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旭红
方旭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201
  • 关注人气:9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或男人,或女人,或再生家庭》

(2019-03-20 23:47:50)
标签:

长篇小说

或男人

或女人

或再生家庭

分类: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或男人,或女人,或再生家庭》

第九章

  日子其实就是周而复始。又到了星期五晚上,仿佛与上星期五,上上星期五并无太大区别。只是孩子们各自汇报一项关于星期六“外出游玩”的议程,就是她们各自都要与自己的同学结伴出去游玩。女人犹豫着说:

“等你们爸爸回来商量一下吧。”

女人着实不放心未成年孩子自个结伴出门游玩,尽管就在附近,特别是女孩子。没有大人陪同怎么行呢?然而,两个未成年女孩异口同声,甚至厌烦至极地反驳:

  My  god,我们都多大了?”小宝藏夸张地惊呼。

  “能不能让我们有自己的星期天?你们大人怎么这么轻视我们的智商?”大宝藏义正言辞地摊手质问。

  “我们每次出门都得带上你们大人,想想就崩溃。”

  “押解犯人吗?”

女人被突如其来的反抗言论击得晕头转向,她不明白现在孩子们的思想都在思考什么?说出的每句话都不符合她们的实际年龄。

  “但还是要等你们爸爸回来再决定,”女人有点气恼地坚持自己的想法。

  “随便。”

“随便。”

“什么态度,”女人气得直瞪眼,这个反驳却是在心里说的。

女人在拧暗床头灯的时候,回应着男人双手温柔而急切地身体探索,尽管婚后很久了,但女人总是沉迷男人每次索爱时的前奏,尽管不再像以前那种偷偷摸摸约会时的激情昂扬,但这种沉淀后的温情有着另一种让人难以抗拒地深陷。女人深陷男人由气息,低语,拿捏的恰到好处的轻抚,女人感觉难以自抑,赶紧拧开音响,放一些轻柔的乐曲,似调情,似遮掩,本身轻柔的音乐霎时被笼上一层暧昧的音色。

女人将头靠在男人宽厚地裸露的胸口,用手指轻抚男人汗津津的面颊与颈部:

  “你说,现在的孩子怎么就这么有想法?”

  “她们渐渐长大了,当然有自己的想法。”

  “那我们明天去电影院看电影行不行?我好久都没有去电影院看电影了,”女人突然撒娇地对着男人请求。

  “去电影院看电影?”男人略一沉吟,“好啊,”男人一般不会轻易拂逆女人不太过分的要求。

  “真的?”

  “真的。”

  男人改掉以前以“自我为中心的大男子主义”也有些时日了。吸取惨痛教训,一个男人无论在外多么威风,多么体面光鲜,但回到家还得关起门过小日子。过有女人,有孩子的小日子。他们,她们毕竟是被一个个普通日常的日子浸润与包围着的,因此,也就要懂得适应那其中看上去是浪费时间与经历的各种“慢”节奏。女人在幸福的荣光中突然想起一位诗人的诗句: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1

女人这样一想无限珍惜地爱抚着男人的周身,心疼他汗水劳泽的身子骨。

爱,真的不容易。

过日子,也不容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不同的非同寻常的日子?无非某个被记住的刹那,接下来都是一般无二的日子,唯一不同的只是大家的思想不同罢了。如同无论你用泥烧的碗,还是瓷制的碗,抑或是铁造的碗吃饭,都是在吃饭而已。无论你使用什么样的器皿,人的吃喝拉撒依然是吃喝拉撒,如同生与死,活着,只是人的一个过程而已。

大都数人们过于苛求生活中那些装饰性的东西,并为此烦恼与搞得身心疲惫,比如,你用最廉价的粗糙的草纸与用精品名牌抽纸,它们都叫手纸,它们的最终归宿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改变,唯一不同的是使用的人心理起了变化。用草纸的人会想,我一直用草纸呢,天经地义啊。而用抽纸的人则优越地想,今天我用某名牌抽纸了,仅限今天而已,或许明天又换牌子了,或许不记得曾用过什么牌子的抽纸了,仅此而已。

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每个人的观念与想法不同而已。而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就像此刻,女人与男人在舒适温暖的卧室里不被打扰,不受任何压力下消遣般或者规律性地做爱。男人调匀身心后躺在那闭上眼,说他是累了休息也行,说他在想下班前未想透彻的问题也行,或者,你臆测他是不是此刻想到其他某个女人也不是不行。而女人此刻的心理是建立在生理满足的基础上进行一些短暂地矫情地思考,更多地在想:明天给两个女儿带些什么出门游玩。

现实与虚幻总是并行不悖地更迭交错。

人为制造黑暗很简单,就是将能射进光的窗户用厚厚的深蓝或黑色窗帘遮住即可,室内一片黑暗,除了少许低语与咳嗽声,偌大的放映厅只听到音响效果奇佳的电影放映声。

随着管弦乐的悠然响起,正前方的墙面的银幕上呈现幻灯片的艺术效果,首先弹出的是一行黑色英文字母,接着弹出中文字幕:

“饥与渴。”

字体下方是一群黑人在一片草地上跳着仿若巫师那样机械,庄重又夸张无比的“祭祀舞”。他们的手腕与脚踝都戴着银光闪亮的镯子,随着舞步叮当作响,嘴里似唱似喊地狂呼大叫,这种极具民族特色的肢体语言热情奔放,很有感染力,强烈地冲击着人们的视觉与听觉。

音乐的节奏像一位刚开始有点羞涩的姑娘一样,一旦适应舞场节奏后突然敞开四肢,速度360度急速旋转,异国人在铙钹锣鼓等各种打击乐器中疯狂起来,前后判若两人。

解说词  (画外音):一群生活在非洲大地偏远地带的黑人们在与“饥与渴”的忍耐与斗争中显出不屈不挠的生存能力以及身处卑微依然为尊严地活着不惜牺牲生命……

画面依然在不停地放映着跳舞地黑人们,银幕上方出现中英文双语字幕:编剧,导演,翻译,配音,摄影,灯光设计,服装,化妆,主要演员等等一系列关于这部电影出炉者的各种名称,显示一部电影的浩繁与精心打造。

一个主角似的健壮男性黑人在近镜头里雄狮班强劲地舞动着肢体,事实上他就是这部影片的主人公,人们对着他喊:肯塔。

“饥与渴”的男主人公奥赛罗.肯塔。他用英文大喊:

“跳起来,伙计们。”

银幕上在一阵更疯狂的舞蹈中渐渐转入近镜头的室内。

(近镜头)一个特写的黑女人的面庞进入观众的眼帘,虽然是黑人,但她的眼睛像黑宝石般闪亮,蕴含无限神秘的故事般引人入胜。她黑绸般的皮肤在跳跃的火光中看上去异常光滑细腻,裸露的双臂不停忙碌的动作,仿若中国的乌鞘蛇2般灵动而充满魅惑感,尽管纤细,但它们并不孱弱,皮肤下仿佛潜藏着肉眼看不到的神秘力量,一旦有什么意外发生,便会冲出皮肤表层,比如它们在接近危险之际很可能猛地抄起一柄利器,有力地插向对方,麻利的毫不拖泥带水。这是一种力量的象征。而力量的呈现并不仅仅靠肉体的发力,真正的力量是结合内心冲出的灵魂的力量。任何事物既有它的优点也有它的缺点,仿佛镍币的两面,一旦非常显眼,所呈现的分化就会越大,就像有哲人抚慰众生的话:

“每个人都会有缺陷,就像被上帝咬过的苹果,有的人缺陷比较大,正是因为上帝特别喜欢他的芬芳。”3

黑人在世界上属于“有色人种”4一直经历着“种族歧视”是众所周知的,我们中国人也属于“有色人种”——黄色人种,也曾遭遇西方人的蔑视与轻慢,只不过,黑人在这个忍受过程中更为漫长与艰辛罢了。

上帝赋予非洲人黑色的肤质,同样也赏赐他们强健的体魄,让他们得以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依然能倔强的生存下去。他们应该属于上帝“咬过的苹果”,“缺点与芬芳”特别明显。

解说词  (画外音):这个中年黑女人,人们叫她阿特蕾芙,奥赛罗.科菲.阿特蕾芙,肯塔的妻子。阿特蕾芙,英文直译,羚羊的意思。

男女主人公一出场基本给这部影片作了坚实耐看的底色,仿佛一块确定的画布,主色基本形成:这样的一对男女必须要经历一些与他们的强悍相对应的故事。

肯塔带着族人向自己的家中走去,草地上多出一条铺满碎石子的小路,他们的光脚板踩上去一点看不出来有被硌的感觉,如履平地般踏实。

解说词  (画外音):肯塔将带着族人去五十公里以外的山林中狩猎一些野兔,羚羊,掉队的牦牛,但要经过一个白人农场,而那山林以及山林中一切都属于白人阶级的,他们将如何把猎物带回来?而那个白人农场主曾试图将肯塔一族收作奴隶,肯塔一族不愿意,白人农场主愤恨不已,更不会让他们去山林中猎物了。他经常朝着肯塔一族的方向愤恨地自言自语:

“饿死你这帮黑鬼。”

肯塔的家里被一只点燃的松枝油浸透的火把照得光亮无比,火苗像巨蟒的信子不停吞吐,肯塔和族人的身影山丘般投在墙上,他们有的从阿特蕾芙手里接过一些风干的鹿肉。

(特写)阿特蕾芙将一个油漆脱落,异常斑驳装满水的的铁壶抱在怀中,那铁壶装得水非常有限,若十个人出门,每个人只能克制地抿上一口,润润喉。即便这样,阿特蕾芙依然不舍得,但不得不送到丈夫面前,这是仅有的能喝的水。是从距离他们村上百公里外的一处罅隙中接来的天然水。虽然这个村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池塘,但喝过那里水的人都得了一种肚子鼓得高高的怪病,不仅就死亡了。人们再渴也不敢去喝那里的水了。

肯塔:阿特蕾芙,你要照顾好孩子和你自己。

阿特蕾芙:(泪眼婆娑)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肯塔:如果顺利,我们会像往常那样带着猎物回来,让你半夜在梦中醒来开门看见大堆猎物,有麋鹿,羚羊,还可能有一只非洲狮。

阿特蕾芙:(哽咽)听着,肯塔,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知道吗?你每次出猎,我都觉得是“永别。”

解说词  (画外音):肯塔轻轻将妻子拥尽怀中,他知道他是她的依靠,尽管阿特蕾芙在没有他在的时间里带领族中其他姐妹漂亮的干完所有要干的事情与煮熟能喂饱他们这些饥汉子的肠胃的东西,最终在身体上完成对他们最大的喂饱。他与他族内的男人离不开这些看上去毫无特色,饥瘦,拥有女性器官并为他们生育后代的女人们,为了这个,他们这些男人会拼了命地去维护与争取属于他们共同的活着的尊严,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族人中因射杀虎狼等大型动物而遭遇死亡的年年都有,并逐年递增。比虎狼更可怕的是去狩猎必经农场的白人农场主,白人不允许他们嘴里的“黑鬼”侵占那山林中的一切野物,并用枪射杀过肯塔的族人。

肯塔:(脸色凝重)放心,我保证会回来的。

阿特蕾芙:我等你。

解说词(画外音):其实肯塔只是在安慰阿特蕾芙,但他明白,男人肯定的答复就是女人的全部支柱,哪怕最终他并不能如愿回来。但足够了,足够支撑女人即使等不到他回来也会活下去。因为阿特蕾芙柔软的心灵总认为,没有回来就要等下去,一直等下去,总有一天会回来。也许几天,也许在某个半夜,也许第二天凌晨,也许半年,也许半生,也许至死也等不回来,但,等,何其重要啊,它,其实就是生命本身。

女人此时紧紧握着男人的手,尽管他们是手牵手走进电影院的。对于女人来说,手牵手压马路,手牵手下馆子,手牵手看电影几乎是婚后最浪漫的事了。此刻,她看着电影中的“形象表演与语言表达”却那样入骨入心,以至于被带入角色,情不自禁握着男人的手。

银幕上画面。

族人们早已自觉的走出门外,不打扰他们夫妻间的“生离死别。”这既是对头领的尊重也是久已习惯的仪式,这也是这个偏远的非洲小村历久以来的唯一仪式。他们一致认为,不管外界,他人怎样看待他们,轻慢他们,甚至戕害他们,但他们有自己的规矩,并且严格遵守,从不违背,比起那些“石板上的律法”与白人与白人之间的条约要“铁律”很多,前者是一种“强制”,后者则是一种“养成习惯。”

影片上的非洲夜晚与其他国家的夜晚一样,漆黑一片。特别是这种远离现代文明的偏远小村,一切都仿佛静止在古老的年代,穿兽皮,茹毛饮血食兽肉,点火把照明,巫师般跳“祭祀舞”。一切的活动都只是重复,仿佛放映一般,包括离人的泪,英雄的恨,归去来兮都是一种重生。生儿育女既是惊喜又是愁苦,一代一代在黑暗中诞生,于火把中寂灭最后一眼的无限深意。在天地间既响亮无比又寂寞无声。

(画面)黑暗中,风不知所起,飒飒而响,吹动门框几乎晃动,不知从何而来的隐隐约约的动物的鸣叫让人心悸又让人心安。只要七窍有一窍能灵光都算活着,都算经历着。这种经历只关生命,无关等级。

(画面)肯塔招呼族人进屋,率先褪下银光闪亮的手镯与脚镯,第一,它们属于祭祀物品,第二,它们的属性决定了不宜与人一同出行。每次出行之前,肯塔都与族人演绎一场酣畅淋漓的跳舞仪式,直至大汗洗身,相当于中国回族的“汗澡。”狂歌当哭,那放纵肆意的歌唱是一种生离死别的“踏歌而行。”对于这族中唯一珍贵的“祭祀品”——银镯子,祖传近三百年。

世界上再穷的人也有一,二件祖传的宝贝。而世界上再富的人也有无法兑现的愿望,比如美中不足。

褪镯子与戴镯子都是一种接近仪式的行为,戴它是为了演示,褪它是为了庄重,这种仪式等同于尊严。

(画面)阿特蕾芙将它们收进一个木制的柜子里,关上它犹如关上一个秘密,若干年后,人们会在未打开它之前猜测它无限的可能性:是否上帝遗留人间的“约柜?”5是否上帝的护身物“圣杯”6的隐匿所?或许是更大的秘密:一种背叛的信物。总之,它在盖上之后种种神秘应运而生。

(画面)阴郁的天空下几个黑点如蚂蚁般蠕动,高空中俯视下的一切万物都微不足道,这是宏观的看法,而微观中它们则显得生动无比。

(近镜头)十来个黑点是十来个看上去身强力壮的黑人,他们警觉地环视四周,四周除了褐土,几无生物或绿色植物,有碎石与硬物,稍微软和一点的就是他们自身的肉体了。但此刻,这些肉体已紧绷如石,弹出去必然伤人,甚至令人毙命。在长期与野兽的格斗中,肯塔们已练就一副金刚不坏之躯,由于他们面对的是毫无理性的野兽,因此他们从没有“缓手”一说,下手往往既狠又准。或许人与一切生物早已感觉到“Natural  Selection  Survival  of  the  fittest”(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天律”,只不过后来由达尔文7提出来而已。

女人看着银幕上编造的故事情节还是忍不住一阵担心,她弱弱地俯在男人的耳旁问:

“肯塔他们会不会有事?”

“傻瓜,害怕了?没事的,电影嘛,”男人喜欢看她依赖的样子,“保护欲”水银柱般噌地一下升高了。他顺势搂紧她,反正电影院黑咕隆咚的,没人看见这对中年男女在广庭之下秀恩爱。

银幕镜头切换,白人农场。

(画面)白人农场,一个农场主模样的白人中年男子,一身西部牛仔打扮,骑在一匹黑马上,手执鞭子向众仆役吩咐:

“嘿,伙计们,这几天给我盯紧点,那帮黑鬼一定会来后山上打猎的,那里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的,听明白没有?嘿,说你呐,迈克。”

白人男子随手一鞭“忽”地甩过去,叫迈克的仆役躲得快,但嘴里不停应着:

“知道了,约翰先生,我们会注意的。”

白人男子:盯紧点,要是不给你们一点苦头吃,你们跟那帮黑鬼一样,不让我省心,”叫约翰的白人男子用鞭子指着他的仆役傲慢的嘟哝着。

银幕下黑咕隆咚的影院中排座椅上,女人挽着男人的手臂愤愤地评论:

“这个农场主真坏。”

“你的是非观这么简单?看电影只看脸谱就下结论?”男人低下头亲昵的批评女人。

“难道不是吗?”女人喜欢这样的与男人争论,而此时的男人是用一种“呵护”语气同她争论的,女人看出来男人也喜欢这时候的她,依赖般地示弱着。

“看电影时说话是很没教养的表现,”男人捏着女人的鼻子用额头轻触女人的秀发,既责备又亲昵。

(画面)肯塔与族人在靠近白人农场时全部匍匐下来,天色渐暗,肯塔决定在天黑之后再从农场绕过去。

肯塔与族人的脸上布满灰尘,显得没有实际上那么黑,但宽厚的嘴唇却开始泛白,并且起皱,那是长时间缺水造成的,但肯塔们已经习惯了,他们身边唯一一壶水是留到打到猎物返回的半路上庆贺般每人抿一口。

任何悲剧无一例外。枪响的时候,肯塔只来得及往家的方向望了一眼。十来个族人无人幸免,尽管这个结局在影片中持续近一个半小时,那跌宕起伏的夜间伏击,那意料不到的意料之中,那些心存侥幸的瞬间片刻无不在音乐的烘托下扣紧观众的心弦,甚至有神经快绷断的危险。电影的高潮就在于那欲发生未发生之间让你意念急速地想象着某种可能,某种结果,不管是哪种可能,哪种结果,你都会在心中感叹:“刚才想不会这样的。”但“会这样的时候”也不太在心底泛起惊奇,“不会这样,必然那样。”

影片最后切换到阿特蕾芙在家中不时望向那条碎石小路,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肯塔他们还没有回来。阿特蕾芙没有表情的黑脸庞逐渐消瘦,特写镜头中她的面部异常平静,每天执著地望向那条碎石路。

解说词(画外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阿特蕾芙的黑发变成白首,偶尔几个黑孩子在草地或碎石路上蹦跶,追逐,阿特蕾芙依然面部平静地望向那条碎石路……

电影结束。


注释:

1):中国诗人木心的诗歌,全诗如下:

          《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  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人

       从前的锁很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2):一种生存在中国东部中部东南部和西南部的无毒蛇,可入药用。

3):出自俄罗斯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4):有色人种一般被西方种族主义者定义为除白人以外的所有人种,包括黑人黄种人拉丁裔印度人,还有白人与其他种族混血人。

5):又称法柜,是古代以色列民族的圣物,是指上帝跟以色列人所订立的契约,而约柜就是放置了上帝与以色列人所立的契约的柜。这份契约,是指由先知摩西西奈山上从上帝耶和华得来的两块十诫石板。 

6):圣杯里公元33年,犹太历尼散月十四日,也就是耶稣受难前的逾越节晚餐上,耶稣遣走加略人犹大后和11个门徒所使用的一个葡萄酒杯子

7):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1809212—1882419日),英国生物学家,博物学家,进化论的奠基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