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乘桴子
乘桴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626
  • 关注人气:9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本致误的路径

(2018-08-14 13:26:38)
标签:

校勘学

形近而误

音近而误

径改

分类: 鲁鱼校语

文本致误的路径

——校勘学摭谈第五十七

 

校勘周必大文集至《二老堂诗话》,我使用的校勘底本为清欧阳棨刊本。其中,《白乐天诗》条云:

《白乐天集》第二十五卷《宴散》诗云:“小宴追

    凉散,平桥步月回。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残暑蝉

    催尽,新秋雁带欲来。将何迎睡兴,临卧举残杯。”此

    诗殊未睹富贵气象。第二联偶经晏元献公拈出,乃逈然

    不同。

不讨论诗的内容,只关注异文。“新秋雁带来”一句,傅增湘批校本于“带”字旁批校一“载”字。检《澹生堂丛书》本亦作“载”。作为异文,作“带”作“载”皆讲得可通,都是说大雁把秋天捎带而至。一般来说,对于这样的异文,校勘者只出一条异同校就算尽责了。不过,由于是引述的诗文,我便多走了一步查检了现存的白居易诗文集。就是这多走的一步,让我弄清了“带”“载”异文产生的原因。

检视白居易的诗文集,《白氏长庆集》卷二五《宴散》正记作“带”。由于我看到的《白氏长庆集》收录此诗的卷数与《二老堂诗话》所记相同,周必大所引用的《白乐天集》应当就是同样的《白氏长庆集》。

接下来,我又检视了清人汪立名所编《白香山诗集》卷二八收录的此诗,亦作“新秋雁带来”。不过,我的这一检视并非没有意义。《白香山诗集》在“带”字之下刊有校语云:“一本作戴。”

这是一条极为宝贵的异同校。由这一条校记,我们可知,白诗此句原本就写作“新秋雁带来”,后来大约是在听读抄录状态下发生了讹误,由“带”变成了“戴”。这是校勘学上常见的音近而误。

对于“新秋雁戴来”的新文本,后来的校勘者又觉得义不可通,便推测“戴”可能是字形相近的“载”字讹误,遂易为意义可通之“载”。

改动之后,诗句的意思的确变得通顺了,但毕竟失去了白居易原诗的本来面目。

通过这一小小的个案,我们可以观察到,文本讹误发生的路径。先是由“带”到“戴”的音近而误,继而“戴”字又被校勘者判断为“载”的形近而误,加以合乎逻辑地径改。于是便产生了“新秋雁载来”的新文本。

音近而误,形近而误,径改,校勘学上几种常见的讹误现象,居然都在一字之异同中得以展现,不能不视为一件典型的个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