康节先生“心声正大,可以铭盘;心画遒劲,可以贯準”,芗林公宝藏以示子孙,厥有旨哉。淳熙戊戌十月十二日,观于摛文堂。

跋文中引录的北宋理学家邵雍这十二个字的戒子孙文,不见于邵雍的文集,文献中初见周必大引录,因此,辑录历代法书题跋的清人《六艺之一录》卷三三八和清代皇帝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卷三二都据周必大的引录做了转引。

然而,检核原始出处的周必大文集,清欧阳棨刊《庐陵周益国文忠公集》对最后两字记作“贯準”,但明抄澹生堂本《周益文忠公集》和文渊阁《四库全书》本《文忠集》却记作“贯隼”。

究竟是“贯準”,还是“贯隼”?需要刨根问底凿实,方可下结论。

查检之下,“贯準”几乎无来由,倒是“贯隼”有历史底蕴。出典一直可以追溯到先秦文献《国语》。《鲁语下》载:

仲尼在陈,有隼集于陈侯之庭而死,楛矢贯之,石砮,其长尺有咫。陈惠公使人以隼如仲尼之馆问之。仲尼曰:“隼之来也远矣!此肃慎氏之矢也。昔武王克商,通道于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使无忘职业。于是肃慎氏贡楛矢、石砮,其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远也,以示后人,使永监焉,故铭其栝曰‘肃慎氏之贡矢’,以分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古者,分同姓以珍玉,展亲也;分异姓以远方之职贡,使无忘服也。故分陈以肃慎氏之贡。君若使有司求诸故府,其可得也。”使求,得之金椟,如之。

这段话很长,跟我们的考察有关的,是前面的部分。大意是说,孔子在陈国时,有一只鹰坠在陈侯的庭院里死了。楛木做的箭射穿了它的身体,箭头是用尖石做的,箭有一尺八寸长。陈惠公派人带着这只鹰,去到孔子住的馆舍询问。孔子说:这只鹰来得很远呢,它身上的箭是北方肃慎氏制造的。孔子的回答显示了渊博的学识。由此可知,隼就是鹰,贯是动词,指箭的贯穿,贯隼就是说箭射穿了鹰的身体。除了《国语》,作为较早的文献,司马迁的《史记》在《孔子世家》也有记载。

《汉语大辞典》对“贯隼” 一词试图追寻更早的出典,于是就找到了《周易》。引述了《易•解》这句话:“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这句话中并无“贯”字出现,之所以引为原典,大概是由于后人的作品。唐人敬骞《射隼高墉赋》:“士有五善斯在,载櫜有待,丽龟之知未忘,贯隼之诚勿改,幸文武之不坠,希葑菲之必采。”唐人的这篇赋就把 高墉”与“贯隼”同用,宜乎《汉语大辞典》把《周易》视为“贯隼”一词的原典。不过,与“贯隼”更接近的原典还是上面引述的《国语》。民国年间印行的《孔子圣迹图》中,还专有一幅《楛矢贯隼》,讲《国语》记载的孔子故事。

在这里,我的主要用意并不是要辨析“贯隼”一词的原典为何,只是要说明邵雍的戒子孙文最后两字记作“贯隼”是有出处根据的,而作“贯準”则既无出典,也难讲通。

繁体的“準”与“隼”字形相近,同一部书不同版本出现的文字差异,当是在传写刊刻之际发生的。在校勘学上,这是最为常见的形近而误。

“準”“隼”之辨已经真相大白,正误分明。不过,在浩如烟海的文献中,“贯準”居然也让我找到了出处。这就是我前面为什么说“贯準几乎无来由”,这句中的“几乎”埋下了一个伏笔。几乎就是意味着留有余地,没有完全否定。清康熙御定的大型辞书《佩文韵府》,以韵排列,凡四百四十四卷,引用诗词典故达一百四十万条。其中便收录有“贯準”的词汇。卷四一“準”字之下,我们可以见到这样的记载:

贯準:周必大题跋康节先生“心声正大,可以铭盘;心画遒劲,可以贯

準”。

《佩文韵府》对“贯準”词条引述的出典,就是我校勘的周必大文集。由于周必大文集的不同版本对这一跋文的文字记录有异,我们在前面才辨析了“贯準”“贯隼”。已经清楚了作“準”是来自“隼”字的传写刊刻之误。那么,对于《佩文韵府》的“贯準”,我们就可以明瞭,《佩文韵府》引录的周必大文集版本此处就记作“贯準”,版本与生俱来的错误又误导了《佩文韵府》的编撰者。于是,言之凿凿,有根据有出典地生造出“贯準”一词。或许是来自同样的版本,或许是受钦定的《佩文韵府》影响,编入《四库全书》的《六艺之一录》和《佩文斋书画谱》都把“贯隼”记作了“贯準”。不过,意外的是,同样收录于《四库全书》的周必大《文忠集》却正确地记作了“贯隼”。可知在引用时,彼此援据的版本各有不同。

“尽信书不如无书”。百密一疏,当时的一流学者张玉书、陈廷敬、李光地等七十六人奉敕编撰的《佩文韵府》看来也不可尽信,尽管这部辞书在成书后几百年间给人们带来过极大的便利。此外《佩文韵府》引用错误的源文献版本,从而生成新的错误,在文献数据库广泛使用的今天也当引以为戒。援引史料不可尽信书,尽信“库”,应当勤查多核不同版本,于无疑处见有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