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朝明
杨朝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723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儒学经典的研读方法

(2014-08-18 15:19:08)
标签:

论语

经典

儒学

研读方法

分类: 陈箧曝日

今读近期《孔子研究》,看到其中首篇谈到对《论语》开篇一章的理解,不禁想到多年前写给学生的一篇东西。虽然拉拉杂杂,但也符合自己此时读后的一些感慨。比如,我们写“论语诠解”而不是“论语注译”,之所以“解”而不“译”,其原因还特意在“后记”说明,就怕被人误解;比如,只要品味《礼记·学记》“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和《孔子家语·子路初见》“王事若龙,学焉得习,是学不得明也”,将其与“学而时习之”及传统的“大学之道”合观参验,就会更准确地理解孔子之“学”的意义;比如,仅看《孔子家语·在厄》篇里孔子那句“ 君子博学深谋不遇时者众矣,何独丘哉”,也不至于认为孔子以“君子”自许违背了“谦虚的美德”。“读书未到康成处,不敢高声论圣贤”,每念及此,不觉惶恐自勉!——杨朝明,2014年8月18日

  

儒学经典的研读方法

杨朝明

 

前几天,海鷹专程来到寓所,说立林、海鷹、海燕、魏玮、梦玥共同组成了读书班,每周周日晚一次恳谈会,希望我也参加。今天打来电话,询问可否今晚照常举行,那当然可以!

只是,可能由于我曾经写过专门研究文章的缘故,由他们组织的经典讲读班近两周分别读了《尚书》的《金縢》和《诗经》的《閟宮》。不少学生反映读起来困难,效果并不理想。他们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否则,我会建议他们要听从朱子的劝告:“学者须是见得个道理了,方可看此书,将来印证”,“不可掉了易底,却先去攻那难底”。至少在研读方法上应当改进。

我认为,要对《诗》《书》等古典进行很好研读,直达本意,而不至于疑惑丛生,应当注意以下问题:

第一,不可轻易忽略不同观点。要很好借鉴前人研究成果,但不宜拘泥于前人的研究,应当认真对待不同的观点。例如,对于《论语》首章的解释,现在的学者越来越多地认识到传统的解释并不正确,但现在仍然有人死抱旧的解释不放,另外还有人在前人新界的基础上提出不同看法,也不过是一种标新立异而已。最早的发现仍然不能不归功于清初的毛奇龄,他在《四书改错》中说:“学者,道术之总名。”后来,程树德在《论语集释》的《论语集释·学而上》即指出:“‘学’字系名辞。”他们实际上已经解决了问题,但后人都不相信而已,因此只能麻烦后来的学人如刘家齐、李启谦先生等人撰写文章申述前说。我本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撰写文章,也是感慨人们的视而不见。因为毕竟我们看到了更多的前人们有看到的材料,具有前人所没有具备的视野。可是,尽管这样,还是有人不能冷静地对待,还提出批评,并且显得慷慨激昂。

第二,注意相关文献的相关表述。不要人云亦云,要将各种文献融会贯通,不能对相关文献不管不顾。我曾经不知一次地给许多学生谈到过《诗经》中《伐檀》篇的新解,谈到过人们围绕这一问题的争论,目的是希望通过这样的研究使人们了解研究《诗经》不能不顾研究方法,不能不顾其他的文献的表述。以《伐檀》诗旨为例,我们当然要注意《诗序》的说法,但更要注意其他人的理解,如,我们读朱熹的理解,就要注意他的所有著作。朱子是诗学大家,他的《诗集传》是《诗经》研究的里程碑似的的研究成果,但他的《诗序集说》竟然有人没有注意到,如果撰写文章,尤其是批评文章,注意不到就不应该,就难免会授人以柄。还有,孔子、孟子对《诗经》的理解可能比我们更加准确,《孔丛子》记述孔子的话说:“於《伐檀》,见贤者之先事後食也。”《孟子·尽心上》记述说:“公孙丑曰:‘《诗》曰:不素餐兮。君子之不耕而食,何也?’孟子曰:‘君子居是国也,其君用之,则安富尊荣;其子弟从之,则孝悌忠信。不素餐兮,孰大於是?’”难道是后人对孔、孟的说法视而不见?事实上,这种看起来不管不顾的研究者却不在少数。

第三,要注意词语的时代性。任何词语都有其表述上的时代特征,任何语词都有其本义与引申义,要注意不能静态地理解语义,不要受现代语词意义的影响,应当注意前人尤其是清人的研究成果,注意像《经传释詞》等著作。清人的考据学研究成果可谓洋洋大观,对于他们的研究,我们不能不给予十分的重视,否则不仅有可能会进行许多的重复劳动,而且还有可能走很多弯路,出现本来可以避免的错误。例如,李学勤先生根据《经传释词》的成果,发现《中庸》中的“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之“今”应读为“若”,纠正了千古误解。《中庸》中的这句话历来是人们不解其成书年代的一个重大障碍。“车同轨,书同文”,先秦时期已有此类说法,如《管子·君臣上》就说:“衡石一称,斗斛一量,丈尺一綧制,戈兵一度,书同名,车同轨,此至正也。”今本《中庸》里的“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等语,郑玄注说:“今,孔子谓其时”。李先生则分析说:“孔子生当春秋晚年,周室衰微,在政治、文化上趋于分裂,已经没有‘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的实际……按《中庸》此句的‘今’应训为‘若’,《经传释词》曾列举许多古书中的例子……都是假设的口气。孔子所说,也是假设,并非当时的事实,不能因这段话怀疑《中庸》的年代。”

李先生的这个发现得到了《经传释词》研究成果的印证,我在研究《礼运》的时候,发现“今大道既隐”的“今”同样应训为“若”,同郑玄误解了《中庸》中的“今”一样,他也误解了这里的“今”,郑玄说《礼运》此处:“前明五帝已竟,此明三代俊英之事。孔子生及三代之末,故称今也。”实际上,“今大道既隐”的“今”也不是“现在”、“当今”的意思,应该依清人王引之《经传释词》“今,指事之词也”为训,强调的是“大道既隐之后”。“今大道既隐”泛指三代末世,既指夏、商末世,亦模糊包含有指孔子所处的时代。孔子感叹时势,孔子之叹,实由此而发。

《礼运》中的“昔大道之行,与三代之英”中的“与”同样应该深究其本义。这里的“与”不是连词,应该当动词讲,是“谓”、“说的是”的意思。该字之训,清人王引之《经传释词》有说。前人也已经指出《礼运》此字应该从释为“谓”。这句话应当译为:“大道实行的时代,说的是三代之英”。据说,四川师范大学教授徐仁甫先生早年发表文章指出这一点。

还有我们曾经一再申述的《春秋》、《左传》关于文姜事迹的记述,几部纪事本末体的《左传》都有“文姜之乱”,以文姜“干政”为“奸淫”,原因都是误解了“奸”、“姦”二字在差别,于此,清儒于鬯的《香草校书》已经指出,由此,我们不仅可以纠正历来人们对《春秋》、《左传》纪事的误解,还指出了人们对《诗经》中《齐风》之《南山》等三诗诗旨的误解。现在,读不懂这个字的人依然大有人在,如《孔子家语·相魯》中的孔子“由司空为鲁大司寇,设法而不用,无奸民”,如《逸周书·宝典》篇中的“人有十干”等等。

第四,要结合研究对象的整体思想。不仅要将语词的研究与当时的历史背景相结合,更要注意语义中所应包含的思想文化内涵。很多人注意到《易传》中的“时”的哲学,却不能领悟《论语》首篇首章“学而时习之”中的“时”的本义。如果将孔子一生的出处进退进行研究,如果整体观照孔子的思想,就不至于连学术界已经再三申述的《论语》首篇首章的新解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还有,《论语》首篇首章的研究岂止只有这些材料,其他可供认识的资料可以说是众多而直接,例如《孔子家语》等书记录的孔子“周游列国”时遭遇困厄时与弟子们的对话,简直都可以作为《论语》首篇首章的详细注解,另外,《孔丛子》第五篇《记问》中最后两条关于孔子所说“时”的记述,《孔子家语·终记》和《史记·孔子世家》记录下来的孔子留下来的最后的言语,无一不可以证明《论语》首篇首章的新解。可是,人们同样不愿意去想,不愿意认真、冷静地看看人们已经说的十分清楚的新的解释。其实,对于其中某些语句《为政》篇“诗无邪”的研究,乃至对于《论语》通篇的研究,都是如此。

《尚书》单篇的研究与各篇总体的研究也不能分离,这些,我已经在研究中有切身的感受。如果分不清除各篇的先后顺序和纪事时间,就会陷入混乱。事实上,《尚书》与周初历史研究中的混乱恰恰就是由此造成的。

第五,多重证据研究是永远不能够丢弃的方法。要使自己的研究建立在更加深入扎实的基础上,必须具备方方面面的知识背景,只有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进行研究,才能使自己的研究立于不败之地。还是以《论语》首篇首章的研究为例,除了思想的研究,除了要结合有关的材料进行研究,如《周易·兑》中有“君子以朋友讲习”的句子,孔颖达疏:“同门曰朋,同志曰友。”因此,《论语》首篇首章中的“朋友”解释为“志同道合的人”十分贴切。如果仅仅注意到《易传》中的这一点,对传统的固守也许会焕然冰释。另外,古逸《诗》中就有“友朋”一词,如《左传》庄公二十二年引《诗》云:“翘翘车乘,招我以弓,岂不欲往,畏我友朋。”“友朋”与“有朋”同义,即现在的所谓“朋友”,千万不要解释其为“有朋友”。因为有的版本“友朋”及作“朋友”,只是两个字位置互换而已。

有人说《论语》中的“学”字在“而”前不好作名词,“而”为顺承连词,如此之类。那么“而”为什么不能是假设之词呢?难道他没有通读《论语》?这简直是令人惊讶了!

《论语》中的相同句式实在很多,如: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非其鬼而祭之,谄也。

       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

        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矣。

请问:这些句子中的“而”前的字哪一个不好作名词?这些句子中的“而”哪一个不是假设连词?“而”前后的内容哪里是什么“在时间上有先后之分”?

  

                                                                            2006年10月29日 星期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