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乘桴子
乘桴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106
  • 关注人气:9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名家名校不佞從

(2017-07-09 16:03:57)
标签:

校勘

名家

瞿鏞

傅增湘

四庫全書

分类: 鲁鱼校语

 

名家名校不佞

——校勘學摭談第五十四

 

小引

 

清代乾嘉之後,校勘學日盛,不少校勘名家應運而生,諸如從四庫館臣到王念孫王引之父子、孫星衍、黃丕烈、顧廣、瞿鏞、王先謙等,可以數出很多。熏陶所至,近代以來也湧現出一批校勘名家。對於前賢的校勘成果如何看待,又如何在古籍整理中加以吸收,其實也是需要認真對待的一個問題。

我覺得對前賢的勞作首先要抱有極大的尊重。在此前提之下,則應當有分析地看待前人的校勘作業。今人古人無殊,在校勘之際都有可能出現走眼失誤的低級錯誤,也會發生專門知識不逮的常識性錯誤,還會有因判斷失誤而導致的深層問題。因此,既要充分吸收前人正確而精彩的校勘成果,同時也不應盲從名家,一切取信。

近年來,一直在整理南宋周必大的文集,使用的校勘底本是周必大文集中號稱最全最善的清人歐陽棨刊本。這一刊本,成爲《四庫全書》採用的版本,鐵琴銅劍樓主人瞿鏞有過批校,近代以來傅增湘也有過批校。瞿鏞是清代的的藏書家和校勘名家,傅增湘沅叔先生則是近代有名的藏書家,同時也是校勘名家。古籍經其手圈點施校,身價倍增,爲公私所寶藏。在書目著錄時,會特別注明是傅校。而傅校在校勘之際無疑也具有極大的參考價值和不容忽視的權威性。

因此,整理校勘周必大的文集,除了宋刻殘本應當使用之外,四庫本,瞿校本、傅校本,都是取以參校的不二選擇。然而,在具體校勘操作之時,發現上述校本既有正確之處,也有難以遵從之處。正確之處毋庸多言,可商榷之處則想擇例拈出一些。一則疑義相與析,二則聊作警示,名家亦不可盲從。所拈出者,有取校的四庫本和瞿校本,然以傅校爲主。面對前賢勞作,充滿敬意。不曲從,不佞信,不爲尊者諱,求實求真,也是一種尊敬。

 

一、四庫本訛誤例

 

   《文忠集》卷二有詩題爲《寄題新居羅長卿觀瀾閣蘭堂二首》,詩題中“蘭堂”的“堂,四庫本作“臺”。按,檢宋人樓鑰《攻媿集》卷七七《跋春秋繁錄》云:“今編修胡君仲方矩宰萍鄉,得羅氏蘭堂本刻之。”樓氏所記羅氏蘭堂與此詩時代相近,二者當為同一。據此可知,四庫本作“蘭臺”,當出於以熟知事物之臆斷。此外,在這首詩中,有一句“四時互變化”,其中“互”字四庫本作“五”。僅從這句看,“五”呼應“四時”,似乎很可以說得通,不過我們審視下句的“兩目常兼并,便可知“互”字正與字相對應,因此,似不當改作“五”。

    卷四《游雲光寺李提舉庚領客將至留二小詩》中有“江祖一片石”一句,其中“祖”字,四庫本改作“頭”,連作“江頭”一詞。按,“祖”,乃九華山清溪河畔一巨石名。周必大此句挪用李白《秋浦歌》十七首之九的原句。館臣不解“祖”,疑“祖為“頭”之形誤,因而臆改。

卷四《次韻胡邦衡相迎》詩中有“情似春風繰楚柳”一句,其中“楚”,四庫本作“緑”。僅從此句來看,作“綠柳”并無不妥且習見。然而,當視審下聯“句如臘雪屑韓瑰”,便知有誤了。原本以地理之對“韓”甚工,改“綠”則不諧,可知出於館臣臆改。

卷五《昨以清醇之酒為邦衡侍郎壽乃惠詩且約深秋清集至時侍郎當捨芙蓉而面三槐某已歸醉東籬悠然見南山矣次韻為謝》詩中有“快與西湖作主人”一句,其中“西湖”,四庫本作“湖山”。雖然可通,但我們審視上聯為“即開東閣招奇士”,句中“東閣” 工對下句“西湖”,可知當作“西湖,四庫本改字拙劣。

    卷五有一首詩題云:“邦衡侍郎用《洪範》五行推薄命而成傑句,歎仰大手,幾至閣筆。勉賡盛意,兼叙天人之應,庶知託契辱如此,其厚决非偶然耳。”其中“庶知託契受辱愛如此”一句,明澹生堂抄本“辱愛”誤作“辱受”,四庫本則作“受辱”,蓋館臣據誤記之“辱受”,依慣用語而改,遂使整句不通且大謬。

 

二、瞿校本訛誤例       

 

卷二《送别邢正直閣赴江西提舉二首》之二中有一句爲“登畿却負北山移”,“登畿”,瞿校改作“登車”。 按,審視前句“歸里欲依東道主”“歸里,正對此句“登畿”,以地對地甚工。又觀此句“登畿却負北山移”,系用南朝孔稚硅《北山移文》譏諷假隱士典,知作“京畿”之“畿是。底本不誤,瞿鏞誤校。

    同卷《胡原仲憲正字特改官除宫觀中置酒餞别會者七人以先生早賦歸去來為韻人各賦一首僕得早字》詩中有“豈為子規惱”一句,“豈”澹生堂本、四庫本並傅校作“起”。按,審視前句以“思歸獨何事”為問,此句以“豈為子規惱”反問推測,正為呼應,較作“起”於義為勝。又,瞿校“規”作“煩”,連“煩惱”為詞,據雖可通,已不若子規喚歸所用之習俗典爲佳。改動不知何據,恐出臆改,難以取信。

    同卷《次韻鄒德章橒監簿官舍芙蓉芭蕉詩中有“水邊比色寧見素”一句,“邊”澹生堂本並四庫本同,瞿校作“城。按,審視下句“水邊”正對下句爲“隍中覆鹿初何據”,其“隍中”與“水邊”,正是方位相對。可見諸本爲是,瞿校誤改。此外,詩中“彼夢我夢隨所住”一句的“住”字,澹生堂本性”,蓋出形誤,瞿校改作“賦”,雖可通,亦恐出臆斷。

 

三、傅校本可商例

 

卷二《劉韶美監丞以予發策玉堂小詩送筆墨云腹囊英物吐長虹翰墨區區有底功也要同盟作旗鼓三山直上一帆風走筆次韻時在雨中》一詩首句爲“今雨驚呼未霽虹”,“今”諸本皆同,傅校作“風”。按,審此絕句末句“故借泠然九萬風”已用“風”字,似不當重複,疑作“今”是。

    卷四《次韻湯朝美古意二首》詩題中的“湯朝美”,澹生堂本作“湯陽美”,傅校從之。按,朝美乃與周必大同時之名臣湯邦彥之字,《文忠集》中數處提及,如卷一六八《泛舟遊山錄》即云“湯朝美邦彥及其堂弟十美國彥自金壇相訪”。由此可知,傅校改字無據,不取。

    卷五《紹興庚辰九月二十三日與浙道權帥同年程龍圖並試玉堂庚寅歲由少蓬寓直摛文發策試館職亦九月也有懷泰之輙寄四韻》詩中有“學士策詢學士策”一句,後一學士”,澹生堂本並傅校作“文士”。按,審視下聯為“秘書官試秘書官,可知原詩故意重複作 學士策詢學士策”,於對為工,不取傅校。

    同卷《同年楊謹仲教授生日》詩中有“清江汀瀅日朝東” 一句,“汀瀅”,諸本皆同,唯傅校改作“澄瑩”,未詳何據。按,“汀瀅”乃為水之平緩清澈貌,為詩文所習用。如《抱朴子極言》就有“不測之淵起於汀瀅”,韓愈《奉酬盧給事曲江荷花行》亦有“玉山前卻不復來,曲江汀瀅水平杯”之句。不取傅校。

卷六《慶東宮生辰二十韻》中有“東儲今啟誦”一句,其中“”字諸本皆同,唯傅校作廚”。按,雖古有“東廚”之語,然此處專言太子事,似當作“東儲”爲是。

卷七《敷文閣學士李仁甫挽詞十絶》之六云:“千卷《長編》已刻閩爭傳副墨價兼金冠篇不得同迂叟遺恨猶應記玉音。”李仁甫爲南宋著名史學家李燾,此述李燾編纂北宋九朝編年史巨製《續資治通鑒長編》之事。其中“冠篇不得同迂叟”一句中“迂叟”,諸本並同,傅校改作叟”,意指司馬遷,蓋判為俗字之形誤。按,“迂叟”乃司馬光晚年之號。李燾編纂《續資治通鑒長編》係仿《資治通鑒》之作,故詩述及司馬光。原本不誤,不取傅校。

卷八《吉水周中顯秀才相識二十餘年來求永新譚煥主簿榮壽堂詩為賦一首因以勉譚》詩中有“東朝長樂慶七十”一句,其中“”字,諸本皆同,惟傅校改作“壽”。審前句“憶昨淳熙躋壽域”,已出現“壽”字,此句似不當重復,不取。

同卷《資正殿學士蕭照臨挽詞二首》之二有“列饌噱鷄窠”一句,其中“”字,澹生堂本作“祝”,傅校從改。按,審此詩自注云“相與大噱”,當作“”是,難從傅校。

卷十省試策三道之第二道《春秋賓禮人才之優劣》中有“使神州有磐石之安而甌脫無風塵之警”一句,其中“甌脫”,澹生堂本、四庫本均同,傅校改作“甌。按,“甌脫”見《史記?匈奴列傳》:與匈奴間,中有棄地,莫居,千餘里。各居其邊為甌脫後亦以甌脫指邊地。若作“甌,則僅指東南沿海古民族,其意已狹,不取。

同卷第三道務農》中有“而井方一里”一句,澹生堂本四庫本而”意無大差。傅校改“而”為“三”,全句則為“觀其百畝為夫三夫為屋三屋為井,三井方一里是謂九夫”然檢《周禮?地官?小司徒》云九夫為井,四井為邑,《晉書?地理志》云古者六尺為步,步百為畝,畝百為夫,夫三為屋,屋三為井,井方一里,是為九夫由此可知,傅校因文脈所改,無據且不確。

 

小結

 

縱觀上述所舉之前人校勘失誤例,有以習用語誤校例,有不詳典故誤校例,有無視詩句對仗誤校例,有不知人名失誤例等等。還有一些是校勘者未加深思,僅僅過錄其他版本的異同。在此之際發生的錯誤,似乎不能完全算在校勘者的頭上。不過,後人因其是校勘名家的手筆,則極爲看重。這樣的訛誤,雖使校勘者蒙冤受誣,但既然應了名,其責亦同時承受下來。好像魯迅講過這樣的話,標點古書,往往使名人出醜。點校古籍之域,沒有神仙存在,任何人都有可能出錯,或是主觀臆解,或是無心之失。我們今天整理古籍,點校之際,像是在雷區掃雷,既要清除歷代版本刊刻傳抄所產生的訛誤,還要審視歷來的校勘痕跡,吸收正確的部分,指出誤校的部分。名家名校雖然可信度較高,但事無固必,不可盲從。清理這類問題,也是掃雷的任務。

“千慮容有一失,後人或因其言而信之,其貽累於古人者不少。去其一非,成其百是,古人可作,當樂有諍友,不樂有佞臣也。”“學問乃千秋之事,訂訛規過,非以訾毀前人,實以嘉惠後學。”清人錢大昕在《答王西莊書》中寫下的這些話,可以讓人增添幾分學術責任和道德勇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