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复旦人的百年记忆:国福路51号

(2009-08-14 12:27:58)
标签:

杂谈

    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后门出去,有一条幽静的马路。从这里走过的时候,常常会看到马路旁边浓密的树林掩映着一幢小楼,淡黄色的墙壁布满了岁月的斑痕。这样一幢很有些年月的楼房,如今的复旦人却似乎不太清楚它的来历。

    但是曾几何时,在老一辈的复旦师生心中,“国福路51号”是一个亲切、熟悉而又充满崇敬的名字,而不仅仅是个门牌号。

    半个世纪以前,陈望道,这位德高望重的复旦老校长就曾经居住在这里。

    作为新中国成立以后复旦大学的首任校长,陈望道先生是《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的译者,也是中国共产党上海地方委员会的首任书记。他的代表作《修辞学发凡》、《文法简论》首创了中国修辞学体系,为现代中国语言学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奠基性的历史贡献。

    如今的国福路51号已经被复旦大学明确规定为陈望道的故居。国福路、国顺路和政肃路宛如手臂一般将复旦管理学院和第九教师宿舍,以及那幢包含记忆与深情的小楼环抱在一起。“51”号这个标记现在已经没有了,只有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锁着老校长的身影和过去的岁月。站在门前,看着院子里楼房的一角伸展入蓝天,茂密的绿叶探出石墙,夏日的阳光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恍然间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复旦校园……

    在小路的一边,与51号并排另有两幢小别墅,曾为苏步青和谈家桢教授的寓所。盛夏午后,除了不息的蝉声,仿佛整个第九宿舍就像睡去一般的寂静。远远就可以看到苏步青寓所的外墙上遍布爬山虎,似乎为这幢老楼披上了绒绒的绿毯,显得安静而又神秘。走到小路的尽头,就是老校长的故居。一座欧式的三层绿瓦别墅呈现在眼前,整齐的琉璃瓦勾勒出别致的轮廓。围墙内侧原本错落有致栽种的桂花树、杏子树、枇杷树,如今已长大成林,洒下片片令人神清气爽的阴凉。抬眼望去,院内满目浓绿,阵阵清气扑来,炎夏也随之消退了几分,禁不住会被这里的祥和静谧所深深感染。

    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独自躺在小楼的门前纳凉,蝉鸣声声,穿过碧绿的叶子在空气中摇荡。老人微闭眼睛、轻摇扇子,享受着难得的清凉和安宁。谈及树林中这三幢小楼,他仿佛如数家珍。“51号是陈望道先生的,61号和65号分别是苏步青和谈家桢的,他们都是复旦的老教授了……”言语中的那份景仰令人禁不住悠然神往。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这里只是孤单的一幢房子,周围一圈筑有围墙,围墙外是连片的农田。大门朝国福路,门牌号为51号。除了大门,靠国顺路方向还有一扇边门与农田相通。这里原本是一位资本家的私家花园,建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复旦大学已成为一所相当完备的文理科综合性大学,正处于一个发展壮大的关键时刻。为了落实党的知识分子政策,也为了接待外宾的需要,根据市里的安排,复旦大学把国福路51号买了下来,装修后请陈望道校长入住。

复旦人的百年记忆:国福路51号

  国福路51号,总面积大约为300多平方米,大大小小的用房有十间之多,当时只有三口之家的陈望道,左思右想也不愿迁入这一新居。后来经学校再三说明并答应将校内的语法、逻辑、修辞研究室迁至国福路5l号底层,问题才得到解决。

  1955年陈望道迁入后不久,底层即为语法、逻辑、修辞研究室所用,大客厅一分为二,东面一间仍作客厅用,西面一间和原来的小客厅皆作为研究室的办公室,配电间和衣帽间则为研究室的资料、书报存放室。这是全国高校中最早成立的一个语言研究中心,由陈望道亲自主持。著名教授郭绍虞、吴文祺、周有光、倪海曙、濮之珍、李振麟、胡裕树、蔡葵等都曾受聘于研究室,邓明以、程美英、杜高印、范晓、宗廷虎、李金苓、陈光磊、李熙宗等教授也都先后是研究室的成员。这个研究室就是今天复旦大学中国语言研究所的前身。

  1955年入住国福路5l号以后,身为校长的陈望道,为了五十年代复旦大学的发展,可谓呕心沥血。他主办校务,组成了校务委员会这一学校的最高权力机构;又形成了行政办公会议(后改为校长办公会议),作为学校的最高执行机构。在完成了校务、教务建设后,他又倡导科学研究和树立优良学风。在他的提议下,复旦大学从1954年开始实现每年校庆同时举行科学报告讨论会的创举,一直延续至今。五十年代复旦大学拥有了许多第一,正是这些第一,使它成为东南第一高等学府;中国的名校,完成了第一次腾飞。入住国福路5l号的陈望道,身为华东地区六省一市的文化部部长、高等教育局局长,上海市政协副主席,还参与接待前苏联元帅伏罗希洛夫、印度副总统拉达克里希南和中美上海公报签署等外事活动。51号故居光荣地经历着这一切,默默地牢记着这一切。

    回想当年的51号,因主人的声望闻名全国,又因房屋的独特结构充满美感,经常可见学生前来写生,逢年过节更有许多复旦人来此摄影留念。而今,房屋的内部被改建,外墙多处凹陷或凸起,尤其是屋后的外墙更是青苔丛生,岌岌可危。房屋的东大门和北面的后门被人用木板牢牢地钉着,不免有“人去楼空”的悲凉之感。2003年11月28日,由复旦大学校庆办和校档案馆联合举办的“陈望道档案捐赠仪式”上,党委书记秦绍德同志这样说过:“陈望道先生是我们大家十分敬仰的老校长,更是一位为复旦大学的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杰出校长。我们准备把陈望道校长的故居国福路51号加以修缮,然后展出几位校长一生的业绩,以教育后人。”

    把陈望道校长的故居修缮后用以展出陈望道、苏步青、谢希德几位老校长一生的业绩,是一种极有意义又极有价值的举措。半个多世纪来陈望道追求真理,始终不渝。他为党做了大量工作,资望很高,却不张扬,凡事低调处理。这样一位深具人格魅力的老校长,他在复旦的地位本身就是珍贵的历史,更是人文铸定的天经地义,永远不会改变。

(转发/雷  摄影/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