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非常情事4

(2009-08-07 10:59:00)
标签:

两性

红蜡烛

女老板

何小克

杂谈

十一

男人看看表,是晚上六点半,这和他们在短信中约好的时间还差半个小时,他可以利用这点时间洗个澡,把自己打理的更干净些,他愿意给女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最好是刻骨铭心的,永生难忘的,不同凡响的,这样,即使有一天女人离去了,也会怀念他。怀念意味着什么?就向女人说的那样,意味着大树的根系,意味着可以重新发芽,焕发生机。他没有长期的打算,更没把握能像何小克一样让女人死心塌地,死缠滥饶。对他来说那样就不美好了,仿佛签了卖身契一样,想摆脱都很费心思。他喜欢自由一点,宽松一点,想在一起的时候,就能够在一起,不想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假如他想彻底和女人分手了,最好不要有过多地纠缠,当他又需要女人时,最好不很费力地找回来。假如女人不想和他在一起了,最好有美好的记忆珍藏起来。男人知道不可以和一个婚外的女人陷得很深,那样很危险。但他也不想在这方面是一片空白,作为一个男人,一生都不明白婚外情是怎么回事,一生不知道其他女人的滋味,也是很苍白的,很遗憾的。

男人胡乱想着心思的时候,澡盆里的热水已经注满了,他脱掉衣服,把自己放在热水里,懒懒地闭上眼睛,开始养精蓄锐。他再次看表的时候,已经快要七点了。他披上浴巾,开始刷牙,他平时抽烟很凶,烟草味道很重,要接吻的话,可能会影响女人的情绪。男人一生都没有和任何女人认真地吻过,包括他的老婆,他觉得男女做爱是一种本能,而真正很投入地去吻一个异性,那就升华到更高的层面了。

刷完牙,他又一次看表,是七点十分,可女人还没有来,他有些不安了。难道又要爽约吗?又出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故吗?他焦躁起来,拿起手机给女人打电话,电话通了,就是没人接,反复数次,电话里依然是无人接听,他开始颓丧了,预感到一切又要落空。又等了几分钟,他再打电话,还是无人接听,他懊恼地骂了一句:臭婊子,搞什么鬼!刚刚骂完,电话响了,他抓起手机,听到女人说,哥哥,你在哪里啊?男人说,北方宾馆304,你干什么哪,还不来!女人说,你要我买红蜡烛,可我跑了好几家超市,都是白蜡烛。男人有些不耐烦了,说,没有就算了!女人说,我刚刚卖到了。男人说,那就快过来吧,我还以为怎么了呢!

大约又过了十来分钟,有人敲门,男人说,进来吧,门没插。女人推门进来了,一眼看到男人披着浴巾,马上缩到卫生间里,很不高兴地说,你这是什么样子啊,把衣服穿好!男人说,穿好了还不是个脱,就这样吧。女人说,不,我不喜欢,哪有你这样见人的,你不穿我走了啊!男人没有办法,很不自在地穿好衣服。说,好了好了,进来吧,女人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看看男人连领带都打好了,说,这样多好,看着就舒服,刚才那是什么样子啊!差不多全裸了,真接受不了。男人说,这里是宾馆,是睡觉的地方,不是人民大会堂,睡觉就要脱衣服,你怎么就看着不正常呢?女人说,就你自己的话,你爱怎么着都行,你不知道我要来吗?男人说,你来了不也得脱吗?难道你就这么里三层外三层的在这里过一夜?女人说,嗨嗨,说点别的行不行,先酝酿酝酿情绪行不行,那些疯话到床上再说行不行?男人说,好吧,现在你想怎么样,我听你指挥。女人说,我先在床上靠一会儿,为买一个红蜡烛,害得我到处跑,累死了。女人说着,把黑色的外衣脱下来,挂在衣架上,只穿着红色的毛衣,曲线毕露地走到床前,坐在床上脱掉长筒靴子,然后倚在被子上,说,蜡烛在我包里,你要用就取出来。男人把蜡烛取出来,放在床头上。女人说,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麻烦?男人说,现在谁管这些烂事,你就是带个婊子来,也没事的,女人听了,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嗔怒地说,你说什么哪!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人啊?男人忙着辩白:我不就是打个比方吗!不就是让你放心吗,看你,怎么说恼就恼了。这是什么脾气啊!女人坐起来说,我就这个脾气!你才知道啊,跟我说话你得小心点,我毛病多着呢,有你受不了的时候!男人嘿嘿地讪笑着,说,我这个人没什么长处,最大的长处就是忍让,女人嘛,生下来就是要男人宠着,惯着的,我发誓,以后无论怎么着了,我都会让着你的,谁让我喜欢你呢!女人笑盈盈的,说,哥哥,除了让着我,宠着我,惯着我,还应该有浪漫的情调,有精神上的享受。

男人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浪漫情调?你愿意享受怎样的精神快乐呢?

女人说,很多呢,我一时也说不出来。男人想了想,说,你喜欢旅游吗?女人说,喜欢啊!男人说,我已经想好了,等到春暖花开了,我就带你去旅游,也不去什么旅游景点,我讨厌人工开发的旅游景区,所以我带你去一个原生态的地方。那里山绿得滴翠,水清得透明,满眼都是缤纷的野花,景色太美了,去了之后你简直就不愿意回家。

女人一下兴奋起来,说,我最喜欢有山、有水、有树、有花的地方了。男人说,那等天暖了一定去,我们一起游泳,一起采花,甚至还可以在柔软的草地上野餐、打滚儿、晒太阳、听鸟儿唱歌,没人打扰我们,也没人要门票,回来的时候,可以摘许多红枣,柿子,核桃......女人一下子扑在男人身上,用手拍打着男人的脸,孩子一样欢呼:太美好了!太美好了!你一定带我去啊!

男人说,五一吧,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五一早上咱们就去!

女人的娇声嗲气地说:如果我走不动了怎么办啊?

男人不假思索地说,我背着你啊!

女人马上搂紧了男人,把脸贴在男人脸上,说,真看不出你是个有情调、懂浪漫的男人。哥哥,你这才叫懂女人呢,看来我没有找错。你过来吧,我赏你一个吻。男人走过去,揽住女人的肩膀,女人在他脸上轻轻嘬了一下,他们就借机拥抱在了一起......

男人说,你把衣服脱了吧,女人说,嗯。你也脱了吧。男人说,我去把灯关了再脱。女人说,关什么灯,我都不害羞,你还害羞啊?男人说,我不习惯开着灯,灯明火亮地,就像在大街上。女人说,本来就是光明磊落的事,没什么好遮掩的,关了灯和开着灯性质是一样的。男人说,反正我是不习惯。女人说,那就随你的便。

男人把灯关了。

女人把自己脱光了。

男人也把自己脱光了。

这是一间临街的房间,路灯惨白的光亮照进房间,可以看见对方白白的轮廓。男人抱着女人,用手抚摸她光滑的皮肤,他不着急,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很着急,现在他不年轻了,他懂得怎么做好这件事。就像捧着一壶醇香的老酒,只有慢慢品,才能品出味道,如果一口灌下去,就是浪费和糟践。此外他必须做得很出色,让女人对她着迷。他一边抱住女人的身体,一只手在女人身上用功夫,直到女人开始呻唤:哥哥,我不行了......男人说,你怎么不看看我,女人用手在男人身体的某个地方停住,更加兴奋地叫起来:哥哥你好棒啊,你快给我吧,你弄死我吧,快点啊哥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啊?你想怎么弄我就怎么弄我吧!男人说,宝贝,我不那么自私,你高兴的我才做,你不高兴的我不做。女人说,那你先这样吧。男人就那样做了一会儿。女人说,再这样吧,男人就这样做了一会儿。后来女人已经顾不得说话了,只是不住地叫,越来声音越大,直至狂吼起来了,简直就是喊人过来救命的样子。再后来女人喘息着说,哥哥你可真会做啊,哥哥,我爱死你了爱死你了爱死你了。男人说,你好吗?女人说,好死了,从来没这么好过。男人说,还用你那颗无比坚硬,无比冰冷的心对待我吗?女人说,哥哥,我怎么舍得啊,我真舍不得。男人说,那你说,今天谁胜利了?女人说,都胜利了。男人说,你都肯让我弄死你了你还胜利什么?女人说,谁让你那么厉害啊,人家忍不住了嘛!男人说,这可是你说的,你承认我很厉害了,你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到底谁胜利了?女人说,你胜利了,你胜利了,行了吧!男人从女人身上翻下来,仰面朝着天花板出了一口长气,仿佛吐出了多年的郁闷。

潮平汛退之后,男人光着身子下了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白沙牌香烟,点燃后挨着女人躺下去。他想说点什么,可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突然意识到,自从和女人认识以来,几乎都是女人在说,而他只是一个听众,而且总是有意迎合女人心理。如果让他来提起一个话题,还真的没什么可说。于是他就默默地抽烟。女人侧过身子贴紧了他,把一条腿搭在男人身上,用手抚摸着男人的前胸,小声问他,你好吗?男人学着女人的腔调说,好啊,非常美好。女人掐了他一下,说,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干嘛装腔作势的。男人说,你那么带劲,能不好吗?女人说,你才叫真带劲呢,我会离不开你的。男人在黑暗中放肆地笑起来,别有意味地说,老了,不是年轻人了,恐怕比不了何小克,甚至连老王也比不了。女人说,才不是呢,谁也没你棒。在我经历的男人中,你是最厉害的,真的。男人说,那就把何小克之类的都忘掉。女人说,不仅仅是忘掉,而是恩断情绝,永成陌路!女人说话的语气近乎刻毒,黑暗中看不清女人的脸,但能感觉到女人的肩胛在抽搐,随即有呜呜咽咽的哭泣声在暗夜里响了起来。

男人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用手去抚女人的脸,湿漉漉的全是泪水,男人为女人拭去泪水,然而泪水涌泉一样不断涌出。男人有些慌乱地说,这是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有什么委屈你告诉我,说出来会好受些的.....女人什么也不说,把脸贴在男人胸前,丰饶的泪水片刻间浸湿了男人胸部......

男人茫然无措地看着女人哭泣,嘴里只是不得要领地劝慰:为什么要这样呢,真不明白,不哭了,不哭了好吗?女人哭着说,你让我哭吧,我想哭了......哭完了......我就没事了......

男人说,到底为什么呀?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你一直都是很坚强的......女人说,哥哥,我一点都不坚强,其实我很脆弱......我一直都在追求美好的感情寄托,我用自己的青春做赌注,我用自己的名誉做代价,可我得到了什么?......

男人说,一生有一次刻骨铭心的爱就很不容易了,你都遇到了两次......

女人说,什么两次?一次也没有!

男人说,你说过的,你和老王好了将近三年,很美好。和何小克好了两年多,也很美好。

女人说,美好过去了,留下来的只有痛苦!让我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我感觉美好的东西,却总是不能长久呢?为什么我把心掏出来,还是留不住美好呢?

男人说,世上有不死的爹娘吗?天上有不落的太阳吗?爱情也会变老,也会死的。

女人说,道理是这样的,可是,我还是想不通,我对何小克多好啊,为了让他留下来,我不惜一切地挽留他,我宁愿养活他一辈子,只要他不离开我就行,可是,我倾尽一切,也只是让他多留了几个月。他老婆得病住院,他儿子上大学,费用大部分也是我出的,这几个月,我知道他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只要有时间,我就去陪他,你知道他住的多远啊,骑自行车要走一个小时,那时还是夏天,走到他那里我都要热死了,有时候天太热,我就坐班车去,下了车还有好几里地要步行,我打电话要他用自行车接我一下,竟然一次都没接过我,从前他不是这样的,他舍不得让我吃一点苦,只要知道我要过去了,宁可借钱也要打车来接我,哪怕有一分钟要暴露在太阳底下,他也会为我撑开遮阳伞。现在他变得一点都不爱护我了,甚至连那种事也不和我做了,他是铁了心肠要和我分手,还冠冕堂皇地说,一个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的人,有什么脸面找情人啊!那不是让你跟着我受罪吗,我说是我情愿的,他说你情愿我也不忍心。关键是他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的积蓄解决看病上学不成问题,我们两个挣的钱加起来可以满足温饱,我对他仁至义尽,根本不是生活窘迫逼得他分手,可他偏偏用这个理由来和我分手,我说,离开我你就再也找不到像我这样对你好的女人了,他竟然说,比你好的女人有的是!这话多绝情啊!我说好吧,你去找吧,咱们两个从此恩断情绝,永成陌路!我们就这样分手了。你说,是不是他对我已经厌倦了啊?是不是所有男人风流过后就想逃避啊?

男人佯装迷茫地说,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是当事人,也没有风流过。

女人说,就连老王我更想不通,我们当初好成那样,就因为跟何小克一起吃了顿夜宵,他就不要我了,在和他相好之前,他知道我有过好几个男人了,他都不在乎,我感觉他是在借题发挥,你看是吗?

男人说,你不是自信很聪明吗,干嘛总问我这个局外人呢?

女人说,爱情会使聪明人变成傻瓜的!

男人说,你变成傻瓜了吗?那我明天叫你傻瓜得了。

女人说,你不要总是耍笑我,你帮我分析一下嘛!

男人暗自叹息了一下,觉得这事根本就不能帮她分析。

男人前几天才听那个放浪形骸的朋友说过,何小克所在公司的老板是个将近五十的老女人,又丑又胖,像一头母猪,前几年老公和她离了婚。老女人耐不住寂寞,但又找不到像样的男人帮她排遣。也不知怎么竟然对何小克有了意思。何小克端着人家的饭碗,哪里敢得罪老板?只好在女人和老板之间两头周旋。但他如何能够应付得了?曾经有一度,何小克真想跳出女老板的掌控,到其他的地方另谋生计。结果被女人留在演出队里混了小半年。后来女老板打电话告诉他,只要他回来,就提升他做部门经理,帮她管理也帮她花钱。弄得何小克经没了立场,终于彻底倒戈投降。朋友说,其实何小克是很做了一番权衡的,最终还是选择了女老板。他这样做无非是想从女老板那里搞一笔钱。至于老王和女人的决裂,朋友说完全是那个缺德老王自编自导的一幕丑剧。老王和女人好了三年,跟老夫老妻没什么区别了,找不到新鲜的感觉了。而且,外界的风言风语也渐渐传到老婆的耳朵里了,两口子的矛盾不断升级,眼看要闹到离婚了,儿子女儿都把他视作仇敌了。老王忙着全身而退,又不愿意落下始乱终弃的把柄,他知道何小克对女人有意思,所以就戏弄何小克,说,人家女人早就想和你好了,是你这家伙不解风情。何小克开始不敢轻信。老王就摇唇鼓舌,说,能歌善舞的人才有多少,为什么一有演出活动就请你来?你以为你的口技有多好?还不是人家想见见你,想多和你呆会儿?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看不出个眉眼高低来!何小克小心地试探着说,听说你们关系不错,是真的吧?老王说,糊涂!我们要是相好,我会跟你说这话?会好端端地送给你?我脑子有毛病啊!得得得,我也不是拉皮条的,凭着关系不错,怕你错过机会可惜,我才多嘴多舌,你要不信,哪天有机会,你跟她亲近一下,女人一定就跟你好了!此后老王天天开车尾随,暗地里监视他们,结果没几天就发现何小克邀请女人一起坐车去吃夜宵了。这下老王有了把柄,正义在手,仇恨在胸。装腔作势地说,深更半夜,孤男寡女,一块儿坐车走了,又都不是回家的方向,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终于巧妙突围,脱身而走。

朋友说这些时仿佛亲眼目睹一样。男人不知道朋友是如何了解得这么详细。这样的内情男人实在不好揭穿,所以只能假装糊涂,说,都过去了,分析那些有什么用!走了穿红的,来了戴绿的,没有他们你不是照样活得挺好吗?

女人停止了哭泣,恳切地说,我现在什么都没了,你是我唯一信任爱恋的人,咱们长相厮守吧,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只要你的真感情,要你给我美好的感觉。

男人说,只要你愿意,我会永远陪着你,给你所有的美好。

女人一下扑在男人身上,动情地说,哥哥,我要你一辈子宠着我,爱我,对我好。

男人把女人抱在怀里,感觉女人的身体像绸缎一样温润柔滑,这让他感到欣快,随即萌动了欲望。但他没有去发动女人,却对女人说,你累了吗?咱们休息好吗?女人说,我还想要你呢。

......

后来女人睡着了。

男人尽量和女人拉开距离,他现在不想让女人的肉体干扰自己的思绪,他要像独自一个人那样思考一些善后的问题。他不是那种钻过脑袋不管屁股的人。他要做到进退有据。一个小时之后男人理出了大致的头绪。也弄了一屋子烟气,竟至于把小憩的女人呛得咳嗽起来。

女人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说太呛了,你抽了多少烟啊?快去把窗户打开啊!

男人还是精赤条条地下了地,把窗户打开了。窗外的冷风扑面而来,男人打了一个寒战。

女人说,快不要在窗口呆着了,会感冒的。

男人说,没事,我一般很少感冒。

女人说,那说明你健壮!

男人说,也说不上健壮,比我健壮的男人多得是。

女人说,你是我经历中最健壮的,我真的好喜欢,以后日子长着呢,我会像蛇一样缠着你,你会慢慢的也厌倦我吗?

男人说,怎么会呢,我好不容易拥有了你,怎么舍得轻易放弃啊。

女人抱住男人,还是那样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脸,说,谢谢你,让我再次拥有了美好。

男人说,也谢谢你,让我明白了美好有多好。

女人说,你还行吗?

男人说,估计没问题。

女人说,你太有潜力了,但是,我还是愿意细水长流。

男人觉得这正是很好的由头,假装漫不经心地说,那我们多长时间约会一次呢?

女人不解地看着他:这又不是法定节假日,难道还要有严格的时间限制吗?只要方便,天天在一起才好呢!

男人迟疑了一下,说,你知道,我那里考勤制度很严,不是随便就可以旷工的。

女人说,我们可以晚上啊!可以利用周末啊!

男人说,我们那地方,要说忙起来,十天半月马不停蹄,要说闲起来,一集五晌抽烟喝水。

女人定定地看着他: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男人说,看你,这不是跟你商量吗?我是说单位里有时候很忙,有时候很闲,我只要在不忙的时候就约你。

女人说,我没事的时候就不能约你吗?

男人说,当然行啊!可是你最好不要随意打电话给我,单位里人多,不方便说话,打到家里就更不方便!

女人说,我可以给你发短信啊!

男人说,我不喜欢短信这东西,滴滴一响,听着就暧昧,我再回复,看着就有鬼,万一忘了删除,就是铁证了。

女人不耐烦了:你到底要想说什么啊?

男人说,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和我主动联系,方便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女人冷冷地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你需要我的时候,就招呼我过去供你发泄。你不需要我的时候,就把我扔在一边晾起来,是这样吗?

男人说,你怎么把我想得那么糟糕啊!我有那么可恶吗?

女人猛地坐起来,尖着声音叫道:你一点都不爱我!

男人被这突然的叫喊吓得楞了一下,说,你胡说什么哪?我等了你半年,还说我不爱你?

女人说,只允许你联系我,不希望我联系你,这平等吗?这是爱吗?如果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他会拒绝来自爱人的信息吗?你说在你方便的时候联系我,你所说的方便无非就是一种神不知,鬼不觉的状态!联系我做什么呢?开房!上床!然后各奔东西。在你不需要我的时候,自然就没时间了。等你又需要我了,自然就有时间了,也方便了,然后再开房,再上床,再各奔东西,再形同陌路。你就这样爱我吗?这能算爱吗?如果这也能够算爱,那我宁愿不要!

女人说完开始穿衣服,很快穿好了,然后向着门口走。

男人说,你要走吗?

女人说,这里找不到美好,我呆在这里干嘛?我回家哭去,哭我这不幸的命运!

男人说,其实现在就很美好,只是你太敏感了,忽视了眼前的美好!

女人说,美好的感觉都让你破坏了,我决定放弃,我要去寻找能给我美好感觉的男人。

男人顿时生出了鄙视,说,女人要想找个男人很容易,但是,你要求的美好却不容易找到!

女人愤愤地说,我相信,我迟早总能找到!

男人本来还想挽留她,听了女人的话突然没了心情,说,那我就不耽误你去寻找美好了,你现在喝口水,等我起来,送你回去,说不定美好就在门口等着呢?男人的话顿时让女人陷入黯然,于是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男人系领带,当男人转身面对她时,他看见女人面颊上有两行泪水滑落下来......

后来女人自己走了。在出门之前,女人走过来,轻轻地抱了男人一下。男人回应性地抱住了女人,在她耳边说,留下吧,下次会更好的。女人很厌恶地把他推开了。

女人走后,男人大致思考了一下,觉得应该去送送女人,于是他匆匆追下去,在离宾馆不远的马路上他追到了女人。

女人态度冷漠地说,已经告别别过了,你还追上来有什么意义呢?

男人说,表示一下心意,不需要追求什么意义,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有意义才做的。

女人说,我总是尽可能不做或少做没意义的事情,如果你不是这样,请你随意!

男人什么也不说,一直把女人送到十字街口,然后看着女人被淹没在人群里,心里怏怏地,就像抓了一个糟糕素材,写成一篇蹩脚文章,既没有心情加工润色,也没有加工润色的价值,只好草草画上句号了事!

十二

大约十二点的时候,男人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宾馆的服务员敲门,说要打扫卫生。男人这才起身,草草地洗漱了一下,然后准备下楼,但他无意间发现床头上放着一根红蜡烛,男人这才记起他们不仅忘了点燃蜡烛,也没有真正地接吻。

男人向着家走的脚步有些急切。他从来没有夜不归宿的先例,他感到心里很不安然。他想先买些菜,中午亲自下厨,做几个拿手好菜。下午把所有的衣物洗干净。然后把房间整理一下。他的厨艺不错,而且也善于料理家务。这些都是妻子喜欢的。

在市场买菜的时候,男人看见那个朋友和老王、何小克三个人正嘻嘻哈哈地说着什么,男人没有搭理他们。

十三

平淡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已经草长莺飞、花红柳绿了。五一这天,男人带着妻子、女儿出去旅游。妻子说,咱们到底上哪儿啊?男人说,咱们要去的不是什么旅游景点,是我偶尔发现了这个地方,那里山绿得滴翠,水清得透明,满眼都是缤纷的野花,景色太美了,去了之后我都担心你们再也不愿意回家。

女儿说,我最喜欢有山、有水、有树、有花的地方了。男人说,我们可以一起游泳,一起采花,还可以在柔软的草地上野餐、打滚儿、晒太阳、听鸟儿唱歌,没人打扰我们,也不用买门票,回来的时候,可以摘许多红枣,柿子,核桃......女儿用手拍打着男人的脸,兴高采烈地欢呼:老爸你太棒了,这样的地方太美好了!

男人觉得非常幸福,非常有成就感。

他们乘坐的车子快要驶出县城的时候,男人惊异地发现,在路旁的绿柳荫下,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正和一个成熟的中年男人亲切地交谈着,车子一掠而过,男人没有看清那个男子的面孔,但他看清了女人,他知道女人又找到了新的男人,但她是不是找到了美好呢?

男人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非常情事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非常情事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