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乘桴子
乘桴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555
  • 关注人气:9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徐钧(补正版)

(2014-10-05 09:48:58)
标签:

徐钧

徐安

朝野类要

晓霞

藏书家

分类: 文史小品

 

寻找徐钧

(补正版)

 

徐钧,何许人也?天壤间唯一一部《朝野类要》明刊本的收藏者。考察明刊本《朝野类要》的传播路径,避不开徐钧其人。

徐钧在明刊本上记有一篇跋文。跋文如下:

      《朝野类要》五卷,宋赵升撰,载《四库全书》目录。今所传聚珍本为闽本,鲍氏

    《知不足斋》所自出,而祁氏《余苑》本世不多见。顷得弘治改元嗣孙学重刻湖埭义学

     本,更在祁刻之前,尤足宝贵。以较鲍氏校刻本,堪以正讹者四十一,补阙五十八字,

     衍文、误倒合十有五处。其行款亦绝然不同。每类标题低四格,条目字顶格,各条低一

     格。朝廷、圣旨、天子、御、敕恩、上等字、皆空一格或提行。鲍刻署文昌赵升向辰撰,

     此题文昌赵升编集。又多一后跋。藏书各家罕见著录,诚佳刻也。校读一过,为之鼓掌

     称快。丁巳夏五,桐乡徐钧谨跋。

       此书曾为天一阁所藏,载入阮刻书目。己未秋,由费景韩君绍介,寻于沪渎寓次。

     又志。

我询问过许多熟悉版本收藏的学者,都对徐钧其人,似曾相识,但又皆不得其详。徐钧在各种传记资料中均没有发现踪影。

在明刊本《朝野类要》书前所写的跋语之后与正文首页,均钤有“晓霞”之印。“晓霞”或即徐钧之字,或者是号。此外,从其跋语自署“徐钧”看,徐钧也许是浙江桐乡,或者是安徽桐城人。跋文的最后一句“己未秋,由费景韩君绍介,寻于沪渎寓次”,至为宝贵,为我们考证徐钧的生平与明刊本《朝野类要》的传播路径提供了时间和空间的座标。由这句话可知,当时住在上海的徐钧,是通过一个名叫费景韩的人的介绍购入明刊本《朝野类要》的。

费景韩其人,1916年至1922年寓居上海的著名学者王国维,曾在写给同样是有名的学者并且是亲属的罗振玉的信中提到过:“查伊璜《罪惟录》一百卷手稿去年由费景韩得之,售刘翰仪(即有名的藏书楼嘉业堂主人刘承干)。”[1]由此可知,徐钧与费景韩一样,同是生活在清末民初的上海。以此为线索,把徐钧跋文中的“丁巳”和“己未”这两个以干支记载的年份,与王国维寓居上海的期间联系起来考证,大约分别是1917年和1919年。

对于这个不大有名的收藏家徐钧,笔者利用跋语提供的些许线索,通过互联网进行了大海捞针式的搜寻。在搜寻时,两行不大起眼的记事牵引了笔者的目光。

     徐安(?〈1898±〉~1963),浙江桐乡人,一作浙江湖州。金拱北[2]女婿。

字晓霞,号懋斋。工画花鸟走兽。

这是电子版《篆刻年历》[3]中的记事。这一简短的记事值得注意之处,是与本文要考证的徐钧似乎有着若明若暗的关联。记事有几点与徐钧的跋文有着一致之处。第一,姓氏相同,同为“徐”姓。第二,字亦相同,同为“晓霞”。第三,籍贯相同,同为“桐乡”。如果仅仅是出于偶然的一致,那么世间这样的偶然也太少见了。

或许有人会质疑徐钧与徐安的名字之不同。但仔细玩味,就会感到作为名字的“钧”与“安”字,在文字学上有着一定的意义上的关联。或许“安”是后来因避讳等原因改易的名字亦未可知。因此,除了从年龄上推断这个“徐安”略有些显得年轻之外,这里的徐安就是跋文作者徐钧的可能性极大。

这个徐安字晓霞者,与前述国学大师王国维也有交往。王国维在自沉去世之前,曾写过一篇有关古文字的重要文章,这就是《桐乡徐氏印谱序》。这篇文章正是为徐安字晓霞的《徐氏印谱》所写。在《历代印学论文选》[4]所收录王国维《桐乡徐氏印谱序》的前面介绍《桐乡徐氏印谱》时,简略记有作者的生平:“徐安,字晓霞,号懋斋。浙江桐乡人,生平事迹未详。”从上述考证出的民初上海的古书业者费景韩分别与徐钧和王国维的联系看,王国维所写《桐乡徐氏印谱序》的主人徐安,当即是徐钧。

在似乎对徐钧的身份已经基本确定凿实之后,对于这种毕竟还是推测之辞的结论,我内心里总有一丝不安。因此,我并没有停止对徐钧其人的查寻。

可以说功夫不负苦心人。在2006年底重庆出版社出版的《一个传奇家族的历史纪实:张静江张石铭家族》一书中,发现了有关的新的史料。著名南浔富商兼收藏家张钧衡(18711927)的继室夫人徐咸安,出身于南浔三十里之外的桐乡名门。徐家一子四女。这一子便是我苦苦寻找的徐钧(字晓霞)。其父名徐焕谟,字绿沧,号叔雅,有诗集《风月楼诗稿》。其伯父名徐焕藻,字香茗,有诗集《颐园诗存》。

徐钧本人亦长于诗词,作为张钧衡的妻弟,在张钧衡去世之际,曾写下过悼念的篇什。据此书记载,徐钧长期生活在上海,曾在上海经营钱庄。这可与明刊本《朝野类要》的徐钧跋语所云“寻于沪渎”互为印证。

《一个传奇家族的历史纪实:张静江张石铭家族》一书中所记载的徐钧与上述我的考证似乎并不矛盾,就是说这个徐钧与又称作“徐安”的当为同一个人。两条史料分别反映了徐钧的不同史实。关于“徐安”与“徐钧”为同一人的证据,我从北京国家图书馆的藏书中还找到一条。这就是在清人吴雯《莲洋集》卷二上的钤印。在此卷首页,除了钤有阴文“徐钧”和阳文“晓霞所藏”之外,在这两方藏印的下面,还钤有一方铁线刻印章,赫然呈现的二字便是“徐安”。这方钤印位于下方,朱色深浅亦与上述两方钤印明显不同,像是后来所钤。“徐钧”、“徐安”,终于结论着实,尘埃落定。

也许是受其姐夫张钧衡的影响,徐钧亦颇喜收藏,因而这部明刊本《朝野类要》便像是命中注定似的落入了徐钧的手中。

根据新发现的资料,作为收藏家的徐钧自号“爱日馆主人”,[5] 1917收藏有的《清仪阁所藏古器物文》原拓手稿本,余杭褚德彝对稿本加以编目,并记有跋语云主人(徐)得清仪阁集古器物拓本十册,自商周彝器款代石刻、瓦,旁及墨、竹木、磁等件,无不收罗毕备,复逐件题记。叔未先生一生好古,精力萃于是,洵石苑中之鸿宝也。余展之余,叹为得未曾有,其有未先生题记者,余俱为补跋于右,并代为编全目,附于每册之首。手既竟,复以志眼福。丁巳十月,余杭褚德彝[6]按,褚跋与徐钧的《朝野类要》同记在丁巳年。看来1917年似乎可以看作徐钧收藏的鼎盛期。

在《张元济全集》中,也收录两通致徐钧书启,台头均称“晓霞仁兄姻大人阁下”,编者于页下注云:“徐钧,字晓霞。”称“姻大人”者,系自张钧衡而论。两通书启的写作时间,一为民国十三年(1924)十月九日,一为民国二十二年(1933)十一月二十三日。[7]

至于明刊本《朝野类要》的传播路径,通过以上的考证可知,明刊本《朝野类要》在清末民初流入上海。经由可能是古书贩卖业者的费景韩,落入徐钧的手中。此后,明刊本《朝野类要》便扎根沪上,再也没有离开过上海,现为上海图书馆所收藏。

谨以上述考索,求教于方家。

 

                【附记】此文以前曾经贴出,由于最近又有新史料发现,因作补订,重新贴出。

 

 



[1] 《王国维全集》.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

[2]   金拱北为清末民初的名画家金城(18781926)之字。

[3]  《篆刻年历》,黄尝铭编.台北:真微书屋出版社,2001年。

[4]  《历代印学论文选》,杭州西泠印社,1999年。

[5]北京国家图书馆所藏清人张云翼《式古堂尺牍》首页,亦分别钤有“爱日馆”、“徐钧印信”、“晓霞”数印。

[6]见现藏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清仪阁所藏古器物文》原拓手稿第十册

[7] 书信见《张元济全集》(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年)第三卷,页6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长安居大不易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长安居大不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