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世界华工
世界华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124
  • 关注人气:52,2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难民撕裂欧洲

(2016-03-28 18:18:56)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难民撕裂欧洲作者:
默克尔亲昵地抚摸着女孩的头,但同时也“冷血”地表示,难民成千上万,“如果我们说‘你们都来吧’,我们将无法承受。”默克尔的两难,恰恰就是欧洲人正面对的两难。《明镜》周刊一针见血地指出,为决心保护自己的富足,欧洲竖立起反难民的“欧洲堡垒”,曾经高贵的人道主义已是“奢侈品”。

2015年7月1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安慰哭泣中的巴勒斯坦难民少女

  曾几何时,《申根协定》带来的“无国界欧洲”成为欧洲一体化最动人的篇章。而今,汹涌的难民潮,正在撕裂欧洲。

【无国界的“欧洲村”】

  许多人或许没想到,申根其实是卢森堡一个小村庄的名字。从卢森堡驾车沿着欧洲23号公路往东南方向走,一路上都会看到“Schengen”的路牌,大约半小时就到了大名鼎鼎的申根村。这是一个只有几百户人家的小村子,清澈的摩索尔河在缓缓流淌,河对岸是德国,南面是法国。也就是说,申根是法国、德国和卢森堡三国交界之处,可谓“鸡鸣三国”之地。

  1985年6月14日,在申根村前河面上一艘名为“Princesse Marie-Astrid”号的客轮上,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等5国的官员签署了一个开放边境的协议——《申根协定》,由此“申根”名扬天下。

  申根区的建立,在西欧大陆形成一个无边境关卡的人员自由流动区。在全世界,过境需要查验护照和签证已经成为一种“天经地义”的做法,被视为一国主权之象征。然而,《申根协定》是这一理所当然做法的终结者。

  到过申根区的人都能感受到:在申根区内驱车穿越国界,看不到荷枪实弹的边防警察,也没有关卡栏杆。要不是国界路边立有国名标牌或低矮的界碑,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另一国家。乘坐申根区内的跨国航班形同国内航班,无需过关检查护照签证。申根区对促进欧洲内部人员流动、推动社会融合和经济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尤其让欧洲民众切身体会到了方便。

  随着欧盟的扩大,申根区也一直向东扩大。当下,申根区拥有26个欧洲国家,圣马力诺、摩纳哥和梵蒂冈虽未签署《申根协定》,但事实上亦是“无国界欧洲”的成员。

  《环球》杂志记者驻欧6年,无数次驾车穿越申根区内的国界线,无数次享受着出国如出村的便利。2007年12月21日,捷克、爱沙尼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马耳他等9个欧盟新成员国正式加入申根区,是申根区最大一次扩容。记者见识了这个与柏林墙倒塌相提并论的历史性时刻。

  当天,一艘船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开出,驶往波罗的海对面的爱沙尼亚首都塔林。身在申根区的芬兰总理万哈宁坐着这艘船前往爱沙尼亚,迎接这个隔海邻居加入申根区。而横渡波罗的海的这艘船不仅跨越了地域的鸿沟,更预示着2004年5月入盟的众多新成员国进一步纳入“欧洲村”。

  那天一大早,天寒地冻,记者赶往德国、波兰和捷克三国交界的一个名叫齐陶小城的郊外边境口岸,等候着这历史性一刻的到来。欧盟选择在这里举行申根区扩大仪式极具象征意义,因为齐陶所在地属于苏台德地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之地。

  上午9时许,在《欢乐颂》的乐曲声中,德国和波兰边防警察携手打开边界栏杆,标志着德波边界检查站正式撤除。在相距约500米的波捷边界关口,波兰总理图斯克和捷克总理托波拉内克“有些夸张”地联手锯断隔开两国的栏杆。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各分到一段边境栏杆作为礼物。

  申根区的扩大让这些民众切身体会到自由进出的“同等待遇”,无疑会提高他们对欧盟的认同感。所谓新老成员国的分野随之湮没,而新老欧洲之分也成为“过去的故事”。

  可谁也没想到,8年后,逆潮流的一幕在欧洲东部边境上演——为阻止非法移民入境,匈牙利政府决定沿175公里长的匈塞边界修建围墙,工程第一阶段现已竣工。围墙包含内外两道——外侧是刀刃式铁丝网,内侧是4米高的围墙。

2015年8月26日,难民钻过匈牙利边境村庄勒斯凯的铁丝网围墙

【难民潮缘何汹涌】

  上半年是地中海溺水无数,如今是巴尔干炼狱求生……今年以来,难民潮兵分多路汹涌而来,难民问题成为欧洲当下面临的最严重问题。

  难民并非是欧洲的新难题。近几十年来,形形色色的非法移民、难民从西亚、北非、东欧等贫困落后地区流向富足、高福利的西欧乃是常态。非法移民进入粗略来说有3条线路:一是传统地从地中海跨海而来;二是从东欧陆地边境渗透,乌克兰是传说中的“枢纽”;三是经由巴尔干半岛,这是今年以来“最爆红”的路线。

  而今年难民潮汹涌异常,有两大直接原因:

  一是中东战乱地区难民大量增加。叙利亚、利比亚、伊拉克战乱不止,“伊斯兰国”越发猖獗,阿富汗塔利班势力再起,索马里内战……使得这些战乱国的邻国难民营人满为患,以致很多难民冒着生命危验二次出逃至欧洲,酿成了很多悲剧。

  二是巴尔干的经济难民激增,这也是许多媒体没有注意到的。据德国官方数字,截至今年7月底,来自西巴尔干前南斯拉夫国家的经济难民占申请入德难民总量的42%。激增的根源是,科索沃、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等国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一些国家的失业率高达70%以上,加上贪污腐败横行、有组织犯罪猖獗、社会福利瘫痪,唯有“到德国碰运气”一条路。

  巴尔干难民突然激增很可能源于年初开始泛滥的一条谣言——塞尔维亚与匈牙利边境开放,德国需要大量劳工。欧洲一些媒体指出,这很有可能是巴尔干地区一些蛇头组织恶意散布的谣言。

  从技术上看,巴尔干地区除了科索沃以外,各国这几年先后享受到赴欧免签待遇,作为游客最长可以停留3个月。以阿尔巴尼亚为例,其人均GDP只有欧盟平均水平的1/8,出国打工成社会主流,侨汇占据其GDP很大份额。

2015年9月17日,克罗地亚Tovarnik,抵达当地的移民蜂拥乘车秩序混乱。

  其实,这些经济难民即使提交“难民申请”,按照目前规定也根本无法在德国获得合法居留身份。大批经济难民饱受漫长繁复的审批折磨,最后大多申请被拒,但遣返实际操作又很困难。德国《明镜》周刊报道,过去一年有10万科索沃人前往西欧,目前只有1.3万人回国。

  当下,在塞匈边境线上,巴尔干经济难民与来自叙利亚、伊拉克等国的战争难民叠加。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成为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朗赴欧难民的新枢纽,目前每天大约有2500名难民加入。在匈牙利,至今年年底,非法移民总数预计将达40万。

  德国内政部预测,今年全年总共可能会有80万难民涌入德国。目前德国各地政府机构普遍感到应接不暇,全国不少地方特别是东部地区不断发生极右分子在难民营外聚众闹事、攻击难民以及焚烧政府计划安置难民的建筑等事件。仅今年上半年,德国就发生了200余起破坏难民营的袭击事件。

【人道主义已是“奢侈品”】

  这是道义、良心与能力、体制之间的纠结。人道主义是二战后欧洲人的核心价值观之一,救助难民事关欧洲人的道义与良心。几十年来,尤其是上世纪60~80年代,欧洲人通过种种方式吸纳了许多难民和非法移民。但如今面对动辄十万级难民的涌入,欧洲各国从政治、经济和民意等诸多方面出发,都很难再为了道义而“慷慨大方”。

  德国电视台前不久播发的“默克尔说哭巴勒斯坦难民少女”的画面,最能折射欧洲之窘:13岁的巴勒斯坦难民雷姆向德国总理默克尔陈说,她们家在德国申请居留权已4年,即将被遣返,默克尔亲昵地抚摸着女孩的头,但同时也“冷血”地表示,难民成千上万,“如果我们说‘你们都来吧’,我们将无法承受。”

  默克尔的两难,恰恰就是欧洲人正面对的两难。《明镜》周刊一针见血地指出,为决心保护自己的富足,欧洲竖立起反难民的“欧洲堡垒”,曾经高贵的人道主义已是“奢侈品”。

  从整个欧洲看,难民与移民问题一样,最终牵涉社会融合问题。而这,恰恰就是欧洲这些年最头疼的问题之一。

  二战结束后,对纳粹的清算使得欧洲主流价值观普遍支持“种族平等”“多元文化”,欧洲主流社会对移民总体是宽容的。二战结束后,欧洲迎来一轮经济复兴浪潮,为解决劳动力不足问题,西欧各国从土耳其、摩洛哥等中东、非洲地区引进大量劳工,移民的数量随着家庭团聚和结婚等方式在扩大。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文化、生活习惯等诸多原因,移民的融合问题成为老大难,治安差、吃福利成为移民们被人诟病的地方。

  应对难民潮是一项复杂的社会工程,涉及诸多考量。

2015年8月21日,在德国海德瑙,警方守卫遭到极右主义者攻击的难民营

【被撕裂的欧洲】

  欧洲之窘还在于,出于各自利益,欧洲各国各打自己的小算盘,欧洲正在被撕裂。

  为避免欧盟各国移民标准不一,1997年《阿姆斯特丹条约》授权布鲁塞尔统一移民政策,但英国、爱尔兰和丹麦明确不加入。此后,1999年欧盟“都柏林二号规章”做出规定:难民第一步踏进欧盟哪个国家,该国就要负责接收、处理、审核该难民是留在欧盟还是必须被遣送回国。

  面对汹涌而来的难民,意大利、希腊等一线国家早已不堪重负,有“放水”任其过境的嫌疑。二线的匈牙利和保加利亚忙着在边境线修围栏堵截,斯洛伐克宣称只愿意接受基督教难民,奥地利宣布停止接受新难民申请,英国沿袭以往做法一再收紧政策打击非法移民……

  欧盟还曾规定,成员国必须接受所有战争难民的避难申请,而这目前沦为一纸空文。从治本角度看,欧盟对非洲、中东等落后地区的发展援助总是口惠实不至。欧盟2005年宣布了到2015年要将对外发展援助增加到占GDP 0.7%的目标,而实际上多年来一直徘徊在0.4%左右。

  当下的欧洲正在“配额制”与“自愿原则”之间展开旷日持久的争吵。今年上半年,雄心勃勃的布鲁塞尔提出“配额制”,按照成员国人口、面积、经济实力和以往接受难民数量为基础安排移民“配额”,但遭到了英国和东欧国家的反对。

  艾兰事件发生后,欧盟委员会9月9日公布了成员国分摊难民的方案,获得德国、西班牙等国的支持,却依然遭到捷克、匈牙利等国的反对。

  更让欧洲人头疼的是,随着难民和非法移民在欧洲数量的上升,引发的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让“反移民”的声音日益高涨,导致欧洲政治生态重新洗牌。这两年,极左、极右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和各国国内大选中声势崛起就是明证。因此,难民问题日益成为欧盟及其成员国政治家手中的“烫手山芋”,选举文化决定着任何政党都不敢在这一问题上放手一搏。

  新世纪以来,欧洲发生了一系列与移民问题相关的社会事件,如瑞典的枪击案、荷兰梵高侄孙被杀事件、法国《沙尔利周刊》遇袭案等等。这些事件大都指向一个症结:移民和社会融合问题在欧洲凸显。这为排外的右翼思潮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于是,欧洲的一些政治人物和右翼党派公开提出反移民的口号,得到越来越多的选民支持,势头很猛。这引起一些传统中间党派或中右党派跟风,欧洲政治劲刮“向右转”之风。因此,难民潮一旦处置不当,有可能导致欧洲各国民族主义情绪和极右排外势力抬头,政治中间力量会被削弱。

  这对于欧洲一体化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