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化的力量

(2013-01-23 11:08:23)
标签:

大国意识

南人

元朝

文化力量

向化

分类: 读书杂志

      


 文化的力量

 

    几年前,曾写过一篇博文,题为《大国小国之辩》。最近作《钱塘遗事校证》,又读到一条相关史料,觉得有些意思。这条史料见于清代雍正年间编纂的《江西通志》。据史料之后的附注,知道《江西通志》也是录自旧县志,颇有可信度。史料如下:

    李思衍,字克昌,余干人。丞相巴延渡江,遣武良弼下饶,以思衍权乐平,寻授袁州治中,入为国子司业。世祖以安南未附,屡遣将攻之不克。召拜礼部侍郎,副参议图噜奉使招谕。及至,思衍曰:大国之臣不拜小国之君,礼也。王笑曰:敬其主以及其使,亦礼也。遂抗礼。思衍宣谕威德,辞语简切。王大敬之。明日奉表款附。

    我在《大国小国之辩》一文中,引述《宋史程琳传》记录的辽国使者所云“大国之卿可以当小国之君”,又引述《宋季三朝政要》卷2记载四川守臣彭大雅拜谒诸葛武侯庙时撰祝文所云“大国之卿不拜小国之大夫”。在上述史料中,李思衍又说“大国之臣不拜小国之君”。这些相映成趣的话语,都表明了说话者的大国意识。这种大国意识,延伸到了后世,便成为天朝意识。

    国之大小,在昔人的意识里很鲜明。20多年前,听一位研究中国近代史的日本学者讲,即使是中日地位逆转的甲午战争之后,普通日本人对访日的中国人也是尊敬有加,称其来自“上国”。几年前在西安发现的入唐留学的日本留学生井真成墓志,也云井真成“驰骋上国”。

    我曾在日本的《每日新闻》上撰文考证,认为这篇墓志出自当时赴唐的日本人手笔。因此说,日本人对中国的“上国”认识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

    无论称大国,抑或是称上国,既有疆域上的实际层面的意识,更有文化上的精神层面的意识。

    在上述史料中,安南国王笑允思衍不拜时说“敬其主以及其使,亦礼也”,也意味着认同了思衍表达的大国意识。

    这条史料还讲到,忽必烈是在对安南“屡遣将攻之不克”的背景之下,才派遣思衍前往招抚的。这里记载思衍是招降团的副使,而《元史卷一五世祖纪至元二十五年十一月则有不同记载:己亥,命李思衍为礼部侍郎充国信使,以万努为兵部郎中副之,同使安南,诏谕陈日烜亲身入朝,否则必再加兵。

    正史的记载当为可信。南人李思衍被任命的招降正使。

    以武力降服不若以文化的力量降服,因为安南毕竟是受到中华文化上千年浸染的地域。所以才任命南方汉族人担当了正使。忽必烈是否有这样明确的认识,不敢妄加推断。然而,这条史料中所记“思衍宣谕威德,辞语简切王大敬之明日奉表款附”,则毫无疑义地表明了文化征服的力量。

    文化的力量其实并不是征服,是润物细无声的浸染。文化不仅互相影响,还有着百川汇海的归心向化。

    文化的力量超越时空,超越武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