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双子座的鸡
双子座的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905
  • 关注人气: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平洋上的信天翁

(2013-12-23 08:39:13)
太平洋上的信天翁

太平洋上的信天翁


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当飞机平稳地降落在夏威夷瓦胡岛上的国际机场的时候,透过舷窗我看到的是一闪而过的一排貌似F-18大黄蜂的灰色身影,那里是附近一座美空军的基地。太平洋的壮阔和蔚蓝并没有太多的吸引到我,天空的湛蓝、通透因为在儿时的记忆里也曾有过而并不显得稀奇,倒是此行可以打到一汽丰田和大正网安排的四场太平洋联盟的球场对我有些吸引力,尽管此前已经差不多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摸过球杆了,打成个啥样对如今的我来说显然已经不是件多重要的事情了,不过,后来的发生事情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

作为一个有着近十年球龄的前发烧友来说,高尔夫显然还有着太多的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从没打过一杆进洞、信天翁,也从没打过6字头。对于一杆进洞这种大多数要靠运气的事情我一向是不屑的,说实话多少也有些不敢,怕破费。好吧我得承认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对于神马从此行大运等等的传言从来不信,尽管我的人生也有着太多的不如我意,可我也不至于把希望寄托在这种事情上,除非是在某个三杆洞的发球台上摆着一辆崭新的皇冠轿车的时候,而往往那时侯的我却连果岭都打不上去,太想要的结果总是这样。

说实话,太平洋联盟在夏威夷的四座球场的Kapolei球场和Royay Hawaiian球场景色确实非常漂亮、壮美(最后一场Makaha Valley Country Club因为雷暴只打了四个洞不得不作罢,这里暂且不表),以至于同行的几位球友们基本都成了以拍照为主打球为辅了,而Olomana球场显然是一座社区附近的球场,那个周六球道上满是慢悠悠地散步着许多老人和孩子,天空不时飞过美军的各种战机,附近的陆战队训练基地不时传来阵阵枪声。远处的大山、不远处的小镇和眼前这些组合在一起,很奇怪地让人只会觉得是一派安逸、祥和。Olomana球场的最后一个梯台的距离也不过是6300码,我跟球场出发台的老外商量可否打最后一个梯台,得到的答案是“NO”,原因是周末,球场人多。好吧这个可以理解,不过5800多码的距离对于那些由皇冠杯总决赛优胜选手组成的团里的高手们来说确实太短了,就当是来体验加散步吧。

五杆洞基本可以当做一个长四杆洞来打,距离大约都是在480~510之间,所以打到一只鸟时也不会觉得有多喜悦,在第三洞从球道上120码处攻果岭剃头稀里糊涂打成了+3之后我提议同组的四人(湖北武汉的卢纯、湖南长沙的许雄、福建福州的付丹琳)间玩个5美金比洞的小游戏,不然打着打着可能会睡着的。大家一致同意,决定我和卢纯一组对阵许雄和付丹琳,最好成绩比洞。结果情况立马不同了,只带了5支球杆来的付丹琳第一洞就抓鸟,随后许雄也抓鸟,而我们在五杆洞抓鸟时又总是被人家的鸟顶住。。。转眼间我跟卢纯就输了6、7个洞了,终于在第十五洞让我有一次可以在6码左右的位置抓老鹰吃掉对方小鸟收顶洞的机会了,我围着洞杯转了三圈反复看线结果也没推进,带着懊恼来到了第十六洞的发球台上。

这是一个336码直直的的短四杆洞,有些顺风。我抽出一号木跟卢纯叨唠着“必须攻,必须开球到3~40码果岭的周围抓鸟”之类的废话,其实是对自己今天整场球推杆的毫无作为在给自己打气呢。我是最后一个开球的,由于很发力,感觉球打得不是很甜,弹道(对我而言)有些高,球路有些偏左,从球道左侧的几棵大树上飞了过去,并不能看清楚落点。收杆的一瞬间我做出了类似于冯珊珊在华彬最后一洞球道木攻果岭一杆打完之后的表情,因为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方向。好吧,只能过去找找看吧。

问题的关键是我在球道左侧怎么也找不到我的球了,参考了别人的开球距离前后走了好几趟也不见小球的踪影,前面一组也是我们此行的团员,他们正在下一洞的发球台上等着开球,其中天津的王永明看见我丢了魂儿似的来回找球,提醒我说他听见了有球落上了果岭的声音,这让我很意外也很惊喜,难道我能打这么远了?可是果岭周围依然不见小球的踪影,就在我几乎要放弃了打算重复跟卢纯说“兄弟这一洞又要靠你了”的时候,许雄第二杆打上了果岭,走过旗洞的时候忽然大叫“你的球是几号?”然后就直勾勾地看着洞杯。说实话那一瞬间我脑子有些发懵,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自己的球到底是他妈的几号了,不过我还记得那是T牌的NXT型号的,上面有用蓝笔画的圆点作为标记。许雄从洞杯里缓慢的掏出了一颗球,确认到那上面真的有蓝色的圆点,真的是T牌的NXT...

接下来我被大伙儿“命令”重新从洞杯里拿起球,摆出了各种蹲在洞杯旁一手指着那颗不知道怎么会滚进去的小球,另一只手学者美国人民习惯的竖起大拇指的手势,发球台上那几位也不开球了都围了过来跟我握手、拥抱、拍照。。。天,我刚刚做了什么?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也从未闪念过打个“信天翁'(也叫做“双鹰”)的念头,老天在上,我只想打一只鸟在余下不多的几个洞把输的三十块美金赢回来甚至哪怕是少输一点也行啊。。。我要求一向不高,也从没觉得幸运之神会如此这般地眷顾我一次,怎么就弄成这样了呢?如果注定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哪怕一次的话,我倒情愿是在某个三杆洞的发球台上摆着一辆崭新皇冠的时候。

无论怎样,这事就这么着在我毫无思想准备的时候发生了,没有梦中的500万奖金让我可以带走我爱的姑娘,甚至我都没能带走那张签了同组四个人名字的,据说很有纪念意义的记分卡(天津的王永明拿走了说是他收藏了),也忘记了跟球场要点什么了,哪怕是要一张证书(也不知道美国人民打球的球会有没有那种玩意)来证明这事确实发生过。下午在奥特莱斯的时候我不得不放弃掉拿在手里摆弄了半天的不到200块美金的测距仪而只拎走了一双80多块的鞋子,因为大伙儿一致决定晚上要大吃我一顿,哦这个我倒是还记得,花了我整整500美金吃了一顿泰国菜,说实话我觉得这事有点搞,在夏威夷吃泰餐显然不是一个什么好主意。

我决定暂时无视各种封口费、大餐、还有什么一杆进洞纪念赛等等的要求,而纪念品会在适当的时候做一些寄给此行的哥们儿们留念(奇怪的是他们觉得超级难得而我却始终无法让自己有那种感觉),最终我还决定把这事儿写到我已经停掉很久的博客里分享给大家,普天同庆一下。余生里我都不奢望一杆进洞的信天翁会再来一次,只求在皇冠杯赛摆着一辆崭新皇冠的某个三杆洞发球台上,让我深刻体会一次“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罢。

有件事后来我一直没有搞清楚,那场球最终我是输了还是赢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我的201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我的201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