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本:从中国古典选年号

(2017-04-08 09:19:24)
标签:

中国

日本

年号

古典

文化基因

分类: 日知录

 

日本的年号是如何制定的?

 

    从汉武帝时代起,皇帝开始使用年号,新皇帝即位,一定要改元。一个皇帝在位期间,遇到或好或坏的天地变异,往往也会改元。只是到了明朝的朱元璋,才开始皇帝一个年号用到死,清朝也如法炮制。过去的年号,就本朝内部而言,有万象更新的吉祥期待,对外而言,则宣示正统。周边政权若是使用了这个王朝的年号,就等于奉了这个王朝的正朔,承认这个王朝的正统性,甚至都有自认藩属的意味。历史上五胡十六国时期许多北方政权使用东晋的年号,朝鲜半岛和印支半岛的政权使用中国王朝年号的也有不少。因此说,年号不仅仅具有纪年的实际作用,更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

    然而,进入20世纪,伴随着帝制的消失,年号这一传统的政治文化符号,在中国本土,周边朝鲜、越南都先后消失了。不绝若线,将年号这一政治文化符号的传统继承下来,在全世界唯一还在使用的国家,只有曾经为汉字文化圈所涵盖的日本了。这也是因为日本实行的是君主立宪制政体,设置有相当于过去中国皇帝的国家元首天皇,所以用年号纪年的传统也一直被保留下来。日本天皇的年号使用与中国明清的王朝一样,“一世一元”,一个天皇用到驾崩为止。所以,日本的天皇也可以像明朝的永乐帝、清朝的乾隆帝那样,以年号称明治天皇、昭和天皇等。

    最近,日本的天皇由于身体等原因表示想生前退位,所以日本政府在制定相应的天皇生前退位法令的同时,也开始正式委托一些学者事先拟定新天皇即位后使用的年号。

    在新老交替之际的年号采用,日本有过很近的教训。现在日本使用的年号为“平成”,在此之前为贯穿20世纪大部分时期的“昭和”,使用了长达64年之久。在昭和天皇驾崩的次日,慌忙改元平成,曾造成过文件纪年使用等一些混乱。所以这次未雨绸缪,日本政府打算从容设计新的年号。

    无论慌乱还是从容,日本的年号是如何制定的呢?昨天《每日新闻》的报道对此有所披露。

    看来日本政府的确是接受了上一次的改元教训,在得知天皇有了生前退位的意向,尚未对外公布的20168月以前,便开始着手拟定新年号了。那么,对于采用新年号这样极为郑重之事,日本政府是委托什么人来拟定呢?据报道,日本政府委托的是中国历史、中国古典文学以及日本古典文学等研究领域中被认为是第一位的最权威学者。要求这些学者以中国或日本的古典文献为依据,拟定出两个汉字的组合作为备选年号提案。日本政府考虑选用这些提案时还有特别的讲究。由于所委托的各个领域的权威学者多已年届高龄,有的人拟定年号提案之后不久便去世了,所以有一个不文律是已去世者的提案不加考虑。或许这也是想图个吉利吧。比如编篡《大汉和辞典》的诸桥辙次、中国古代史学者贝塚茂树等人尽管也有年号提案,但由于已经故世,所以就未加考虑。

    对于年号,日本还专门制定有年号法的法律。日本政府曾在国会答辩中表示,新年号采用的政令发布之后,需要向全体国民说明年号采用的选择过程。不过,在实际上,“平成”年号的采用过程,政府一直也未加明确说明。关于这件事,倒是在1989年担任官房副长官的的场顺三在前年出版的书中有所披露,让人们可以得知一些日本新年号选择过程的底细。

    据书中披露,取代“昭和”选用新年号之际,政府委托的权威学者是,中国史研究领域的山本达郎、中国哲学研究领域的宇野精一两位东京大学的名誉教授,以及中国文学研究领域的九州大学名誉教授目加田诚,三位学者分别拟定了“平成”、“正化”、“修文”三项提案。在昭和天皇去世当天,经过征求有识者恳谈会以及参众两院正副议长的意见,最后由内阁会议决定采用“平成”这一年号。

   没有采用“正化”、“修文”提案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技术层面上的考虑。这是因为无论是“正化”还是“修文”,日语发音的罗马字母表记在开头都是“S”,而旧年号“昭和”的开头也是“S”。日本人以年号纪年,在书写年龄或履历等涉及到年月的时候,往往简略地写作年号开头的罗马字母。比如我在日本的一些文件中填写出生年月时,最开头也是写一个“S”,用来表示“昭和”。如果新年号采用了“正化”或“修文”,罗马字母的简略表记便无法同“昭和”加以区分了。

    在新年号公布之后,宇野精一披露他的提案是“正化”, 目加田诚披露他的提案是“修文”,但“平成”究竟是出自谁的提案,长期以来无人知晓,这次通过的场的书才知道是出自山本达郎的提案。山本达郎出身显赫,祖父曾任日本银行总裁,父亲曾担任贵族院议员。山本达郎以研究东南亚史和印度闻名,笔者1991年参加国际东方学者会议时,曾听过山本达郎作为议长的致辞,后来又在东洋文库见过几次。据日本政府的正式解释,“平成”年号分别取自《史记·五帝本纪》中的“内平外成”和《尚书·大禹谟》中的“天平地成”,来表示达成国内外天地间的和平之意。

    从“平成”年号的文献出处、采用过程,以及拟定提案学者研究领域来看,无一不与中国有关。并且,这次计划拟定新年号所委托的学者,据报道又是中国历史、中国古典文学以及日本古典文学等研究领域中的最权威学者。这一状况表明,从明治时代以来一直叫嚷着“脱亚入欧”的日本,尽管已经完全走向了现代化,其实依然一直笼罩着汉字文化圈乃至儒学文化圈的光晕。进一步联想到的是,至今日本学校的汉文教育所使用的教材也是一如往昔,采用的是儒学经典和中国古典名著,而这些必读书的内容又成为日本高考国语试题的重要构成。这一切,不能不让人深深感到的是,中国文化的基因,已经深入到日本文化的染色体之中,像人的肤色一样无法改变。这一事实,令中国人自豪。同时,作为中日两国文化的共性,如果发扬光大,不仅会使两国人们倍加体察和呵护共同的文化血脉,更可以使东方思想影响未来的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啼鸟鸡鸣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啼鸟鸡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