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经方人生
经方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0,332
  • 关注人气:1,5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岁月小记之一----小诊所开业

(2016-03-04 08:53:57)
     小引
  可能是上了一点年龄的原因吧,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有想写点什么的冲动,刚开始不知道究竟想写些什么,更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写起,有无数次在梦中见到我可怜的奶奶,我就会从沉睡中醒来,我弄不明白,我一直在老人家近四十二年从来没有长时间的分开,只有这样一次分开只有七个月之久,她却悄无声息的永远的离我而去,给她的孙子留下的永远是歉疚和遗憾。转眼老人离开我也已二年有余了,我总是会在她忌日(每年的十一月十五日)写点文字来纪念她,可是今年我实在是感觉心情非常沉重,这种沉重竟然让我既拿不动笔,而且无法敲击键盘、、、、、、
————————————————————————————-
时光荏苒转眼即逝,三月四日应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二十六年前的今天,我刚刚二十岁,那时的我除了晚上做梦都在为病人看病之外,可以说别的什么都没有去过多的思考。
     也就是二十六年前的今天,我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子个人小诊所开业了,我的奶奶和我一起来到了这个从来都没有来到过的小村子,这个村子当时也就三、四百人口的样子,比较小,而且交通非常差劲,不但全部都是土路,而且连一条正经的大路都是没有的,偏偏我们来的这年春天的春雨再也没有“如油”一般的珍贵,老天也好像是在和我作对似的一直的阴雨连绵,于是这些土路就完全的被和成了稀泥浆糊,离这个村子最近的小镇大约有十二里的路程--当然也全部都是土路,所以就算是买点日常需要最简单不过的姜、葱等都要骑着自行车去购买--而遇到像这样阴雨的天气那只好穿上非常深的那种大雨鞋深一脚浅一脚的去赶到这个小集镇上去了,然而最要命的是当时的我刚刚来到这个地方,连去这个小镇子的道路都不知道,所以每当有什么事情需要去办的时候只能让离我们这个村子有二、三里路的两个舅舅帮助了——我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开诊所也完全是这两位舅舅的帮助下完成的,至于为什么要非要到农村来开诊所,其实当时从我内心深处虽然是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而真实的想法是自信心严重不足!所以抱着“农村包围城市”的思想——现在想想真是好笑。再者呢正是考虑到在农村来说比较偏远就医条件较差,而到这里来呢可以加快煅练自己的临床水平。
      这个村庄叫大春坡,当时我的诊所被设置在位于村子东头的村委会--他们当地人叫“大队院”内,这个院子坐北朝南,北边共有七八间小土瓦房,靠院子西边的有三间是村委干部们在开会或者商议事情时用的,有时上边来了一些县、乡的领导时他们也会临时在这里进行一些诸如烟、茶一类的最为初级的招待等;中间还闲着三间小房平时无人居住,所以被村子里一个王姓(说明一下:这个村子大部分都是姓王)的年轻人租赁做为面粉加工作坊--就是把客户家的小麦麻成面粉,当地人管这个叫“打面”;这个所谓的“打面”屋的隔壁就是我诊所的所在地了,所以每当他的机器响起,我就会想到一个名词叫做震耳欲聋,有时我被这种燥音搞得心烦,我就把这个词的最后一个字改为“蹦”字,就叫做--”震耳欲蹦“了!因为无论是有患者还是没有患者,这种轰轰隆隆的躁音简直是让人无法忍受,幸好他的业务并不是那么的多--如前所述这个村子的交通非常不好,来加工面粉的无非是本村的住户,所以才会令我不至于总是要被震得”蹦“起来的感觉。
       我的诊所占用的只是两间小房间,总面积大概有五、六十平方的样子,外面朝着两扇小柴门的算作”正房“,二舅带着一名年轻的邻居帮我用砖头和沙土做了一个长约一米半高约一米的长条开”柜台“,上面可以放上雷臼--就是一个父亲让人帮我做的一个生铁的捣药罐(现在还在我的身边),因为很多的中药需要捣碎后才可入煎;”柜台“的后面是空的,可以随便摆放一些零碎的中、西成药;后面就是一个小中药柜和一个木制的西药架,上面摆了大约有七、八十种西药品种。里面共铺了两张宽一米二左右的小木床,奶奶一张靠窗的,我的一张是靠北面墙壁的--记得刚刚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房间并没有通电,幸亏奶奶有先见之明提前拿来了一盏小煤油灯,我们祖孙俩就点着这盏小油灯渡过了将近两个多月的时光。
      由于从小到大都是跟着奶奶身边长大,所以有老人陪着我就感觉不到什么不同,尽管如此但毕竟我长这么大没有离开过父母身边,所以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特别是这一年的风、雨非常的多,有时一连串的昼夜不停,每每半夜醒来,我的内心总会莫名其妙的感到似乎是悲凉又似乎是孤独、或者说是有一点伤感,每当此时总是想和奶奶唠上两句,但是听着她老人家熟睡后均匀的呼吸声,我又实在不忍心去打扰她;记得有两、三次,我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很不争气的哭了起来,虽然也努力的克制自己尽量不要发出声音,但是还是没有逃过一向睡眠较浅的奶奶的耳朵。她先是翻了个身问我:”你怎么了娃儿(我们家乡话无论是叫子辈或者孙辈都是叫“娃儿”),是不是想家了?、、、每当此时,我总是觉得非常不好意思的掩饰道:“没事儿啊,奶,您先睡吧、、、”可是有一次我竟然在睡梦中哭醒,哭的声音一定是比较大把我奶吵醒了,她就起身坐在我的身边先把我叫醒,然后就用手摸着我的头,口中唠叨着、抱怨着说她的儿子、媳妇如此忍心,孩子这么小就把他一个人扔这么远,看看孩子可不可怜?--其实我自己也很明白,我真的已经不小了,二十岁了,上这里来也是我本人的主意,而且离家真的也不是那么远,不过五十公里左右而已。人总会是这么的奇怪,无缘无故的情况下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而且是发生在一向是自以为是比较坚强的我的身上?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反正也是奇怪,每次这样之后,我总会觉得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静感,总会是可以让自己能够安于现状而且乐于接受目前的现实,每天去做着同样的事情,那就是--有病看病,无病看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